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英语读物 > 菊与刀(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菊与刀(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菊与刀(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菊与刀(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美)本尼迪克特,王勋,刘尚毅、等译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7-01

书籍编号:30143354

ISBN:9787302290506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115243

版次:1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英语读物

全书内容:

菊与刀(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本尼迪克特(Benedict, R.)著


王勋 刘尚毅 等 编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

前言


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1887—1948),美国著名文化人类学家、诗人。


本尼迪克特1909年毕业于瓦萨尔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1919年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文化人类学,1923年获博士学位,之后留校任教。她于1927年开始研究印第安部落文化,1934年出版了《文化的类型》一书。1940年,她出版了《种族:科学与政治》一书,该书对种族歧视进行了批判。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先后对罗马尼亚、荷兰、德国、泰国、日本等国民族性格进行研究。1946年,出版了关于日本民族性格研究的经典之作《菊与刀》。她的其他著作还有《科契提印第安人的故事》、《祖尼印第安人的神话学》等。


《菊与刀》是本尼迪克特的代表作,是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受命于美国政府完成的对日本社会及民族性格的研究报告,旨在为美国管理战败后的日本提供参考。本尼迪克特根据文化类型理论,运用文化人类学的方法,调查了战时在美国的日本人,同时也查阅了大量有关日本的文学、艺术、学术作品,完成了报告。《菊与刀》是美国改造日本、分析日本的指导书,书中的观点极大地影响了战后的美国对日政策,并且也取得了预期的效果。本书在命名时,作者是以“菊”和“刀”来象征日本人的矛盾性格:“菊”是日本皇家徽标,“刀”是武士道的象征,这二者体现了日本文化的双重性——如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喜新而顽固,服从而不驯等等。作者在书中还分析了日本社会等级制度及“安分守己”的习俗,说明了日本未成年教育和成人教养的不连续性是形成双重性格的原因,把这种文化概括为“耻感文化”。《菊与刀》于1946年正式出版,1948年出版日文版。该书一经出版便在美国、日本引起了强烈反响。


出版六十多年来,《菊与刀》先后被译成世界上二十多种语言,已成为人们了解日本和日本人的最佳读本。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决定编译该作品,并采用中文导读英文版的形式出版。在中文导读中,我们尽力使其贴近原作的精髓,也尽可能保留原作的叙述主线。我们希望能够编出为当代中国读者所喜爱的经典读本。读者在阅读英文文本之前,可以先阅读中文导读内容,这样有利于了解故事背景,从而加快阅读速度。我们相信,该经典著作的引进对加强当代中国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的科学素养和人文修养是非常有帮助的。


本书主要内容由王勋编译,赣南师范学院图书馆的刘尚毅教授负责全书的修改定稿工作。参加本书故事素材搜集整理及编译工作的还有纪飞、郑佳、刘乃亚、赵雪、熊金玉、李丽秀、熊红华、王婷婷、孟宪行、胡国平、李晓红、贡东兴、陈楠、邵舒丽、冯洁、王业伟、徐鑫、王晓旭、周丽萍、熊建国、徐平国、肖洁、王小红等。限于我们的科学、人文素养和英语水平,书中难免会有不当之处,衷心希望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第一章 任务:日本研究 Chapter 1 Assignment: Japan
美国在和日本的全面战争中发现日本这个民族非常特别,我们需要弄清楚日本人的行为习惯,从而找到对抗日本的办法。
自日本打开国门以来,对于日本人的描述都是别的人类研究中所不曾有过的,日本人在个性、社会生活、文化传统各个方面所表现出的都是矛盾的两个方面,“但是”这样的词语在研究中常常见到。日本人所崇尚和喜爱的菊花和刀并存正是这种矛盾性的体现。
这一点对于我们的研究很重要,我们不可忽略这个矛盾。由此而产生的对于在战争中如何对抗日本人和日本在战争结束之后的走向等一系列问题的思考和判断将会产生不同的后果。
我是在1944年6月接到研究日本的任务的。此前日本并不承认自己的军事失利,但是6月以后整个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了逆转,这时我们就需要对我们的敌人有更多的了解,关于日本人的民族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造成这些特点的原因,是需要我们首先了解的。
然而我的任务是在战争中进行的,有利的条件是我可以通过战争和日本军队的军事表现来了解日本的民族性格特点,但不利的条件是因为正处于战争期间,所以我没办法进行日本本土的实地考察。

