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其他语种 >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建华著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03-01

书籍编号:30198962

ISBN:978756005401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

版次: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其他语种

全书内容: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总序


身处新世纪,展望新时代,需要吸取新知识,时尚的阅读是必要的,但这远不应成为阅读的全部。要成为与时俱进的具有高精神品质的文化人,我们是无法不别转身去回眸人类已经取得的灿烂的文化成果的。读书必须以经典为核心,其中当然包括经典文学。


不同民族的文学经典从来就是民族的和全人类文化瑰宝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学经典的品格不是轻易就能获得的,是经历了时间反复淘洗与磨砺的文化结晶。经典文学是民族文化中最为深邃、最为精华的组成部分。它总寄托着作家们深刻而又广博的对历史与现实的关怀,总会发掘出人性永恒的光辉,同时也在创造着巨大的审美愉悦。在青年学生的知识汲取、身心成长与思想探秘的过程中,收获文学经典之中的人类发现,实在是一条认识生活、社会与自己的捷径,这正是构成经典文本最具阅读价值的所在。


阅读经典,了解经典,感悟经典,探究经典,认知经典背后隐藏着的极为丰富的文化蕴涵,人类的生命体验,生存的情感哲理,是让人获取智慧,丰富并完善精神,提升人的生命质量和文化品质的有效手段。一句话,阅读经典是所有人,特别是青年人提升精神文化品质的重要途径。


外国文学的经典各具独特的民族风格,以厚重为特点的俄罗斯文学意味着什么?


她意味着包容了政治、历史、哲学、美学、宗教、道德等的一道俄罗斯文化大餐。俄罗斯文化是以文学为中心的文化,文学在俄罗斯的文化拼盘中从来就占据着一个核心地位。俄罗斯文学从来就不单单是文学,她蕴含着社会变革、生命沧桑、生存理想、思想睿智、宗教精神、人文情怀、人格操守。


她意味着数不清的熠熠闪光的名字,精英荟萃的文化园地,一片闪耀着人文精神的星空。作家从来就兼有史学家、哲学家、美学家、人学家的品格。她意味着历史与现实、拯救与自救、探索与追寻,意味着忧患与感伤、凄苦与无奈、人性与理智,意味着传统与前卫,恪守与神往、传承与创造。


她意味着充满激情的生命,叛逆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合乎人性的生活。俄罗斯文学历来将民族众生的苦难拥进博爱的胸怀,她的艺术世界始终弥漫着对辛酸生活的抚慰温情。作家始终充满着对主流话语的“异见性”,激发着对自由意志的向往,弘扬着圣洁、高尚、幸福与理想。


俄罗斯文学对中国读者的影响是深远的,对我国的文化和文学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智慧源泉,对中华民族的精神塑造曾经起过、并仍将继续起着重要作用,俄罗斯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的经典地位也不会因为俄罗斯社会的转型而受到影响。中国中老年读者对于俄罗斯文学始终有着一种难以排遣的“情结”,有着一种梦牵魂萦的神往,而对于人生历练缺乏、亟须建设性人文观照的青年读者来说,她也不啻是珍贵的文化读本之一。俄罗斯文学始终是一种独特的梦幻组合,一方绝妙的艺术圣地。


诚然,厚重的俄罗斯文学并不需要她的读者们在读完之后踏上拯救世界的祭坛,或者成为一个社会的反叛者,但她却能展示一种理想的人生,启发读者如何造就一个善良的自我,寻找自我而又能幸福地生活。


对于渴望提高自己俄语水平的读者来说,俄汉对照译本无疑是一个十分有用和有效的媒介。外语水平的提高是无法单纯通过语言知识的传授和言语技能的操练获得的。在掌握了基本的语言知识和言语技能之后,语言水平的提高主要是通过自身的语言修养来达到的,而大量的阅读是必要的。因为此时外语水平的高低已经不取决于语言知识的多寡与言语技能的熟练程度,更重要的是取决于语言文化水平的高低了。学习经典文学中最纯正的语言、最深邃的思想、最丰富的文化,恰恰是提高语言文化水平最为有效的途径之一。


有着很高思想品位和对外语教学与研究有着丰富经验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的领导与编辑们,看到了当下并非强势的俄罗斯文学中深厚的人文资源,也力图为俄语教学与研究做出卓有成效的实际贡献,于是在出版社编辑与编者的共同策划下就有了摆在我们面前的《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第一套四本书。


俄汉对照读本为高校学生和广大读者提供了两种可供阅读的文本,解决了读者受到外语水平限制可能造成的对原著语义误读和智慧误读的双重难题。丛书既可让读者品尝俄罗斯文学真品原汁原味的全部魅力,又能让读者欣赏到经编者严格选择的译家精品。丛书既为丰富读者的人文精神提供了食粮,又可提高读者的外国文学修养,还为他们外文水平和翻译水平的提高提供了绝好的媒介;陆续推出的丛书将精当而又概要地为20世纪俄罗斯经典文学的系统化学习提出一个作家与篇目的范例。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张建华)

