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筹海图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筹海图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筹海图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筹海图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图文并茂的明代海防抗倭经典。中华书局出版。

作者:李新贵著

出版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17-07-12

书籍编号:30420360

ISBN:978710112664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0061

版次:1

所属分类:政治军事-军事

全书内容:








防海之制,谓之海防,则必宜防之于海

前言


作者简介


郑若曾,字伯鲁,号开阳,江苏昆山人。生于明弘治十六年(1503),卒于隆庆四年(1570),终年六十八岁。


郑若曾幼年聪慧,夙承家学,以天下为己任。少师魏校,深得赏识,遂以兄女妻之。继游湛若水、王守仁之门,经世之志弥坚。曾与吕柟(泾野)、王畿(龙谿)、唐顺之(荆川)、茅坤(鹿门)阐明义理,务为有用之学,不专以文章名世。凡有关经世致用,比如天文地志、山川形胜、赋税兵机、政治得失,都在搜罗研究之列。


至嘉靖十五年(1536),已经三十四岁的郑若曾,才以贡生身份覃恩贡入京师。十六年(1537),他有幸参加了京师丁酉科的会试,十九年(1540),又参加了京师庚子科的会试,曾经两次荣获第一,结果一因对策切直,触动时弊,一因考官分歧,争执不下,最终名落孙山。从此,他绝志科名,无意仕途,潜心学问,讲学家乡,影及四方。


嘉靖三十一年(1552),明之海疆,危机迭起。海盗王直,勾结倭寇,侵扰沿海,生灵涂炭。若曾家乡,遭受倭患,尤为严重。他亲眼目睹倭寇的横行,家乡的动荡,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明之上下缺乏应对危机的深刻意识与相应的战略战术。于是,嘉靖三十九年(1560)至四十年(1561)间,他完成了十二幅的《沿海图》。官兵据图以战,辄有成效。


郑若曾因此声名鹊起,造访之人络绎不绝。嘉靖四十年(1561)九月,他开始作为浙直总督胡宗宪的幕僚,参与平倭大业。其间,他为了总结历史经验,解决现实的防御倭寇问题,以及为后世提供海防的传世典籍,悉心编纂完成了留存至今的十三卷《筹海图编》。


成书过程


《筹海图编》刊刻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这上距郑若曾进入胡宗宪幕府,不过短短数月。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竟能完成这部流芳百世的海防巨著,其过程不能不让人进行探讨。


《筹海图编》是嘉靖壬子(1552)之变的产物。壬子之变中,王直率百余艘巨舰蔽海而来,浙江与南直隶千里地面同时告急。八月,王直率部攻克嘉定县城,沿途剽掠,复趋江北,大掠通州、如皋、海门诸州县,进窥山东。明朝沿海地区惨遭荼毒。壬子之变之所以造成这样惨烈的局面,主要原因之一是明军应对倭寇入侵的图籍极度缺乏。当时明军所能看到有关日本的书籍,仅有所谓的《日本考略》等。所谓《日本考略》,仅有一卷,“约举梗概,挂漏颇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可以想象,这本简略的小书,对于了解日本的国内形势,对于研究倭寇的战略战术,对于明军采取适宜的经略方式,究竟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一部优秀作品的完成,固然会留下时代的印痕,然最终激荡起作者的创作动力,还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强烈责任感。壬子之变造成的包括家乡在内的东南沿海惨遭荼毒的事实,与郑若曾早已存于心中的经世致用的思想形成了激烈的碰撞。解决这个矛盾最为直接的办法,对于郑若曾这样一个文人来说,无非就是通过手中之笔,记录倭寇入侵所造成的国不安、民不宁的事实,总结与倭寇作战过程中的成败、得失的经验,以为将来谋划海防安全的长久之策,从而尽一份士人应有的职责。


一部优秀作品的完成,诚然系于郑若曾那份国家之命、百姓之运的责任,但对于一个贡生出身的知识分子而言,又有多少资源能加以使用?所以,外界的帮助遂显得弥足珍贵。这就是在《筹海图编》成书过程中,不得不提起的三个重要人物。


