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 军政领袖 >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104岁老红军、南京邮电大学*任院长秦华礼历经26年亲笔回忆录!央视一套《开学*课》“接过老兵的旗帜”特别播出!献给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礼赞!

作者:秦华礼著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9-01

书籍编号:30342032

ISBN:978721419163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91383

版次:1

所属分类:人物传记-军政领袖

全书内容: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百年华诞百年礼赞——写在敬爱的父亲百岁寿诞之日(代序)


百年——历史长河短暂的瞬间;


百岁——人类生命历程的巅峰。


秦华礼,我们最敬爱的老父亲,一个创造人生奇迹、铸就生命辉煌的人……


碧柔透秀的诺水河,日复一日地唱着古老的歌谣,轻轻流淌在承载着中华民族悠远文明历史的川陕大地上,绕过山梁,越过沟壑,滋润着沿河两岸富饶的原野。


清清的河水在那密林遍布的莽莽大巴山麓打了个弯,留下一座曾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史中声名威扬的山区小城——通江。


公元1913年元月16日,我们敬爱的父亲就出生在四川省通江县陈河乡深山密林之中一个叫作“秦家碥”的小山村里。


生于普通农户家的父亲,从小尝尽了生活的艰辛:1岁时爷爷去世,迫于生活压力,目不识丁的婆婆含泪把三个姑姑送给人家作童养媳,含辛茹苦拉扯着父亲艰难度日。


不满10岁,父亲就当了放牛娃、学徒工。儿时曾患上一种说不上名的疾病,高烧多日不退,无药医治,万般无奈,只得靠喝后山腰一口泉眼中流淌出来的清泉水充饥抗病,不料,竟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个从那贫脊山沟里走出来的山娃子,竟由此一路走过百年春秋,登上了人类生命的巅峰。


公元1932年12月18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由陕南翻越巴山入川,到达通江北部边陲场镇两河口,并在通江县建立起了第一个红色革命政权——苏维埃。


红军入川后的第三天,深明大义的婆婆就拉着父亲赶了几十里山路,来到红军通江游击大队大队部,送子参军。从此,我们敬爱的父亲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自己为之整整奋斗了80个春秋的革命道路。


从1932年12月起至1934年10月工农红军长征开始时,当时不足23万人的通江县,就有近5万人投身革命,参加红军,在艰苦的斗争中,先后有45000余名通江儿女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为中国革命书写下了壮丽的历史篇章。


投身革命后的父亲先后担任红31军排长、指导员、师部巡视员、军政治部干事等职,并参加了川陕苏区反击敌人三路围攻、川陕苏区反击敌人六路围攻、空山坝战役、万源保卫战、强渡嘉陵江、攻克剑门关、攻克中坝和千佛山等著名战役,历经长征,三过草地。就在那漫漫长征路上,父亲作为人民军队一名光荣的通信战士,在枪林弹雨的洗礼中,完成了在红军通信学校的学习后,担任红四军军部电台台长。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父亲奉命携带电台奔赴抗日斗争第一线,战斗在太行山麓、晋冀鲁豫边区,先后担任八路军129师师部电台台长、山西抗日决死一纵队电台中队长、太岳军区决一旅通信科长等职,分别参加了反敌人九路围攻、百团大战、大林渠战役、1941年秋季和1942年5月反日军大扫荡等著名战役,获得八路军129师刘伯承师长颁发的一等物质奖。


解放战争时期,父亲先后参加过保卫延安、上党战役、吕梁战役、临浮战役、晋南战役等著名战役,多次立功并受到陈赓司令员的通令嘉奖。


1947年初夏时节,父亲奉命调任晋冀鲁豫军区通信学校政治委员。在人民解放战争最为艰苦的岁月里,父亲曾先后在晋冀鲁豫军区通信学校、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军委工程学校工作过,为人民军队的成长与发展、为人民革命的解放事业,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军事通信干部。


