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英汉对照(经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英汉对照(经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英汉对照(经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英汉对照(经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法)居伊·德·莫泊桑,青闰译

出版社:天津社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3-01

书籍编号:30380297

ISBN:9787556303335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40300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英汉对照(经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居伊·德·莫泊桑(1850—1893),19世纪后半叶法国优秀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与契诃夫和欧·亨利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对后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被誉为“短篇小说之王”。


莫泊桑出生于法国诺曼底的一个没落贵族家庭。中学毕业后,普法战争爆发。他应征入伍。两年的兵营生活使他认识到了战争的残酷,祖国的危难启发了他的爱国思想。战争结束后,他到达巴黎,先后在海军部和教育部任小职员,同时开始了文学创作。1880年,完成了《羊脂球》的创作,轰动了法国文坛。之后离职从事专门的文学创作,并拜师居斯塔夫·福楼拜。十年间,他完成了三百五十多篇短篇小说和六部长篇小说,尤其是短篇小说,使他成为一代短篇小说巨匠。


莫泊桑是19世纪后期自然主义文学潮流中的大作家。他继承了法国现实主义文学的传统,又接受了左拉的影响,带有明显的自然主义倾向。他在相当短暂的一生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文学成就。他既是一系列著名长篇小说的作者,更是短篇小说创作的巨匠。他数量巨大的短篇小说达到的艺术水平,不仅在法国文学中,而且在世界文坛上,都卓越超群,所以被称为“短篇小说之王”。


莫泊桑是法国文学史上短篇小说创作数量最大、成就最高的作家,三百余篇短篇小说的巨大创作量在19世纪文学中绝无仅有;他的短篇小说描绘的生活面极为广泛,实际上构成了19世纪下半期法国社会的一幅全面风俗画;更重要的是,他把现实主义短篇小说的艺术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他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主要就是由他短篇小说的成就奠定的。


莫泊桑短篇小说的题材丰富多彩。在他广泛的描写中,又有着三个突出的重点,即普法战争、巴黎的小公务员生活和诺曼底地区乡镇的风光与轶事。


莫泊桑亲身参加过普法战争,因此在当代作家中就成了这一历史事件最有资格的描述者。他对战争的所见所闻是那样丰富,而他的体验感受又是那么深切,因此他在整个创作的历程中始终执着于普法战争的题材,毫无疑问他是对这场战争描绘得最多的法国作家。莫泊桑关于普法战争的著名短篇有《羊脂球》《菲菲小姐》《女疯子》《两个朋友》《米隆老爹》《一场决斗》《俘虏》等。


在法国文学中,莫泊桑是公务员、小职员这个阶层在文学上的代表,这方面出色的短篇有《骑马的代价》、《珠宝》、《我的叔叔于勒》、《项链》、《散步》等。


在生活的描绘面上,莫泊桑对法国文学作出了开拓性贡献,更多地把诺曼底地区城镇乡村五光十色的生活带进了法国文学。莫泊桑关于诺曼底题材的短篇为数甚多,重要的有《瞎子》、《小狗皮埃罗》、《在乡下》、《一次政变》、《一截细绳》、《老人》、《小酒桶》等。


莫泊桑在文学史上的首要贡献在于,把短篇小说艺术提高到了一个空前的水平。逼真自然是莫泊桑在短篇小说创作中追求的首要目标,也是他现实主义小说艺术的重要标志。在选材上,莫泊桑的短篇大都以日常生活的故事或图景为内容,平淡准确得像实际生活一样,没有人工的编排与臆造的戏剧,不以惊心动魄的开端或令人拍案叫绝的结尾取胜,而是以一种真实自然的叙述艺术与描写艺术吸引人。在描述中,莫泊桑甚至不用情节作为短篇的支架与线路,更力戒曲折离奇的效果,总以纤细隐蔽几乎看不见的线索将一些可信的小事巧妙地串联起来,聪明而又不着痕迹地利用最恰当的结构,突出主要者导向结局。在对人物的描绘上,莫泊桑不追求色彩浓重的形象、表情夸张的面目、惊天动地的生平与难以置信的遭遇,致力于描写“处于常态的感情、灵魂和理智的发展”,表现人物内心的真实与本性的自然。


莫泊桑艺术描写的逼真自然与他作品中形象的鲜明,首先来自他观察的广泛、深刻与独具见地。在表现形式上,莫泊桑是炉火纯青技艺的掌握者。他不拘成法,不恪守某种既定规则,而是自由自在地运用各种方式与手法。在描述对象上,有时是一个完整故事,有时是事件的某个片断,有时是某个图景,有时是一段心理活动与精神状态,既有故事性强的,也有情节淡化的,甚至根本没有情节的,既有人物众多的,也有人物单一的,甚至还有根本没有人物的;在描述的时序上,有顺叙,有倒叙,有插叙,有目前与过去两重时间的交叉;在描述的角度上,有客观描述的,也有主观描述的,有时描述者与事件保持了时空的距离,有时描述者则又是事件的参加者,有时描述者有明确的身份,有时则又身份不明。在莫泊桑的短篇里,描述方法的多样化与富于变化,无疑他以前的短篇小说作家并不具备。他大大丰富了短篇小说的描述方式,提高了叙述艺术的水平,为后来的短篇小说创作开辟了更广阔的道路。


