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武侠小说 > 蜀山剑侠传3(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蜀山剑侠传3(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蜀山剑侠传3(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蜀山剑侠传3(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还珠楼主著

出版社:北京中作华文数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2-03-01

书籍编号:30072936

ISBN:978750636017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武侠小说

全书内容:

蜀山剑侠传3


还珠楼主 著


作家出版社

第一二二章


晶锅幻彩 邪雾蒸辉 彻地分身消魔首 仙阵微尘 神刀化血 先天正气炼妖灵


话说笑和尚等四人正在危急之际,倏地三道匹练般的金光,如长虹泻地,从空中往下直射,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一个大霹雳打将下来。四人身躯好似被什么大力吸住,直甩出去约有半里之遥,脱出了险地毒手。只是震得耳鸣目眩,摇魂荡魄。知道来了救应,略一定神,往前一看,所有前面毒氛妖雾,已被霹雳震散,金光影里,现出两个仙风道骨的全真和一个清瘦瞿昙,正是东海三仙玄真子、苦行头陀和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驾到。笑和尚、金蝉心中大喜,胆气为之一壮,匆匆说与庄易、石生,便要上前再斗。这时三仙的三道金光,正与敌人那亩许方圆一团绿光斗在一起,宛如三条金龙同抢一个翠珠,异彩晶莹,变化无穷,霞光四射,照彻天地。四人刚刚飞近,苦行头陀将手往后一挥,吩咐不要上前,暂待一旁候命。


四人才住脚步,又听得破空之声,三道光华,两个自北一个自西同时飞到,现出三个矮子。西边来的藏灵子首先到达,生得最为矮小,一露面便高喊:“三仙道友,暂停贵手。我与老妖有杀徒之仇,须要亲手除他,方消此恨!”言还未了,北面来的也现出身来,正是嵩山二老追云叟白谷逸和矮叟朱梅,同声说道:“三位道友,我们就听他的,看看藏矮子的道力本领。他不行,我们再动手,也不怕妖孽飞上天去。”这时三仙已各向藏灵子举手,道声遵命,退将下来。藏灵子手扬处,九十九口天辛飞剑如流星一般飞上前去,包围绿光,争斗起来。绿袍老祖狞笑一声,骂道:“无知矮鬼!也敢助纣为虐,今日叫你尝尝老祖的厉害。”说罢,长臂摇处,倏地往主峰顶上退飞下去。藏灵子哪里肯舍,大声骂道:“大胆妖孽!还想诱我深入,我倒要看看你有何伎俩。”说罢,将手一指,空中剑光恰似电闪星驰般直朝绿光飞去。


三仙二老也不追赶,大家都会在一起。峨眉掌教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从法宝囊内取出六粒其红如火、有茶杯大小的宝珠和十二根旗门,分给玄真子、苦行头陀与嵩山二老每人一粒宝珠、两根旗门,自己也取了一套。剩下一珠二旗交与笑和尚,传了用法,吩咐带了金蝉、庄易、石生三人,将此旗、珠带往东南角上,离百蛮主峰十里之间立定,但听西北方起了雷声,便将珠、旗祭起,自有妙用。笑和尚去后,妙一真人对众说道:“我正愁除此妖孽须费不少手脚,会不会在我等行法时,他用元神幻化逃窜,实无把握。难得藏灵子赶来凑趣,正好在他二人争斗之际,下手埋伏,想是妖孽恶贯满盈,该遭劫数。不过藏灵子虽是异派,除了他任性行事外,并无大恶。这生死晦明幻灭微尘阵,乃是恩师正传,又有我等三人多时辛苦炼成的纯阳至宝为助,到时他如果见机先退还好,不然岂不连他也要玉石俱焚?莫如我和玄真师兄交替一下,由我来主持生门,给他留一条出路如何?”矮叟朱梅道:“你虽好心,一则恐他执迷不悟,二则他既见机退出,绿袍老祖岂有不知之理?倘或妖孽也随着遁走,我们竟投鼠忌器,万一闹了个前功尽弃,再要除他就更难了。”苦行头陀道:“齐道友言得极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藏灵子数百年修炼苦功,也非容易。如被纯阳真火烧化,身灵两灭,不比兵解,反倒成全。此事不可大意,因果相循,误人无殊误己。长眉真人预示妖孽命尽今日,绝无差错,我等宁被妖孽遁走,再费手脚,也不可误伤了藏灵子性命,才是修道人的正理。”众人闻言,俱都点头赞可。当下除妙一真人与玄真子相换,去守生门外,余人也各将方位分别站好,静等时机一到,便即下手行事。