上世纪50年代初期,全国解放的战火刚刚停熄,我们的父亲就服从组织安排,脱下自己珍爱的军装,只身一人来到重庆北碚黄角垭,为刚刚诞生的红色政权组建了川东、川北邮电管理局,并出任四川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兼成都市邮电局长、党委书记。


两年后,父亲又赶赴云南,亲自率领新组建的通信建设队伍,在荒无人烟的茫茫西南边陲原始森林中,克服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连续奋战几个月,架设开通了我国西南边疆昆明——缅甸的第一条国防通信线路。


北京邮电大学(原北京邮电学院)是我国培养邮电通信专门人才的高等学府。上世纪50年代中期,父亲作为工农干部选调生离开工作多年的西南边陲,来到这里学习。不久,即调入学校担任院党委第二书记。


2002年1月10日,曾于上世纪50年代中叶在北京邮电学院学习和工作过的数十名师生自发相聚南京,为敬爱的父亲共庆九十寿辰。


当年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如今也已两鬓霜染。师生们相聚一处,深情地回顾着上世纪50年代那段美好岁月中发生的故事:师生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一起共赴十三陵水库工地,一起列队行进在长安街国庆大阅兵的行列中……


事后,父亲曾以《杂句叙怀忆当年》为题,动情地回首起这段往事:“难忘十三陵,水库现真情,团队号‘八一’,榜样柯察金。日日挥汗雨,夜夜宿篝火,三餐陋菜蔬,四下歌嘹亮。男胜杨宗保,女赛穆桂英,师生齐上阵,威名震工地。”“欣逢金秋日,国庆大阅兵,列队过广场,赢得满堂彩。胸佩五尺枪,背负步话机,蓝裤衬白衣,行进步履坚。夕阳彩霞飞,风展红旗归,舞我学子情,扬我学子威。”


生日聚会临结束时,师生们击掌相约,十年后再相聚,共庆父亲百岁寿辰。


南京邮电大学。1958年11月,父亲来到刚刚组建的学校前身南京邮电学院,经周恩来总理任命,担任首任院长。自此,父亲再也没有变换过工作岗位,在这里整整工作了25个年头,直到离休。


初创时期的南邮,一纸宏图待描绘。父亲从建章立制着手,紧紧依靠教职员工,深入开展教育改革,并亲自兼任院科研所所长,带领科研人员克服了技术资料和器材缺乏的困难,连续奋战四个多月,成功研制出江苏省第一套黑白电视发射系统并投入使用。此后,又研制出我国第一台黑白可视电话,研制并生产了一批单路载波机送部队战备急用。


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父亲,在南邮工作期间,毫无保留地奉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热情和精力。他在用自己所特有质朴的工作方式带领教职员工克服建院之初重重困难、开拓南邮工作新局面的同时,也赢得了广大师生的尊敬与爱戴,与众多教职员工和学生建立起了情同手足的师生感情。


2013年壬辰春首,原南邮无线系六三级(一)班同学为父亲百岁华诞作词《浪淘沙——恭贺秦华礼老仙翁期颐洪寿》,表达了当年的学生们对父亲的敬重之情:“瑞雪丽钟山,岁数新元。像雕英彩溯华年。麟鹤松椿宾贵颂,绩业宏宣。闯万里征烟,翰海波澜。周公亲点帅南邮。兰桂李桃姣更艳,懿寿恒乾。”


关于父亲在南邮的工作,学校相关校史资料上有着这样的评价:从初创时期的学院到今天的综合性大学,父亲作出了“奠基性、开拓性”的贡献。


离休后的父亲,人虽退出工作岗位,但他仍然时刻关注着国家的前途、社会的进步,仍以自己的方式和所能,积极参与各项活动,为社会的进步和家乡的发展继续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凭借着坚定的信念和坚韧的毅力,父亲多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地坚持并带动着身边的老年朋友们锻炼身体,安享晚年,先后担任过江苏省和南京市门球协会副主席,并被表彰为“全国老年体育先进工作者”和江苏省、全国“健康长寿之星”。


