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 历史名人 >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胡卓然著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6-01

书籍编号:30331972

ISBN:978721418878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1426

版次:1

所属分类:人物传记-历史名人

全书内容: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引子


1927年4月中旬的南京,虽然已到了阳春时节,但白色恐怖的阴影如同深冬的朔风一样,让每个南京市民都感到了彻骨的寒冷。4月10日下午,蒋介石在南京指使军警和流氓分子袭击请愿的革命群众,数十人遇害,千余人受伤。当晚,中共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谢文锦等10人被捕,惨遭杀害后抛尸秦淮河里。


“好惨啊。那时候军阀孙大帅占了南京,他不怕死,带人发传单、贴标语,叫大家伙反抗呢。”


“是啊。军阀的时候九死一生,想不到光复了,却这么没了。老蒋,真是歹毒啊。”


居住在秦淮河边的群众,看到谢文锦的遗体被捞到岸边时,彼此之间低声悄悄耳语着。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南京成为了反动军警、特务和流氓们的天下。谁被杀了谁被抓了,公开场合大家都不敢高声多打听一句,害怕被当成共产党的亲属抓起来。


然而,这几天的南京秦淮河边却偏偏有一位老人、一位中年妇女和两位年青人,用浙江温州口音执着地到处询问:“你们知道这个人捞起来之后埋在哪里吗?他长的是个什么样子……”


老人是谢文锦的岳父,中年妇女是谢文锦的妻子汪味辛。两位青年人一位是谢文锦的胞弟谢文侯,一位是谢文锦的妻弟汪立成。


汪味辛3月底的时候从南京回浙江温州省亲。汪立成五十多年后都记得,有一天,姐姐接到南京房东的电报,说看到谢先生房门开着,几天不回。


全家人都惊呆了。姐姐痛哭失声。第二天他们立即搭乘海轮从温州赶到上海,然后坐沪宁线的火车进了南京城。


等汪味辛和亲人们赶到南京时,只听人们说好多个共产党被害了,尸体被抛到秦淮河里又冲到市区。岸边老百姓于心不忍将尸体捞了起来。


汪味辛、谢文侯等人想找到亲人的墓地。他们含着眼泪、冒着危险一遍又一遍问着问着……终于问到了慈善团体的掩埋工。听了家人介绍的特征,工人看四下无人赶紧告诉他们:“有这个人的,埋在雨花台了。”顿了顿,工人又沉痛地说:“但现在雨花台杀的人多,多半没立碑的,怕是不好找。”


有了这个讯息,大家赶紧到城南的雨花台上找了很多次,可这座山丘上到处是一堆堆新坟孤冢。


他们默默从这些没有墓碑的坟冢旁走过。最后,收拾了谢文锦的遗物:两大箱藏书(绝大部分是俄文版的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和他共事过的名人照片(有陈独秀、周恩来、刘少奇、邵力子等人)等,带着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南京。


家人唯一知道的是,雨花台是亲人谢文锦的长眠之地。


历史永远知道的是——


谢文锦烈士的英魂,永驻雨花台。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山乡之子


1894年3月3日(农历甲午年正月廿六),谢文锦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府永嘉县潘坑村。谢文锦出生后,家人给他取谱名谢用绣,字文锦。后来读书时将文锦作为名字,改以“褧霞”为字。


潘坑是楠溪江上游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楠溪江因两岸生产楠树而得名,是瓯江下游的第二大支流。江的东岸属雁荡山脉,江的西岸属括苍山脉。连绵起伏的山脉之间,澄清的江水蜿蜒流淌,两岸放眼望去处处皆是重峦叠嶂。险峻山崖之中的山谷,则成为这里唯一适宜人们聚族而居的区域。以“坑”为名的村庄在永嘉境内还有多处。地名之中的“坑”其实是用于形容这类被群山环绕的盆地地形。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大山深处的永嘉县潘坑村


谢文锦的家族祖居在仍保持着古村落风貌的永嘉县蓬溪村。根据家谱的记录,这个村庄的谢姓族人是东晋时期著名文学家,有“山水诗鼻祖”美誉的谢灵运的后裔。今天,温州市“池上楼”里的谢灵运纪念馆之中,“谢氏后裔”展厅陈列着“北宋晚期之后的谢氏后人历代人才”的资料,其中即包括谢文锦的图文介绍。


