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 科学家 > 清代医林人物史料辑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清代医林人物史料辑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清代医林人物史料辑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清代医林人物史料辑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鞠宝兆,曹瑛

出版社:辽宁科技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8-01

书籍编号:30311278

ISBN:978753818201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0339

版次:1

所属分类:人物传记-科学家

全书内容:

清代医林人物史料辑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编委会


主 编 鞠宝兆 曹瑛


副主编 谷建军 王宏利 吕凌 朱辉 苏妆


编 委(按姓氏笔画编排)


于恒 王宏利 王丽霞 吕凌 朱辉


朱鹏举 李硕 苏妆 谷建军 赵令竹


曹瑛 黄海 董野 鞠宝兆

前言


《清代医林人物史料辑纂》为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项目。本书收录了421位清代重要医林人物,对散在于各种文献中的清代医林人物资料进行全面的搜集、辑录和编排,形成一部内容详实的清代医林人物史料专集,供专业研究人员作为材料依据,以省翻检奔波之劳。


所收集的资料下限定为1949年,主要来源有:史书、地方志、类书、笔记、杂纂、墓志铭、目录书、藏书志和医学专业书籍中的序跋等。


所收录的人物以姓氏笔画排序,前有人物概述,后载各种资料。每条资料均注明出处。为避免遗漏,多人共有同条资料时采取互注、别裁的目录学方法进行编排。


该书广泛收集清代421位重要医学人物的生平史料,提供全面、系统、详实的原始史料,直接为中国医学史、医史人物研究提供文献依据。本书还可为高校中国古代史、中国医学史教学提供系统的参考资料。本书可广泛应用于文、史、医专业研究领域,为之提供可靠的文献资料支持。


编著


2013年6月

二画



丁乃潜


丁乃潜,原名惠馨,字旭卿,号讷庵,广东丰顺人。专治诗及医。著有《昼星楼医案》。


【传记】


丁乃潜,原名惠馨,字旭卿,晚更今名,号讷庵,署所居室曰匏存。日昌仲子。生于汤坑,随父侨居揭阳城,不隶揭籍。性狷悫无他嗜,不与时征逐。雨生中丞自抚闽乞归,延名师课诸子,督责严而厉,诸子惴惴。或跅弛不受羁系,或攻经世考古之学,觊以事功著述显,乃潜独研习制艺试律。光绪癸巳恩科,以廪生中副榜。嗒然意阻,谓操此术以求售于庸庸耳目,得丧焉足论者,遂弃去,且焚其稿。乃敝精刓志于岐黄、《灵枢》之学,暇则或吟讽自娱。内室孙西台通医术,往往兰室篝灯,鸡再鸣,犹相与讨论脉理方药不稍辍。著有《昼星楼医案》问世。专治诗及医,穷年不厌。间及堪舆、星卜,涉猎弥广,虽未尽竟其绪,而于诗盖有独至者。其论诗,不主祧唐宗宋,晚年致力宛陵、后山、荆公,初主深峭,后归平淡,曾刚父极称之。乃潜性情和蔼,口吃,吃若不能出,而与人极可亲。尤笃于亲亲,乐施与,贫无可殓者赠之棺,病者赠医药,冬寒施布衣,岁费千百金以为常。顾自奉俭朴,虽席丰厚,辄衣大布,食不重肉,起居以时,至老不懈。工书法,初学大苏兼董、赵,老年忝以石庵、松禅,能自变化,自成其体。卒于民国十七年戊辰三月二十三日,年六十有五。(民国三十二年《丰顺县志·列传》)