这时主峰上空的藏灵子,正和绿袍老祖杀了个难解难分。藏灵子用白铁精英炼成的九十九口天辛剑,只管在那团亩许大小的绿光中乱穿乱刺,但敌人恰似没有知觉一般。适才又在三仙二老面前夸下大口,越俎不能代庖,岂不笑话,不由又愧又怒。想另使法宝取胜时,那绿袍老祖早有算计,将藏灵子诱入了重地之后,乘他一心运用飞剑、不及分神之际,暗中行使妖法,下了埋伏。一切准备停当,才将手往空中一指,空中玄牝珠那团绿光倏地涨大十倍,照得天地皆碧。藏灵子刚将法宝取到手内,忽见绿光大盛,飞剑虽多,竟只能阻挡,无力施为,才知绿袍老祖玄牝珠真个厉害,大吃一惊,不敢松懈,也先将手往空中一指,正用全神抵御之间,忽听地下怪声大起,鬼声啾啾,阴风怒号,砰的一声大震,砂石飞扬,整个峰顶忽然揭去。五色烟雾中,只见一个赤身裸体的美妇影子一闪,一座琉璃穹顶比飞云还疾,升将起来。飞到半空,倏地倒转,顶下脚上,恰似一个五色透明的琉璃大蒸锅,由藏灵子脚下往上兜去;上面飞剑抵不住绿光,又平压下来。藏灵子先见峰顶揭开,烟雾弥漫中,有一赤身美妇,只疑是敌人使什么姹女阴魔,前来蛊惑自己,并没放在心上,只注重迎敌头顶上的绿光,防它有何幻化。百忙中见脚底烟雾蒸腾而上,随手取了一样法宝,待要往下打去,猛一定睛运神,看出下面烟光中那座穹顶。才知绿袍老祖心计毒辣,知道自己也擅玄功,不怕那玄牝珠幻化的阴魔大擒拿法,力求取胜,竟不惜将多年辛苦用百蟒毒涎炼成的琉璃寝宫,孤注一掷地使将出来。若是旁人,精神稍懈,岂不遭了毒手?就在这一转念间,早打定了主意,拼着牺牲一些精血,不露一些惊惶,暗将舌尖咬碎。等到穹顶往上兜来时,忽然装作不备,连人带剑光,竟往烟光中卷去。


绿袍老祖见敌人落网,心中大喜,忙将绿光往下一沉,罩在穹顶上面,以防遁逃。然后将手一指,正待将穹顶收小,催动阳火将敌人炼化时,忽见穹顶里面,霞光连闪两下,两道五色长虹,宛如两根金梁,交错成了十字,竟将穹顶撑住,不能往一处收小。接着,咝咝微响了一下,烟光尽散,藏灵子已不知去向。那座仰面的大穹顶,底已洞穿,恰似一个透明琉璃大罩子,悬在空中,自在飘扬。才知害人不成,反着了敌人的道儿,将多年心血炼成的法宝破去,不由又惊又怒。方在查看敌人踪迹,忽然一道光华,从身后直射过来。连忙回身看时,一朵黄云疾如奔马,飞驶过来,快将自己罩住。情知今日和藏灵子对敌,彼此都难分高下,绝非寻常法宝法术所能取胜。这朵黄云定是藏灵子元神幻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自己也用元神,和他一拼死活。想到这里,略一定神,无暇再收拾残余法宝,因舍不得本身这副奇怪躯壳,敌人势盛,恐遭暗算,便暗使隐身妖法,往地下钻去。同时精魄离身,与元神会合一体,直往黄云中飞去。两下一经遇合,那黄云竟似无甚大力,暗笑敌人枉负盛名,竟是这般不济,也敢和我动手。正待运用玄功将敌人消灭,倏听地底一声大震,黄光如金蛇乱窜,藏灵子从烟光中破空直上,手中拿着绿袍老祖两半片怪头颅,厉声喝道:“该死妖孽!还敢逞能。你的躯壳,已被祖师爷用法术裂成粉碎了。”


