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英语读物 > 胡壮麟英语教育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胡壮麟英语教育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胡壮麟英语教育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胡壮麟英语教育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胡壮麟著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01-01

书籍编号:30204972

ISBN:9787560071473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22054

版次:1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英语读物

全书内容:

胡壮麟英语教育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胡壮麟英语教育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前言


《中国英语教育名家自选集》丛书终于和读者见面了,第一批共推出10本,入选作者有王宗炎、桂诗春、胡壮麟、胡文仲、戴炜栋、秦秀白、刘润清、张正东、文秋芳、刘道义等英语教育名家。


本丛书专收我国知名英语教育家的学术论文,以填补两方面的空白:1.以英语教育名家为主线的自选集;2.以英语教育为主题的系列丛书。本丛书同时入选“北京外国语大学校级自选课题项目”。本丛书读者对象为英语教师、英语专业研究生和本科生等,可作为他们从事科研、撰写论文的参考文献。入选的文章多散见于国内外学术期刊,且时间跨度很大,读者不易觅得。自选集展示了诸位名家在英语教育方面的研究脉络,汇集成丛书,将成为我国英语教育史上不可多得的史料。


本丛书将在推出第一批后,陆续推出第二批、第三批。外研社还将推出《国际英语教育名家自选集》,敬请读者关注。


本丛书的编写体例如下:


一、只收发表于刊物或论文集中的学术论文以及学术演讲,字数没有限制。专著中的章节一般情况下不收。


二、所收论文的语言仅限汉语和英语。


三、所收论文的内容必须与英语教育有关,如语言政策、英语教学改革、英语教学法、词典与英语教学、第二语言习得、特殊用途英语、计算机辅助教学、文学文化与英语教学、语料库与英语教学、教师培训与发展、评估与测试、课程设计与材料评估、英语专业各门课程的教学、大学英语教学、中小学英语教学、儿童英语教学、双语教育、在线英语教育、远程英语教学,以及其他与英语教育有关的论文。


四、所收论文大多为原已发表的文章,基本保持原貌以尊重历史的真实。文章一般注明论文发表的时间和发表刊物的名称(或论文集名)和期号(或出版社名)。文章格式也基本保持发表时的原貌。未在刊物上发表过的文章,如演讲等,则注明对外发布(成稿)的时间、地点和场合。


五、作者可将新的观点以尾注的方式放在当篇论文的后面,表明作者目前的观点与当时有所不同。


六、书前有作者撰写的《我与中国英语教育》为自序。书后附有作者著述目录。


中国英语教育名家自选集编委会


2006年9月9日于北京


中国英语教育名家自选集编委会


主 任 胡文仲 李朋义


委 员 胡壮麟 王守仁 石坚 秦秀白 杜瑞清


策 划 刘相东


外语界有多位令我敬佩的同事,胡壮麟教授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交往始于改革开放后赴澳留学的1979年,从1979年初到1981年初我们在悉尼大学同窗两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回国后我们在外语教学领域长期合作,无论是在高校专业外语教材编审委员会或是在高校专业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中,尽管工作的内容不断变换,但是我们一直相互支持。我担任英语教学研究会的工作以后,也经常得到他的帮助和指点。


胡壮麟教授无论是在语言学研究或是在外语教学研究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他在我国语言学界的地位和影响是学界所熟知的,他的著述涉及系统功能语法、语用学、社会语言学、理论文体学、普通语言学等各个学科,在几乎每个领域他都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他在研究生层次所开课程之多范围之广为语言学界所少见。著名语言学家韩礼德(M.A.K.Halliday)教授在第13届国际应用语言学大会上的主旨发言中很骄傲地提到了他培养出来的中国学者,其中第一人就是胡壮麟教授。如今,胡壮麟教授自己培养的为数众多的语言学博士正在我国语言学界和外语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胡壮麟教授自选集中的论文和文章集中体现了他多年来在外语教育方面的理念和实践。我认为,自选集突显了他在外语教育研究方面的三个特点。