首先是唐顺之。唐顺之,字应德,号荆川,江苏常州人。他曾任南京兵部主事,后来历经职方员外郎、职方郎中、太仆寺少卿、通政司右通政,直至右佥都御史。他曾亲率兵船数次与倭寇交战并歼灭之,不仅获得了应对倭寇的丰富经验,而且这种经验、仕途经历有助于他与郑若曾共同合作编纂十二幅的《沿海图》。所以,郑若曾肯定从编纂《沿海图》的过程中,从唐顺之那里获取了相应的资源,具有了对明海疆较为整体的认知。这为以后《筹海图编》的编纂,无疑奠定了十分重要的基础。


其次是王道行。王道行,字明南,山西阳曲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任苏州知府时期,曾经鼓励郑若曾完成因唐顺之中途病逝所未完成的《沿海图》,最终为之刻板而使该图流行于世,从而亦使郑若曾经世之才得以显露。同时,正是基于王道行的极力推荐,郑若曾才有机会进入胡宗宪幕府,进而拓展自己的视野,聚集更多的海防资料,最终完成《筹海图编》的编纂。


第三是胡宗宪。《筹海图编》最终编纂完成,与他有着极大的关系。胡宗宪,字汝林,号梅林,安徽绩溪人。在嘉靖平倭期间,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后又加直浙总督,总督浙江、南直隶、福建等处兵务。由于胡宗宪的赏识,郑若曾才得以进入胡氏幕府。入幕之后,他不仅有机会能够看到在此之前看不到的海防文献,而且还接触到了之前接触不到的关心海防的各种人士。


版本流布


据李致忠《谈〈筹海图编〉的作者与版本》(《文物》1983年第7期)考证,《筹海图编》完成后,至清代共有四次刻印,万历时有一次重印:


初刻本,嘉靖四十一年(1562)胡宗宪主持在杭州完成。此本为每半叶十二行,行二十二字,注文双行,白口,四周双边。书前有茅坤、唐枢、范惟一、胡松、胡宗宪序文五篇,郑若曾自序一篇。书后有卢镗跋文一道。各卷卷端下题均为“昆山郑若曾辑,男应龙、一鸾校”。版心下镌刻工姓氏。但此本刊刻仓促,许多人名、地名、卫所、烽堠、弓兵额数等都未及核实,文字内容多有脱讹。


再刻本,隆庆六年(1572)东泉邬公等人主持在杭州刊刻。书前有吴鹏序一篇。此本传世不多,目前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图书馆各藏一部。其行款字数、版口边栏如同初刻本,甚至连初刻本的错字都原封未动,所以可视为刻本的翻刻本。


重印本,是万历时重印的嘉靖本。重印的主持人为胡宗宪后人。原因是胡宗宪在万历初年得到了平反,并复官追谥。其家人为了宣扬他生前的事迹,借此机会重印此书。不过,在重印过程中,将原刊中署名改成了“明少保新安胡宗宪辑议,孙举人胡灯重校,昆山郑若曾编次”。


第三个刻本,天启四年(1624)胡维极刻本。胡维极是胡宗宪的曾孙,他在胡灯重印本的基础上重印此书。非但将各卷卷端下题均改为“明少保新安胡宗宪辑议,曾孙庠生胡维极重校,孙举人胡灯、胡鸣冈、阶庆同删”,还将凡例十七条全部删掉,但行距字数、版口边栏仍一如嘉靖本。


第四个刻本,康熙三十二年(1693)郑若曾五世孙郑起鸿主持刊刻。这次重刻的原因,实际是为了澄清事实真相,还美于郑若曾。此本为每半叶十行,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双边。各卷卷端下题均为“昆山郑若曾伯鲁著,男应龙左卿、一鸾音卿校,五世孙起鸿定远重订,孙肇远校字”。此本对明刊本中引文作者、卫所堠寨、弓兵额数等多有补充修订,篇卷编次、段落分合、注文多寡、文意串通亦有不同。可能郑起鸿在重刊此书时依据的是郑若曾后来修订的本子。


