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专项训练 > 毛华奋翻译研究论文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毛华奋翻译研究论文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毛华奋翻译研究论文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毛华奋翻译研究论文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毛华奋著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3-01

书籍编号:30114521

ISBN:9787308097086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275000

版次:1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专项训练

全书内容:

毛华奋翻译研究论文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1章 我与翻译的不解之缘



1956年春夏,我在临海师范学校(中师,后称台州师范,即台州师专和台州学院的前身)即将毕业准备按祖国需要被分配去当小学教师时,党和政府动员师范毕业生去报考大学,但只限于报考省内及上海的高师院校。报考什么专业?我当时有一种模糊的“外向型”想法,既然能离开山沟沟,将来就要在城市里谋一席立身之地,若能接触外国则更好。因此,我选择报考华东师大和浙江师院外语系。1956年的中国正处在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热潮中,中学的外语课几乎就是俄语。可碰巧这一年国家决定在华东地区五所高等师范院校中开始招收英语专业本科生,这可是新中国成立后经过院系调整后首次恢复招英语专业学生。又因为那一年的高考不考外语(外语专业考生也不例外),虽然我未读高中英语,却成了浙江省这批为数不多的英语专业学生之一。


1960年夏天我大学毕业并留原杭州大学当助教。正如老同学郭建中教授所说:“四年的本科学习,有两年时间是在下乡、下厂劳动和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中度过的。实际用于读书的时间,最多只有两年。因此留校任教后,深感业务底子薄弱,只得认真进修,以弥补四年本科学习之不足。”(《翻译:理论、实践与教学》一书的“前言”)我的机遇很好,工作第一年领导让我配合老教师蒋炳贤先生(我本科阶段教过我的仅有的3位教授之一)做一个班的英语综合课的教学工作。一年过后,从发展需要考虑,领导让我脱产进修两年,其后要独立挑起高年级翻译课的任教任务,并明确蒋先生为主做我的指导教师。我在大学四年级时听过赵冕教授的若干翻译讲座,感到有趣也有收获,现在组织上让我进修,并准备开翻译课,我是很乐意的,况且蒋和赵两位老教师与我同办公室,向他们请教很方便。因此,1961年夏至1963年夏两年间,在多位老教师的指导下,我有幸较为系统地读了不少书,主要是西方文学与文化方面的英文原著,其间,为直接准备翻译课还短期去复旦大学听课并拜师。


巧的是,正当我准备开翻译课时,1952年院系调整后离开老浙大先后任教上海戏剧学院与中央戏剧学院的张君川教授(莎士比亚专家、戏剧理论家)调回杭州,领导让张先生在任教英美文学选读之前,主讲了一年翻译课,由我当助教并改学生的翻译练习。在1964年9月至1966年6月间的两个学年中我直接试教了翻译课。其间,蒋先生与张先生同是我的指导老师,我与他们两人关系密切,用现在的话来说我们成了“忘年交”,但用当时时髦的术语来说,叫做“青老帮教结对子”。一个明确的事实是,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翻译成了我的主攻方向,教翻译是当时党交给我的任务,同时也是我的兴趣所在。可是好景不长,1966年夏天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把原来的一切进程打乱了,也让我整整浪费了十载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不过,其间,同翻译有关的也有过一次有益的实践。1971年新中国在联合国恢复了席位,有许多联合国相关资料要译成汉语。浙江省由陈桥驿教授领衔接受了南亚6国的国情资料翻译,我受命义务译出了其中一国的初稿。应该说,在那个年代,这样一次实践是我走上翻译之路的难得历练。



20世纪80年代,我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对外交往多起来了,英语开始热了。数年前,我已主动调离原杭州大学,来家乡台州师范专科学校(一度亦称浙江师院台州分校)教英语专业学生,致力于培养中学英语师资。但我并没有与翻译绝缘,相反,英汉与汉英翻译实践大增。


