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英语读物 > 外语应用与研究(第4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外语应用与研究(第4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外语应用与研究(第4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外语应用与研究(第4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吴国良编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7-01

书籍编号:30129371

ISBN:9787308102278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84459

版次:1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英语读物

全书内容:

外语应用与研究(第4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1章 鸠摩罗什的佛经翻译


(一)鸠摩罗什佛经翻译的成就


自汉代佛教逐渐传入中国,掀起了一场旷古持久、轰轰烈烈的佛经翻译运动。这场运动从“昔汉哀帝元寿元年,博士弟子景卢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经》”开始一直到唐代,历史跨度长达八百年,翻译的佛教典籍汗牛充栋,译经家也是层出不穷。其中姚秦时期的鸠摩罗什、南北朝时期的真谛,以及唐代的玄奘和不空,并誉为“四大译师”。鸠摩罗什更被梁启超称为“译界第一流宗匠”。


鸠摩罗什的翻译壮举开辟了我国古代佛经翻译的新时期,他的译经对中国佛教的理论发展和佛教教派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后秦弘始三年至弘始十一年的年间,罗什与众僧共译佛经35部,计294卷。其中许多经典成为中国佛教形成的重要典籍:他所译的“三论”是中国三论宗所依据的基本经典,《妙法莲华经》则是中国佛教天台宗赖以创宗的主要经典,《金刚经》更是直接影响了中国禅宗的形成。


(二)鸠摩罗什佛经翻译的意译及通俗化风格


在翻译风格方面,据《高僧传》记载,在罗什之前,汉译佛经“多滞文格义”,“不与胡本相应”,因此罗什主张改以前的硬译、直译为意译。罗什译文多采用不拘泥形式的达意译法,目的是使中土诵习佛经者易于接受理解,可以说,他是我国较早考虑读者接受能力的译者,为佛教的传播开辟了道路。正如唐朝释澄观所说:“会意译经,姚秦罗什为最”。


同时,鸠摩罗什的翻译佛经摒弃中土流行的骈文华丽的风格,在他的译作中看不到“之乎者也矣焉哉”的文言词句,他力求文字的通俗化兼富优美的文学色彩。南怀瑾在《金刚经说什么》中认为:“他翻译了许多经典,其中《金刚经》以及《法华经》影响中国文化极大,尤其他的文字格调,形成了中国文学史上一种特殊优美,感人的佛教文学……后来玄奘法师等人的翻译,在文学境界上,始终没有办法超越鸠摩罗什,这就是文字般若不同的缘故。”


(三)鸠摩罗什佛经翻译的时代语言背景


鸠摩罗什是我国东晋时期后秦著名佛教学者,而魏晋南北朝时期正是汉语史上的重要时期,在这时期,文言和白话开始分离。日本著名汉学家太田辰夫指出:“中古,即魏晋南北朝,在汉语史的时代划分中相当于第四期,这个时期是古代汉语的质变期。”佛经翻译出于宣传教义的需要,通常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口语性较强,是研究中古汉语的重要语料。经过研究发现,鸠摩罗什的译经具有浓厚的口语化特征,比较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鉴于以上种种,本文便选取经典译作《金刚经》为文本,研究鸠摩罗什译经语言通俗化、口语化的特点。

第2章 鸠摩罗什《金刚经》译文的用词特色


为了深入探讨鸠摩罗什《金刚经》的用词特色,本文选取疑问代词“何”及以“何”为核心的结构,绝对程度副词“最”、“第一”等,和表示范围的形容词“一切”、“所有”这三个语法项目进行考察,因为在《金刚经》中这些词的使用不仅很有佛经文献的语言特色,而且具有脱离上古汉语向近代汉语过渡的特点,极具口语特质。


首先,在疑问代词中,我们主要考察在文中大量出现的以疑问代词“何”为核心的三个词或短语,即“云何”、“何以故”及“所以者何”。


“云何”是汉代新产生的疑问代词,有着浓厚的口语色彩,是中古汉语中比较有特色的词,该词虽在东汉译经中已经出现,但语法功能尚不完备,直到鸠摩罗什的译经中,其功能和用法才成熟起来,并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在《金刚经》中,“云何”独立出现6次,组合成“于意云何”出现30次,共计36次,主要有以下几种功能:


(1)用作方式方法疑问代词,以询问行动或办事的具体方式方法及步骤,等同于现代汉语的“如何”,“怎样”等。


例:“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意为:若有善男信女发愿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立志行大乘菩萨道,誓愿证成佛果,那么他们应如何安住其真性之心,如何降伏其妄念之想?)


