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治军事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当代中国的智慧论: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贡献研究(谷臻小简·AI导读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当代中国的智慧论: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贡献研究(谷臻小简·AI导读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当代中国的智慧论: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贡献研究(谷臻小简·AI导读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当代中国的智慧论: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贡献研究(谷臻小简·AI导读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周利方著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4-15

书籍编号:30471301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1452

版次:1

所属分类:政治军事-马克思主义理论

全书内容:

当代中国的智慧论: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贡献研究(谷臻小简·AI导读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当代中国的智慧论: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贡献研究(谷臻小简·AI导读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




第一节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探索历程


一、青年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接触


冯契虽然较早接触到马克思主义哲学,但真正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还是通过毛泽东著作的影响。20世纪40年代初,入昆明西南联大哲学系时,冯契参加了地下党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会”,继续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著作,并读到《新民主主义论》。




二、“昆明时期”确立马克思主义哲学探索之路


昆明时期,冯契在与老师金岳霖先生讨论时,触碰到了知识与智慧的关系问题。他认为,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哲学问题,而且深信沿着唯物辩证法的路径是可以解决这一哲学问题的。朱德生先生指出,冯契“在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以前,研究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并自觉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观察现实,来总结中西哲学”,这是他达到新的哲学境界的根本原因。




三、“文化大革命”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的发展


在“文化大革命”极端情况下,经过自由思考和深刻反思,冯契对实践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哲学理论,仍然作了肯定的选择。


正是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对国家发展远景的信心,冯契对自己的选择和决定从未怀疑,至20世纪90年代历经十年浩劫磨难的冯契依然选择实践唯物主义辩证法,对共产主义的信念始终没有动摇。在长期的哲学探索中,充分显示出冯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深刻理解,从而确立了自己正确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态度,逐渐形成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独特看法,这些内容构成了“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的基本内涵。




第二节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内涵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已有成果之评析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思想文化领域的“古今”“中西”问题密不可分


冯契先生以时代问题为中心,既从“中外”“古今”的角度概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重要理论成果,又从“中外”“古今”的角度分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教训与不足。


冯契在其著作中多次明确肯定,中国近代哲学革命最主要的积极成果是“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古今中西之争作出了科学的总结。




(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实践根源与哲学相对独立发展之分析


中国近代哲学革命在解决“古与今”“中与西”关系的哲学实践根源和哲学相对独立发展的问题上存在不足。


从政治思想斗争对哲学的制约来看,“中国近代先进的思想家过分注意了哲学作为意识形态的政治功能,对于哲学作为理论思维的科学性质及其与具体科学的联系则未免有所忽视”。中国近代哲学家“以极大的热情关注着最具迫切性的政治问题,也由于近代自然科学在中国非常薄弱,所以,他们并没有能给哲学提供深厚的自然科学基础”。因此冯契认为,与近代欧洲的哲学家不同,中国哲学家在哲学和自然科学的结合方面存在重大缺陷,没有实现两者的紧密结合。


从哲学发展的相对独立性来说,中国近代哲学发展的思想资料既来自西方,又来自中国传统。作为中西哲学合流伟大成果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更需要深刻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把握西方哲学以及中国传统的精华。但是,我们对西方文化的认识不够深刻,对马克思主义赖以产生的文化特质及其历史演变缺乏全面系统的研究,甚至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对立起来。在“古今”关系上,冯契认为,在中国近代哲学革命的进程中,对悠久的文化传统及其现实影响,缺乏深入的具体分析,存在简单否定或简单肯定的偏向。




二、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


马克思主义哲学则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和世界观指导。马克思主义是在社会实践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的科学理论,实践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首要的基本观点。


马克思主义哲学如果因为中国化而成为“一个封闭的体系”,必然停滞不前,不仅失去对实践的指导意义,反而会桎梏实践的进步。




三、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界定


首先,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其次,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就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密切结合起来,使之为中国人民所掌握;就必须使它取得民族的形式,使它与中国优秀传统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使它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