父亲持续关注并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倾心尽力。他多次把自己的生活费寄往家乡小学,用以维修通往学校的道路与桥梁,并长期资助家乡的贫困孩子上学读书。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地区发生特大地震。消息传来后,父亲当即取出一万元人民币汇往灾区,不久,又向党组织缴纳了一万元特殊党费。一年后,父亲重返家乡,专程来到汶川、映秀两地探视,向家乡表达自己的关切之情。


2010年盛夏时节,央视新闻报道:四川省通江县陈河乡遭受特大洪水袭击,当地群众损失严重。当晚,父亲彻夜不眠,寝食难安。他立刻给陈河乡人民政府写了一封慰问信,并随信寄去人民币一万元整,支持家乡人民重建家园。


公元2004年4-5月间,我们敬爱的父亲再次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四川省通江县。


面对年已92高龄却身体硬朗的父亲,接待我们的县委书记感慨地说:新中国成立后,曾有2000余名通江籍的老红军分布在祖国各地,可是,近几年来已经没有一人能够再回故乡看看了。


阔别多年后的故乡之行,让年已92岁高龄的父亲格外欣喜。仿佛体内猛然间注入了青春的活力,连续数日不辞辛劳地跋山涉水,整个人都变得年轻了。


故地重游,父亲怀着久久无法逝去的眷恋之情,在这片曾经浴血奋战过的土地上深情地探访着。


坪溪坝,诺水河畔一条古旧街巷的房前屋后,至今遗存着许多红军时期雕刻的标语;修建于1934年的王坪烈士陵园是全中国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数万名红军将士集体安葬于此。


怀着对先烈们的崇敬之情,父亲挥毫题词:“红军精神万岁!”并恭恭整整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红四方面军31军93师279团老战士秦华礼。


就要离开家乡了,乡亲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询问父亲,什么时候再回来看看。银发飘然的老父亲把手一挥,豪然应道:“等我100岁的时候!”结果,就在2013年的金秋时节,年逾百岁的父亲竟然再一次重返故里,走进生育了自己的巴山蜀水之间……


在隆重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那些日子里,在江苏,在南京,各主要新闻媒体纷纷以《一个电台台长的长征故事》《永不消逝的电波》《历史会永远记住他们》《燃情岁月永远的青春》《马背上的红军学校》等为题,集中报道了我们敬爱的父亲和先辈们在70年前那场人类壮丽史诗中的经历和故事。


作为红军长征的亲历者,作为那段辉煌历史的见证人,父亲禁不住内心激动的情怀,奋笔疾书:


七律·过草地——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


茫茫无际大草原,水毒泥污渺人烟;


战友跋涉陷沼泽,长眠大地铸丰碑。


缺盐断粮大半载,野菜牛皮是美餐;


千难万险何所惧,官兵齐心勇向前。


黑夜总有黎明时,严冬过后是春天;


三军主力大会师,迎接抗战新局面。


公元2012年元月6日,南京邮电大学在学校科学会堂报告厅隆重集会,热烈庆贺我们敬爱的父亲百岁寿辰。


当天上午,江苏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专程登门看望父亲,并送上中共江苏省委、江苏省人民政府专门制作的云锦百寿图和江苏省委书记恭送的生日贺卡。


祝寿大会上,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学校党委书记以及老同志、教师和学生代表们满怀着对百岁老父亲的真挚祝福之情,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面对着一张张热情的笑脸和一声声深情的祝福,我们的百岁老父亲神采不减当年,腰背挺直地站立台前,不用讲稿,发表了近20分钟的百岁感言。


在回顾起自己在南邮的工作与生活经历时,父亲作了这样一席动情的讲话:


“我在南邮工作了25年,在这里生活了54年,我的大半生是在南邮、是在江苏度过的。所以,我热爱我们江苏,热爱南京,更热爱南邮,更热爱这个校园!