丁仲麟


丁仲麟,字次翔,山东邹县人。中年以后医名大噪。著有《温病发蒙》、《妇科索隐》等。


【传记】


丁仲麟,字次翔。邹县教谕廷夔子。年未弱冠,补博士弟子员。既屡见摈于有司,乃慨然曰:“墨卷者干禄之具,持敲门砖屡扣不应,曷他图乎?”遂学医。中年居历下,活人无算,名声大噪。每与同邑田椒农云坡、陈敦甫等论医学,雄辩滔滔,四座皆不能屈。江苏某有宰高密县者,病噎几殆,延诊得愈。某遂挽留其在署施诊,坚不放行。不数年,竟卒幕中,宰为赙仪归其栋。所著《温病发蒙》、《妇科索隐》等书,尚存于家。(民国三十年《潍县志稿·人物》)


丁雄飞


丁雄飞,字菡生,江苏江浦人。其家世以医名。著有《行医八事图》、《旦气宗旨》等。


【传记】


丁雄飞,字菡生。明登子。明登好储书,雄飞尤癖嗜,每出必担囊簏、载图史以归。侨居金陵乌龙潭。作古欢社约,与上元黄虞稷分日往还,互相更换。其室人与同癖,时出奁具佐购。钱谦益在南京诏狱,有所撰著,率假其书,然心迹去之远矣。晚年颜所居曰:心太平庵,作九喜榻,优游终身。著述九十八种,惜其名多佚。所载《通志》及《千顷堂书目》者,仅十之三,详见《艺文》。有子,国变后但以治田为事,不复使读书云。(光绪十七年《江浦埤乘·人物》)


【序跋】


余家世以医名。始祖德刚公任医学训科。因缺令,遂署县篆。以邑人治邑事,有执有守,上悦下安,亦异事也。后传曾祖竹溪公,艺益精,名益噪。著有《医方集宜》、《兰阁秘方》、《痘科玉函》诸书,家户奉为指南,至今子姓相习,未之或改。间有宦游者,亦谙炮制,携刀圭药囊不离左右,视为急切事。若先君子,则研究愈深。著有《疴言》、《小康济》、《苏意方》行世。实已探抉精蕴,不敢以三指不明误人七尺者。


余慨近世,行医未免草率。夫医非易事也,病者望若神明,医者当竭心力,因读韩飞霞先生《医通》而有感焉。盖医有八事,谓:一地、二时、三望、四闻、五问、六切、七论、八订也。今立《图》,凡治病以图填之。一地,审问何处人,风土秉赋不同。二时,按节气感触之异。三望,形有长短、肥瘠、俯仰、疾徐、清浊,色有青黄红白黑,须合四时。四闻,声有五,须合五脏,肝呼、肺悲、肾呻、脾歌、心噎。五问,何日为始,因何而致,曾经何地,何处苦楚,昼夜孰甚,寒热孰多,喜恶何物,曾服何药。六切,左部:寸浮,本位中取、沉取。关,浮中沉取。尺,浮中沉取。右部:寸,浮中沉取。关,浮中沉取。尺,浮中沉取。七论,其人素禀孰感,其病今在何处,标本孰居,毕究如何服药,如何息病。八订,主治用何药,先后用何方。各各填注,庶几病者持循待绩,不为临敌易将之失,而医者之心思百发百中矣。或曰:人事兼施,得毋琐琐。余曰:医,人之司命也,为谋不忠,非仁术矣,诚有济人之心,又何惮此烦琐哉。况病者在水火铛中,安得以粗浮应之。余家世医,其光自我子姓行之,并循劝同志,胥天下之负病早愈一日,则所积无穷矣。(《行医八事图》丁雄飞记)

三画



于溥泽


于溥泽,字皆霖,一字芥林,山东平度人。乾隆甲午举人,尚考据,尤精于医学。著《群经错简》四十卷,及《云巢医案》、《要略厘辞》、《医学诗话》、《伤寒指南》等。


【传记】


于溥泽,字皆霖,一字芥林,古庄人。乾隆甲午举人,滨州训导。于书无所不读,尤工词章,尚考据。著《群经错简》四十卷,而专精致力者,尤在于医学。尝游于昌邑黄坤载之门,得其指授。凡奇难疑症,经手辄愈。著有《云巢医案》、《要略厘辞》、《医学诗话》、《伤寒指南》。邑之以医名者,其渊源多出于溥泽。(民国二十五年《平度县续志·人物》)


