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英语读物 > 丧钟为谁而鸣(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丧钟为谁而鸣(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丧钟为谁而鸣(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丧钟为谁而鸣(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美)海明威(Hemingway,E.),王勋,纪飞、等译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5-01

书籍编号:30143305

ISBN:9787302282600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781494

版次:1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英语读物

全书内容:

丧钟为谁而鸣(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海明威(Hemingway,E.) 著


王勋 纪飞 等 编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

前言


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l899—1961),蜚声世界文坛的美国现代著名小说家,1954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新闻体”小说的创始人。


海明威1899年7月21日出生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一个医生的家庭。他的母亲喜爱文学,而父亲酷爱打猎、钓鱼等户外活动,这样的家庭环境使他从小就喜欢钓鱼、打猎、音乐和绘画,这对海明威日后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高中时期,他就开始在校报上发表短篇小说,表现出很高的创作天赋。中学毕业后,海明威在《星报》当了6个月的实习记者,在此受到了良好的训练。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海明威怀着感受战争的热切愿望,加入美国红十字会战场服务队,投身意大利战场。大战结束后,海明威被意大利政府授予十字军功奖章、银质奖章和勇敢奖章,获得中尉军衔,而伴随荣誉的是他身上数不清的伤痕和赶不走的恶魔般的战争记忆。第一次世界后,长期担任驻欧记者,并曾以记者身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西班牙内战。他对创作怀着浓厚的兴趣,一面当记者,一面写小说。1926年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受到文学界的广泛关注。1929年,他发表了他的代表作之一——《永别了,武器》。这是一部出色的反战小说,标志着海明威在艺术上的成熟,并且奠定了在小说界的地位。1940年,海明威发表了以西班牙内战为背景的反法西斯主义的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1952年,他出版了《老人与海》,该小说获得了当年普利策奖,由于该小说体现了人在“充满暴力与死亡的现实世界中”表现出来的勇气而获得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原因是:“因为他精通于叙事艺术,突出地表现在他的近著《老人与海》中,同时也由于他在当代风格中所发挥的影响。”对于这一赞誉,海明威是当之无愧的。获奖后的海明威患有多种疾病,给他身心造成极大的痛苦,之后他没能再创作出很有影响的作品,这使他精神抑郁,形成了消极悲观的情绪。1961年7月2日,蜚声世界文坛的海明威用猎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世纪20年代是海明威文学创作的早期,他出版了《在我们的时代里》、《春潮》、《没有女人的男人》、《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等作品。《太阳照常升起》写的是像海明威一样流落在法国的一群美国年轻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战争给他们造成了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巨大伤害,他们非常空虚、苦恼和忧郁。他们想有所作为,但战争使他们精神迷惘,尔虞我诈的社会又使他们非常反感,他们只能在沉沦中度日,美国作家斯坦因由此称他们为“迷惘的一代”。这部小说是海明威自己生活道路和世界观的真实写照。海明威和他所代表的一个文学流派因而也被人称为“迷惘的一代”。除《太阳照常升起》之外,《永别了,武器》被誉为“迷惘的一代”文学中的经典。20世纪30—40年代,他塑造了摆脱迷惘、悲观,为人民利益英勇战斗和无畏牺牲的反法西斯战士形象《第五纵队》,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根据在非洲的见闻和印象,他创作了《非洲的青山》、《乞力马扎罗山的雪》, 还发表了《法兰西斯·玛贝康短暂的幸福》。20世纪50年代,塑造了以桑提亚哥为代表的“可以把他消灭,但就是打不败他”的“硬汉形象”,其代表作就是影响世界的文学经典《老人与海》。


海明威一生的创作在现代文学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他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海明威一生勤奋创作。早上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进行写作。他写作时,还有一个常人没有的习惯,就是站着写。他说:“我站着写,而且是一只脚站着。我采取这种姿势,使我处于一种紧张状态,迫使我尽可能简短地表达我的思想。” 海明威是一位具有独创性的小说家。他的最大贡献在于创造了一种洗练含蓄的新散文风格;在艺术上,他那简约有力的文体和多种现代派手法的出色运用,在美国文学中曾引起过一场“文学革命”,之后有许多欧美作家在小说创作中都受到了他的影响。


海明威也是一位颇受中国读者喜爱的作家,他的主要作品都有中译本出版,他的作品是最受广大读者欢迎的外国文学之一。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决定编译“海明威文学经典系列”丛书,该系列丛书收入了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老人与海》、《太阳照常升起》、《丧钟为谁而鸣》和《流动的盛宴》五部经典之作,并采用中文导读英文版的形式出版。在中文导读中,我们尽力使其贴近原作的精髓,也尽可能保留原作故事主线。我们希望能够编出为当代中国读者所喜爱的经典读本。读者在阅读英文故事之前,可以先阅读中文导读内容,这样有利于了解故事背景,从而加快阅读速度。我们相信,该经典著作的引进对加强当代中国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的科学素养和人文修养是非常有帮助的。