25年来,我在南邮做了一些工作。就好比我们南邮是一座大厦的话,我只是这座大厦下面最小最小的一块小砖头,如果说南邮70多年,是我们广大南邮人心血凝聚起来的话,我只能算作是这个群体中的普通工作人员。所以,我觉得做一个南邮人那是非常高兴、非常自豪、非常光荣的。”


百岁华诞,百年礼赞。


已经拥有百年生命历程的父亲,在许多人眼中,一生充满了艰辛、传奇和光彩。他拥有着许多同时代人所未曾拥有过的业绩与功勋:从两万五千里长征路上的风火岁月,到八年抗战的枪林弹雨;从人民解放战争洪流中那传递胜利消息的电波,到共和国初创时期西南边陲第一条国防通讯线路的开通。南北邮苑,为民族的腾飞呕心沥血,培育出一批批栋梁之材,如今早已桃李遍布天下。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百年风雨之路,父亲满怀着为理想而奋斗的信念,一路前行,经历了人世间多少坎坷,多少艰难困苦。但是,他从不抱怨,从不停步;不计名利,不贪不腐;公私分明,两袖清风。他始终坚信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始终保持着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本色,始终坚定不移地跟随着鲜红的镰刀斧头旗帜向前奋进着!


整整一个世纪过去,父亲往日的辉煌仍然在续写着……


其实,在儿女们的眼中,我们的父亲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慈爱老人,他最令儿女们引以为傲和自豪的是,我们的老父亲是一位已经整整穿越了100个春秋的健康而快乐的老人;他最令儿女们欣慰和幸福的是,多少年来,我们的老父亲一直引领、关注并陪伴着我们生活、学习与工作,带领子女们共同演绎着我们这个大家庭的精彩人生。


莫道桑榆晚,此刻日正红。


步入晚年后的父亲,曾以一首题为《老来乐》的打油诗,向子女们昭示着自己幸福晚年的内心情怀:“日出东山逢盛世,快乐今日,幸福明天;心情舒畅体康健,遇诸事,不钻牛角尖;每月领取养老钱,多也高兴,少也喜欢,不愁吃住穿;党的领导,子女孝敬,晚年生活乐翻天!”


每当回首自己的人生经历时,敬爱的父亲总是教导我们:“踏实做事,不搞‘假大空’;正派做人,不搞歪门斜道;坦诚交友,不搞拉帮结派”——这是父亲令儿女们终身受益的教诲。


今天,在这亲朋好友共同举杯欢聚,恭贺父亲百岁华诞的美好日子里,我们全体子女们手捧着一颗颗火热滚烫的感恩之心,用发自内心深处那最为浓烈、最为深切的情感,向生养哺育了我们的百岁老父亲说一声:父亲,生日快乐!恭祝您再造一个新的百年辉煌!


全体子女恭贺


2013年元月16日


注:本文摘录于《百岁华诞百年礼赞——献给敬爱的父亲百岁寿辰》电视专题片,本次发表时作了部分修改。

说明


1912年的农历腊月初十(即公元1913年1月16日),我出生在四川省通江县(现涪阳区)陈河乡八村五组一个普通的农户家中。


过去很长一个时期里,由于找不到准确的资料查实,我的档案记录中对自己的出生日期是不统一的。1957年整党期间,根据中央组织部有关文件“若党员个人经历有什么需要改正的,可申请向党组织说明原因并经批准后予以更正”的精神,当时查明,1913年1月10日对应我出生那年的农历腊月初十。


因此,报经邮电部党组批准,我的出生日期正式确定为公元1913年1月10日(现经查证万年历,准确日期应为1913年1月16日)。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正文


我的出生地,是位于川陕交界处的四川省通江县大巴山脚下一个极为穷困的小山沟,名叫“秦家碥”。家庭出身贫雇农。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深山密林之中的故乡——陈河乡


当时的家庭经济情况在我的记忆里,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那样“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约八九岁之前,家中只有母亲和我二人。在我上面有三个姐姐,但都因家穷,很小就卖给别人作童养媳,没有任何土地、房屋。