第三,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主要路径,就是在普及与应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走向中国化。


第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还必须有自我批判及对马克思主义的不同学派和非马克思主义开放的态度。


第五,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角度看,中国的具体实际既包括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又包括中国的当代现实。


总的来说,冯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理解及其界定,为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途径探索方面提供了理论和认识基础。冯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路径的探索及其理论贡献,就是“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的展开和具体化。




第三节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路径


一、政治思想斗争和反迷信斗争的“两条腿”


(一)社会矛盾通过政治思想领域的斗争制约哲学发展


在中国近代史上,人民大众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就是通过古今、中西之争制约着哲学的发展。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逐步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正确地解决了“古今”“中西”之争,找到了民族解放的途径,正确地解决了“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


对于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如何制约哲学的发展演变,即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如何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问题,譬如,如何从哲学上阐述“以人为本”“和谐发展”等将成为首要的哲学问题。因此,对“如何使我国现代化”这一建设问题的回答,将制约当前哲学的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进一步中国化。


此外,冯契还特别提出,“必须注意爱国主义对哲学的深刻影响”,因为“爱国主义是推动中国哲学发展的重要动力”。




(二)科学反对宗教迷信的斗争


冯契十分重视科学发展对哲学的推动,他通过哲学史研究,梳理了科学进步和哲学发展之间的关系。“物质生产的发展通过科学反对迷信的斗争而制约哲学的发展,使得唯物主义一次又一次地在反对神学和唯心主义中获得胜利,哲学的发展就表现为经过若干次小的飞跃而最后完成一次质变。”


秦汉以来,由于中国的封建统治以及采取的重农抑商政策,导致天文历法、医学、药物学等与农业生产联系密切的科学发展较快,于是“这一事实使得中国唯物主义在长时期内以气一元论为主要形态,并往往和朴素辩证法结合着;而以阴阳之气为物质实体的自然观,便成了上面讲的那些科学的哲学基础”。由此,中国传统哲学中,比较早地发展了辩证逻辑和朴素的辩证法的自然观。


随着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不断深入,科学于是一门门从哲学中分化出去。这是必然的趋势。与此同时,社会的日益进步和人类认识能力的提高,必然加速科学与哲学的分化过程。从哲学必须以科学的发展为基础来看,科学与哲学的这种分离又必然助长唯心主义的发展。




二、回到哲学自身的逻辑:哲学之独立发展


从哲学的相对独立发展来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近代以来在中国土地上的中西哲学合流的继续和深化。


新文化运动则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传入中国准备了思想基础,特别是在“五四”以后,中国的先进人物开始自觉地以唯物史观考察国家命运。近代中国哲学的革命进程因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而获得诸多积极的成果。


西方哲学理论对中国的影响和对中国哲学的发展,不仅要看其本身合理的东西,还要看中国社会的需要及其需要的程度。从中国哲学传统来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及其成果是在中国土地上发展起来的,当然离不开中国固有的文化传统。




三、“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对冯契的这一思想可以作更为宽泛的、更富层次性的理解。首先,“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是一个认识的规律,认识可以达到真理;其次,“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体现为一个过程,一种状态;再次,从历史的角度看,它促使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并且依然是哲学发展的方向。


总之,冯契以中西哲学合流与中国传统近代转型的大历史角度,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重要成果的深入分析,结合自己的哲学探索实践,形成了自己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基本理论,并提出了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基本途径。



第一章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




第一节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探索历程


一、青年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接触


冯契虽然较早接触到马克思主义哲学,但真正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还是通过毛泽东著作的影响。20世纪40年代初,入昆明西南联大哲学系时,冯契参加了地下党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会”,继续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著作,并读到《新民主主义论》。




二、“昆明时期”确立马克思主义哲学探索之路


昆明时期,冯契在与老师金岳霖先生讨论时,触碰到了知识与智慧的关系问题。他认为,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哲学问题,而且深信沿着唯物辩证法的路径是可以解决这一哲学问题的。朱德生先生指出,冯契“在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以前,研究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并自觉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观察现实,来总结中西哲学”,这是他达到新的哲学境界的根本原因。