就这些版本内容而言,虽然或多或少地有一定程度的出入,但最能完全体现《筹海图编》海防思想者,是康熙三十二年(1693)郑若曾五世孙郑起鸿刻本。但就保存书中图像的原貌而言,初刻本更佳。所以,本书就以郑起鸿刻本为底本,文字以其他几个版本参校,图片则多取初刻本,而不专美于郑氏刻本。


内容思想


《筹海图编》内容分为十三卷。


第一卷为舆图,包括总图《舆地全图》,以及沿海各省区的分图:《广东沿海山沙图》《福建沿海山沙图》《浙江沿海山沙图》《直隶沿海山沙图》《山东沿海山沙图》《辽东沿海山沙图》,共七十二幅。这些图拼合起来,反映的是起于广东钦州,经福建、浙江、南直隶、山东,至辽东鸭绿江绵延万里的海疆图。


卷二上分三部分。第一部分《王官使倭事略》记录了从曹魏正始元年(240)以来,至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这一千三百余年中,中国与日本重要的往来事件,尤以明代为详。第二部分《使倭针经图说》记录了从中国进入日本的道路。第三部分《倭国朝贡事略》记录了从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至嘉靖二十六年(1547)间的朝贡事宜、国朝贡式、进贡物品等。卷二下分五部分,简要地总结了中日关系的变化,得出极具警示意义的结论:“今日急务,备倭为第一义。”第二至第五部分《日本纪略》《寇术》《倭国图》《入寇图》等,以日本国都为中心,介绍了日本各地的地理概况、倭寇进入中国的线路。在对日本风俗、武器、战术等充分了解的基础上,郑若曾提出了修复明初卫所制主导下的海防体系,断绝接济倭寇之人的内外兼修的策略。


卷三至卷七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记载了广东、福建、浙江、南直隶、山东、辽东六地营兵制主导下的职官系统、防守汛地、兵力部署、传递海警的设施、倭寇侵入的情况,以及沿海各地的海防形势与当前最急的事务。


卷八上首先以编年表格的形式总结了嘉靖以来倭寇入侵沿海各地的情况,但缺少山东、辽东两部分。当因这两地不在明沿海重点防御之列的缘故。卷八下则以图谱形式列举了嘉靖时期沿海各地海贼分合灭亡的始末。


卷九收录了明军对倭寇的十六次重大战役。就时间而言,除永乐十七年(1419)的望海埚大捷外,余下均发生在嘉靖三十四年(1555)至四十一年(1562)间。就地域而论,除望海埚、淮扬两次战役发生在长江之北,其余均在江南。就指挥人物而说,则以胡宗宪最多,涉及十一次战役。


卷十记述了明初以来尤其是嘉靖三十一年(1552)之后,明文武将士、普通百姓遇难的事例。


卷十一至卷十三是明嘉靖时各级将领、不同士人对国防建设、军队建设、后勤保障等思想的汇总。这也包含着郑若曾本人对明之海防建设的真知灼见,是《筹海图编》最精彩的部分。


这些内容蕴含着丰富的军事思想。就海防思想而论,则主要包括以下三点:


首先,军事协同与经济贸易相结合的海防思想。建立从海洋经沿海至陆上的多层次协同防御,以及三者之间的彼此策应;杜绝威胁沿海与陆地之源。前者的提出是基于海洋与沿海、沿海与内地彼此相互旁观、不相救援的实际情况;后者则希望明廷招抚逃亡海岛的居民,积极展开对日贸易。


其次,远洋出击与近洋防御相结合的海防思想。远洋出击思想建立在明军海战优势明显的基础上,这要求明军在远洋作战中要充分利用船坚炮利的装备优势。近洋防御思想则基于战争瞬息万变,即使在常胜态势下,亦无法保证倭寇不能穿越明军的远洋防线。近洋防御思想的重点,则要建立健全沿海完备的军事设施和可靠的防御基地,以应对在远洋与近洋作战中出现的各种情况。


最后,与这两种思想相关的,则是单纯的远洋出击思想和近海防御思想。前者认为明之海疆的最大外来威胁是倭寇,因此应该充分利用明之海上的优势,与之作战于外洋。后者则认为明之海疆的最大内在威胁是明之沿海的不法居民,所以应该建立以沿海府州县为基础的户籍管理,完善明初的卫所防御体系,达到先治内、后及外,最终内外兼治。