布尔加科夫中篇小说:狗心(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图文版)  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一、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的生平与创作


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1891-1940)是最重要的苏联开禁作家之一。他作为小说家和戏剧家的思想艺术成就,使他在俄国20世纪文学史上占据了极高的位置。


布尔加科夫出生在基辅市一位神学院教授的家里。在这个多子女的和睦的知识分子家庭里,布尔加科夫从小受到了文学艺术的熏陶,培养了鄙薄市侩粗俗、厌恶战乱纷争、崇尚独立思考和正直不阿的精神。果戈里和谢德林的幽默讽刺天才最先触拨了小米沙的心弦。


1901年,布尔加科夫考入基辅第一中学。布尔加科夫曾回忆说:“校方不喜欢我,不知为什么总是怀疑我这个很文静的孩子会冷不防闹出点什么乱子来。”而当年的同学也回忆说:“人人都知道米沙有一条不饶人的舌头。”


1909年,布尔加科夫考入基辅大学医学系。1916年,不等得到“成绩优秀”的毕业文凭,他就带着妻子(1913年结婚)奔赴西南前线,那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又辗转于一些外省和乡村的医院,直到1919年。这一时期的生活感受,后来反映在他的文学作品集《一个年轻医生的札记》(1925-1927)里。


在那混乱的国内战争年代,布尔加科夫成为政权交替的战乱生活和敌对阶级殊死搏斗的见证人。十月革命期间,他几次被盖特曼和彼特留拉分子的军队征召,“亲眼看到一些再也不愿看到的事情”。作为一个旧知识分子出身的人,布尔加科夫站到了人民一边,决定和人民共命运。但是,对十月革命的认识,对于他来说,成为一个艰苦而漫长的过程。


1920年初,他决然弃医从文,开始写作。当时他正在弗拉基高加索市,被委任为市革委会文学部主任。市剧院成功地演出了他的一些剧本,这些剧本显露出他讽刺幽默的天才。


1921年9月,布尔加科夫来到莫斯科,先后在教育委员会文学部、工商部和《汽笛报》工作。这时期他写了大量小品和短篇小说。1923年到1925年是布尔加科夫艺术风格臻于完善的重要时期,这期间他完成了几部重要的中篇小说、许多短篇小说和一部长篇小说。


短篇小说《汗宫之火》(1924)既写出了被打倒、被赶到国外的旧贵族杜加伊对革命的刻骨仇恨和无可挽回的失败感,也讽刺了赤臂参观“汗宫”的革命斗士安东诺夫的粗野无知;而一个“不在场的”人物艾尔图斯,正在郑重地研究“汗宫”的历史,他要把这旧贵族的宫殿改造成大众的图书馆。他才是当今历史的真正的主人。旧贵族杜加伊最后要烧毁自己的“故居”,与其说是出于对赤臂斗士安东诺夫的恼火,不如说是因为对这“汗宫”的真正的主人的仇恨和恐惧。


1924年3月发表的《魔障》(中篇)是布尔加科夫把辛辣的讽刺笔触、幻想性的怪诞手法和敏锐观察到的莫斯科生活细节融为一体的初步尝试。这可以说是未来的宏篇巨著《大师和玛格丽特》的奠基之作。


1925年2月发表的《不祥之蛋》(中篇)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高尔基称小说写得“俏皮、机巧”,而拉普的左倾领袖阿维尔巴赫则在《消息报》上撰文要人们“加倍警惕”,因为“正在出现一个甚至都不用‘同路人’的色彩加以掩饰的作家”。


《不祥之蛋》写莫斯科第四国立大学动物学教授佩尔西科夫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偶然发现了一种“红光”——生命之光。动物经它照射会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繁殖出庞大的机体。这时正赶上全国闹鸡瘟,几星期之内,全国的鸡荡然无存。于是一位连鸡蛋和爬虫蛋都分不清的浅薄无知的官僚分子——“带着官家公文的洛克(意为劫运)同志”被委任为一个养鸡场主席,他以“恢复本国的养鸡业”之名,要走了教授的制造那种红光的分光箱。结果误用国外进口的一批实验用的爬虫蛋,在红光下孵化出无数庞大的食人爬虫,先进的飞机大炮和雄壮的苏联红军都阻挡不了它们铺天盖地涌向莫斯科。就在军民死伤无数之际,终于还是大自然的力量拯救了人类:一场夏日从未有过的强大寒流扫灭了这些爬虫。