三、“文化大革命”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的发展


在“文化大革命”极端情况下,经过自由思考和深刻反思,冯契对实践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哲学理论,仍然作了肯定的选择。


正是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对国家发展远景的信心,冯契对自己的选择和决定从未怀疑,至20世纪90年代历经十年浩劫磨难的冯契依然选择实践唯物主义辩证法,对共产主义的信念始终没有动摇。在长期的哲学探索中,充分显示出冯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深刻理解,从而确立了自己正确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态度,逐渐形成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独特看法,这些内容构成了“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的基本内涵。




第二节 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内涵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已有成果之评析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思想文化领域的“古今”“中西”问题密不可分


冯契先生以时代问题为中心,既从“中外”“古今”的角度概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重要理论成果,又从“中外”“古今”的角度分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教训与不足。


冯契在其著作中多次明确肯定,中国近代哲学革命最主要的积极成果是“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古今中西之争作出了科学的总结。




(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实践根源与哲学相对独立发展之分析


中国近代哲学革命在解决“古与今”“中与西”关系的哲学实践根源和哲学相对独立发展的问题上存在不足。


从政治思想斗争对哲学的制约来看,“中国近代先进的思想家过分注意了哲学作为意识形态的政治功能,对于哲学作为理论思维的科学性质及其与具体科学的联系则未免有所忽视”。中国近代哲学家“以极大的热情关注着最具迫切性的政治问题,也由于近代自然科学在中国非常薄弱,所以,他们并没有能给哲学提供深厚的自然科学基础”。因此冯契认为,与近代欧洲的哲学家不同,中国哲学家在哲学和自然科学的结合方面存在重大缺陷,没有实现两者的紧密结合。


从哲学发展的相对独立性来说,中国近代哲学发展的思想资料既来自西方,又来自中国传统。作为中西哲学合流伟大成果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更需要深刻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把握西方哲学以及中国传统的精华。但是,我们对西方文化的认识不够深刻,对马克思主义赖以产生的文化特质及其历史演变缺乏全面系统的研究,甚至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对立起来。在“古今”关系上,冯契认为,在中国近代哲学革命的进程中,对悠久的文化传统及其现实影响,缺乏深入的具体分析,存在简单否定或简单肯定的偏向。




二、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


马克思主义哲学则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和世界观指导。马克思主义是在社会实践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的科学理论,实践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首要的基本观点。


马克思主义哲学如果因为中国化而成为“一个封闭的体系”,必然停滞不前,不仅失去对实践的指导意义,反而会桎梏实践的进步。




三、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界定


首先,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其次,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就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密切结合起来,使之为中国人民所掌握;就必须使它取得民族的形式,使它与中国优秀传统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使它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


第三,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主要路径,就是在普及与应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走向中国化。


第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还必须有自我批判及对马克思主义的不同学派和非马克思主义开放的态度。


第五,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角度看,中国的具体实际既包括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又包括中国的当代现实。


总的来说,冯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理解及其界定,为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途径探索方面提供了理论和认识基础。冯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路径的探索及其理论贡献,就是“冯契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观”的展开和具体化。

第二章 “智慧说”与广义认识论建构




第一节 冯契广义认识论的提出


一、从时代问题到哲学问题


虽然时代问题体现为哲学问题,对哲学问题的研究可以从时代问题的解答作为切入点,但是冯契对关涉时代问题的认识论的研究是从哲学史的研究出发的。这是冯契认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特点。这里有两点需要说明,一是这与哲学发展的独立性,即思想资源的批判继承相联系,二是人类认识史与哲学史相比较而言,有更宽阔的研究对象和研究领域,包括科学史和其他认识史的考察对于认识史的研究都有帮助。