先秦时期,方式方法疑问代词有“何”、“何如”、“何若”、“奈何”、“如何”、“若何”、“奚如”、“奚若”等8个。汉代时,“何若”、“若何”“奚如”、“奚若”等旧疑问代词已经悄然退出语言系统,新疑问代词“云何”取而代之,但由于汉代言文分离,“云何”登不了大雅之堂,因此同时期的中土文献很少有用,而鸠摩罗什大量使用接近白话的“云何”则是出于佛教宣传教义的需要。


(2)用作原因疑问代词,以询问事情原因,相当于“为什么”。


例:“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意为:为什么在为人演说时要心契寂然不动之真如,不著非实假有的演说之相呢?)


先秦时期,原因目的疑问代词有“何”、“胡”、“遐”、“盍”、“奚”、“曷”、“害”等7个,但在罗什译的《金刚经》中,除“何”外未见其一,可见先秦时期的原因目的疑问代词大多被淘汰,“何”及以“何”为核心的新词取代了诸多文言古词。


(3)与“于意”组合成“于意云何”,构成双层同指结构。双层同指结构在《金刚经》中主要以特指问句“于意云何”为前引问,以是非问句等疑问句式为后续问构成的,该结构使用频繁,文中共计出现30次。“于意云何”意思相当于“你觉得怎么样”、“你怎么认为呢”、“在你看来……怎么样”等等。


例——“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意为:——“须菩提,在你看来,东方虚空的广大程度是否可以思量到呢?”——“不可思量,世尊!”)


从例句中可见,作为特指问句的前引句“于意云何”和是非问句的后续句都有询问人或事物以及对某一情况做出看法的意向,具有同指性。另外,我们可以发现,前引句是抽象的、笼统的,而后续句是进一步提问,比较具体、实际。


与“云何”相似,“何以故”也是具有佛教文献语言特色的结构,与古汉语的习惯不同,在同期中土文献中很罕见。“何以故”一般单独成句,用以询问原因目的,相当于“为什么”。鸠摩罗什《金刚经》译经中,“何以故”可见35例。下面是节选《金刚经》中的一小段,接连出现3个“何以故”: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由此可见,“何以故”往往用于进一步解释上一句的阐述。佛法艰深难懂,很容易让读者敬而远之,因此一来要用“何以故”这样的口头语言拉近与读者间的距离,二来能不断地启发读者。


“所以者何”在《金刚经》中出现6例,也很值得注意。虽然“所以者何”也同样极富佛教文献语言特色,但与“何以故”不同的是其结构方式与汉语习惯比较接近,是以汉语结构为模型的。“所以A者,B(也)”是上古汉语常见的结构,而且“……,何也”、“……者,何也”等结构也常用于询问原因。因此“所以者何”可能是翻译者模仿汉语结构新造的句式。“所以者何”也是单独成句,跟“何以故”一样,相当于“为什么”。


例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


其次,鸠摩罗什译经作为中古时期重要的口语化语料,其程度副词系统也与上古和近代副词系统不同。其中,在《金刚经》中绝对程度副词表现尤为明显。王力先生曾界定:“凡无所比较,但泛言程度者,叫做绝对程度副词”。绝对程度副词在《金刚经》中有:“最”、“第一”、“最为第一”、“最上第一”等。


例1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意为:此经是如来佛为决心学习大乘、学习最上乘佛法的人而说的。)


例2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意为:如果有人听闻此经以后,能对佛法产生虔诚的信仰,并悟得一切非实假有,那么此人即可悟得一切外相背后那非实非虚的中道产相。我们应当知道,此人成就了第一希有的功德。)


