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武侠小说 > 蜀山剑侠传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蜀山剑侠传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蜀山剑侠传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蜀山剑侠传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还珠楼主著

出版社:北京中作华文数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2-03-01

书籍编号:30204315

ISBN:978750636017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24268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武侠小说

全书内容:

蜀山剑侠传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蜀山剑侠传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二七七回
我必从君 相期再世 斜日荒山悲独活
卿须怜我 此中有人 他年辽海喜双清


铁姝眼看成功在即,正在趾高气扬,冷不防一道金虹由左壁上斜射过来,魔火焰光立时被冲开一个大洞,不禁大怒。待要施为,猛又瞥见三粒紫光在魔头口边一闪,认出此宝来历。暗道:“不好!”不顾再寻敌人晦气,慌不迭连晃令牌,等要收回时,这类神魔最是凶毒,只一放出,不伤敌人决不肯回,本就倔强。霹雳子来势迅速,已先爆炸,只听接连三声震天价的霹雳过处,三魔头全被震成粉碎。那被金虹冲荡开的魔火血焰,也被震散了多半。云中少女本来断定自己非遭惨死不可,万分情急之下,仍想逃遁元神。刚刚自杀兵解,在一片青色云光包围之下,正待由魔火血焰中强行冲出,猛瞥见金虹电射,神雷大震,魔头血焰全被震散,对面崖上现出一个红衣少女,正是武昌所遇峨眉门下女弟子,不禁感愧交集。瞥见铁姝因神魔心灵相连,经此一震,元气大伤,竟受反应,立在当地,状类昏迷。少女自恃功力甚深,身边尚有两件法宝,一面朝朱文点首示谢,一面还想去杀铁姝报仇时,忽听对崖又一少女清叱道:“道友还不快逃,意欲何为?”少女闻言,猛想起魔法厉害,休看仇敌暂时昏迷,仍是无法近身。何况铁姝全身均有绿光环绕,九股血焰金叉已全飞起,环绕全身,似有灵性,左额所插金刀也已闪闪放光。知道万动不得,只得朝着对崖拜了一拜,电也似急向遥空中遁去。


这原是瞬息间事。朱文想不到事情如此容易,见少女已经兵解,尸首也被残余的魔火扫中,成了白灰震散,深悔下手缓了一步。正用宝镜消灭残氛,忽看出铁姝在黑烟、绿光、金叉环拥之下,如醉如痴情景,心中大喜。方想就势除害,二次取出霹雳子待要打去,忽听宫琳催促少女元神逃遁,同时右手也被握紧,眼前云光一闪,耳听:“文妹随我快走,迟恐无及。”说时迟,那时快,人已随同飞起,星驰电射往西南方飞去。回顾后面,并无敌踪,却有两幢明霞裹着两个少女影子,分向东、北两方飞去,一幢已先飞入云层之中不见。内中二女,正与自己和宫琳相貌一般无二,转眼飞出千里之外。方要询问,宫琳道:“魔女已得鸠盘婆真传,你我就是敌手,此时也不宜与之一拼。我用幻影愚弄,真身已隐,就这样,也未必生效。此女持有魔宫照形之宝,如非神魔被毁,我们早已不免。你那得胜,由于一时侥幸。她虽元气大伤,仍非其敌。此女受愚,只是一时,不久必被发觉。不过我们前途尚还有事,只要到达地头以前不被追上,受那九子母天魔暗算,便无大害。文妹前途珍重,遇事首要守定心神,自可化险为夷。我带你同飞,以免破空之声引来仇敌。飞行由我主持,你用这枚玉环放在眼前,往来路查看,就知道了。”