据母亲讲,在我不满周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全靠母亲给别人做针线活维持生活。


我的二姐、三姐最苦。二姐的丈夫是个天生的残疾,双腿不能伸直,完全靠两只手用两个木棍撑在地上走路。三姐经常遭公婆的残酷打骂,有时一连四五天在山上树林藏着不敢回家,仅以山上的野菜、野果度日。红军入川之前,我三姐已逃到三甲里(保甲制分一、二、三保甲)道各里一位姓陈的地主家当长工。后来,和大姐一起都参加了地方苏维埃政府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查无音信,估计都早已牺牲了。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慈母秦刘氏


在旧社会,由于军阀割地自肥、连年混战,恶霸地主乡间横行,他们向来不顾人民死活,特别是在川北和川西一带地区,尽管自然条件有利于男耕女织、自给自足,但人民群众的生活却依然苦不堪言。无论县城还是乡村,男女老少大多是“打精巴子”(没有衣裤穿),衣不遮体、面黄肌瘦,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也没有裤子穿,大多数贫雇农家夫妻共穿一条裤子,平时在家都是围着块棕毛遮身。加之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压得老百姓透不过气来。我的那个家乡属军阀田颂尧的占领地,仅田农税一项,已经预征到了30年以后。


山坡平坝的大片土地均被勒令种植鸦片烟,供大小军阀、官吏吸食和贩卖,而农民们却还要负担着沉重的鸦片烟税。当时的情景,真可谓“十室之邑必有烟馆;三人行,必有瘾者”。当时,不光是县城,就是一个只有五六十户人家的小集镇,至少也开有六七家大烟馆。很多人由于吸食大烟,弄得土地、房屋、家具都卖光了,甚至还有卖老婆、卖儿女的。


那个年代,四川在军阀大地主的统治下,成了兵匪为患、烟毒遍地、民不聊生的人间地狱。苛捐杂税之多,地主剥削之残酷,用文字都难以表达。


大约是在1925年,我的家乡遭遇了多年未见的大旱,一连七八个月未下雨,庄稼颗粒无收,树木杂草全都枯死光了,到处是饿死的人,老百姓连树皮、草根都吃光了,最后只得靠吃白土充饥。这种白土,那时叫“神仙土”,也有的地方叫“观音土”,我自己就吃过多次,吃下去后,肚子又胀又痛,排便不畅,非常痛苦。还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人吃人,此事确实有。所以说,形容老百姓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那是千真万确的。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观音土


记得在我七八岁左右,母亲给人家做针线活,这样生活能勉强过下去。我就在当地上了私塾。开始是读《三字经》《百家姓》,后来又念《大学》《中庸》《孟子》等。一年半的时间里,先后学了一套四书,一套诗经,大雅、小雅和国风、正风等。


我从小就很羡慕读书人,所以上学时非常用功。私塾的同学中,除我之外,都是富农还有中农家的子弟,每年每个学生要交四块现大洋的学费。此外,如遇到孔夫子节、端午节、重阳节和过年,还要给先生送厚礼。


那个时候,有钱的人家都送肉、酒、蛋,此外还要请先生到家里吃饭。我家送不起这些,更请不起先生吃饭,最多每个节日时送五六个鸡蛋,就已经是费了很大力的。所以,有钱人家的子弟无论背书、写字都可马虎过去,而我如背错一个字,先生手举起来就打板子。记得有次写错了一个字,先生把我手打得肿了好几天。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私塾课本


在私塾念了一年半学后,因实在交不起学费,又送不起礼而经常遭到先生的打板子,我失学了。失学后就在家种地。在给地主家种田的那一年多时间里最苦了,每天天未亮,就得赶着两头水牛上山,中午还要割一背篓青草回来。地主稍有不满,就对我一顿毒打,平时的一般打骂那是司空见惯的。


大约在八九岁时,我的家里遭过一次火灾。当时,我们住的是一大间草房,做饭睡觉都在一个大间里。那年开春后的一天半夜,家里突然起了火,当时,我是光着身子从屋里跑出来的,结果,一把大火把家里烧的什么也没剩下。后来,还是邻居们(有点亲戚关系)给了我们母子俩一点粮食、衣服,才能够勉强度日。