原来藏灵子适才飞入穹顶时,先用法宝将穹顶撑住,然后喷出一口鲜血,运用玄功破了妖法。知敌人凶狡,妖法厉害,自己本领未必能够伤他,便猛生巧计,脱险以后,暂不露面。先使滴血分身,假幻作自己元神,装作与他拼命。本人却隐身在侧,觑准绿袍老祖隐身之所,猜他必将躯壳潜藏地底。忙即跟踪下去,只苦于不知藏处深浅,姑且运用裂地搜神之法,居然将敌人躯壳震裂。绿袍老祖也是自恃太过,才两次着了敌人的道儿,躯体已毁,日后又得用许多心力物色替身。空自痛恨,也无办法。那藏灵子更是恶毒,将那绿袍老祖两半个残余头颅拿在手中,口诵真言,用手一拍,便成粉碎。再将两掌合拢一搓,立刻化成黄烟,随风四散。眼看前面黄云已渐被绿光消灭,知用别的法宝绝难抵敌,便将身往下一沉,落在山岩上面,将九十九口飞剑放出,护住全身。然后将手往头顶一拍,元神飞出命门,一朵亩许大的黄云,拥护着一个手持短剑、长有尺许的小道士,直往天空升起。这时玄牝珠已将先前那朵黄云冲散,劈面飞至,迎头斗将起来。藏灵子运用元神和多年炼就的心灵剑,想将绿袍老祖元神斩死。绿袍老祖又想乘机幻化,将残余的金蚕恶蛊放出来,去伤藏灵子的躯壳。


两下用尽心机,一场恶战。绿光、黄云上下翻滚,消长无端、变化莫测。直斗了有个把时辰,未分胜负。斗到后来,那道绿光芒彩渐减。藏灵子久经大敌,这会儿工夫已看出玄牝珠的神化,虽不能伤害自己,却也无法取胜。一见敌人似感不支,便疑他不是蓄机遁逃,就是别有用意。正在留神观察,猛听绿光中连连怪啸,似在诵念魔咒,半晌仍无动作。又斗了半盏茶时,对面绿光倏如陨星飞泻,直往下面坠落。藏灵子早有防备,连忙追将下去,刚刚坠落到主峰上面,绿光已经在前飞落。还未等到跟踪追入,忽见下面绿光影中,一道红光一闪,一阵血团黑烟劈面飞洒而上。知敌人又发动了埋伏,不知深浅,未敢深入,略一迟疑,绿光已随血团飞出。藏灵子运用真神,看出那血团中有好几个阴魂厉魄催动。知道那些血团是绿袍老祖用同党生魂血肉幻化,甚为厉害。便将心灵剑飞出手去,一团其红如血的光华,立刻长有亩许方圆,先将那阵血团黑烟围住,然后再用元神去敌绿袍老祖,两下才一接触,猛然又听异声四起,吱吱喳喳,响成一片。接着嗡的一声巨响,从后崖那边又飞起千万点金星,漫天盖地飞叫而来。一个妖人手持长幡,幡上面放出数十百丈的妖云毒雾,笼罩着这些金蚕恶蛊,在后督队,正要往自己存放躯壳的山崖飞去。才知敌人故意用妖法绊住自己元神同那口心灵剑,暗中却将毒蛊放出,嚼吃自己的躯壳,不由大吃一惊。这时敌人元神光华大盛,心灵剑虽然神妙,偏偏那些血团俱是妖人精血所化,诛不胜诛。尽管被剑光斩断,并不消灭,反而由大变小,越来越多,紧紧缠定剑光不舍。下面躯壳虽有九十九口天辛剑护身,无奈这些受过妖法训练的通灵恶蛊,见了生人,胜似青蝇逐血,死缠不舍。又秉天地奇戾之气,愍不畏死,得空便钻,见孔就入,不比别的法宝尚可抵御。大敌当前,自己元神不能兼顾,只凭飞剑本身灵气运转,略有疏忽,被恶蛊侵入了几个,定遭粉身碎骨之惨。自己功行尚未完满,便将肉身失去。正后悔不该贪功好胜,将元神离身,铸此大错。忽听下面怪啸连声,那金蚕后面的督队妖人便停了飞行。金蚕原受那面妖幡指挥,也跟着不再前进,只管在妖雾中乱飞乱叫。