陈濂,西乡沙岭村人……受业于溥泽,尽得其秘。濂传其业于马景烈等。景烈传于尚华。(民国二十五年《平度县续志·人物》)


于暹春


于暹春,字桐岗,号不翁,江苏江都人。藏书数万卷,精岐黄、壬遁之学。著有《医林集成》、《灵素难经补注》、《脉理辨微》、《伤寒瘟疫条辨》,及《读史论略》、《六壬课存》、《寻畅楼印谱》、《弹指庵笔记》、《藤峡记闻》、《塘上诗钞》等著作。


【传记】


于暹春,字桐岗,号不翁,父濂。世居塘头村,村有鹤皋草堂,暹春兄弟七人肄业其中,各负时望。暹春,于济人利物事,无弗为。性耽诵读,筑晚香楼三楹,藏书数万卷,工书,精岐黄、壬遁之学。著有《读史论略》一卷、《医林集成》八十卷、《灵素难经补注》十二卷、《脉理辨微》四卷、《伤寒瘟疫条辨》二十四卷、《六壬课存》二卷、《寻畅楼印谱》三卷、《弹指庵笔记》四卷、《藤峡记闻》八卷、《塘上诗钞》三卷。卒年八十。(光绪九年《江都县续志·列传》)


弓士骏


弓士骏,字伯超,河南郑县人。专心研究医学,未仕。著有《弓氏医书辨讹》十六卷。


【传记】


弓士骏,字伯超,世居弓寨。乾隆季年其母梦佗入室而生。案头常置医书,专心研究,有劝以应童子试者,默不应。会兄女有眼疾,医药罔效。兄老,仅此女,钟爱之,殊无聊,令先生医治之。用九制硫黄二两,别无兼味,兄难之,而无他术,服之即愈。由是求医者踵至,罔不应手回春。河南某中丞太夫人病瘫,州牧荐公。及至诊脉毕曰:是病也,寒湿凝结脏腑,状如冰,宜用白砒四两服之,以大热救大寒,譬之日照冰,宿冻可解。中丞意弗善,先生曰:服此如误,愿伏锧斧。太夫人闻之曰:与其服他药而增剧,不若服毒药而速毙也。命即市白砒,中丞以半进,戌时服之,亥时婢奔报曰:太夫人坐床褥,索饮食矣。中丞喜,趋告先生,先生曰:药服半剂乎?不然,太夫人能起行矣。中丞以实对,欲再服其余。先生曰:不可,前者毒结脏腑,以毒攻毒,当不受害。今脏腑之毒已净,再用杀人。中丞强之仕,不应,赠以金,不受。著有《弓氏医书辨讹》十六卷,存者四卷。得其书者,试之辄效。(民国五年《郑县志·人物志》)


马玫


马玫,字五玉,河北东光人。庠生,有神医之目。著有《脉诀浅说》、《痘疹浅说》。


【传记】


马玫,字五玉,庠生,有神医之目。凡治人病,初不明言何症,人问之亦不答,诊脉已即出……一人骑马射,马惊,首覆而下,毙。玫曰:未死。使四人牵绵被四隅转侧之,果苏。曰:此肠颠倒易位也,肠滑,转侧之则结自解,可勿药矣。其治人病多类此。著有《脉诀浅说》、《痘疹浅说》各若干卷。(光绪十四年《东光县志·人物志》)


【序跋】


观津马子,为御风年友阿咸,承家学,优抱负,而独究心于《素问》、《难经》诸书。其治痘疹尤多奇效,业已驰声瀛海矣。余仲子患痘,延治之,所言出靥晷候,如操左券,旬余而痊。乃手一编曰:是廿年经验方也。余读而善之,曰:夫医者意也,泥以古方,或失则诬,执以浅见,或失则谬。若不神明变通于其中,而妄语医理之浅深,实不知医者耳。马子《浅说》行,畿南赤子恃以无恐矣。(《痘疹浅说》王九鼎序)