对居住在美国的日本人进行调查
面对这些困难,首先我可以利用目前居住在美国的日本人,对他们的生活经历进行调查,以寻求我需要的答案;其次我还要查阅关于日本民族的书籍,这方面的资料比较多,因为日本人比较喜欢把自己的一些事情写出来。
在阅读这些书的时候,我对于那些无法从表面了解的事情最为关心。我也会和日本人一起讨论以日本为背景的电影,我发现他们的确与我对于影片的理解非常不同,而且对于日本的一些特有习惯,日本人内部的态度也是迥然有别的。
我们对于日本的研究既不能只囿于前人的成果,又要善于利用前人对于日本及其亚洲邻国的研究成果,从中寻找线索,要注重日本与其他相邻国家的比较研究,这个研究很有意义。
人类学家的研究需要适应自身文化与研究对象文化之间的差异,那些民族的社会习俗是无法单凭想象构造出来的。我们研究日本也要掌握这种差异性,不能对那些细小的但是具有整体性的习惯视而不见,这些独特之处对于研究民族性格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我们要找到研究日本人琐碎生活的方法,去探寻那些看似奇怪的生活习惯得以存在的一般社会条件。处于一个社会中的人们,在各个方面的行为却具有一种系统上的联系,因为他们看待整个世界的价值体系中有一些基本的要素,这些要素导致各个领域行为的 和谐。
本书并非专门讨论日本的宗教、政治、经济等情况,而是要考察日本人在日常生活的一些固有观念,从而讨论日本民族特性形成的原因。
我们现在仍然对于不同的民族特性存在一些偏见,我们要去深入了解对方的行为习惯。我们不能仅仅依靠这个民族自身的描述来了解,还要借助于第三者的观察和研究。
要做好这项工作,首先应承认和尊重不同民族的差异,而不能简单地追求不同民族的共同性和单一性,要建立一个可以兼容并包、求同存异的世界。事实上,一个民族的存在与其时代、标准和心态息息相关。从事这项研究工作,更需要一种宽容的精神和心态,不能把自己的原则强加于所有的民族,否则比较文化研究就难以发展起来。现在有很多人,比如美国人,只希望别人遵守自己的原则,却不愿意去深入了解对方与自己的差异,这是于事无补的。
本书所讨论的就是日本民族自身所固有的习惯和社会行为,在某些条件下发生的行为是得到日本人的认可而且是可预期的,我们不需要去进行大范围的抽样统计,对于这样的观念的认同,只要任意选取一个日本人都可以得到证实。
日本人靠这种固有的习惯和行为来组织自己的生活,需要对这种模式进行深入的阐释,才能让美国人明白,因为美国人的视角有所不同。美国人研究社会,并不会去关心一种社会模式或者文化模式存在的基础。美国人把这些研究工作都建立在统计数据的基础上,在美国投票决定是正常的方式。
美国人可以用投票或者统计的方式来决定一件事情,是因为美国人存在共同的固有的习惯或行为模式;而要了解日本人,就要对日本人固有的观念进行系统研究,在此基础上进行的统计才有可参考的价值。尤其要了解国民的国家观念,这个民族对于政府的传统认识有更重要的意义。
任何民族都会形成自己独特的传统认识,而日本人的这种认识与我们的差别很大,探讨日本人的传统观念以及在这种观念下的解决问题的模式是值的。
THE JAPANESE were the most alien enemy the United States had ever fought in an all-out struggle. In no other war with a major foe had it been necessary to take into account such exceedingly different habits of acting and thinking. Like Czarist Russia before us in 1905, we were fighting a nation fully armed and trained which did not belong to the Western cultural tradition. Conventions of war which Western nations had come to accept as facts of human nature obviously did not exist for the Japanese. It made the war in the Pacific more than a series of landings on island beaches, more than an unsurpassed problem of logistics. It made it a major problem in the nature of the enemy. We had to understand their behavior in order to cope with it.
The difficulties were great. During the past seventy-five years since Japan’s closed doors were opened, the Japanese have been described in the most fantastic series of ‘but also’s’ ever used for any nation of the world. When a serious observer is writing about peoples other than the Japanese and says they are unprecedentedly polite, he is not likely to add, ‘But also insolent and overbearing.’ When he says people of some nation are incomparably rigid in their behavior, he does not add, ‘But also they adapt themselves readily to extreme innovations.’ When he says a people are submissive, he does not explain too that they are not easily amenable to control from above. When he says they are loyal and generous, he does not declare, ‘But also treacherous and spiteful.’ When he says they are genuinely brave, he does not expatiate on their timidity. When he says they act out of concern for others’ opinions, he does not then go on to tell that they have a truly terrifying conscience. When he describes robot-like discipline in their Army, he does not continue by describing the way the soldiers in that Army take the bit in their own teeth even to the point of insubordination. When he describes a people who devote themselves with passion to W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