英汉翻译方面主要是结合大量阅读来自美国的原文期刊(有友人经常提供),选择好文章译成中文向国内书刊出版部门主动投稿。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我有一位极佳的合作者,1975年毕业于原杭州大学英语专业的师弟郑明治同志,时任温岭县某中学英语教师、校长。从1979年始到1984年的5年中我们交往密切、真诚合作,选译了约40篇文章,投稿并被录用的有30余篇,刊于全国各地20来家报刊,以甘肃的《读者文摘》(即现在畅销全国的《读者》)、北京的《环球》、山东的《知识与生活》及浙江、广东、江苏、福建、山西、贵州等省的青年或妇女、老年等方面刊物为多见。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译作当属刊于《读者文摘》1981年第2期的《何谓“名著”》一文,它现在在网上广为流传,也曾被选入很多种选本及文集中,有我们见到的,也有不知道的,较近和较重要的是该文作为说明文范文被选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大学写作教程》(汉语言文学专业写作课通用教材)。我与郑明治同志合作做翻译持续了五个春秋,不得不告一段落,原因是他作为青年才俊在1983年开始的干部“四化”过程中,走上了从政的道路,当上当时新生的椒江市副市长,然后一路前行担任过台州地区侨办主任、浙江省侨办副主任、浙江省工商联副会长兼浙江省商会副会长、正厅级巡视员。现在,刚过花甲之年的他,退休了,但仍忙碌地工作着,身兼数职,担任浙江圣奥慈善基金会会长、浙江大学特聘教授、浙商研究会名誉会长、省政府地方志办公室《浙江通志》副总编等职。这30年来,我与他由合作做翻译而结下的深厚友谊,与时俱进,长青不谢,目前我们正一起筹划出版一本翻译作品选。


在做时文(来源主要是当时最新出版的原版Reader\'s Digest杂志)英译汉时,常常对照阅读报刊上别人的译作,又因我曾数年任教英语阅读课与英美报刊选读课,于是我把译过及读到的许多美文带进了课堂,作为教材。在这个“阅读——翻译——教学”一条龙的过程中,我在理解原文和翻译能力上得益匪浅,也为我随后写文章做研究打下基础,有代表性的论文有“语义层次与翻译”、“词典与翻译”等。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我从事的汉译英实践也很多,不过难以统计,也拿不出代表作。译什么东西?改革开放初期,涉外的各种资料都碰到过:地市县的介绍、政府部门的涉外文档、领导的讲话和招商引资项目、旅游景点汉英对照宣传资料,还有工厂企业、出口产品介绍,等等。都是人家找上门,我不便拒人门外,只好抽业余时间不时做一些。有味同嚼蜡的,有啃硬骨头一般的,当然也有驾轻就熟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熟能生巧,在实践中提高了翻译能力。这对我以后教本科生翻译课、改学生翻译作业及写论文与承担高难度汉译英任务(如参与翻译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语言文化背景汉英双解词典》)都很有帮助。


有件事还可在此提一下。20世纪80年代末我曾有一次赴国外担任现场口译的实践,替当时轻工业部派出的一个技术引进团做专任口译,工作地点是瑞士苏黎世及附近,为时一个月,团员有相关研究所的高工、技术引进工厂的厂长和技术人员,工作方式主要是替瑞方接待人兼授课教师(身份是工程师)在多处现场的讲课和示范时做英汉互译。我顺利完成口译任务,瑞方满意,他告诉我,他接待过同类团中我们是第五批,其中有三个团的译员因听不懂说不出难以工作,结果只好到瑞士大学里找中国留学生做德文翻译。我估计那三个团的译员可能是本企业懂点技术又懂点(至少他或她自认为懂)英语的人或外聘的滥竽充数的翻译。我正式做口译这是第一遭,我的英语口头表达能力也不算强,但多年高校英语教学经历使我能轻松听懂外方人员讲话的内容,遇有听不太明白的技术性强的词句就用课堂上英语“paraphrase”的方法与讲课人交流一下,理解后达到明白无误时再译。而作为做过不少英译汉笔译的我,也会恰到好处地交替使用“直译法”和“意译法”。有意思的是,团员中有一位来自某轻工业部直属研究所的上海高工,他懂俄语,英语只知一些专业术语,年龄与我相近且与我同居一室,两人关系颇好,因此常在现场当我译对意思而术语方面用词不准确时,他会恰到好处地补充说出有关术语,让中方受训人员听得明明白白,也让我受益。