历史价值


《筹海图编》是明代海防著述的经典之作。


虽然《筹海图编》在编纂过程中参考了当时大量的海防图,但这些海防图多是反映沿海局部地区的,而很少有反映明之整个万里海疆的。即使有个别如此,但绘制的准确性却无法和《筹海图编》相比。而且,《筹海图编》所参考的多数海防图今天已经无法看到,其史料价值遂显得愈加弥足珍贵。


《筹海图编》的价值并不仅仅体现于海防图像方面,还体现在同时期海防著作所缺乏的系统内容上。这主要反映在海防地理、海防战役和海防思想三个方面。海防地理,以图文并茂的形式逐个讲述沿海各省区的兵力部署,指陈各地海防的得失与补救措施。海防战役,是明初至嘉靖中后期明军与倭寇在中国沿海地区角逐的精选,反映了明军近二百年来海防战略、战术的演变历程。海防思想,是明海防安全受到威胁时各种海防思想的汇总。从中看到的则是明之各种海防制度的设置、实践、碰撞与交锋。三者互为独立,却联系紧密,海防战役是在海防思想指导下在地理空间上实施的结果。


《筹海图编》的价值还进一步体现在维护国家海疆安全的思想上。海疆安全需要的不仅是船坚炮利,更需要的是高瞻远瞩的战略思想。它应该以发挥现有武器装备的优势为基础,以促进武器装备的日益进步为过程,最终达到维护海疆安全、获取海疆利益的目的。在《筹海图编》所记录的众多战略思想中,尤以胡宗宪的远洋作战最具有战略眼光,是一种极为先进的战略思想。鸦片战争以后,直至1949年以前,中国在与日本以及西方角逐中的多数败北,尤其是中日甲午海战的惨败,固然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为对方拥有高于我方的优良的武器装备,然而更取决于与此相应的战略思想的滞后。就是晚清新思想主导者魏源,其海防思想不过主张防御株守内海;海防重臣李鸿章海防战略的重点,亦不过是海口、近洋防御;而此时的日本,因受到马汉《海权论》的影响,已开始从近海向远洋发展。所以,中日甲午战争可以说是两国海防战略思想的角逐,更是先进的海防思想与落后的海防思想的对决。


因此,《筹海图编》不仅是明代海防史料的集大成,而且其所蕴含的海防思想至今仍具有重要的历史借鉴意义。


整理者处理方式


本书为《筹海图编》之选本。遵循丛书体例安排,并结合《筹海图编》本身的特点,整理者做了如下处理:


1.题解中出现的地名、人名、年代,均不注释说明,可在相对应的正文中找到。


2.《筹海图编》有些卷分为上、下两卷,本书将其视作一卷,不再做分卷处理。


3.《筹海图编》主要内容可分为三部分:海防地理、海防战役、海防思想,本书编纂的宗旨亦主要围绕这三部分进行有目的的节选,所以本书在结构安排上有与《筹海图编》底本不吻合处。具体而言,与这三部分关系不大的卷八《嘉靖以来倭夷入寇总编年表》《倭踪分合始末图谱》、卷十《遇难殉节考》《遇难殉节考拾遗》、卷十三的《兵船》《兵器》部分都未选入。卷次依底本不变。


4.《筹海图编》只是一部初具了框架的海防著述,所以这就不能按照传统的各级标题处理,只能按照各卷所节选的内容依次排列。


5.至于卷之一舆图部分,因有图而无文字,故无相应的“译文”,只作“图意”处理。

卷之一


《沿海山沙图》,是郑若曾、胡宗宪共同绘制的。它以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方式,展现了从广东与安南(今越南)交界,经福建、浙江、南直隶、山东,至辽东鸭绿江与朝鲜接界的明沿海总体防御态势。图式是海上陆下。海洋上标绘的主要是星罗棋布的岛屿,陆上则是沿着海岸排列的府、州、县、卫、所。展卷映目,仿佛置身图中,感受到的不仅是整个沿海森严的防御态势,还有来自海上咄咄逼人的威胁。