马俶


马俶,字元仪,江苏苏州人。好医学,受业于李士材、喻嘉言。康熙时名医。著有《马师津梁》、《印机草》、《病机汇论》等。


【传记】


马俶,字元仪。得薛立斋之学。性好善,不乘危取财,多所全活。年八十余卒。著《病机汇论》、《印机草》。(乾隆十年《吴县志·人物》)


马俶,吴人。为云间李中梓、沈朗仲入室弟子。集其师说为《沈氏病机汇论》十八卷,著《印机草》一卷。俶在康熙时,医名藉甚,从游者甚众。米绅、盛笏、项锦宣、吕永则、俞士荣、江承启,其最著者也。(民国二十二年《吴县志·人物》)


【目录】


《马师津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国朝马元仪撰。元仪,苏州人。是编前有雍正壬子汪濂夫序,称元仪受学于云间李士材、西昌喻嘉言。士材,李中梓之字。嘉言,喻昌之字。二人皆国初人,则元仪著书当在康熙初矣。其曰《马师津梁》者,盖元仪门人姜思吾传其抄本,濂夫追题此名,非其本目也。所论多原本旧文,大抵谨守绳尺,不敢放言高论,亦不能有所发明。所载诸方,或与所论不甚符。如中风一门,既知病由内虚,不属外邪,而附方仍多驱风涤痰,一切峻利之药。知其亦见寒医寒,见热医热,随时补救之技,非神明其意,运用自如者矣。(《四库全书总目·子部·医家类》)


马通道


马通道,字闲庵,自号觉各阁,人称闲庵先生,广东佛山人。弃举业,嗜经史,手不释卷,晚尤好道。著有《金丹撮要》、《延年要诀》、《求福指南》、《多福集》、《淑女幼学编》、《闺门戒法敬戒合编》、《戒溺集说》、《保赤三要》、《达生遂生福幼合编》、《救饥举略》诸书,辑《马氏绳武集》八卷。


【传记】


马通道,字闲庵,顺德马村乡人也。少孤家贫,年甫七龄,育于邻乡胡氏,胡母过严,善事之,无间言,服劳奉养如事所生。迎养生母。其时设帐于邻村西深乡,远方来游者众,遂移塾于佛山,因税居佛山之医灵铺司马坊。中年不第,即弃举业。嗜经史,虽严寒盛暑,手不释卷。家贫无书,常贷书于藏书家,原书稍有残缺,必修补完固,然后珍复。藏书家不以借观为嫌,故虽贫无书,而于经传史策借资博览,皆由珍护贷书所致。执事与人,必本忠敬,而不敢自负宏博,稍涉轻率。晚尤好道,而不失于正,服金丹、导引,能却寒暑,年逾八十,时届隆冬不衣棉裘,子虽有奉,在笥而已。常语人曰:金丹之道,乃心田内丹,非方士所炼铅汞之法,惟寡欲培元,咽津运气,内注丹田,乃得为之。若误信方士邪术,妄求延年,失之远矣。自号曰觉各阁。著有《金丹撮要》、《延年要诀》,尝辑《马氏绳武集》八卷。又著有《求福指南》、《多福集》、《淑女幼学编》、《闺门戒法敬戒合编》、《戒溺集说》、《保赤三要》、《达生遂生福幼合编》、《救饥举略》诸书。皆述前人成说,参以赞词,使人知感,非敢云作也。板藏佛山十七间光华堂、大地街连元阁、绒线街天禄阁、省城天平街五云楼,今皆闭歇,书板散佚。其印刷成帙者,又经乙卯水灾,半遭湮没,殊为可惜。享寿八十有九,无病而终。学者称闲庵先生。(民国十二年《宣统佛山忠义乡志·人物》)