因此,一方面,冯契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出发,那就是哲学史是人类认识史的精华,认识史的一般原理就最集中地表现在哲学史中。另一方面,从认识的最基本的关系出发来考察认识论。冯契认为,“心物”“知行”关系是认识的原始的基本关系,是认识运动的根据。这个原始的基本关系展开为人类认识运动,这就是认识过程的辩证法。那么,这个认识过程所包含的主要环节,就是认识论研究的主要内容之一。


总体来看,冯契哲学体现了哲学要把握时代的脉搏,反映时代问题,哲学的发展反映出时代问题的变化及其解决。




二、将“智慧”纳入认识论研究


人在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改造世界和完善自身的交互过程中,“以现实之道还治现实自身”,通过有限认识无限、相对揭示绝对,“自在之物”不断化为“为我之物”,通过实践,自然赋予个体的天性逐渐发展为个体的德性,“亦即从人的nature中形成的virtue”,最后达到自由理想的人格。


冯契通过对认识论的广义理解,把中国传统哲学中的自由的理想人格如何培养的问题引入认识论,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论与中国传统哲学的结合。




三、广义认识论主要特点


冯契通过将智慧纳入认识论,构建起广义认识论体系。冯契的广义认识论,其主要特色表现在这几个方面:


首先,在实践唯物主义的基础上,阐述认识过程的辩证法,这包括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两个方面。


其次,冯契在智慧学说即关于“性与天道”的认识上,提出在“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的过程中“转识成智”。


再次,立足于实践唯物主义的辩证法,会通中西,博采众长,在“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过程中“转识成智”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哲理。




第二节 认识论基本观点新阐释


一、“感觉能否给予客观实在?”


冯契为什么将“感觉能否给予客观实在?”这个问题作为其广义认识论的第一个问题?这不仅仅是因为“感觉能否给予客观实在?”这一问题受到怀疑论、不可知论的责难,更是因为,这个问题是作为认识的初始,是认识论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观点,可以这样理解,“感觉能够给予客观实在”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无需特别说明的一个问题,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应有之义,所以冯契认为:“唯物主义者都肯定,感觉是意识和外部世界的直接联系,感觉能够给予客观实在。”但在冯契看来,“感觉能否给予客观实在”这一问题不仅是对感觉的责难,实际上是对唯物论的责难。




二、实践和感性直观的统一


列宁在《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中说:“唯物主义的理论,即思想反映对象的理论,在这里是叙述得十分清楚的:物存在于我们之外。我们的知觉和表象是物的映象。实践检验这些映象,区分它们的正确和错误。”这也是辩证唯物主义对感觉能否给予客观实在这一问题的正确回答。


但是,冯契依然认为,对于这个问题仍有理论上予以答复的必要。“他们提出的感觉能否给予客观实在的问题,我们必须从理论上给予答复。我们要探讨逻辑思维的辩证法,逻辑思维是否具客观真理性,这归根到底是感觉能否具有客观实在性的问题。”




三、“感觉能够给予客观实在”


感觉是感觉对象造成的结果,这种结果是实体自身运动的表现,所以冯契确信:“在同样的条件下同类的正常感觉,感觉的客观内容和感觉的对象是直接同一的,内容和对象合而为一。”




第三节 认识论新范畴与新命题


一、“具体真理”范畴新阐释


在哲学史上,从黑格尔、普列汉诺夫到列宁都曾不止一次地指出:真理总是具体的,没有抽象的真理,列宁并且认为这是辩证法的基本原理,多次在不同场合反复申明这一点:“辩证法的基本原理是:没有抽象的真理,真理总是具体的。”


从主体方面来说,人类只有在社会实践发展到一定阶段,具备一定的历史条件和技术条件,才能把握一定的科学真理。因此,冯契肯定真理的获得受到双重条件的限制,即实践的时代性和实践的主体性要求的限制。概言之,全面地、实际地、历史地把握的科学真理,是具体真理。这就是冯契具体真理范畴的规定性。