公元422年,谢灵运出任永嘉太守。楠溪江两岸美不胜收的秀丽山水风光,在他心底开启了诗意的氛围。现存谢灵运四十余首山水诗中,在永嘉写的可确证的就有二十一首。其中不乏直接以楠溪江附近山水为描摹对象的名句,如:“涧委水屡迷。林回岩逾密”;“近涧涓密石,远山映疏木”;“日没涧增波,云生岭逾叠”等。


谢灵运“被公认为中国山水诗派的开山之祖”,他咏叹过的永嘉山水,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独特的一道风景线。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经用这样的脍炙人口的著名诗句,淋漓尽致表达了他对谢灵运笔下永嘉风景的赞美:自言长官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后来,谢文锦家乡永嘉的这条楠溪江也因此渐渐有了这样的美誉:中国山水诗的摇篮。


谢文锦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谢文锦故居


南宋时,谢灵运的后人谢复经又迁居回祖先曾吟诗的楠溪江领域。谢复经“字子致。少年聪颖,有远祖谢灵运的遗韵,酷爱文学、诗词、儒术,尤其对《诗经》很有研究”。据家谱记载他是太学堂的“上舍生”。南宋绍兴十三年(1143)重新设立太学,“太学里实行五年制的三舍法:初进太学为外舍,经过一年学习而合格者升入为内舍;再经过两年学习而合格者升入上舍”。而最高一级的上舍生,其比例是非常低的,三舍共计一千七百余人,“其中外舍生一千四百余人,内舍生二百人,上舍生仅三十余人”。


虽然跻身于凤毛麟角的“上舍生”行列,但身处乱世之中的谢复经一生未入仕途,而是避居秀水青山的楠溪江畔,以耕读为业。后来,谢复经的部分后人迁居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蓬溪村,在此繁衍生息数百年。祖先源远流长的文化气息,让蓬溪村的谢氏家族也一直留下了“耕读传家”的传统,一直保持了文风昌盛的局面。


到谢文锦的祖父谢邦善这一代时,虽又已迁居距离蓬溪数十公里的潘坑,但其家庭仍延续了祖上崇文的风气。谢邦善自己是读书人,据记载是晚清时期的“太学生”。而谢文锦的父亲谢国广不仅识文断字,而且学习了医术,在山乡之中行医济世。他并没有在家中设置医馆,而是谁家有了疾患,就在山间奔波赶去,经过“望闻问切”之后,开药进行治疗。


谢国广,字善进,生于1861年。谢国广的原配妻子麻氏生下了谢文锦的两位哥哥谢文远(谱名用世)、谢文儒(谱名用道)。1889年麻氏去世后,谢国广续娶了陈氏,也就是谢文锦的母亲。陈氏生下了谢文锦和他的弟弟。


谢文锦出生时,家中的房屋在半山腰上。就在这一年,父亲谢国广和族人一起在山下建起了新居。新建的这所房屋“瓦木结构,坐北朝南,占地面积650平方米,正屋七间,轩屋六间,悬山顶,前有门台,中有天井”笔者2015年2月17日访问永嘉县党史办获得的记录,并于2月18日实地寻访了该故居。


潘坑其实是楠溪江切割冲刷丘陵而成的狭长深谷。湍急的江流从山谷底部奔腾而过,水面占去了山谷里的大半平地,住在潘坑的人们为了生计只好在山脚下开垦梯田。当时,在这片崇山峻岭里开垦梯田大为不易,谢家和乡亲们一样生活贫困,而且家中积蓄又多用于建造新居。但是,祖先流传下来的崇文之风,让谢国广仍立下了供四个男孩全部读书的决心。


信奉“医者仁心”的谢国广,给乡亲们治病后也不催促诊金。淳朴的乡亲们等到过年家家户户“杀年猪”时,拿出一些猪肉送到谢家作为酬谢。谢家为了让孩子们有读书的费用,把这些猪肉在大桶里腌制好,积攒起来开春之后挑到集市上售卖笔者2015年2月18日访问谢文锦侄子谢志纯的记录。就这样积少成多积累些钱财,给孩子们赚取学费。