图幅数量七十二幅,包括《广东沿海山沙图》十一幅、《福建沿海山沙图》九幅、《浙江沿海山沙图》二十一幅、《直隶沿海山沙图》八幅、《山东沿海山沙图》十八幅、《辽东沿海山沙图》五幅。过去,学者认为《沿海山沙图》属于郑若曾“万里海防图”系。事实上,《沿海山沙图》与“万里海防图”系有关,但是有着自己海防思想的海防图系。值得注意的是,在《沿海山沙图》的福建第七幅图上出现了“钓鱼屿”,即今钓鱼岛,是较早标注了钓鱼岛的地图之一。











































































【图意】


郑若曾编绘的海防图有三种。一是嘉靖三十九年(1560)至四十年(1561)间缮造的十二幅《沿海图》,二是嘉靖四十年编摹的十二幅《海防一览》,三是嘉靖四十一年(1562)所刻《筹海图编》中的七十二幅《沿海山沙图》。曹婉如将这三种图称之为郑若曾的“万里海防图”系。事实上,第一种为初刻图,第二种是以初刻图为底本的摹绘,这两种图属于初刻系,而第三种图则不属初刻系。


《筹海图编》的编纂,缘于郑若曾有感于明军缺乏应对倭寇入侵的沿海图籍,其最终的完成,则与唐顺之的殷切期望、王道行的督促鞭策、胡宗宪的鼎力襄助密不可分。这一点也得到了当时人们的认可。不过,他们所论述的均是《筹海图编》与初刻图的关系,并没言及《筹海图编·沿海山沙图》与初刻图是否存在联系。质言之,《沿海山沙图》与初刻图应当不属于一个图系。


首先,两者图形与特征不同。初刻图上共有四十余条标注在方框内的图记,而《沿海山沙图》上却并无一处。从初刻图及受其影响所绘制的《海防一览》《乾坤一统海防全图》《筹海全图》的图形看,虽然经历从嘉靖三十九年(1560)至四十年(1561)间的缮造、嘉靖四十年的编摹、万历年间的改绘,至雍正三年(1725)的摹绘一百六十余年历程,但这些初刻系“图”与“论”相结合的特征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乃至改朝换代的剧烈变动而发生变化。而这种特征没有出现在《沿海山沙图》上。


其次,两者图幅数量不同。《海防一览》十二幅,《沿海山沙图》高达七十二幅。《海防一览》每幅图占半个图版,十二幅图遂用六个图版。胡宗宪所题图名“海防一览”等内容占半个,所以《海防一览》共用六个半图版。《沿海山沙图》每半幅图则占一个图版,一幅图就需要两个,结果七十二幅图就用一百四十四个个图版。结果,《海防一览》的一幅,至少相当于《沿海山沙图》的两幅。


第三,两者内容有增有减。《海防一览》所绘岛屿比《沿海山沙图》多,《海防一览》位于沿海以内陆地的行政建置在《沿海山沙图》上没有绘制。《沿海山沙图》新增绘了众多的烽堠、巡检司和把截。


第四,两种绘图者的海防思想不同。《海防一览》摹绘底本《沿海图》是郑若曾与唐顺之所绘,主要体现的是唐顺之的海防思想。这种思想主张建立从海洋经沿海至陆上的多层次协同防御,以及三者之间的彼此策应;同时要杜绝威胁沿海与陆地之源。前者的提出是基于海洋与沿海、沿海与内地彼此相互旁观、不相救援的实际情况。后者则希望明廷招抚逃亡海岛的居民,同时积极展开对日贸易。《沿海山沙图》是胡宗宪与郑若曾共同绘制的,体现的是郑若曾远洋出击与近海防御相结合的海防思想。


第五,《沿海山沙图》所体现的远洋出击与近海防御协同作战的思想,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忘记,反而成为后人应对海防危机的记忆。这表现在天启元年(1621)刊刻茅元仪纂辑的《武备志·沿海山沙图》中。《武备志·沿海山沙图》除继承其海防思想外,还有着在海防思想与绘制原则指导下呈现的相同的图形与特征,而且同样是按照广东、福建、浙江、南直隶、山东、辽东等顺序分割排列而成。这些图拼接起来反映的就是明朝整个海疆图,图幅数量也是七十二幅。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着一幅长卷式的《海不扬波》,也是以《筹海图编·沿海山沙图》为底本的摹绘。与《筹海图编·沿海山沙图》相同,图中的府、州、县、卫、所均用圆圈加城堞的形象画法,其他诸如岛屿、山脉、烽堠、营堡等则标注在长方形方框内。