马清廉


马清廉,字伯泉,吉林永吉人。覃经学,旁逮数术、医理及针灸法,靡不通晓。著有《余经一得》、《医理会萃》诸书。


【传记】


马清廉,字伯泉,祖居其塔木后洼。家故小康,父大兴,喜任侠。凡有称贷,罔弗应,邻族婚丧不能举者,必斥赀以成之,坐是家渐落。清廉年十三,父即逝,贫不能读,依母氏为命。母林氏有贤德,以黹纫佐束脩,夜月机丝,助其雒诵。清廉幼奇颖,益自刻厉,从名师武斯信游,覃经学,往往背诵不遗一字。稍长,复与诸名士结文社,朝夕观摩,学乃日进。自是游庠补增生,名亦渐噪。又旁逮数术、医理及针灸法,靡不通晓。其为文也,能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且能发前人所未发,足补传注所未备云。时姚都统福升、顾道肇熙创建义塾,耳清廉名,聘教经学。在塾八年,循循善诱,造就人才甚众。取优拔,登贤书,捷南宫者,类多知名士。而张光鼐、杨景生其尤著者也。以贫故,己且不能赴乡选,仅以诸生终老牖下,为士林所惜。著有《余经一得》、《医理会萃》诸书,亦以贫不能刊行。民国十三年病卒,年已八十矣。嗟乎!生未食文字利,死亦不能瞰文字名邪。(民国二十年《永吉县志·人物志》)

四画



王三锡


王三锡,号柳堂,湖北潜江人。研求经术,兼善岐黄业,著有《脉诀指南》、《医学一隅》、《伤寒夹注》、《幼科发蒙》、《妇科摘要》、《辨证摘要》,梓行者为《辨谊奇闻》四卷。


【传记】


王三锡,号柳堂。庠生,研求经术,兼善岐黄业,遍览各家传书,会通大旨,折衷以归至是,一望决人生死。尝访友,闻隐隐哭声,询之,则孩提病危,苦无可救。乃诊之曰:是无难治,给以方,一药而愈。晚年有神医之目,家中盖茅屋十余间,以处病者,所诊多奇效。五世同堂,年九十三卒。著有《脉诀指南》、《医学一隅》、《伤寒夹注》、《幼科发蒙》、《妇科摘要》、《辨证摘要》,梓行者为《辨谊奇闻》四卷。(光绪六年《潜江县志续·人物志》)


王士雄


王士雄,字孟英,号梦隐,浙江海宁人。著有《霍乱论》、《重订霍乱论》、《温热经纬》、《归砚录》、《随息居饮食谱》、《王氏医案》(又名《回春录》)、《王氏医案续编》(又名《仁术志》)、《鸡鸣录》、《四科简易方》等。


【传记】


士雄,字孟英,浙江海宁人。居于杭,世为医。士雄读书砺行,家贫,仍以医自给。咸丰中,杭州陷,转徙上海。时吴越避寇者麕集,疫疠大作,士雄疗治,多全活。旧著《霍乱论》,致慎于温补,至是重订刊行,医者奉为圭臬。又著《温热经纬》,以轩岐、仲景之文为经,叶薛诸家之辨为纬,大意同章楠注释。兼采昔贤诸说,择善而从,胜楠书。所著凡数种,以二者为精详。(《清史稿·列传》)


士雄幼读楹书,著述最多。其刊行者曰《归砚录》、曰《重订霍乱论》、曰《随息居饮食谱》、曰《重校证治针经》、曰《仁术志》、曰《回春录》、曰《温热经纬》。又有《潜斋丛书》之刻。其《温热经纬》,乌程汪曰桢目为宝书,为文赞之。(民国十一年《杭州府志·人物》)


王士雄,……号梦隐,生十四岁而孤。其父弥留时,执士雄手而语曰:人生天地间,必期有用于世。汝志斯言,吾无憾矣。士雄泣而铭诸心。顾自念家贫性介,不能置身通显,何以为世用耶。闻先哲有言,不为良相则为良医。遂究心《灵》、《素》,昼夜考索,直选精微。而其治病之奇,若有天授,远近目为神医。生平撰述甚富,其《温热经纬》列入《荔墙丛刻》中。(民国十一年《海宁州志稿·人物志》)