依靠父亲行医的经济收入,谢文锦兄弟四人全部有了读书的机会。而兄弟四人之中,又以谢文锦的学习成绩最好。


1901年,谢文锦7岁时,被送出群山环抱的潘坑,到位于永嘉县中部的岩头集镇姑父家居住和学习。


地处楠溪江中游西岸的岩头镇,虽然是三面环山、一面濒江的盆地,但括苍山脉只延伸至集镇的西北,使全镇地势从西北到东南渐渐平坦。也正是因为地形的区别,和封闭于大山深处的潘坑相比,岩头镇的交通状况大为改观,这里的交通堪称是“水陆两便”——


楠溪江从山谷之中流到此处后,江面豁然开朗,可常年通航“舴艋舟”。这种独特的舴艋舟其实是一种两头尖如蚱蜢的小木船,永嘉一带又称其为“梭船”。因为其吃水浅和操纵灵活,很适宜在浅滩行驶。堪称楠溪江流域标志性的交通工具。从岩头出发的舴艋舟顺江而下,很快即可到达楠溪江汇入瓯江的地方。而一旦出了楠溪江江口,瓯江南岸即可看到温州府的城门了。


陆路交通方面,岩头镇也“曾是温(州)杭(州)古道上的枢纽之一,古道四通八达,永仙干线、石匣路和永乐岭头道、箬袅道、孤山道交汇于此,过往客商络绎不绝”。


水陆便利的交通,让岩头镇成为楠溪江畔的繁华之地,也随之成为当时永嘉教育较为发达的乡镇之一。


岩头距离潘坑有六十多公里。远离了父母的谢文锦,在私塾启蒙老师的教导下踏上了求学之路。


谢文锦的启蒙恩师名叫郑继恒,与永嘉的谢氏家族有亲缘关系。老先生开办的私塾“普安书院”设在环境清净、风景优美的普安寺。这所寺庙在岩头“西北三里山岙中。三进四合院,初建于唐先天元年(712),是岩头镇最早的寺院之一”。


进寺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石桥,名为永庆桥。这所桥中间两桥墩各由四根石柱组成,越过湍急的溪流。中间桥板的左侧用楷书横刻着“大宋庆元三年丁巳四月十七日庚申”。庆元是南宋宁宗的年号,庆元三年是公元1197年。谢文锦读书时,这所石桥已在此耸立了七百多年。


年幼好学的谢文锦每天往返于这座古老的永庆桥,开始读书习字的生涯。桥的这一头是幽静的古寺,另一头则连接着秀丽的山峦。在这日复一日的穿行于古桥的过程中,谢文锦也一天天成长着。


这位郑老先生,被称为是当地“最有学问、最受人尊敬的”教书先生。当地历史文献里保存下来的郑继恒一篇祝寿文,从中可以看出他扎实的文学功底和遣词谋篇能力。在这山乡之中,有这样学问的教书先生着实不多。谢永盛公六旬寿序闻之乡人山居得气厚,故常多寿,诚以守其朴者完其素,劳其力者贞而固,铁磨不蚀,户枢不蠹,胥是道也。如吾舅父永盛翁者,绳墨自持,不事雕琢。家虽富而心不富,衣服有常、饮食有节,先日出而兴,后鸡鸣而息。绸缪拮据,不少暇逸,其勤俭有若此者。其交人也,无贫富疏戚,皆饮以和;无炎凉态至,处兄弟犹子辈。事无巨细,皆赖舅父预筹可否,而弥缝其阙。所以诸弟侄得安无事,以遂其开适之天,其和厚有如此者。元配徐孺人产内兄鸿豪,孺人逝世,续娶应孺人,率妇女以理中馈,谋纺绩富而能劳,敬姜之遗风也。夫以舅父之勤谨,相以孺人之慈祥,宜其名列成均同赓难老也。将登耄耋,履期顺皆可预卜,而花甲之周,大衍之数特其始庆云尔。长内兄鸿豪,幼聪慧,厌科举而业医经,功丛活命。次内兄佐廷,性尤恪恭,虽异母,友于之情弥笃。诸孙或耕或读,各勤其业,诚所谓“芝兰玉树生于庭”,皆环而顾之喜可知也。《雅》曰:“子子孙孙,勿替引之。”可以是祝焉,他如铺张扬厉之言,不敢赘及惧诬也。是为序。