二、“疑问”新范畴的提出


人类的认识就是在不断产生的新的问题、疑问,以及在解答问题和疑问的过程中不断实现从不知到知的过程。具体来说,冯契认为疑问在认识过程中有两个方面的积极作用。


其一,自知无知是人们追求知识的开始。人从实践中获得知识:“无知是认识的出发点,脱离无知就是认识的开始。”


其二,疑问有助于克服片面性,破除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疑问包含着知与无知的矛盾,自知无知是人追求知识的开始,即使人类发展到今天,全人类的知识也是非常有限的,无知的领域比起已知的领域来说不知要大多少倍。


综合来说,冯契的疑问范畴在他的广义认识论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人的认识过程和思维过程就是一个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过程。冯契分析了疑问如何产生,论及了疑问在思维中的积极作用,说明了疑问的客观内容来源,还阐述了疑问的主观形式,即人在惊诧、困惑的精神状态中所包含的“知”和“无知”的矛盾。




三、“以得自现实之道还治现实”新命题


哲学作为时代的精华,既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也具有超越时空的特性。这可以用冯契广义认识论的一个关键命题“以得自现实之道还治现实”来做些说明。


首先,按冯契的理解,广义的认识包括从“无知到知”和从“知识到智慧”的飞跃。其次,从思想的传承角度来看,一般来说,有价值的思想的形成和提出不能完全离开前人积累的思想资料,一种哲学体系和哲学思想,都总是在其先驱者的思想资料的基础上演变和发展而来的。第三,从认识的主体方面来说,认识论不能离开“整个的人”,广义的认识论还要探讨“智慧”,讨论“理想人格”。




第四节 广义认识论研究方法


一、历史的方法与逻辑的方法相结合研究人类认识史


首先,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研究哲学史,把握哲学发展的根据。


其次,逻辑和历史的统一概括认识论的主要问题。




二、“对自身的培养、造就作系统的反思”


“对自身的培养、造就作系统的反思”,完善哲学家人格、体察时代精神和担负起历史责任,实现哲学理论和哲学家人格的统一,在造就自我中认识自己,成为冯契广义认识论研究的重要方法。


冯契哲学包括他的认识论思想,特别强调了哲学问题研究和哲学家之间的关系。




三、客观辩证法和认识辩证法统一


冯契认识论研究,引入实践范畴,强调实践在认识运动中的作用和地位。冯契强调认识过程即是人的自我发展。认识论不能离开“整个的人”,认识主体通过逻辑思维化理论为方法,认识客观世界,从无知到知;同时认识主体通过评价和价值创造,化理论为德性,成就自由人格,实现从知识到智慧的飞跃。“整个认识运动是世界和我、自然和人的交互作用,也就是在实践基础上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的辩证统一的过程。”



第三章 冯契与马克思主义辩证逻辑和方法论中国化




第一节 认识论视阈下的辩证逻辑


一、从辩证逻辑和方法论研究出发


(一)近代中国哲学革命在辩证逻辑和方法论方面的缺陷


“中国近代哲学革命未得到全面总结,尤其表现在逻辑方法论,自由和价值论两个方面”。冯契认为,传统的保守势力非常强大,长期的封建统治独尊儒学,是以经学独断论和封建的权威主义根深蒂固,撼动不易,从而使得近代思维方式的革命具有特别的艰巨性、复杂性。历代封建统治者“居阴而为阳”的统治术对社会毒害极深,其影响很难在短时间内被清除干净,而其对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的变革阻力却又极大。这样的结果是,一方面,面临着艰巨的思维方式方面革命之任务,另一方面,在内忧外患加剧、革命战争和政治运动不断的特殊社会环境下,又缺乏系统反思和批判的总结。两方面互相影响,因而很难避免产生理论上的盲目性和实践上的失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失误和“文化大革命”错误,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近代中国哲学革命在辩证逻辑和方法论方面的缺陷。