【序跋】


随息居士,当升平盛世,生长杭垣,不幸幼失怙,自知无应世才,而以“潜”名其斋。或谓甘自废弃,而以痴目之,因自号半痴山人。尝刊《潜斋医学丛书》十种问世。年未五十,忽挈两弟,携一砚以归籍。然贫无锥地,赁屋而居。或问故,曰:余继先人志耳。乃颜其草堂曰“归砚”,辑《归砚录》以见志。藉砚游吴越间,哺其家口。洎庚申之变,或招游甬越,辞不往。辛酉秋,势日蹙,不克守先人邱垄,始别其两弟,携妻孥栖于濮院。人视之如野鹤闲云,而自伤孤露四十年,值此乱离靡定,题所居曰“随息”,且更字梦隐,草《随息居饮食谱》,以寓感慨。迨季冬,杭垣再陷,悠悠长夜,益觉难堪。今春,急将三四两女草草遣嫁,夏间避地申江,妻孥踵至,僦屋黄歇浦西,仍曰“随息居”。略识颠末,俾展卷而知随处以息者,即半痴山人身不能潜,砚无所归之华胥小隐也。《重订霍乱论》者,以道光间尝草《霍乱论》于天台道上,为海丰张柳吟先生阅定,同郡王君仲安梓以行世,盖二十余年矣。板存杭会,谅化劫灰。咸丰初元,定州杨素园先生又与《王氏医案》十卷合刻于江西,不知其板尚存否。今避乱来上海,适霍乱大行,司命者罔知所措,死者实多。元和金君簠斋,仁心为质,恻然伤之。遍搜坊问《霍乱论》,欲以弭乱而不能多得。闻余踪迹,即来订交,始知其读余书有年,神交已久,属余重订以为登高之呼。余自揣无拨乱才,方悔少年妄作之非,愧无以应也。逾两月,簠斋亦以此证遽逝,尤怆余怀。哲嗣念慈,检得《转筋证治》遗书一册,示余曰:此先人丁巳年刊于姑苏者,今板已毁,书亦无余。予读之,简明切当,多采荛,洵可传之作。因叹簠斋韬晦之深,竟不予告也。吴县华君丽云知予砚田芜秽,持家藏下岩青花石一片见赠曰:子将无意慰金君耶,有意慰金君,则重订之举曷可以已乎?余不能辞,遂受其片石,纂此以慰簠斋于地下。非敢自忘不武,谓可以戡定斯乱也。书成,题曰:《重订霍乱论》。首病情,次治法,次医案,次药方,凡四篇。同治建元壬戌闰月丙午,华胥小隐自记。(《重订霍乱论》自序)


武林王孟英先生,抱倜傥之才,精轩岐之学,年未冠,游长山,即以良医闻。迄今十余年来,车辙千里计,指下所全生盖不知若干人矣。然视疾之外,足不轻出户,手未尝释卷,此其好学深思,诚有人所不能及者,故能洞彻病情而投剂多效也。如近行时疫,俗有称为掉脚痧一证,古书未载,举世谓为奇病,纷纷影射,夭札实多。赖先生大声疾呼,曰:此即霍乱转筋之候也。呜呼!先生其先觉者乎?一言喝破,堪回大地之春。乃犹虑沉迷者之未尽觉也,慨然作《霍乱论》一书,铸古熔今,阐经斥异,其有功于世,人所共知矣。至先生为人,尤世之罕觏,恂恂然不趋乎时,不戾乎时,望之可畏,即之可亲,凡从游者,皆钦爱不忍离。今予得与合并甫数月,而先生遽尔言归,再图把臂,其在何时?怅然久之,因索其将锓之稿一读而叙此数言,以志送别之依依。即世之得读是书者,亦可因此而想见其为人。道光十有八年夏五月,瀔水诸葛令竹泉氏题于环山之挹翠轩。(《霍乱论》诸葛竹泉序)