甥男邑庠生郑继恒拜撰在书院之中,谢文锦的聪慧、勤奋也渐渐受到了郑继恒老师的器重,郑老师“把谢文锦视为自己的得意门生”。


据谢文锦儿时邻居家的小伙伴,也是一起到私塾读书的同学谢寿康后来回忆,谢文锦此时已表现出了学习上求真务实、不追求形式主义的独特个性。老师让学生们背课文,大家常常是有口无心大声念着书,谢文锦却闭口不言,独自凝心默诵课文。到了老师叫学生们把书合拢起来逐一背诵时,其他学生背不出来,只有谢文锦一个人可以大声、流利地背出课文。


谢文锦在楠溪江畔的青山秀水之间降生、成长的时候,山外面的世界正承受着历史的风云变幻。谢文锦出生的甲午年,因为“甲午战争”而载入了史册。中国在战败之后,被迫在1895年4月17日和日本签订了大大加深中国半殖民地化的《马关条约》。无情的炮声震碎了“天朝上国”的残梦,也让人们渐渐失去了对于衰朽封建王朝的最后幻想。


甲午战争宣告了洋务运动的失败。面对着民族危机急剧加深的历史变局,仁人志士们开始寻找新的救亡图存良策。但随后仅仅持续103天的“戊戌维新”又胎死腹中。在历史的深刻教训面前,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思潮终于成为了社会的主流。


谢文锦的启蒙老师郑继恒和其后一起兴办学校的同道中人,也属于永嘉县早期接受革命思潮的知识分子。他们“以国家甲午战争之败,戊戌变法不成,皆有奋发革命之志”。谢文锦的思想受到老师较深的影响。从启蒙恩师这里,他最早接受了爱国主义思想的熏陶,心底日渐埋藏着对腐败的封建统治者和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憎恶情绪。是郑老师一次次对于国家正处于危亡关头的讲述,让从小生长在大山深处的谢文锦知道了民族正遭受列强欺压的事实。这样的教导在谢文锦幼小的心灵上悄悄埋下了为祖国和民族而努力奋斗一生的信念,这是他长大后走上革命道路的思想基础之一。


谢文锦开始接受教育的这一年,中国彻底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作为八国联军入侵的结果,1901年9月7日,英、俄、美、日、德、法、意、奥、西、比、荷等11个帝国主义国家胁迫清朝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这一条约标志着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完全形成。


00清政府依据《辛丑条约》须向列强赔款白银4.5亿两。以关税、盐税和常关税作为担保,分39年还清。加上年息4厘,本息多达9.8亿两。巨额赔款仅仅只是一方面,中国失去的政治权利也触目惊心: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地带的中国主权丧失了,条约规定“独由使馆管理,中国人民不准在界内居住,应允诸国分应自主,常留兵队分保使馆”;中国保卫首都的国防自卫权力被削弱了,“大沽炮台及有碍京师至海道之各炮台,一律削平”;帝国主义更是依靠《辛丑条约》在中国取得在北京、天津至山海关铁路沿线的驻军权,三十多年后“七七事变”里发动进攻的日军正是依据《辛丑条约》而驻扎在卢沟桥附近的……


而为了保持在华的特权,条约公然永远禁止中国人成立或加入反帝性质的各种组织,“违者皆斩”。帝国主义妄图通过这一条款,“使四万万人父诏其子,兄诏其弟,永远帖服于帝国主义铁蹄之下,勿存反叛之心”。


中国从一个独立完整的主权国家彻底沦为一个半殖民地国家之后,拯救民族危亡成为时代的主旋律。有识之士开始把教育改革作为“救亡图存”的重要途径。清朝末年掀起的教育改革浪潮,也让刚刚接受启蒙教育不久的谢文锦,幸运地赶上了家乡新式学堂的“首班车”。