虽然《海不扬波》省略了《筹海图编·沿海山沙图》图右上角“某某沿海山沙图”的字样。但《海不扬波》误将《筹海图编》中刻工“郭昌期”,当作周围的地物绘制在图上。出现这样的原因,主要是《筹海图编·广东沿海山沙图》第二幅图之刻工“郭昌期”出现在“自此接安南界”的上方,而不像其余十处均出现在书耳的地方,以致摹绘者遂将其与周围的地物,比如“大鹿墩”“长墩巡检司”“驭北营”一样看待。


从《筹海图编》版本演变中,也可进一步证明《海不扬波》图与《筹海图编·沿海山沙图》的关系。《筹海图编》有四个版本。初刻本为嘉靖四十一年(1562)胡宗宪所刻,再刻于隆庆六年(1572),第三个为天启四年(1624)胡维极刻本,最后为康熙三十二年(1693)郑起鸿刻本。除初刻本外,其余三个版本的《沿海山沙图》均省略所有刻工。从此可证明,《海不扬波》的摹绘底本无疑为《筹海图编》初刻本中的《沿海山沙图》。


总之,与《海防一览》的图形相比,《沿海山沙图》没有众多突兀深海的半岛、深处内地的建置,以及因此组成的较长的图之纵幅。这种“掐头去尾”、突出以沿海建置为中心增添海防设施,及选择性地绘制海岛的特征,决定了其不能被归入初刻系。不仅如此,两者还有着不同的绘制者以及由此所表现出的不同的海防思想。而且,与初刻系一样,《沿海山沙图》也有着以其为特征所形成的海防系列图。因此,《沿海山沙图》在明代万里海防图系列中,是有着鲜明的绘图特征、海防思想、图系的海防图。

卷之二


本卷分为三部分:《日本国论》《日本纪略》《倭船》。《日本国论》追述了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借以直陈明之海防安全所面临的岌岌可危的形势,以及海防的主要防御对象。《日本纪略》以中日两国国情对比作为出发点,指出防御日本的策略只能是自己做好准备。《倭船》则具体指出利用倭寇乘船入侵中所暴露的弱点,进行防御的时间、地点,以达到不让倭寇停泊靠岸的目的。



日本国论


【题解】


《沿海山沙图》备御者何?倭寇。中日交往,由来已久。至于唐代,臻于繁荣。今日本奈良之平城京、京都之平安京,皆为当时日本学习中国的证据。弘安之役,元军败绩。日本全国上下,僧俗军民,拜神拜佛,日夜庆祝,如醉如狂。中日关系,急转而下。郑和舰队出国巡洋,日本闻风首来归顺,然仍不时跳梁沿海。望海埚大捷,日本嚣张气焰跌至谷底,海不扬波达百年之久。胜负之间,日本攀附强者、欺凌弱者的心态,昭然若揭。郑若曾不言唐代中日交往的繁荣,并非不知,实以元、明对日胜败作为例证,旨在提醒当时倭患沿海所造成生灵涂炭、十室九空的事实,以及国家海防安全所面临的海警迭传、岌岌可危的窘况,近乎呐喊地提出明之海防安全的当下急务:“备倭为第一义。”今日读之,震耳发聩之声,似犹在飘荡!