朱文接环,如法回视,果见魔女铁姝化成一股黑烟,先往北方追赶,与那幻影相隔少说也有千百里,晃眼便被追上,只见魔光一晃,幻影立灭。魔女好似发现是假,在遥天空中略一停顿,拨头又往东方追去。幻影也已出现,并还放光。两下里相隔更远,追势也较前更急,仅比先前稍缓须臾,仍被追上消灭。魔女略一停顿,又反身追来,双方背道而驰,预计程途至少当在四千里外。可是魔女回追不久,便闻异声凄厉,起自天边,渐渐由远而近。如非二女飞行神速,早被追上。宫琳随将玉环要过,说道:“魔女必定查看我们踪迹,不久追上,前途也将到达。惟恐万一有失,如见异声追近,速将你那霹雳子再取二三丸朝后打去,魔女禁受不住,定必逃退。雷火一散,仍要追来。此宝珍贵,浪费可惜,万不可以数枚同发。方才之言,务要谨记。”朱文闻言,猛想宫琳方才所说,似有分手之意。依言取出霹雳子,正想问故,身后异声已越来越近。回顾黑烟如箭,疾驶飞来,相隔只十数里。忙将手一扬,一点紫光星飞而出,只听霹雳一声,黑烟震散了好些,一溜精碧魔光正朝来路激射退去,一晃不见。随听宫琳边飞边道:“文妹不合回顾,这一耽延,被她追近,她又受了重伤。反正仇恨已成,且等将来再说吧。”话刚说完,异声又由身后追来。朱文更不怠慢,反手一霹雳子打将出去,迅雷震过,又是一声厉啸晃荡遥空,听出逃势更远,底下也不再有声息。


方觉魔女知难而退,也许不会再追,忽听宫琳急呼:“文妹留意!”猛瞥见身后碧光一晃,后心一凉,虽在法宝防身之下,也现出一点警兆。宫琳仍带自己飞行更急。由不得回头一看,魔女不见,只有一片碧色光影紧随在后,快要罩上身来。刚想再用霹雳子朝后打去,倏地眼前一亮。宫琳立时把飞云止住,现出身形。耳听哭啸之声,比先前所闻更要凄厉刺耳。百忙中定睛一看,一道宽约十丈、长约数十百丈的黄光,已由当空倒挂下来。光中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白发银髯,手持白玉拂尘的红衣老人,阻住去路。同时身后碧光中现出魔女铁姝,满头鲜血淋漓,上身翠叶云肩已经脱去,露出玉乳酥胸。身上钉着九个白发红睛,其大如拳的骷髅头骨,神情更是惨厉。铁姝戟指老人,厉声喝道:“我今日受人暗算,毁了神魔,又遭愚弄,伤耗了不少元气,此仇非报不可。如不将仇人形神摄去,我那九子母天魔岂肯甘休?你我异教同源,平日井河不犯,你已隐蔽多年,何故为了外人逞强出头?莫非真要和我一拼不成?”


话未说完,红衣老人笑道:“老夫阿修罗宫主者,虽不故意为善,从未无故害人。你们赤身教炼上几个死人骨头,摄些凶魂厉魄,便欲称雄,岂能与我相提并论?这两个女孩,老夫与她们另有因果,尚须了断,如何能容你带去?我也知你邪魔消亡,身受反应,元气大伤,又吃魔头反噬,十分痛苦,须用极大法力始能解免,复原仍须三百年后。此是你逞强行凶,自作自受。方才初遇,如肯服低,求我解救,也还可以助你脱困。你竟敢无礼,口出不逊。我看在你师父鸠盘婆面上,饶你一命,趁早逃回,求你师父解免。再如多言,命就不保了。”说罢,将手中玉拂尘往外一挥,喝声:“去吧!”魔女没想到老人闭关数百年,已具正邪两家之长,法力高强,不可思议,重创新败之余,如何能敌。怒吼一声,仍想施展天魔解体大法,与敌一拼。老人拂尘弹处,立有一片黄光将魔女裹住,身不由己,跌跌翻翻,往东北方天空中飞去。同时闻得远远异声厉啸,喝道:“老不死的!你我以前也有数面之缘,此事虽是我徒儿不好,如何下此煞手,不留丝毫情面?”话未说完,老人已接口喝道:“无耻老乞婆!你自创邪教,为我魔教丢人,也配与我理论?如不服气,我在火云岭神剑峰阿修宫等你,随时寻我便了。”远远听见异声大怒答道:“老贼休狂!我如非近日身有要事,此时便容你不得,且便宜你多活些时。”说罢,便无声息。


