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语学习 > 英语读物 > 包法利夫人(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包法利夫人(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包法利夫人(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包法利夫人(中文导读英文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法)福楼拜(Flaubert,G.),王勋,纪飞、等译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3-01

书籍编号:30111805

ISBN:9787302235361

正文语种:中英对照

字数:28797

版次:1

所属分类:外语学习-英语读物

全书内容:

中文导读英文版


Madame Bovary
包法利夫人


(法) 福楼拜(Flaubert,G.) 著
王 勋 纪 飞 等编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

前言


居斯达夫·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1821—1880),19世纪法国现实主义文学大师,是继巴尔扎克、司汤达之后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


福楼拜于1821年12月17日出生在卢昂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家庭。1840年,福楼拜进入巴黎大学法学院学习,1843年因病辍学。在巴黎,他结识了文学大师雨果。1846年,他认识了女诗人路易丝·高莱。1846年,父亲去世后,福楼拜全身心地投入文学创作。1849年至1851年,作为旅行者,福楼拜游历了马耳他、埃及、巴勒斯坦、叙利亚、土耳其、希腊和意大利,这为他日后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


1857年,福楼拜因出版长篇小说《包法利夫人》轰动法国文坛,并由此奠定了在法国文坛的地位。但该作品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司法当局对他提起公诉,指控小说“伤风败俗、亵渎宗教”,但最终以“宣判无罪”收场。此后,福楼拜一度转入古代题材小说的创作,于1862年发表长篇小说《萨朗波》;而他于1870发表的长篇小说《情感教育》仍然是一部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作品,小说在揭露个人悲剧的社会因素方面与《包法利夫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外,他还出版了小说《圣·安东的诱惑》、未完稿的小说《布法与白居谢》、剧本《竞选人》和短篇小说集《三故事》等。


在福楼拜的所有作品中,《包法利夫人》不仅是他的成名作,同时也是他的代表作。该作品被认为是继《红与黑》、《人间喜剧》之后,19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的最重要的杰作;同时被认为是“新艺术的法典”,一部“最完美的小说”,“在文坛产生了革命性的后果”。该书出版一百多年来,一直畅销至今,被译成几十种语言,是公认的世界文学名著。


在中国,《包法利夫人》是最受广大读者欢迎的经典小说之一。目前,在国内数量众多的《包法利夫人》书籍中,主要的出版形式有两种:一种是中文翻译版,另一种是英文版。而其中的英文版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这主要是得益于中国人热衷于学习英文的大环境。从英文学习的角度来看,直接使用纯英文素材更有利于英语学习。考虑到对英文内容背景的了解有助于英文阅读,使用中文导读应该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也可以说是该类型书的第三种版本形式。采用中文导读而非中英文对照的方式进行编排,这样有利于国内读者摆脱对英文阅读依赖中文注释的习惯。基于以上原因,我们决定编译《包法利夫人》,并采用中文导读英文版的形式出版。在中文导读中,我们尽力使其贴近原作的精髓,也尽可能保留原作故事主线,我们希望能够编出为当代中国读者所喜爱的经典读本。读者在阅读英文故事之前,可以先阅读中文导读内容,这样有利于了解故事背景,从而加快阅读速度。我们相信,该经典著作的引进对加强当代中国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的人文修养是非常有帮助的。


本书主要内容由王勋、纪飞编译。参加本书故事素材搜集整理及编译工作的还有郑佳、刘乃亚、赵雪、熊金玉、李丽秀、熊红华、王婷婷、孟宪行、胡国平、李晓红、贡东兴、陈楠、邵舒丽、冯洁、王业伟、徐鑫、王晓旭、周丽萍、熊建国、徐平国、肖洁、王小红等。限于我们的科学、人文素养和英语水平,书中难免会有不当之处,衷心希望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第一部
PART I


第一章
Chapter 1


导读


我们正上自习的时候,校长走了进来,领着一个没有穿校服的新生,把他交给了班主任,让他先读五年级。新生是个乡下孩子,十五岁的样子,个子比我们都高。他站在门后墙角,神情老实而拘谨,衣着显得很不合身。大家背书的时候,他就聚精会神地听着,浑身一动也不动,直到下课铃响,班主任特意提醒他跟我们一起排队。他戴着一顶鸭舌帽,每次坐下时,总要把它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从不像我们习惯的那样将帽子狠狠地扔向墙角。


教员询问起新生的名字,他奇怪的发音和不知怎样处置帽子的窘态引起了全班的哄堂大笑。教员好不容易才听出查理·包法利这个名字,可是也被折腾得满腹怨气,于是罚他坐到讲桌底下的板凳上。


新生学习特别认真,每个字都查字典,非常辛苦。他就是依靠这样的坚强意志才勉强保持不降级。他的拉丁文是村里教堂的神父启蒙的,父母为了省钱,拖到很晚才送他上学。


他的父亲包法利先生当过军医的助手,因为受一八一二年征兵事件的牵连而被迫离职。他利用自己漂亮的长相,与一个爱上他的帽商的女儿结合,捞了六万法郎的嫁资。包法利先生并不懂得生计,结婚头两年靠太太的财产过活,挥霍完后,兴办过实业,经营过农庄,可惜没一件成功。最后他决定放弃一切投机,从四十五岁起就闷闷不乐,闭门不出,说是厌倦了俗世冗务,决意从此不问世事。