日本,即古倭国也。去中土甚远,隔大海,依山岛为国邑。《隋书》记在百济、新罗东南[1],水陆三千里,地势东高西下。其国君以王为姓,以尊为号,后改称皇。初居日向筑紫宫[2],后徙山城国[3]。文武僚吏皆世其官,有德、仁、义、礼、智、信大小十二等,及军尼、伊尼、翼诸名。汉武帝灭朝鲜,使译始通。自后历代贡献不常。宋末职贡不入。元世祖屡遣使谕之,无功。讨以舟师,弗克,致溺十万众于五龙山[4]。终元之世,强梗弗顺。我太祖龙飞,薄海内外罔不臣仆。即位三年,命使臣赵秩往谕,乃遣番僧入贡。然狙诈狼贪[5],屡寇不靖,复与胡惟庸通谋不轨[6]。太祖恶之,著为训,绝不与通。命信国公汤和经略海防[7],严下海通番之禁,寇犹不已。文皇帝朝,遣太监郑和招谕海外诸国,日本首先纳款,乃给勘合百道,许其通贡[8],寇仍不已。十九年,寇辽东,总兵刘江尽歼之于望海埚[9],海烽始熄。百八十年来,贡多寇少。近数年弘肆剽掠,滨海郡县荡为丘墟,皆内地奸民勾引接济之所致也。今日急务,备倭为第一义。


【注释】


[1]百济:古国名。在今朝鲜半岛西南部。国王姓扶馀。660年,百济被唐朝和新罗的联军灭亡。新罗:朝鲜半岛的国家之一。建国于传说时代,503年开始定国号为“新罗”。660年、668年,新罗联合唐朝先后灭掉朝鲜半岛上的百济、高句丽。不久,统一了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地区,称为统一新罗。9世纪末,统一新罗分裂成“后三国”。


[2]日向:日向国,日本古代的令制国之一,属九州东南部的西海道,大约为今日本宫崎县全境。


[3]山城国:日本古代的令制国之一,相当于今日本京都府南部。


[4]致溺十万众于五龙山:元至元十八年(1281),元世祖征日本,遇台风,元舰多覆没,将帅逃遁,弃士卒十万于五龙山下。因此役正值日本后宇多天皇弘安年间,故日本称之为“弘安之役”。五龙山,今日本长崎县鹰岛。


[5]狙诈:狡猾奸诈。狙,本义为猕猴,引申为狡诈。狼贪:如狼之贪婪,喻贪得无厌。


[6]与胡惟庸通谋不轨:据说胡惟庸曾勾结日本以图谋反。这是胡惟庸谋反罪状之一,但今人多疑为明太祖强加给胡惟庸的。胡惟庸(?—1380),濠州定远(今属安徽)人,明开国功臣,官至中书省丞相,后被以谋反罪处死。胡惟庸案前后株连竟达十余年之久,诛杀了三万余人,成为明初之一大案。


[7]汤和(1326—1395):字鼎臣,濠州钟离(今安徽凤阳)人。明开国功臣,军事将领。洪武后期,倭寇沿海,汤和奉命经略海防,在浙江沿海筑城59所。


[8]“文皇帝朝”五句:明成祖时期,倭寇累犯浙江,成祖派郑和出使日本交涉,日本方面处死了二十余名盗魁。郑和回国复命,成祖赠日本国王冠服、金银等物,允许日本十年一贡,在江浙贸易。文皇帝,明成祖朱棣(1360—1424),年号永乐,又称“永乐帝”。其谥号为“体天弘道高明广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简称“文皇帝”。勘合,符契。


[9]“十九年”三句:此即望海埚大捷。详见卷之八“望海埚之捷”条。十九年,永乐十九年,1421年。按,当为永乐十七年,1419年。刘江(?—1420),本名刘荣,宿迁(今属江苏)人。明初将领,明成祖永乐年间镇守辽东,官至游击将军,广宁伯,谥忠武。望海埚,今辽宁大连金州区东北30公里亮甲店金顶山。


【译文】


日本,古代的倭国。距离中国遥远,大海横亘其间,依山凭岛,设国置邑。《隋书》记载,日本在百济、新罗两国的东南,水路、陆路相距三千里之遥,总体地势,东高西低。起初,日本国君以王为姓,以尊为号,后来改称皇。居住地点,亦有变化。当初居住日向国筑紫宫,之后迁徙山城国。文武官僚世代世袭,分为德、仁、义、礼、智、信大小十二个级别,以及军尼、伊尼、翼等名称。汉武帝灭朝鲜,日本才开始与中国交往。自此以降,朝贡不常。至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