《不祥之蛋》貌似英国科幻小说家威尔斯的作品,实际上是一篇反乌托邦作品。它描写的不是渺远的未来,而是直指苏联的社会现实:故事时间设定在1928年,即小说创作后4年。佩尔西科夫教授发现红光的故事向人们预言:科学的力量一旦被这带着官家公文的洛克,被愚昧无知而好大喜功的官僚主义者视为人类任意摆布大自然的武器,那么将会孵化出怎样不祥的未来。


紧接着,布尔加科夫写出了中篇小说《狗心》,它可以被视为《不祥之蛋》的姊妹篇,我们后面将更详细地谈到。


在创作这几部中篇小说的同时,布尔加科夫还发表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白卫军》(1923-1925)。莫斯科艺术剧院立即写信请他把小说改编成剧本。因为采用白卫军作为剧名“太刺激”了,几经周折,在剧院提议下改名为《图尔宾一家的命运》。在这部与布尔加科夫的家庭经历有关的剧中,以图尔宾一家为核心的主人公们都是白卫军官。他们都执著于对俄国的忠诚。这是一幕误入历史迷途的俄国爱国知识分子的悲剧。剧本被官方指责为“对白卫军运动的美化”。最后,还是把该剧看了15遍的斯大林拍板说,这个剧本“给我们的益处比害处多”,显示了“布尔什维主义坚不可摧的力量”,于是得以上演了一段时间。


1926年,他写成了剧本《卓依卡的住宅》,并获得演出成功。这是一部以新经济政策时期的社会丑恶现象为讽刺对象的“悲剧性闹剧”(布尔加科夫语)。卓依卡的住宅成为展示新经济政策分子贪婪丑陋的灵魂的现场。


1927年,布尔加科夫以他在1924年创作的短篇小说《火红的岛》为基础改编出了同名剧本。布尔加科夫称其为“抨击剧”,为的是“与书报检查机构(无论这种机构是什么样的,属于哪一种政权的)进行斗争”。


1928年,布尔加科夫写成剧本《逃亡》,作为《图尔宾一家的命运》的续篇,它描写了白卫军官们从幻灭到反思,从逃亡到希冀回归祖国的历程。中央剧目与演出审查委员会则以该剧在美化流亡侨民和白卫将军、是一曲白卫军运动的挽歌”而禁演。


1929年3月,布尔加科夫的所有剧目被禁演,布尔加科夫处于变卖书籍、求借度日的困境,他“微笑着接受厄运的挑战”。1930年3月28日,布尔加科夫给斯大林、莫洛托夫等苏联政府七位主要领导人分别发出一封说明自己观点和处境的长信,信中声言自己的讽刺小说的“特点”在于“描写我们生活中无数丑态的黑色的神秘主义的色彩”,“而最主要的是我描写了我的人民的那些可怕的弱点,那些弱点早在革命前就深深地刺痛了我的老师萨尔蒂科夫·谢德林的心”。


就是在20世纪被驱除出文坛的困境中,布尔加科夫历经10年,创作了在他逝世几十年后才得以在苏联发表的长篇哲理小说《大师和玛格丽特》。它不仅仅用怪诞手法针砭时弊,而且带领人们从喧嚣的人世到阴森的冥界,从30年代的莫斯科到2000年前的耶路撒冷,上穷碧落下黄泉,在广阔的历史时空中寻觅着社会人生的真谛,探索着人类社会的精神支柱,被公认为20世纪少有的传世经典。


1940年2月15日,在他逝世前10天,当时的作协书记法捷耶夫访问了他。在诙谐坦诚的谈话中,他谈到文学界的官员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法捷耶夫突然停住了笑声说:“您说得真可怕,而这可怕之处就在于这是真实。可以原谅一个作家的一切,只是不能原谅对自己的背叛。”


1940年3月16日,布尔加科夫去世。法捷耶夫给布尔加科夫的夫人寄去一封显然超乎当时官方态度的唁函,其中写道:“很遗憾,我是在他病重期间才得以和他相识的。他的天才的睿智、内心深刻的原则性和真正的聪慧的人性把我折服了。他是一个无论在创作上,还是在生活上,都没有让自己背上政治谎言重负的人。他走过的是一条真诚的、自然的道路。”


二、《狗心》


《狗心》和上面谈到的《不祥之蛋》,在主题和写作方法上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表面上看来,《狗心》也很像一个科幻故事,但是实际上却有着反乌托邦小说的关于哲理和社会的深邃思考。


国际知名的医生菲利普·普列奥布拉任斯基教授,为了进行改善人种的优生学试验,把一个刚刚死去的行窃的酒鬼的脑垂体和睾丸移到一只叫沙里克的狗身上。沙里克竟变成了“还处于最低发展阶段的”人——沙里科夫。这个能讲人言、衣食如人的衣冠禽兽,一天天显示出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