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其他语种 > 布宁短篇小说选(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图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布宁短篇小说选(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图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布宁短篇小说选(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图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布宁短篇小说选(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图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建华著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03-01

书籍编号:30198961

ISBN:978756005399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

版次: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其他语种

全书内容:

布宁短篇小说选(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图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布宁短篇小说选(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图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总 序


身处新世纪,展望新时代,需要吸取新知识,时尚的阅读是必要的,但这远不应成为阅读的全部。要成为与时俱进的具有高精神品质的文化人,我们是无法不别转身去回眸人类已经取得的灿烂的文化成果的。读书必须以经典为核心,其中当然包括经典文学。


不同民族的文学经典从来就是民族的和全人类文化瑰宝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学经典的品格不是轻易就能获得的,是经历了时间反复淘洗与磨砺的文化结晶。经典文学是民族文化中最为深邃、最为精华的组成部分。它总寄托着作家们深刻而又广博的对历史与现实的关怀,总会发掘出人性永恒的光辉,同时也在创造着巨大的审美愉悦。在青年学生的知识汲取、身心成长与思想探秘的过程中,收获文学经典之中的人类发现,实在是一条认识生活、社会与自己的捷,这正是构成经典文本最具阅读价值的所在。


阅读经典,了解经典,感悟经典,探究经典,认知经典背后隐藏着的极为丰富的文化蕴涵,人类的生命体验,生存的情感哲理,是让人获取智慧,丰富并完善精神,提升人的生命质量和文化品质的有效手段。一句话,阅读经典是所有人,特别是青年人提升精神文化品质的重要途


外国文学的经典各具独特的民族风格,以厚重为特点的俄罗斯文学意味着什么?


她意味着包容了政治、历史、哲学、美学、宗教、道德等的一道俄罗斯文化大餐。俄罗斯文化是以文学为中心的文化,文学在俄罗斯的文化拼盘中从来就占据着一个核心地位。俄罗斯文学从来就不单单是文学,它蕴含着社会变革、生命沧桑、生存理想、思想睿智、宗教精神、人文情怀、人格操守。


她意味着数不清的熠熠闪光的名字,精英荟萃的文化园地,一片闪耀着人文精神的星空。作家从来就兼有史学家、哲学家、美学家、人学家的品格。她意味着历史与现实、拯救与自救、探索与追寻,意味着忧患与感伤、凄苦与无奈、人性与理智,意味着传统与前卫,恪守与神往、传承与创造。


她意味着充满激情的生命,叛逆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合乎人性的生活。俄罗斯文学历来将民族众生的苦难拥进博爱的胸怀,她的艺术世界始终弥漫着对辛酸生活的抚慰温情。作家始终充满着对主流话语的“异见性”,激发着对自由意志的向往,弘扬着圣洁、高尚、幸福与理想。


俄罗斯文学对中国读者的影响是深远的,对我国的文化和文学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智慧源泉,对中华民族的精神塑造曾经起过、并仍将继续起着重要作用,俄罗斯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的经典地位也不会因为俄罗斯社会的转型而受到影响。中国中老年读者对于俄罗斯文学始终有着一种难以排遣的“情结”,有着一种梦牵魂萦的神往,而对于人生历练缺乏、亟须建设性人文观照的青年读者来说,她也不啻是珍贵的文化读本之一。俄罗斯文学始终是一种独特的梦幻组合,一方绝妙的艺术圣地。


诚然,厚重的俄罗斯文学并不需要她的读者们在读完之后踏上拯救世界的祭坛,或者成为一个社会的反叛者,但她却能展示一种理想的人生,启发读者如何造就一个善良的自我,寻找自我而又能幸福地生活。


对于渴望提高自己俄语水平的读者来说,俄汉对照译本无疑是一个十分有用和有效的媒介。外语水平的提高是无法单纯通过语言知识的传授和言语技能的操练获得的。在掌握了基本的语言知识和言语技能之后,语言水平的提高主要是通过自身的语言修养来达到的,而大量的阅读是必要的。因为此时外语水平的高低已经不取决于语言知识的多寡与言语技能的熟练程度,更重要的是取决于语言文化水平的高低了。学习经典文学中最纯正的语言、最深邃的思想、最丰富的文化,恰恰是提高语言文化水平最为有效的途之一。


有着很高思想品位和对外语教学与研究有着丰富经验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的领导与编辑们,看到了当下并非强势的俄罗斯文学中深厚的人文资源,也力图为俄语教学与研究做出卓有成效的实际贡献,于是在出版社编辑与编者的共同策划下就有了摆在我们面前的《20世纪俄罗斯文学名家名篇》(俄汉对照)第一套四本书。