本书主要内容由王勋、纪飞编译。参加本书故事素材搜集整理及编译工作的还有郑佳、刘乃亚、赵雪、熊金玉、李丽秀、熊红华、王婷婷、孟宪行、胡国平、李晓红、贡东兴、陈楠、邵舒丽、冯洁、王业伟、徐鑫、王晓旭、周丽萍、熊建国、徐平国、肖洁、王小红等。限于我们的科学、人文素养和英语水平,书中难免会有不当之处,衷心希望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第一章 Chapter 1
导读
一个叫罗伯特的美国志愿者正趴在树林里的山坡上观察着地形,同时向身边的老向导安瑟尔谟打听着这里的岗哨和桥的位置。罗伯特告诉向导要把炸药埋在合适的位置,以便炸毁桥梁,而老向导则承诺为罗伯特提供足够多的游击队员。
两个人一起朝着游击队藏身之处进发。途中遇到了悬崖,罗伯特背着炸药不方便攀岩,老人就自己先上去把游击队长带下来,从攀岩的样子可以看出老向导对这里很熟悉。
罗伯特参加了西班牙共和国军。这种敌后活动对于年轻人而言并不是难事。安瑟尔谟是一个可靠的向导,罗伯特也不用担心同志的信任问题。说到此次执行的炸桥任务,罗伯特更是一个高手。
罗伯特是受格尔兹将军的委派来执行此次任务的。格尔兹将军在临行之前要求罗伯特一定要在战斗开始的时候炸桥,以阻止敌军的增援。罗伯特希望知道具体的时间,格尔兹告诉他这个时间自己也并十分确定,因为整场战役并不完全由格尔兹指挥。格尔兹抱怨了一番,接着反复强调了在战斗开始的时候炸毁桥梁的重要性。
格尔兹将军又向罗伯特交代了一些战役部署,嘱咐了一些细节,不过罗伯特觉得关于其他部署自己还是知道得少一点儿更好。两个人布置完任务之后开了几句玩笑,格尔兹将军还请罗伯特喝了点酒,罗伯特便离开了格尔兹将军的营地,这一次见面其实是罗伯特最后一次见格尔兹。
安瑟尔谟带来了游击队长帕博罗。帕博罗确认了罗伯特的身份之后,询问起了罗伯特这次的任务。当得知罗伯特要在这里炸桥梁,帕博罗并不同意,因为帕博罗坚持的原则是狐狸的原则,即不在住地区域搞破坏,否则会被敌人从住地赶走。

罗伯特趴在山坡上观察地形
老向导对此很愤怒,训斥了游击队长。游击队长带着这两个人前往住地,经过树林的时候见到了帕博罗的马匹,有的是从敌人那里夺来的。帕博罗很有本事,除了夺取马匹之外,还炸毁过火车。
对于在这儿炸桥的事情,帕博罗还是表示反对,因为这会影响自己队伍在这个地方的安全,安瑟尔谟认为帕博罗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由于急于赶路,他们不再争论,三个人继续上路。但是罗伯特心里清楚,帕博罗是不会完全配合的。罗伯特只好自嘲,以开导自己不再胡思乱想,放松心态。
He lay flat on the brown, pine-needled floor of the forest, his chin on his folded arms, and high overhead the wind blew in the tops of the pine trees. The mountainside sloped gently where he lay; but below it was steep and he could see the dark of the oiled road winding through the pass. There was a stream alongside the road and far down the pass he saw a mill beside the stream and the falling water of the dam, white in the summer sunlight.
“Is that the mill?” he asked.
“Yes”.
“I do not remember it.”
“It was built since you were here. The old mill is farther down; much below the pass.”
He spread the photostated military map out on the forest floor and looked at it carefully. The old man looked over his shoulder. He was a short and solid old man in a black peasant\'s smock and gray ironstiff trousers and he wore rope-soled shoes. He was breathing heavily from the climb and his hand rested on one of the two heavy packs they had been carrying.
“Then you cannot see the bridge from here.”
“No,” the old man said. “This is the easy country of the pass where the stream flows gently. Below, where the road turns out of sight in the trees, it drops suddenly and there is a steep gorge—”
“I remember.”
“Across the gorge is the bridge.”
“And where are their posts?”
“There is a post at the mill that you see there.”
The young man, who was studying the country, took his glasses from the pocket of his faded, khaki flannel shirt, wiped the lenses with a handkerchief, screwed the eyepieces around until the boards of the mill showed suddenly clearly and he saw the wooden bench beside the door; the huge pile of sawdust that rose behind the open shed where the circular saw was, and a stretch of the flume that brought the logs down from the mountainside on the other bank of the stream. The stream showed clear and smooth-looking in the glasses and, below the curl of the falling water, the spray from the dam wa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re is no sentry.”
“Ther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