朱文听那异声若远若近,摇曳云空,十分刺耳,知是赤身教主鸠盘婆所发。老人从未见过,虽疑是矮叟朱梅柬帖所说的人,因见身无邪气,宫琳立在一旁神色自若,又觉不似,拿他不准。方想:“此老何人,法力这高?”待要开口询问,老人已转向二女说道:“我本不值与后生小辈为难,无如你们师长对我冒犯,为此将你二人擒回魔宫。或是你们师长亲来解救,与我一见高下;或是你们本身道力坚定,不为我欲界六魔所困,也可以无事。乖乖随我回山,免得动手。”朱文天性刚烈,遇敌不计利害,闻言气道:“你想必是尸毗老人了。我师父从未提过你,有甚仇恨?”话未说完,老人厉声喝道:“贱婢竟然知我来历,还敢无礼?即此已犯我的戒条,万万容你不得。”说时扬手一片黄光,罩向二女身上。朱文立觉身子一紧,连护身宝光全被黄光裹住,往上飞起。一时情急,顿忘利害,手中恰剩了两粒霹雳子,匆匆不暇寻思,口喝:“老魔头休狂!你且尝尝神雷厉害。”扬手两丸神雷早打出去。耳听宫琳急呼:“文妹!不可造次。”想起柬帖之言,心中一动,神雷已经爆发,竟将黄光震散,身上一轻,心中大喜。


尸毗老人自恃法力,一时大意,明知朱文持有专破魔光之宝,没想到人已被擒摄起,竟会这样胆大,作那困兽之斗。如非功力高深,这两雷便吃不住。就这样,元气也受了点损伤,不由大怒。正待二次施为,朱文身已脱出黄光之外,见老人二次现身,知他魔法甚高,来去如电。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与之一拼。”左手天遁镜刚发出百丈金虹,往前冲去,二次又取霹雳子要发时,宫琳忽又二次急呼:“文妹!此是应有劫难,千万不可恃强,法宝白送。”自从黄光上身,朱文便不见宫琳人影,这时忽见宫琳现身急呼,刚要赶往会合,宫琳身形又隐。同时眼前一暗,伸手不见五指。只听罡风呼呼乱响,甚是劲急,只不吹上身来,也不见人。心终不死,又用天遁镜向前照看,不知怎的,镜光忽然减退好些,护身宝光更全失了灵效,一片混茫,什么也看不见。试用霹雳子打将出去,豆大一点紫光,微微晃动,宛如石投大海,无影无踪。随听雷声微微一震,相隔甚远,知道无效。这一急真非小可。万般无奈之中,只得回镜自照,护住全身。身上仙衣忽发紫色祥光,想起女仙之言,心中略宽。几次想要回飞,左右冲突,俱都无效,始终不能冲出黑影之外。宫琳早已不见踪迹,连声呼唤,均无回音。自知柬帖之言已验,因为语焉不详,只知对头名叫尸毗老人,自己该有一场劫难,虽有仙衣、宝镜、朱环防身,仍须格外谨慎,应变神速,方可免害,别的全未提及。正在愁急,隔不多时,眼前一花,暗去明来,身子已落在主人魔宫法台之上。