谢文锦接受教育的次年(1902年),清政府颁布了“壬寅学制”,规定初等教育共十年,蒙学堂四年、寻常小学堂三年、高等小学堂三年。该学制虽未正式实施,但已发出了教育改革的先声。


随后,《奏定学堂章程》于1904年1月公布,章程的内容即对后世影响深远的“癸卯学制”,是中国近代第一个正式施行的学制。其中,初等教育从此前“壬寅学制”规定的十年减为了九年,设初等小学堂五年、高等小学堂四年。“蒙学堂四年”的硬性规定被取消。作为《奏定学堂章程》的组成部分,《奏定初等小学堂章程》之中明确规定:“设初等小学堂,令凡国民七岁以上者入焉,以启其人生应有之知识。”


此时,谢文锦已经10岁了。按照7岁后可以入读初等小学的规定,他此时早已经到了可以读初小的年龄。这一时期,温州籍的著名教育家孙诒让正致力于发展浙南的教育事业,“亲自兴办和积极筹划,倡导下”,温州陆续设立了多座新式学堂。新学制颁布的1904年当年,隶属温州府的瑞安设立了“养正初等小学堂”,平阳设立了“汉城初等小学堂”,乐清设立了“铸英两等小学堂”,永嘉也新设立了“广化两等小学堂”(“两等”是指学校同时设置有初等小学和高等小学)。“谢文锦就是广化学堂的第一期毕业生”。


同为1894年出生的永嘉县鲤溪村人李仲芳,和谢文锦是小学同一年级的同学。他回忆求学经历是:“九年寒窗苦读(其中三年读私塾),终于在1911年冬以名列前茅毕业于永嘉广化高小。”


依据这段回忆,谢文锦从1901年起读了好几年的私塾后,1906年初转入初等小学的四年级就读(当时的小学普遍是春季入学、冬季毕业)。清朝末年新式学堂刚刚设立时,读了几年私塾的学生插班入读小学是普遍现象。谢文锦得以转入新式学堂插班就读,与启蒙恩师郑继恒前往广化小学任教有关。前述谢文锦的同学李仲芳的回忆里,也提到“在小学,深得郑继恒、胡卜熊、郑恻尘诸良师的谆谆教诲”。


赶上了“首班车”的谢文锦走进了广化小学堂。在这所当时“西楠溪最高学府”里,谢文锦大大地开了眼界。在从旧式书院向新式学堂的过渡过程中,他也长了许多见识。从当时的《初等小学堂必修科课程表》可以看出,虽然仍设有修身、读经等课程,但增设了此前私塾教育完全不会开设的算术、地理、体育、格致(讲授动植物、矿物、生理卫生)等新式课程。这些新式课程为谢文锦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知识大门,让他得以从幼年时即能用崭新的眼光看待世界。


谢文锦就读的这所学校后来又有变迁:“清德宗光绪三十四年(1908)改名广化高等小学堂。宣统元年(1909)从港头乡广化寺迁入岩头金氏大宗。”在学校撤销初等小学,改为广化高等小学堂的这一年,读完初等小学五年级的谢文锦继续就读高等小学。就在这一年,谢文锦的父亲去世了。但谢文锦的学业没有因此中断。家族里“耕读传家”的传统,让家人继续供着这个成绩最好的孩子完成学业。


而勤奋好学的谢文锦在自己苦学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家乡山村里大部分读不了书的孩子们。学校放假之后,谢文锦回到潘坑村时,当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看到他的课本,都艳羡不已。重重的大山把潘坑村与外面的世界分隔开,村里连私塾都没有,大部分家境贫苦的同龄人也没有走出大山读私塾的机会。


求学的艰难,让自幼善良淳朴的谢文锦推己及人,萌生出了让小伙伴们都能够读书识字的朴素愿望。而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愿望,很快就化作了他脚踏实地的行动。


谢文锦开始利用每年的寒假和暑假开设夜校,教没有走出山村的失学孩子们读书识字。他借着月光教小伙伴们念书,燃着油灯带小伙伴们习字。提前成为“老师”的谢文绵放弃了晚上的休息,全身心投入自己创办的夜校教学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就成为了村里的“小先生”。