后来我大病了一场。母亲求来的算命先生相面说,我不能在家,要出去学一门手艺,才可免除病灾。于是,母亲就送我出去学裁缝。


那个年代,做衣服从未见过机器,完全是靠手工缝制。按照当时的生活水平,老百姓穿衣喜爱简单,一般几个小时就可以学会做的,但学徒规定,要学满三年才能出师。


我的师傅吸大烟。裁剪时,他从不让我看,面料裁好后,一切都是徒弟的事。每日从早上约七八点左右开始上工,直到晚上十一二点,一件完全用手工制作的长袍大褂才能完成。


那个时候,每缝制一件衣服的工钱是子钱三串,一个现大洋兑三串子钱。正常情况下,店里一个月可以有30个现大洋的收入。那时没有星期天,成天干活,但一个月30个现大洋,师傅只给我一个,并且当徒弟的,还经常挨打。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正文


学裁缝还未满三年,1932年12月18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73师217团由陕南的西乡出发,越秦岭、翻巴山,先后占领两河口和泥溪场后,正式入川,在通江县城建立起了红色的苏维埃政权。


首战通江县城时,县城周围的一些大集镇,如涪阳坝、平溪坝、苦草坝、红口场等,几乎全县广大农村都已解放。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932年12月18日,红军入川


红军所到之处,立即建立政权,分土地,把地主家的粮仓打开,全部分给贫苦农民,我家也分得几升谷子。同时,宣传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打富济贫,号召贫苦农民起来参军参战,保卫胜利果实。


在红军革命宣传的感召下,母亲送我报名参加了在下陈家坝新组建的游击大队。当时,这个游击大队共有七八十个人,没有别的武器,都是大刀、红缨枪。游击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站岗放哨,打土豪。当时我们大队把一个叫王公定的恶霸地主全家都抓了起来,所有的家产及土地都分给贫雇农。


那个时候,人们的积极性和热情特别高,基本是24小时都在活动,抓探子(特务)、抓地主,给老百姓分田地、分财产、分房屋等。


大约是在1933年的2月,我们这个大队奉命开到红江县,改编为县独立营,我任3连第3排排长。


改编后的独立营,立即开到空山坝去打“反动”(土匪)。


那里的土匪,主要是一些逃到山上去的地主武装和被红军打垮的地方民团、军阀的散兵,他们都是全副武装,有轻机枪,有水机关枪(重机枪边打边灌水的,不然枪筒会发热),有迫机炮等。而我们独立营却只有五六条杂牌枪,装备十分落后。比如,有一种叫“老套筒”的步枪,很重,有两个管子,下面一个管子装子弹,弹头有现在的步枪子弹两个半粗,一个管子内可装九颗子弹,弹头是锡的,一杆枪将近十千克重。还有的,就是叫“单打一”,一粒弹打出去以后,再从身上袋子内取一粒,推上再打。但就是这样的枪,配备的子弹也都很少,只有五六粒。其余全是大刀、苗子(红缨枪),每人有两个土造的手榴弹。


当时,独立营是没有统一服装的,大家穿的全都是从家里出来时的那些破烂衣服,各种式样的都有,有的是地主家没收来的大褂子自己改的。在那个时候,我这手学徒时的缝纫手艺可就发挥作用了:一件大褂从中间一剪两段,下半段做裤子,上半段把大襟取下来做裤腰,这样,上下都有了。没有鞋子穿,就打草鞋穿。


一二月份的空山坝,还是白雪皑皑的大雪山。山上人烟稀少,一年收成只有一季包谷、黄豆,老百姓住的是茅草房,身上衣不蔽体,过着与原始人相似的生活。每户人家只有一个大火坑,上面吊个大铁罐烧水、做饭。因为太寒冷,每天24小时都围着大火坑。这里,除了七八月稍好一点外,每年有将近二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冰天雪地里度过的。由于气候严寒,无论男女老少,每人白天身上都围着一块棕衫被御寒,夜间就当棉被用。