雄不揣愚昧,以轩岐、仲景之文为经,叶薛诸家之辨为纬,纂为《温热经纬》五卷。其中注释,择昔贤之善者而从之,间附管窥,必加“雄按”二字以别之,俾读者先将温暑湿热诸病名了然于胸中,然后博览群书,庶不为所眩惑而知所取舍矣。非敢妄逞臆见,欲盖前贤,用质通方,毋嗤荒陋。咸丰二年壬子春二月。(《温热经纬》自序)


余读孟英之《霍乱论》也,在道光纪元之二十有八年。阅三载,孟英游江右时,余握篆宜黄,始纳交于孟英,因得读其《回春录》、《仁术志》诸治案,为之编纂排比,付诸剞劂,以惠世人。孟英知余耽情竹素,积嗜成癖,所获奇方秘籍,恒邮寄相示,拓我见闻。而余每有所疑,驰书相问难,孟英为之条分缕析,援古证今,如冰斯开,如结斯解,披函庄诵,未尝不抚案称快。数载以来,尺书往复,鱼雁为劳。夫疾疢,人之所时有也,不有药石,患害曷瘳?然而医籍流传,途径多歧,聚讼纷纭,各鸣一得,使后学彷徨眩惑,罔决适从,识者病之。余恒欲广搜百氏,兼综群言,吸摄精华,倾吐糟粕,勒为一书,以质好学深思之士。而才识谫陋,不敢自信,欲俟资力稍充,邀孟英共事扬榷,成斯盛举,浮沉数载,而所志迄莫能偿。既而军事兴,粤西贼起,攻长沙,屠武昌,陷安庆,遂踞金陵。江西左皖右楚,以大江为门户,大宪议保甲议团练以固疆圉。时余自宜黄改任临川,虽地居腹里,而民气素浮,讹言繁兴。张皇既虞生事,优柔又恐养奸。昕夕鹿鹿簿书间,而此事遂不暇计及。未几,先君子在籍弃养,奔丧归里,干戈载途,道路梗涩,乃取道长沙,泛洞庭,涉江汉,当武昌之南,溯流而西,至樊城,弃舟登车,揽许昌之遗迹,登大梁之故墟,慨然发怀古之思。及渡河,则桑梓在望,故里非遥,将涉滹沱,猝与贼遇,遽折而东,旅寓于丰宁之间。盖纡回六千里,驰驱五阅月,而迄未得归也。甲寅秋,烽烟稍靖,始得展祖宗之邱墓,安先君子于窀穸。十年游子,重返敝庐,闾里故人,半归零落,追念畴昔,喟然兴叹!居数月,复以公事牵率,买舟南下,因得谒孟英于武林,握手言欢,历叙契阔。而孟英业益精,学益邃,涵养深醇,粹然见于面目,余以行迫,未得深谈,惘惘而别。已而孟英来答拜,舆夫负巨簏置舟中,则孟英所赠书也。舟行正苦岑寂,得此奇编,如亲良友,遂次第读之。中得一编,题曰《潜斋丛书》,急阅之,盖孟英数年所搜辑言医之书也。或表著前徽,或独摅心得,或采摭奇方如《肘后》,或区别品汇如《图经》。匡坐篷窗间,回环洛诵,奇情妙绪,层见叠出,满纸灵光,与严陵山色竞秀争奇。噫!技至此乎。夫士君子能成不朽之盛业,而为斯民所托命者,其精神必强固,其志虑必专一,其学问必博洽,其蕴蓄必深浓,而天又必假以宽间之岁月,以成其志。孟英怀才抱奇,隐居不仕,而肆力于医,故所造如此,岂偶然哉!余行抵玉山,遇贼不能前,仍返武林,就孟英居焉。晨夕过从,相得甚欢,因并读其《温热经纬》。经纬者,盖以轩岐、仲景为经,叶薛诸家为纬,体例一仍《霍乱论》之旧,而理益粹,论益详。其言则前人之言也,而其意则非前人所及也。余于此事,怀之数年,莫能措手,孟英已奋笔而成此书。洋洋洒洒,数十万言,无一只字蔓语羼杂其间,是何才之奇而识之精耶。异日由此例而推之各杂证,力辟榛芜,独开异境,为斯道集大成,洵千秋快事哉。余于孟英之学无能望其项背,而孟英谬引为知己,殆所谓形骸之外,别有神契者耶!因备述颠末于简端,以志交谊之雅云。咸丰五年岁次乙卯端阳前三日定州杨照藜叙。(《温热经纬》杨照藜序)