首先,我们注意到他的研究面很宽。我们通常都是专门研究专业外语或是大学公共外语,研究基础外语教育或是本科层次的外语教学,但是,胡壮麟教授的研究和教学、教材工作涵盖了中小学、大学公共英语和专业英语以及网络教学等多方面。仅从他发表的论文就可以看出,从语言规划、双语教育到大学英语和专业英语,从教学大纲的制订到教材的编写都是他研究的范畴。他不仅发表看法,而且实际参加教学大纲的编纂和教材的编写。他主持专业外语高年级英语教学大纲的工作,工作量很大,十分辛苦,但是他从无怨言。工作做完了,也从不讲他在其中的功劳。似乎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胡壮麟教授在外语教育论述方面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从不人云亦云,对于外语教育方面的各种问题历来都是独立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断,发表独到的见解。例如,有一段时间,社会上有一种看法,认为我国的外语教学费时多而收效少,报刊杂志发表了不少有关的议论。胡壮麟教授经过调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不能笼统地说我国外语教育效率低下。他把我国的外语教育与日本、韩国等国的外语教育做了详细的对比,提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谈培养复合型外语人才一时成为时尚,似乎外语院系都必须培养复合型外语人才,而且对于什么是复合型人才也是见仁见智。胡壮麟教授认为外语院系主要应该培养通才,口径不宜太窄,并以自己的经历作为佐证。他认为并不是所有外语院系都有条件或应该培养复合型外语人才。


胡壮麟教授在外语教育研究方面的第三个特点是他对于新事物十分敏感,接受很快。对于网络上的各种信息他了解不仅及时,而且应用于他所研究的领域。在一般教师对于网络还相当生疏时,他已经设计了自己的网页。在一次澳大利亚研究学术讨论会上,他发表了一篇有关澳大利亚文化问题的论文,材料之新令人惊讶。事后我了解到他的材料基本上都来自网上。由此可见,他的研究方法也是与时俱进,不断更新。


这部自选集集中了胡壮麟教授二十几年来对于外语教育的主要论述,从一个方面反映了我国外语教育的历程和成就。另一方面,他本人勤奋刻苦、献身教育、乐于助人、忠厚谦和的精神也是我国外语教育的一笔财富,对于中青年教师及一切后来者都会有所启迪。