俄汉对照读本为高校学生和广大读者提供了两种可供阅读的文本,解决了读者受到外语水平限制可能造成的对原著语义误读和智慧误读的双重难题;丛书既可让读者品尝俄罗斯文学真品原汁原味的全部魅力,又能让读者欣赏到经编者严格选择的译家精品;丛书既为丰富读者的人文精神提供了食粮,又可提高读者的外国文学修养,还为他们外文水平和翻译水平的提高提供了绝好的媒介;陆续推出的丛书将精当而又概要地为20世纪俄罗斯经典文学的系统化学习提出一个作家与篇目的范例。


alt


(张建华)

  • 俄罗斯一种随风飘荡的植物,其果实呈球状。
  • 希腊神话中恶毒而又专事报复的女神。
    布宁与他的小说创作
    在中国读者的眼中,俄罗斯著名作家布宁(1870—1953)的名字可能比不上高尔基、肖洛霍夫、帕斯捷尔纳克等作家的响亮,甚至连他的写作技巧也会显得有些陈旧而似嫌落伍。但作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俄罗斯作家,布宁在上个世纪前20年在俄国曾红极一时,到了60年代后的苏联,他又盛名重显。他在俄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是绝不容忽视的:他是俄国“白银时代”最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之一,他是俄国最优秀的侨民作家之一,他被欧洲文坛推崇为20世纪“最出色的俄罗斯作家”和“当代最伟大的艺术家”……
    然而,他似乎又是一个始终坚持自我与时代永不合拍的文学天才:他将20世纪初的现代主义文学视作“文学的堕落”与“群魔乱舞”,他对十月革命风暴的来临感到十分惊恐。在国内革命战争的战火中永远地西去巴黎而离开了他“家父的庭院”——依恋而又思念终身的俄罗斯大地。面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严酷现实,他在创作着关于生与死、爱与恨的作品,向往着人间的真情。战后,他反对侨民文学团体将接受苏联国籍的作家除名,但他又拒绝了苏联驻法大使希望他重新归国的邀请……难怪高尔基说,他的天才,“纯美得如同一块未经抛光的白银,他从不将其打磨成利刃,也不将其戳向应该戳的地方”。
    伊万·阿列克谢耶维奇·布宁于1870年诞生在俄罗斯中部一个古老显赫却日渐破败的庄园贵族家庭。在先祖卓越的文化名人中就有俄国浪漫主义运动的先驱茹科夫斯基,与普希金同时代的著名女诗人安娜·布宁娜。俄罗斯传统的贵族庄园文化不仅意味着一种体面而有尊严的贵族地主生活方式,更包容着像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这样一些俄罗斯文豪的文化传承,与大自然、普通农民天然的紧密联系,无拘无束的自由时空,质朴得让人心醉的民风民俗,充满人间温情的歌谣传说……正是这些深厚的文化积淀构成了作家贵族血缘惯性的基因。布宁对自由主义思想的承继还来源于他的副博士长兄,一个民粹主义革命党人对他的影响与教育。后者是他的思想启蒙人,成就了他对俄罗斯古典文学的热爱、对自由精神的追求。他说:“我几乎从少年时代起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无论对自身蓝色的高贵血液,还是对与这一血液相联的一切的失落都采取一种全然无所谓的态度。”
    独立不羁的个性、对民族与人类文化传统的不懈追索和探求使得布宁成了一个“永远的浪迹天涯者”,无有归宿的“风卷球”。他19岁出走家乡,此后一生在外漂泊:或在奥廖尔地方报纸编辑部打工,或在哈尔科夫与民粹主义革命者为伍,或在波尔塔瓦置身于托尔斯泰主义者中间,或在敖德萨与作家费德洛夫共处,或在卡普里与高尔基相伴,或漫游西欧、中东寻求人类古代文明的源头……这些经历滋润并磨砺着他的现实人生,也使他一生的精神追求历久弥新:他仰慕过民粹主义革命家,崇尚过托尔斯泰主义者,亦在佛教和基督教学说中寻求过生命存在的意义。
    布宁以其独特的文学创作题材与现实主义风格于19世纪90年代踏上文坛:无论是他的诗歌,还是他的小说都凝聚着一种对生命的独特思考,由一种对生命的强烈信念与依恋生发出的对生命的强烈感受。尚在创作初期,他便在庄园贵族之家的生活方式渐渐远去的历史现实中,发掘着“荒凉的诗情”。他透过宗法俄罗斯生活进程中有力、富饶、稳固、和谐渐次被枯竭、荒凉、凌乱、死亡所取代的现实,为生命中美与永恒价值的失落感到悲哀。他的这一思想集中体现在他发表于20世纪初,以其成名作短篇小说《安通苹果》命名的短篇小说集中。
    作家对1905年—1907年俄国的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态度是复杂的。他在其文学创作中对俄国愚昧落后的社会现实表达了愤懑与抗议,积极参与了高尔基组织的知识出版社的活动,却也为自己能够离开动荡的俄罗斯,身处“3000俄里之外”的巴勒斯坦、埃及而深感庆幸。