他的太太从前迷恋他,倾心相爱,百依百顺,结果他却常常在外与其他女人胡闹。等他太太上了岁数以后,脾气就变得急躁起来。每次他喝得不省人事后,她都得忍气吞声。她每天辛苦地奔波忙碌,一刻不停地打理着里里外外的事务。而包法利先生整日无所事事,夜晚不省人事,酒气冲天,待醒来时净对她说些无情无义的刻薄话。


她生了一个男孩,交给了别人乳养,等这小家伙回家后,娇惯得像王子一样。母亲把希望通通集中在这孩子身上,梦想他长大成人后,变得帅气而有才情,成为土木工程师或法官,享受着高官厚禄。她教他读书,甚至教他唱两三支小曲。可是包法利先生不重视文学,并不赞成她的做法,说她这样做不值得,说只要脸皮够厚,将来生活总会得意的。于是,孩子成天在村里流浪着。


孩子十二岁的时候,母亲决定给他开蒙,请了教堂堂长教他,但是上课的时间既短又不固定,不起什么作用。最后母亲下了决心,争取到丈夫的让步后,又拖了一年半,终于把他送进了卢昂的中学。


孩子叫查理,是一个性情温和的好孩子,游戏时间玩耍,而学习的时候特别用功,依靠着自己的努力,成绩在班上接近中等。然而到了第三学年的末尾,父母要他退学读医。母亲为他在相识的染匠家租了一间屋子,留他一人刻苦攻读。


他完全听不懂医学的课程,即使听了也白听,根本跟不上进度。可是他很用功,记了厚厚的笔记,每节课都上,每次实习都不缺席,好像拉磨的马儿一样,蒙着眼睛,不停地转圈,却不知道磨了些什么。这样的生活使他渐渐滋生了厌倦感,自然而然地,他早先所下的决心渐渐被抛到脑后,在尝到了偷懒的滋味之后,便索性不去实习了。他养成了坐酒馆的习惯,学会了去赌场玩牙牌,心底被压抑已久的享受欲望渐渐被激发出来,最后,他懂得了什么是爱情。当然,他的医生资格考试也完全失败了。


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的母亲知道后,原谅了他,把失败的责任推到了主考人员的不公正上,然后又操持起一切事务,勉励他继续努力学习。于是查理又埋头用功,坚持不懈地准备他的考试项目,最后终于被录取了,分数还相当得高。家里因此大摆酒宴以表庆祝。


母亲为查理选定了行医的地方,是离卢昂不远的一个叫托特的小镇上,那边只有一个老医生,查理在他的对面住了下来。母亲又帮儿子物色到一位妻子,叫爱洛伊丝,是一位四十五岁的寡妇,依靠着亡夫的船股,每年有一千二百法郎的收入。


查理原以为结婚后可以改善环境,没料到婚后更加失去了自由。当家做主的是身形如干柴般的妻子,他每天按照她的指挥忙碌着,而自己的通信及行动都在她的窥探之下,还必须忍受她没完没了的抱怨和猜疑。每当查理夜晚回来,她就从被窝里伸出瘦长的胳膊,搂紧他的脖子,开始对他诉说她的苦恼,并要求他再多给自己一点爱情。


We were in class when the head-master came in,followed by a “new fellow,”not wearing the school uniform,and a school servant carrying a large desk.Those who had been asleep woke up,and everyone rose as if just surprised at his work.


The head—master made a sign to us to sit down.Then,turning to the class-master,he said to him in a low voice:“Monsieur Roger,here is a pupil whom I recommend to your care;he\'ll be in the second.If his work and conduct are satisfactory,he will go into one of the upper classes,as becomes his age.”


The “new fellow,”standing in the corner behind the door so that he could hardly be seen,was a country lad of about fifteen,and taller than any of us.His hair was cut square on his forehead like a village chorister\'s;he looked sensible,but very ill at ease.Although he was not broad—shouldered,his short school jacket of green cloth with black buttons must have been tight about the arm-holes,and showed at the opening of the cuffs red wrists accustomed to being bare.His legs,in blue stockings,looked out from beneath yellow trousers,drawn tight by braces;He wore stout,ill—cleaned,hob—nailed boots.


We began repeating the lesson.He listened with all his ears,as attentive as if at a sermon,not daring even to cross his legs or lean on his elbow;and when at two o\'clock the bell rang,the master was obliged to tell him to fall into line with the rest of us.


When we came back to work,we were in the habit of throwing our caps on the ground so as to have our hands more free;we used from the door to toss them under the form,so that they hit against the wall and made a lot of dust:it was “the thing”.


But,whether he had not noticed the trick,or did not dare to attempt it,the “new fellow,”was still holding his cap on his knees even after prayers were over.It was one of those head—gears of composite order,in which we can find traces of the bearskin,shako,billycock hat,sealskin cap,and cotton night—cap;one of those poor things,in fine,whose dumb ugliness has d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