谢文锦待乡亲们的孩子如同自己的亲兄弟一样。一个又一个夜晚,山村里回荡着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这个闭塞的小山村,因为谢文锦的辛勤付出而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学校。谢文锦也用自己助人为乐的实际行动,向乡亲们诠释着一位“山乡之子”的责任和担当。


谢文锦的启蒙恩师郑继恒在广化小学任教,让谢文锦得以继续受着郑老师的教诲。而更值得一提的是,他读小学的老师里还有三位后来和谢文锦成为革命斗争生涯里的“战友”。


广化小学体育教员胡公冕,1888年生。此前离开家乡永嘉出外闯荡,在杭州参加过清朝军队。1909年在父亲要求下,胡公冕放弃军职回到家乡做教员。他“虽有体操特长,但文化水平较低,他就一边当体操教员,—边跟读高小课程。当时高小班里学业成绩最好的是谢文锦,这位比他年少六岁的学生,在文化课程学习方面,又成了他的小先生”。谢文锦毕业的这一年,胡公冕了解到辛亥革命的消息,赶到宁波参加了革命军,随后开赴上海,准备参加北伐。


另一位是数理教员郑恻尘另见《永嘉党史通讯》,第34页,1991年第1—2期。,也是1888年生。他是一位初具革命思潮的年青人。以前读书时,郑恻尘在课余常常自弹自唱当时的爱国主义歌曲《中国男儿》:“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擎支手撑天空;睡狮千年,睡狮千年,一夫振臂万夫雄,长江大河,亚洲之东……”他用这兴奋激昂的歌声表达自己的壮志雄心。在谢文锦快毕业时,1911年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浙江,激奋之下的郑恻尘也离开故乡永嘉,到湖北参加了革命军。


胡公冕和郑恻尘不仅是谢文锦的良师,也是他的益友。他们三人在此时即结下了友谊。而这份珍贵的友谊,也将伴着他们后来一起踏上革命的道路。


还有一位是国文教员胡卜熊。他1877年生,当时已是一位30多岁的“老先生”了。胡卜熊“出身书香门第。6岁入私塾读书,天资聪颖,号称神童。20岁考取生员,翌年考取‘岁贡士’。1902年上北京考取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医学馆。1906年毕业”。受过新式学堂教育的胡卜熊,不同于拘泥四书五经的旧儒生。他带着新思路和新视野的教诲,也让学生们受益匪浅。


胡卜熊的堂妹胡识因,后来与郑恻尘结为了革命夫妻。在1924年秋谢文锦回温州建党时,夫妻俩一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胡老先生自己也曾投身大革命的洪流之中。


这些都是后话了。小学阶段的谢文锦,根本没有想到他结识的这几位老师将和他多年后一起相会于革命道路之上。这位永嘉青山秀水孕育出的山乡之子,此时已不满足于只受小学教育。不甘碌碌无为的谢文锦年复一年发奋苦读,期望可以毕业后走出大山,在新的世界里继续开拓自己的眼界和胸襟。


曲折升学路


就在谢文锦读小学的时候,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划时代的一页又被翻开了。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政府的封疆大吏直隶总督袁世凯、盛京将军赵尔巽、两湖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周馥、两广总督岑春萱、湖南巡抚端方等人联衔上奏,提出“故不独普之胜法,日之胜俄,识者皆归其功于小学校教师。即其他文明之邦,强盛之源,亦孰不基于学校”,据此进而提出意见:“欲补救时艰,必自推广学校始。而欲推广学校,必自先停科举始。”


风雨飘摇之中的清政府接纳了这一建议,光绪皇帝随后颁诏:“著即自丙午科(注:即1906年)为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历时长达1300年之久的科举制度,至此终告完全废除。这是中国教育史上一件继往开来的大事,它不仅标志着封建主义旧教育从形式上宣告完结,更标志着中国近代教育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新式教育彻底打破了“八股文”的桎梏,让青年学子们走上了一条求学的新路。从此以后,全国各地的小学毕业生再不用为科举考试分散求学的注意力,都开始把精力集中于报考中等学堂,努力寻求接受进一步新式教育的机会。