20世纪90年代是我做翻译及从事翻译研究的黄金时代,虽然这时候我已年过半百,因为“文革”我失去了十多年专心钻业务做学问的时间,到了90年代碰上好政策好时光,我有精力特别充沛的感觉,做事效果也好,有时真的“事半功倍”。本书所选论文中有过半(15篇)发表于1991年至1999年间,其中过半(8篇)文章刊于专业核心期刊(《中国翻译》、《外语研究》、《四川外语学院学报》、《杭州大学学报》等)。这其间,我与王建华同志(我校早期留校任教的毕业生,后成为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博士、教授)等一起搞了个国俗词语翻译研究的省(教育厅)课题,成果丰硕,由我们选编、在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国俗语义研究》(1998)一书,内收我的相关论文4篇(《论语义的国俗性与国俗语义的可译性》等)。


90年代中,我在翻译实践方面也上了一个台阶。时文翻译做得少了,文学作品的英译汉明显增加了。80年代我已翻译并发表了一些英美的经典小说,如《悔悟》入选1983年浙江人民出版社《最新美国短篇小说选》(宋兆霖编选);《最美好的岁月》(中篇)刊于《当代外国文学》1985年第3期;《分水岭上》入选1986年浙江文艺出版社《波希米亚女郎》(朱炯强选编);《活僵尸》(长篇法制小说,与人合译,第一译者)1989年由法律出版社出版。进入90年代,我翻译和发表的文学作品约有20多万字,除配合老朋友朱炯强教授编选及出版《世界短篇小说精品文库·澳大利亚新西兰卷》译了《滑稽角色》和《退休生活》两篇以外,更多的是配合老朋友郭建中教授主编的《科幻之路》六卷系列的翻译和出版,我译了其中第一卷及第五卷(1997年和1999年先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初版,2008年北京大学出版社重版)中多篇科幻中短篇小说,如《太阳城》、《新亚特兰蒂斯号》、《淹死的巨人》、《生命的出现》等。还有由我负责和主译的科幻短篇小说集《太阳的金色苹果》(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1年出版)。


90年末,准确地说,在新旧世纪交接之际,我在英译汉实践园地上参与了一件大事、难事。在郭建中教授相邀之下,做浙江人民出版社引进图书《麦克米伦百科全书》的翻译工作,我主译h——M字母内的所有条目,据出版社给我的正式证明,我译的部分合计字数约为82.5万。该百科全书于2002年出版。我记得自己主要是利用1998年、1999年两个暑假做翻译,不折不扣地挥汗如雨(蜗居中没装空调,只靠一台小电扇通风);百科全书的内容是真正的百科俱全,各类词条该碰的全碰到过,记得翻译时对理科的一些术语常有不懂或似懂非懂的,好在校园内几乎各科专家均有,我就向他们请教。后来,出版部门邀各科专家对口审校译稿,据责任编辑事后相告,我译的那些专门术语还是相当准确通顺的。经此番磨炼后,我做英译汉更趋成熟。


关于工具书翻译,此前数年间,我参加了《当代英汉双解分类用法词典》的英译汉工作,完成约10万字工作量,该词典于1994年由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接着在90年代中叶,参加了当时由原杭州大学校长沈善洪教授领衔主持的一个大项目,在《中国语言文化背景汉英双解词典》中作为汉译英的人员之一完成500多条目,内容范围属综合型,以反映古代政治经济文化的词条为主。该词典于1998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项工作是我从事汉译英的最大的一次实战,同时也对我在此期间参与的国俗词语的研究课题以有力推动,给了我在翻译领域中把理论与实践密切结合起来的好机会。


1994年起,在中止了近30年之后,我又走进英语专业本科生课堂,从事翻译教学。我在原杭州大学教翻译课止于1966年的“文革”,改革开放后我任教于台州师专,英语专业专科生一般不系统开设翻译课,我主教英语精读课或英语阅读课。到了90年代中叶,台州师专与浙江教育学院合作持续并大量招收“专升本”(中学英语教师继续教育本科学历)班级,随后成人教育中也有英语专业本科班,我主教他们的翻译课;紧接着台州师专于1997年开始招收全日制本科生,到了21世纪学校正式升格为台州学院,我的翻译教学对象从进修生转为普通高校本科生,到2008年夏天(我退休不再授课)为止。我虽然也兼教过英美文学史及选读、英语词汇学等课,但我主要担任翻译课的主讲教师,持续时间达15年之久。



进入21世纪之后,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教学上。1998年到2007年间,台州师专正式升格为台州学院,紧接着又迎来了教育部派专家组进行合格评估,所以,客观上因工作需要我未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