胡文仲 2007年1月

  • 刘相东老师要我写此自序。我已写过一些同类文章,只好以《一个英语教师的独白》(《外国语》2003年第5期,1-10页)为基础,补充以悉尼大学教育学院纪念中澳建交30周年大会上的一个发言的部分内容,以及我在八十年代参加外语教材编审委员会、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和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的一些活动完成此文。
  • 女生中来自清心女中的祝畹瑾比我还小若干个月。祝是北京大学英语系教授,我国社会语言学的先驱者。
  • 1973年“四人帮”在北京大学搞批林批孔运动,要老师们组成战斗队,互相揭发,特别是两个人在饭桌下说的话。那时,我和1964年毕业的陈中美老师同住集体宿舍。李赋宁先生来敲门,说希望能参加我和陈中美的战斗队,我们立即表示欢迎。我是这么考虑的:这是李先生对我们的信任。从三个人的情况看,陈中美为人老实忠厚,肯定不会成为运动重点;我刚调回北大,别人抓不住我多少把柄,我也不太了解其他老师;李先生历次运动总是挨整,不会主动出击。因此这个战斗队不会出大问题。事实证明:我们这个战斗队的战斗力的确很差,但也没有被其他战斗队整垮。
  • 所幸黄用仪兄先后任中国驻联合国军事代表团成员和驻丹麦大使馆武官。我则在反右中多了一条错误,煽动军人不安心工作,下放北大荒改造自己。阴差阳错,19年后,我却回北京大学教书了。
  • 最近读已故陆佩弦先生的文章《外语教学往事回忆》一文(见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外语教育往事谈》251-272页),解放前上海圣约翰大学早有Honours的学制。
  • 引自 \"Interpreting the Gang of Nine\",Lee C.Owens and Rosita Holenbergh(eds.)Beyond Thirty:Australia-China Educational Exchange Retrospect and Prospect,Proceedings of the Thirtieth Anniversary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5-6 December,2002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位沈阳来北大英语系进修两年的老师想在欧洲某大学读学位。她出示在北大听过的课和保存的笔记,那位教授立刻同意了。
  • 关于这次讲学的细节请阅拙著《认知隐喻学》的序言。
    我与中国英语教育
    一、我原来不喜欢外语
    我在《英语学习》2000年第1期的封面内页上曾谈过学好英语的体会,即在一般情况下可用如下规则描述:“动因+兴趣”→决心→持之以恒→见效。这一段话后来在网上被广泛引用。其实,这是根据我个人青少年时期学英语很不开窍而言的,那时我学习外语的目的很不明确,没有出自内心的兴趣。
    我1933年出生于上海,从小学三年级起便开始学习英语。为什么要学英语?我没有好好想过,似乎哥哥姐姐是那么学的,我也跟着那么学。学得怎么样?惭愧得很,我对小学那一段,印象不深。一方面年幼,小学三四年级时,我才七八岁。一方面日寇占领上海后,强迫以日语课替代高小学生的英语课。同学中有背不出日语五十音图的,日本老师就要打耳光。至今脑子里那位凶相毕露的东洋人以及“阿衣乌埃奥”的语音,比已经毫无印象的小学英语老师以及“爱皮西地”的语音更强烈一些。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对学外语总有一种无比恐惧的感觉,尽管我没有挨过耳光,那只扬在半空中的大手令人战栗不已。
    1944年秋,我升入中学。在当时情况下,人们都以进教会学校为荣。不同背景的教会学校各有侧重,如圣约翰大学着重英文,震旦大学教的是法文,同济大学则以德文见长。这些学校的附属中学,以及圣芳济中学、徐汇中学、中西女中、清心女中、培成女中、圣玛利亚女中、晏摩士女中等都是从初一便开始以英语、法语、德语等授课的。每个学校都有外国老师,美国的、英国的、法国的、德国的………应有尽有。我所念的是一所欧洲天主教会办的学校——圣芳济中学,原名圣芳济书院,英文名特别绕口,叫做St.Francis Xavier\'s College。在虹口校区的通称外国圣芳济,主要面向外国侨民,也招一些就近的中国学生,北京大学东语系的李宗华教授便毕业于该校;以中国学生为主的校区在法租界的福熙路(今延安中路),一般叫做圣芳济中学。
    圣芳济中学除国文、音乐、体育和公民课外,英语、算术、化学、物理、代数、几何、世界历史、世界地理等主课都用英文讲授,如初一算术课学的是英制的度量衡。每天都要背1个pound(英镑)等于20个 shilling(先令),1个先令等于12个penny(便士),1个便士等于4个farthing(法寻),在换算时,我总是被这种直到1971年才废除的英国旧币制搞得晕头转向。地理课则死背Washington(华盛顿),Seattle(西雅图),Chicago(芝加哥),Rocky Mountain(洛矶山脉)等地名山名。我们的外籍老师是一些天主教会的修士,俗称“相公”(Brother,如Brother Pastor,Brother Vincent等),既不是英国人,也不是美国人,而是德国人、法国人、匈牙利人,因为天主教在这些国家信徒较多,当修士的也多。英语对这些老师来说,也是外语,因此我至今未能摆脱这些修士的浓厚的欧洲腔英语。高中时的英语课本主要为Lamb Charles和他姐姐Mary Charles合编的Tales from Shakespeare和美国散文家Washington Irving的The Sketch Book。语法书是为印度学生编的Nesfield Grammar。中国教员中水平最高的应数陆佩弦先生,解放后在圣约翰大学和上海外国语大学任教,以研究密尔顿闻名。另一位是童鉴青先生,解放后在北京外交学院任教。
    像日语一样,我对英语也不感兴趣。我对语法更缺乏认识,特别害怕填介词的练习和考试。唯一可以自慰的是我的英语书法在班上得过第一,那是用蘸水笔按十七、八世纪的花体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工工整整地写的。其次,几乎每堂课都有听写测验,这对我的听力和拼写很有帮助。家中有一台美国名牌Underwood打字机,我对这种机械式训练居然能够接受,因此我的打字速度和正确率数十年来在各单位总是居于领先地位。我曾经向友人夸口,如果没有性别歧视的话,我是胜任打字员工作的。还有一点值得一提,我高中时整理的笔记本,居然每一个英语生词或短语都是自己用英文整理的。
    抗战胜利后,到处放映美国电影,有原版的,有中文字幕的,也有另掏钱租的“译意风”,即今天从耳机里听同声传译。一些高班同学常去看,这对提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