(二)辩证逻辑是唯物辩证法的生长点


冯契反驳了关于中国哲学史上哲学家不讲究逻辑,只讲究伦理的说法。他认为,之所以会出现中国古代哲学家不讲究逻辑的看法,实际上在于我们对自己的逻辑传统,长期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可是有关逻辑、方法论的基本理论问题,如传统哲学中的逻辑范畴、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关系问题等都缺乏深入探讨。冯契提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中国传统相结合,就必须研究中国古代朴素的辩证逻辑,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生长点。”




(三)结合中国传统与当代实践的马克思主义辩证逻辑


哲学和科学的一个重要交接点是逻辑学和方法论,哲学概括科学成就和指导科学时,必须通过逻辑和方法。冯契批评了那种强调哲学是意识形态,是阶级斗争工具,而对哲学是科学注意得不够的现象。他认为,哲学作为科学,作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是以理论思维的方式掌握世界。哲学要求概括科学成就,进行严密的逻辑论证,通过对立的哲学体系的斗争来发展自己,并转过来再推动科学的发展。




二、“不能贬低形式逻辑”与“不能否认辩证逻辑”


一方面,针对当时否认辩证逻辑的现象,冯契提出并论证了“不能否认辩证逻辑”。另一方面,冯契强调研究思维逻辑结构及其规律的形式逻辑,是正确思维的必要工具。


逻辑思维的基本矛盾决定了存在两种逻辑。逻辑思维的根本问题和任务就是把握具体真理,为实践提供正确的指导。逻辑思维根本任务的解决需要两种逻辑的相互作用。两种逻辑相互补充、相互支持,发挥共同任务下的不同职能和作用,通过具体概念把握具体真理,为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提供科学的方法指导。




三、逻辑是科学知识具有普遍有效性的保证


静态方面,冯契以科学论文、科学报告为例来予以说明。从动态来分析,认识世界就是“以得自现实之道还治现实之身”的过程。


但是,这种普遍有效的科学知识何以可能?如何把握普遍有效的科学知识?冯契认为,逻辑是知识经验的必要条件,是科学知识之所以具有普遍有效性的保证和前提,通过辩证的思维是能够把握普遍有效的科学知识。也就是说,辩证逻辑和形式逻辑是知识经验的必要条件。




四、辩证逻辑对认识的验证


(一)理论与实践相互作用以达主客观统一


从目的上看,实践检验和逻辑论证的都是要达到“知与行、主观与客观、理论和实践的具体的统一”。从实践检验功能的角度来说,实践对认识的检验具有双重性,即实践证实和实践证伪。一方面,根据某一理论认识或者某个命题判断付诸实践,如果达到判断所设定的结果,就证实了该判断的正确性,即达到了主观与客观相一致。若没有达到判断设定的结果,就否证了该判断的正确性。另一方面,也可以从反面通过实践证明某一否定判断的正确性,即反面的证伪。




(二)逻辑论证与实践检验的统一


冯契特别强调了逻辑论证和实践检验的统一,尊重实践也要尊重逻辑:“要确定真假,实践检验、证实是重要的,逻辑论证也是重要的,不能把二者割裂开来。”实践检验是逻辑证明的基础,经过逻辑证明为真的判断必须接受实践检验。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并不否认逻辑证明在认识和探索真理中的作用。同时,承认逻辑证明的作用,并不是说逻辑证明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不能用逻辑证明代替实践标准。这就是逻辑论证与实践检验的统一。




(三)逻辑论证即逻辑方法的运用


通过逻辑论证设置条件进行检验,就是论证某个命题与已经证实的命题相一致。这种一致首先是形式逻辑的一致。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在认识验证中的作用是不同的。就形式逻辑而言,一方面是运用形式逻辑排除逻辑矛盾,使科学理论具有逻辑的一致性;另一方面,运用进行逻辑推导,提出科学的假设并设计实验,进行验证。




(四)逻辑论证与人的目的性


辩证逻辑本身包含着这样的要求:通过实践来检验认识的真理性,而且要设置条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