这地方乃是尸毗老人所设天欲宫魔阵最凶险之处。朱文如非性刚冒失,老人本心只为出气,不想伤害这些少年男女性命。因朱文辞色不逊,又用神雷震散魔光,由此激怒,立意将她困禁法台之上,欲使受那魔火焚身,金刀刺体的毒刑。不料朱文虽然该有这场劫难,近日行动冒失,改了常度,一经入困,立时警觉。一到法台之上,忽然福至心灵,自知不妙,先把仙衣妙用施展出来,紫光立即大盛。刚护住全身,台上已经发火,魔火熊熊,带着千百把金刀,由四面潮涌而来,头上又现出一朵亩许大的血莲花,由花瓣上射出万道魔火,朝顶压到。幸而朱文事前有了戒备,见势不佳,天遁镜、朱环已早飞将起来,护住头身,才保无事。可是上下四外,金刀血焰层层包围,虽吃护身宝光挡住,不得近前,其重如山,只中间丈许方圆空地,休想移动分毫。当时无计可施,心中稍懈,便觉魔火奇热,炙肤如焚。虽仗仙衣护体,不曾受伤,也受感应,难于忍受。想起通行左元洞火宅严关景象,与此大同小异,立时省悟。只得镇定心神,索性在上运用玄功,打起坐来,这样果然要好得多。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时候,魔火、金刀还未减退,幻象又起,随见金蝉现身飞来,同时灵云传音警告。等到发觉幻象以后,灵云传音便被魔法隔断,心中一犯愁虑,立有诸般幻象现将出来。自知危险万分,除却按照本门心法虔心默运,一切付之不闻不见而外,别无善法。又过了不少时候,连经过无数次魔难幻景,一时也说它不完。仗着夙根深厚,始终守定心神。先还出于强制之功,到了后来,由静生明,神与天合,宛如一个智球,表里通明,通无尘滓,功力无形中大有进境,身外苦痛已如无觉。


正在澄神定虑,返虚生明之际,忽听一声大震,金蝉用本门传声急呼:“姊姊!”先仍当是幻景,未加理睬。后听到呼声越急,心想:“本门传声之法,外人不知,怎会使用?”觉出有异。方想试用传声之法试探真假,猛听到太乙神雷连声爆炸,甚是猛烈,身上好似轻了好多。猛想起:“先前不合妄用法牌传声求援,金蝉又曾发出必来信号,焉知不是本人到来?”忍不住定睛一看,果是金蝉,相貌装束均与平日所见以及幻象无异,只头上插着一片青竹叶,奇光闪闪,出于意外。只见他独自附身在玉虎银光之上,所有法宝全数施展出来,将身护住,口中急呼“姊姊”,双手连发太乙神雷,霹雳之声宛如连珠,殿顶已被揭去一大半,法台上的魔火、金刀已被虎口所喷银色毫光连同雷火冲破了一面。一见朱文睁眼,金蝉便喊:“姊姊,快来与我会合。老魔头厉害,好容易被我徒儿冒险引开,特来陪你受难。艰危尚多,还不到出困时候。这魔火、金刀生生不已,难于消灭。你如不敢移动,只把天遁镜敌住头上血莲,不令下压,等我冲到台前,速飞过来与我一起。否则,时机瞬息,老魔头因见你和大姊、灵峤诸仙女一个未伤,恼羞成怒,对于大姊和孙师兄还好,对你却是恨极,立意制死,必将大阿修罗法发动。如非有一老前辈暗助,你此时非重伤不可,稍为迟延便来不及了。”说时,金蝉身外已成血海刀山,四面受围,只虎口前面银光射向台上,将正面魔火、金刀冲散,成了一条血衖,相去朱文只两三丈,好似被那血光粘住,怎么也冲不过来。朱文见状与平日心想情形迥不相同,知非幻象,仍不放心。试用昔年相约同游,为避外人而所说隐语一探,金蝉立用隐语回答,并即喊道:“此时千钧一发,我舍命来此,与姊姊同共患难,以应夙孽。幸蒙前辈仙人怜助,持有护神之主,决不累你。渡过难关,便和严师兄、周师姊他们一样,同我去天外神山永享仙福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