例3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意为:如果有人能全文信受奉持、阅读记诵,你应当知道,这个人必将成就至高无上、稀世罕见的菩提之法,也即将由佛弟子而转入佛如来的境地。)


例4佛说我得无净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意为:佛说我已经深悟无争妙趣,在所有弟子中是最能与世无争的人,是名列第一的离欲阿罗汉。)


表示程度极高的副词,在战国中期的《战国策》中主要有“极”、“殊”、“一何”等,在西汉的《史记》中则主要有“极”、“至”、“最”、“绝”等。但《金刚经》除继续沿用“最”以外,如例1,其他诸词已不见踪影。


“第一”本是序数词,如例4中的第二个“第一”,但在鸠摩罗什译经中演化出了绝对程度副词,见例2,同时,它还可与“最上”、“最为”连用,表示程度的最高,分别见于例3、例4。而“最”、“第一”、“最为第一”、“最上第一”等用词显然已与现代白话文无异。


最后,表示全部的形容词“一切”、“所有”在《金刚经》中出现的频率也着实不低,分别为22次和9次。


例1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例2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


例3所有一切众生之类:……


在上古汉语中,由“诸”字表示全部,《金刚经》虽有继承上古用法,但同时也使用口语化的“一切”,该词不仅可以独立使用,也可以和“诸”组合运用,如例1。上古有“所有”一词,但是表示“领有”的“所”字结构,如《韩非子·八奸》:“凡此八者,人臣之所以道成奸,世主所以壅劫,失其所有也,不可不察焉。”而在《金刚经》中,“所有”已改变词性和功能,成为表示全部的形容词,并且还可与“一切”连用。


结语


佛经翻译,对于汉语语言产生了久远而深刻的影响。在鸠摩罗什《金刚经》中随处可见大量脱离上古汉语向中古汉语过渡的词汇,有些词汇甚至沿用至今。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文”非“雅”,鸠摩罗什的佛经翻译语言接近当时的白话。影响他佛经翻译语言特点的原因有二:首先,魏晋南北朝是古代汉语的质变期,鸠摩罗什作为我国东晋时期著名佛教学者和佛经翻译家,其语言必然带有时代的痕迹,很多上古词汇在他的译作中已然弃而不用,因此他的翻译语言有明显的从上古语言向中古语言过渡的特点。其次,佛经本身艰深难懂,出于宣扬佛法的需要,鸠摩罗什采用达意译法,他的译经力求语言通俗化,采用了很多口语化的语言。为了深入研究,本文以鸠摩罗什《金刚经》文本作为研究的语料,(对个别例句标有现代白话文解释),以个案研究的方式,选取具有代表性的三个语法项目,这些项目口语性强,很好地反映出了鸠摩罗什佛经翻译的通俗化的语言特点。

第3章 肯定/否定转译


先看下面四个例句及译文,特别注意画线部分:


①I hate to get personal.


我不喜欢过问私事。


②I hate to say good-bye.


我不想告辞。


③he hates all forms of exercise.


他不爱任何运动。


④I hate to trouble you,but could I use your phone?


我不愿麻烦你,但我可以用一下你的电话吗?


在上述①~④例句中,如果我们将“hate”译成字典里首先提供的汉语“痛恨”或“讨厌”,则汉语语气略感太重,而且不太口语化。动词“hate”除了表达强烈的不喜欢情绪外,还常常表达一种比较温和的不喜欢,或只表达不愿意选择做某事而已。


下面例句中划线汉语词语恰如其分地译出了该词的意思与语气。


⑤My letter,telling him of my marriage,must just have missed him.


我告诉他我结婚的那封信,想必他赶巧没收到。


⑥to miss the target


没射中目标


⑦to miss sb.in the crowd


在人群里没看到某人


⑧to miss the point


不得要领


在⑤~⑧例句中,如将动词“miss”译成多数英汉词典给出的译文“错过”,汉语语句似乎显得不够流畅或口语化,甚至有点生硬或别扭。不过,另外一些含有“miss”的英语动词短语,我们可以找到合适的汉语对应词,无须作肯定/否定转换,例如:to miss one\'s way 迷路;to miss school 缺课;to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