    中篇小说《乡村》(1909)与《苏霍多尔》(1910)是他在20世纪头10年创作的最重要的现实主义两部曲。书中展现了庄园贵族文化衰败后的俄罗斯农村中的可怕、贫瘠、非人的生活以及乡村居民精神的空虚与无能,揭示了在丑陋、畸形的文化状态中真、善、美、和谐的毁灭。由此确立了布宁创作的审美视点和诗学特征:不从社会成因,却是从俄罗斯民族性格与斯拉夫人的心理传承来阐释俄国的社会悲剧,一以贯之的高度的寓意性和象征性。作家在两部曲中以他对俄罗斯和俄罗斯文化的独特理解与高尔基进行着论争。针对后者关于城镇小市民代表着俄罗斯民族主体及生活方式特征的论断,布宁在他的小说中说:“她(俄罗斯,笔者注)整个是农村,你要牢牢地记住这一点!”他不无悲观地认定,俄罗斯社会的民族基础不在城镇,而在乡村,构成乡村主体的是农民、市民与颓败的庄园小贵族,是他们决定了俄罗斯发展的未来。因此,任何的民主改革只能被国家黑暗的“基原”所扭曲,因循守旧的乡村环境不可能产生先进生活的基因,而正在取代旧式生活方式的资产阶级的“新兴力量”只能瓦解、扼杀宗法俄罗斯的绿洲。
    从1909年3月起,布宁开始在欧洲、中东、亚洲漫游。作家在印度与锡兰(现斯里兰卡)等国周游期间对佛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受到佛教关于世界、苦难、欲望、诱惑等哲学思想的影响,其创作离开了对俄罗斯民族性格与心理的探讨,进入了更为宏大的对人类与宇宙关系的思考中。在这些作品中,作家从民族本位的立场转向了人类本位的立场,不是以一个俄罗斯作家的身份,而是以人类代言人的身份,以一种全人类的期待视野来认识世界、西方和人类文明的发展,理解人的生命、生与死等一系列重大命题。《四海之内皆兄弟》(1914)、《旧金山来的绅士》(1915)、《同胞》(1916)等短篇小说就是他在这一时期的重要代表作。同时他也开始了一系列爱情小说的创作,如《最后一次幽会》(1912)、《爱情学》(1915)、《阿强的梦》(1916)、《卡齐米尔·斯坦尼斯拉瓦维奇》(1916)等。
    布宁无法接受“充满动荡、战乱、饥饿而又缺乏理性”的俄罗斯。具有强烈政论色彩的《该诅咒的日子》(1918—1920)远远超出了文学的界限,作家在其中表达了对“魅力四射”的旧俄罗斯分崩离析的哀怨与绝望,对崇尚暴力的人群的强烈讽刺和对俄罗斯历史与未来的思考。
    1920年1月26日,作家怀着对俄罗斯的无比眷恋,乘坐异国轮船从敖德萨经黑海西去欧洲,最后在法国定居,从此开始了作家人生与创作的新的历史阶段。
    在侨居国外的岁月里,布宁日夜思念祖国,深感孤独、悲观与失望。他全身心地沉浸在文学创作之中,以巨大的艺术才情写出了大量的回忆性小说、哲理小说、爱情小说。短篇小说《完了》(1921)记述了他逃离俄国时的凄苦情景。在中篇小说《米佳的爱情》(1925)中作家揭示了爱情这一人类两性独特的情感现象的悲剧性本质及其与死亡的联系。此间,他先后在柏林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耶利哥的玫瑰》(1924),在巴黎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米佳的爱情》(1925)、短篇小说集《中暑》(1927)、《诗歌选集》(1929),短篇小说集《鸟儿的倩影》(1931)、短篇小说集《上帝之树》(1931)等。这些作品或表达在艰难时世的夹缝里人的生存,或凝注于爱情、生命与死亡的思考,或表现日常生活、人生突发事件中的悲剧。
    布宁在二三十年代创作的这些中短篇小说充分显示出他作为一个无与伦比的文体家的全部丰采:浮雕式的细节描写,凝练的叙事语言,日常生活情景,人类永恒命题美学阐释的具体性与可感性,生命与历史题材的超时空性。作家拒绝承认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说:“称我为现实主义者意味着不了解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我。”在布宁的现实主义创作风格中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现代主义特征:他发展了尚在世纪初就显现出来的一种小说与诗歌美学合成的风格特色,他努力探索并表达人的本能欲望的悲剧理念,述说人类生存状态的不可知性,体现了一种具有宇宙意识的哲学精神。
    自传体抒情长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