六年后的1911年冬,谢文锦从广化高等小学毕业,他成为了学校的首届毕业生之一。


此时,高等小学的毕业生在社会上还是凤毛麟角。当时的浙江农村,高等小学毕业生被视为原先的“秀才”。高小毕业,在世人眼中与废止不久的科举入泮采芹,中秀才一样,依然保留着派报录人(俗称报事佬)吹打报喜,张贴大红报帖的做法。长期以来,在乡间把高小毕业说是“中秀才”,将高小毕业生当“秀才”,各家族族规凡高小毕业孙男,可进大宗祠堂祭祖,上始祖坟祭祀,领胙时得双份,社会地位大大提高了。谢文锦从高等小学毕业时,辛亥革命的隆隆炮声正震撼着清王朝的统治。1911年11月4日,革命军发动起义攻克浙江省会杭州。随后温州也宣告光复,不久,曾在永嘉参与兴办教育事业的徐定超担任了温州军政分府都督,社会秩序渐渐稳定下来。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组建南京临时政府,由此开创了中国历史上也是亚洲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制度。1月7日,温州各界为此举行庆祝会和提灯会。当时的上海《申报》也报道了温州各界庆祝的盛况。阳历一月七号,温州军政分府暨各界假座师范学堂,庆祝总统受任。先由《东瓯日报》馆用彩带迎孙中山先生肖像莅会。计男女来宾不下数千人,均行脱帽礼。水陆军队举枪致敬三呼“万岁”,奏军乐。徐分府乃报告开会宗旨,宣读祝词。次《东瓯日报》馆代表黄傥夫君、警界代表林干臣君、维民会代表郭宝玉君相继续祝词。举西宾谢牧师道培演说。次东宾田宽甫君演说,日语由缪君代译。次《东瓯日报》馆周子由君、林立夫君、项任秋君相继演说毕,来宾奏琴唱歌。次奏军乐,全场均三呼“中华民国大总统万岁”。当即摇铃散会。是日,会场秩序极为整肃。当晚行提灯会,军政分府人员及巡防游击各队、商团、民团及学生均于七句钟齐集,由小南门、瑞安门循大街而行。国旗飘扬、灯光灿烂。各小学校学生高唱庆祝歌,铺户燃放爆竹不绝。日商亦送提灯三百盏随行,以表庆祝。真盛事也。万众欢腾的历史背景下,刚从高等小学毕业的谢文锦也树立了更远大的理想。他期望可以继续读书,学到更多的知识,在这个崭新时代来临之际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于是,勤奋好学的谢文锦没有停止求学的步伐。科举考试没有了,“秀才”求学的下一步出路是考取中等学堂。此时,从小学毕业后,有三类学校可以报考升造:一是普通中学,二是师范学校,三是实业(专门)学校。


1912年夏季,谢文锦考取了前身为温州中学堂的浙江第十中学校,成为该校在民国期间招收的首批学生。


这个大喜讯传到了山乡,让15岁的谢文锦顿时成为家乡人的骄傲。乡亲们交口称赞谢文锦没有辜负父亲生前的厚望,给家庭、家乡都争了光。


清末民初时,中学的录取名额远远少于小学毕业生的人数。此时。整个温州府只有两所中学。多年之后也考取这一中学的永嘉县学生张毓中回忆:那时旧温州府所属的永嘉、瑞安、平阳、乐清、泰顺、玉环等六县,仅永嘉县办有“省立第十中学”(十中)和“私立艺文中学”两所中学。艺文中学是教会所办,后改为瓯海中学。十中是个历史悠久、远近遐迩的公立学校,每年仅收学生八十名,能考上十中,非常不容易,如能榜上有名,就有如龙门一登,身价百倍。实际上,谢文锦考取浙江第十中学的这一年,该校录取的学生还不到后来的80人。


在温州市博物馆收藏的《浙江省立温州中学创校纪念刊》之中《四十年来历届毕业学生统计》里,有一份《第十中学旧制历届毕业学生人数》的记录。从中可以看到,谢文锦考取的这一届最后毕业生仅有64人。能够在温州府各县数十个小学的毕业生之中脱颖而出,跻身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