良由选方者未必知医,而知医者非视单方为琐屑不足道,则矜为枕秘而不传。故行世单方,竟无善本。余未尝学问,为继先君志,童年即究心医籍。三十年来,凡见闻所及,固美不胜收。窃念穷乡旅宦,疾病陡来,无药无医,莫从呼吁。爰不自揣,选其药廉方简,而用之有奇效、无险陂者,集为四卷,题曰《四科简效方》,以俟仁心为质者板以流传。然限于卷帙,遗漏良多,用质通方,勿嗤浅陋。咸丰四年甲寅。(《四科简易方》自序)


海昌王梦隐,邃于医者也。所著《潜斋丛书》,阐发确有至理。是编乃集其见闻所及,已经试验,平易可用之方。书成,未及刊行。乌程汪谢城先生录副藏之。先生归道山,藏书散布人间。是编为田杏村舍人阅市所得。余阅其方,抉择精审,简而能备。读梦隐《归砚录》有曰:余近采《简妙方》一帙,为《蓬窗录验方》。此录所采较多,其不失《简妙》之旨则一也。近日为梦隐刊遗书者,如《随息居霍乱论》、《温热经纬》,皆有传本,独《四科简效方》未见流传,爰取汪氏手校本付诸剞劂。吾知是书出,较诸通行之验方,有过之无不及者矣。光绪十一年五月。(《四科简易方》徐氏树兰跋)


予友王君孟英,自颜其室曰潜斋,而锐志于轩岐之学,潜心研究,遂抉其微。年未冠,游长山,即纳交于予。每见其治病之奇,若有天授,而视疾之暇,恒手一编不辍也。继瞻其斋头一联云:读书明理,好学虚心。可见苦志力学,蕴之胸中者渊深莫测。乃能穷理尽性,出之指下者神妙难言。二十年来活人无算,岂非以用世之才,运其济世之术,而垂诸后世者哉。今就余耳目所及之妙法,仿丁长孺刻仲淳案之例而付梓。名曰:《回春录》。见闻有限,遗美良多。世之君子必有如庄敛之、华岫云其人者,更为之远搜博采以广其传,而予糠粃在前有荣施矣。(《回春录》周氏序)


吾族系出安化,籍隶盐官,十四世祖迁于海盐之水北,十九世祖,复归于原籍之旧仓。乾隆间,曾王父遭海溢患,携吾祖、吾父侨居钱塘。嗣为吾父娶于杭,生余昆季六人,而殇其三,故虽行四而字孟英。尝忆吾父之归葬曾王父暨大父也,谓先世邱垄所出,意将辈家回籍而未逮。道光纪元,府君遽捐馆舍。时余甫十四,童昏无知,家无担石储,衣食于奔走有年,不获时省祖墓,罪戾实深。而敝庐数椽,地土数亩,亦遂悉为人续,是以先府君之葬,势难归祔祖茔。因循多载,吾母命卜地仁和之皋亭山,以为海昌便道,子孙易于祭扫,余敬谨恪遵。先孺人弃养,即合葬焉。造癸丑春,金陵失守,杭城迁徙者纷如。窃谓吾侪藉砚田以糊其口,家无长物,辛丑之警,有老母在,尚不作避地计,况今日乎。第省会食物皆昂,既非寒士所宜久居,而婚嫁从华,向平之愿亦不易了。倘风鹤稍平,可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