转眼间,从斜刺里飞来两道妖光,涌现出两个妖人,其中一个断了一只臂膀,两人各持一面妖幡,烟雾围绕。才一照面,便对那督队妖人喝道:“老鬼劫运快到,现在云南教祖和三仙二老,正在合力除他。我等元神,已蒙一位恩人救去。你看他平时对我等那般暴虐狠毒,到了这般田地,还将众同门的精魂血肉,供敌人宰杀诛戮。我们已将洞底禁法破坏,少时他那化血分魂之法,便要被敌人破去。侥幸他因用你,还了元神,还不趁他有力无处使时,急速带了这些恶蛊,随我们死中觅活,等待何时?”言还未了,三个妖人已经聚在一起,呼啸一声,各将长幡一摆,烟云起处,簇拥着那些金蚕,便往东南方向飞去。


绿袍老祖见众叛亲离,又将费尽辛苦炼成的金蚕恶蛊失去。虽受过心血祭炼,灵感相应,无奈这三个妖人本领俱非寻常,驾驭金蚕又是自己所传。元神禁制,还不怕他们反逃上天;如今他们元神被人解放,自己元神又被敌人绊住,眼看着奈何不得,只急得“呜呜”怪啸。藏灵子以为自己躯壳必毁在恶蛊毒口,万料不到敌人起了内叛,居然保全。同时敌人所用化血分神之法,原是受了同党的救援。内中妖人乘绿袍老祖与敌人交手之时,前往阴风洞底去将自己元神救去。不料被绿袍老祖赶来,遭了毒手,又将他们元神驱遣御敌,因为受了禁制,只能甘受对方宰杀,无力避免。及至二次被那两个同党暗中去破了禁制,自然纷纷逃散。妖人元神一去,妖法便失了灵效,血团妖云顷刻消灭,更是喜出望外。方在得意,忽听西北方起了一个震天价响的大霹雳,接着四外雷声同时响应,六七道长虹般的金光,倏地从远处飞向中央主峰上面,满空交织。见那三个妖人驾着烟云,带着那成千上万的金蚕飞出好远,被这金光闪了两闪,顷刻不见。正在惊疑,猛听耳旁有人低语道:“妖孽凶顽,一时难以诛灭。贫道等奉了长眉真人遗命,已布下生死晦明幻灭微尘阵,将妖窟完全罩住。道友何必多费精神与他苦斗?快请退出西北生门,且由贫道等来代劳吧。”


藏灵子听出是三仙用千里传音警告,此山已设下生死晦明幻灭微尘阵。这阵法乃是长眉真人当年除魔圣法,非同小可,如不见机退出,势必连自己也一同消灭在内。再往上下四方一看,先前金光闪过几闪之后,已经了无踪影,只觉到处都是祥云隐隐,青濛濛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别的并无异兆。知道适才雷声,阵势业已发动,危机顷刻,不顾再和敌人争持。百忙中往下一看,九十九口天辛剑光华绕处,自己躯壳仍旧好端端坐在那里。知是三仙二老不但给自己留了出路,连躯壳都未用阵法隐去,好让自己全身而退,心中又感又愧。不敢怠慢,忙将手一指,心灵剑稍缓敌人来势,运用元神,如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