我们是那年的2月进山的。在那个季节里,常常四五天找不着一粒粮食,有的时候,就只能找着一些像大拇指那么大点的洋芋(土豆),堆上些干柴,把土豆在火里烧得半生不熟的就吃,吃得满嘴嘴皮都染成一块块黑炭似的。口渴了,就抓一把雪放在嘴里。当然,有时也有吃得相当好的时候,那是把土匪的营地夺下来之后,那里有大米,有腊猪肉,有酒,这时就可以美美地饱餐一顿。


晚上都在雪地里宿营。山上是一片大竹林,林木特别茂密,通宵都点着火,倒也不觉得冷。我们每人身上都有一块棕衫被御寒,夜间还可当棉被用,每人脚上都包上五六层,既保暖又隔雪水。因为没有鞋穿,人们的双脚都冻得裂口子出血,痛得实在难受时,就把用火烧了的土豆剥去皮后,放在石头上砸成土豆泥,然后用力挤在裂开的冻口子里。这样,一方面可以止血,另一方面也可使伤口不再继续扩大,还可以止痛,真是一举三得。


这个时期,当地土匪的势力有所扩大,原来川东地区的一股土匪有上千人,都是全副武装的。因此,红军主力派出两个营来支援,经过四个多月的奋战,基本肃清了。我们营撤回到平溪坝休整了半个月左右,这时,动员补充正规军,全营三个连,每连150人左右,由平溪坝出发,开赴南江县,步行了四天,到达南江县城红31军军政治部。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通江县城外山崖上的红军标语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听说要参加正规军了,战士们个个高兴得跳起来。地方政府非常重视,组织了数千群众排成几里路长的队伍欢送,每一个连都有两头杀好的猪,由老百姓抬着一直随队伍走。每到宿营地,又有当地的老百姓送来各种蔬菜,真是天天都在会餐。


每到一地,队伍还未进村,老百姓就已将最好的房间整理出来,铺好谷草,烧好开水,一切都像是迎接贵宾一样。第二天一早出发时,当地群众又自发地夹道欢送。中午休息时,当地的老百姓已将中午饭菜做好等着我们。


当时的那个情景,充分体现了广大人民群众拥护共产党、支持子弟兵的热情,这也是我们红军打胜仗的根本保证。


1.特殊排长


由独立营编到红31军后,我分在93师279团2营4连,其他人都分散到各师、团、营。到4连的只有我一人,我任3排排长。一二排都没有副排长,唯有3排配有副排长。主要原因是正副连长、指导员都不识字,而我曾经读过将近两年的私塾,识点字,所以,连长讲军事课,指导员上政治课时,都先由我拿着书读两段,他们根据我读的内容来向战士解释。每次行军到宿营地要向营部写报告,也都由我来写,写好后再给连长、指导员读一遍,经连长、指导员同意后,写上他们的名字,盖上他们个人印章,再上报给营部。


那时有的连有专职文书,营部叫书记。所以,我这个排长实际上就是个文书。排里的日常工作,如驻宿、整理内务、出操、站岗、放哨、背运粮食、卫生等等,都由副排长负责。政治思想工作、宣传工作、扩大红军等由我负责。同时,我还兼着连队的宣传队长,经常组织演点小节目。


那个时候,演节目很简单,又不用化妆,到了村子里的小庙前,点个桐油灯,拉上一面床单作幕布就行了。其他的,最多在脸上用铁锅底的黑灰涂抹一下,服装本来就像“叫花子”一样破烂,但是,每场演出都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

2.大笑话


百年风雨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精心珍藏的红军时代钱币


我在独立营时没有使用过枪,也没有经过正式训练,所以,一般的军事常识都不懂。如利用地形、纵队、横队、瞄准、三点一线,一支步枪有多少零件,怎样擦拭等等,都不懂。


有次,全团排以上干部集中整训,进行队形变换、正步走等训练。在训练中,我比其他一些排长学得快,而且,口令也喊得最响亮。另外,还训练快速进食,规定3分钟吃完一顿饭。一个班十个人,一大盆猪肉,大家把饭装好后围坐在地上,口哨响起才能动手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