莫泊桑的简练并不等于粗略,善于以白描笔法进行勾画是他的特长,而以丰富鲜明的色彩进行细致的描绘,也是他才能之所在,他需要时往往绘制出精细入微的图景。


莫泊桑是法国文学史中的语言大师之一,他摒弃华丽的辞藻,使用最规范的语言,追求“一个字适得其所的力量”。他的文学语言清晰、简洁、准确、生动,像一池透明的清水。他的语言不仅与他精练的叙述方式、简明的白描手法相得益彰,巧合天成,而且在写景状物、绘声绘色上也具有很强的表现力,正是以这种优美的语言,莫泊桑对诺曼底的山川平原、小镇情貌、田舍风光、渔家景象、巴黎街景以及朝暮晦明的自然景色,进行了卓越的描绘,留下了一幅幅构图清爽、色彩鲜明的画面,具有高度的艺术水平。


总的来说,莫泊桑的短篇小说创作体现了一整套完整的现实主义小说艺术,这既是对以往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继承,也是对它的补充与丰富。莫泊桑短篇小说语言规范优美、清晰简洁、准确生动,采用自然朴素的白描手法,写景状物能抓住精髓,细致入微,准确传神,布局结构的精巧、典型细节的选用、叙事抒情的手法以及行云流水般的自然文笔,篇幅虽短,蕴含极深,平淡小事,意义不凡。给人以小见大的艺术享受,人物形象的自然化与英雄人物的平凡化,都给后世作家提供了楷模。


他的短篇驰名中外,他在长篇小说创作上的成就却因此被湮没。其实,他不但是短篇小说的高手,在长篇小说创作上也颇有建树。他继承了巴尔扎克、司汤达、福楼拜的现实主义传统,在心理描写上又开拓出新路。《漂亮朋友》就是他的一部长篇代表性作品。莫泊桑不满足于短篇小说取得的成就,在他声誉鹊起后,他经常涉足上流社会,开阔了眼界,便想到从更广阔的背景上去反映社会现实,长篇小说给他提供了一个得心应手的工具。从第一部长篇《一生》到第二部长篇《漂亮朋友》,他的笔触已经从个人生活投向新闻界和政界,具有丰富得多的内容,堪称一部揭露深刻、讽刺犀利的社会小说。


屠格涅夫认为他是19世纪末法国文坛上“最卓越的天才”。托尔斯泰认为他的小说具有“形式的美感”和“鲜明的爱憎”,他之所以是天才,是因为他“不是按照他所希望看到的样子,而是按照事物本来的样子来看事物”,因而“就能揭发暴露事物,而且使人们爱那值得爱的,恨那值得恨的事物。”左拉说:他的作品“无限丰富多彩,无不精彩绝妙,令人叹为观止”。恩格斯说:“应该向莫泊桑脱帽致敬。”


焦作大学 青闰
2016年2月29日

Simon’s Papa


Noon had just struck. The school door opened and the youngsters darted out, jostling each other in their haste to get out quickly. But instead of promptly dispersing and going home to dinner as usual, they stopped a few paces off, broke up into knots, and began whispering.


The fact was that, that morning, Simon, the son of La Blanchotte, had, for the first time, attended school.


They had all of them in their families heard talk of La Blanchotte; and, although in public she was welcome enough, the mothers among themselves treated her with a somewhat disdainful compassion, which the children had imitated without in the least knowing why.


As for Simon himself, they did not know him, for he never went out, and did not run about with them in the streets of the village, or along the banks of the river. And they did not care for him; so it was with a certain delight, mingled with considerable astonishment, that they met and repeated to each other what had been said by a lad of fourteen or fifteen who appeared to know all about it, so sagaciously did he wink. “You know—Simon—well, he has no papa.”


Just then La Blanchotte’s son appeared in the doorway of the school. He was seven or eight years old, rather pale, very neat, with a timid and almost awkward manner.


He was starting home to his mother’s house when the groups of his schoolmates, whispering and watching him with the mischievous and heartless eyes of children bent upon playing a nasty trick, gradually closed in around him and ended by surrounding him altogether. There he stood in their midst, surprised and embarrassed, not understanding what they were going to do with him. But the lad who had brought the news, puffed up with the success he had met with already, demanded: “What is your name?”


He answered: “Simon.”


“Simon what?” retorted the other.


The child, altogether bewildered, repeated: “Simon.”


The lad shouted at him: “One is named Simon something—that is not a name—Simon indeed.”


The child, on the brink of tears, replied for the third time: “My name is Simon.”


The urchins began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