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 历史名人 > 世界名人百传:十大文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世界名人百传:十大文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世界名人百传:十大文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世界名人百传:十大文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莉编

出版社:喀什维吾尔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2-04-01

书籍编号:30381111

ISBN:978753730977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76605

版次:1

所属分类:人物传记-历史名人

全书内容:

世界名人百传:十大文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一、孤独而伟大的诗人——但丁


1265年5月,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一位温雅的夫人在梦中见到自己坐在青草地上一株高大的桂树下,靠近一条清澈的小溪,生下了一个男孩。他只吃了一点从月桂树上掉下来的果实和清溪的水,就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牧童,川尽力气要采摘喂他果实的月桂树上的叶儿。当他使劲的时候,她感到他摔了下去;当他再次站立起来的时候,她感到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变成了一头孔雀,……梦后不火,个男婴呱呱落地。此后,整个欧洲封建的中世纪终结和现代资本主义纪元的开端,都是以他为标志的,他就是本文要记述的意大利天之骄子但丁(1265——1321)。


这是一个真实的梦?这是一个生动优美的传说?但丁的一生是幸运的?但丁的一生是不幸的?要解开其中的奥秘,还需追踪一下伟人的足迹……


1.青少年时代


伟人与家世之间从来就没有等号,时代铸就一个伟大的灵魂;不是家族使个人高贵,而是个人使家族高贵。若千年以后,诗人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想当初,世袭的傲慢、权贵的冷眼、小人的鄙视、压迫者的凌辱,这一切使得小但丁惶恐不安,他偷偷地打开家谱,希求寻到一点高贵的血统……年轮寥寥的家史令他失望,祖先们的默默无闻更让他伤心,惟一能令他欣慰的是那位名叫卡却基达的高祖。在他眼中看来,这位祖先虽无惊人之处,可毕竟效忠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参加过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立有战功并因此而受封为骑十。他不理解人们怎么这么快地忘记了他的祖先,他遗憾光荣的家史就此中断,他没有别的选择,他依然得归顺高祖母亚里基利的姓氏。此后,尽管他多次向人们夸耀自己的高祖父,并在诗歌中把高祖的事迹大加渲染,可是,他仍摆脱不了被轻蔑的惨痛。看来,他要在这个世界上站稳脚跟,受到人们的重视,还得靠个人的奋斗,走自己的路!


但丁五六岁时,母亲贝拉不幸去世,而他的父亲老亚里基利,则是一个热衷于发财致富的商人兼高利贷者,除了提供衣食上的便利之外,他对儿子的前途命运漠不关心,加之前妻死后不久他又续了弦,接着便是几个孩子的相继出世,因而对但丁更是无暇过问了。出于上述种种原因,但丁在心目中一直把父亲视作陌生人,以后在诗中很少提到父亲的名字。


但丁的童年就母爱而言是一片空白,但在知识方面却显得格外充实,孤独把他驱人书籍的王国,一间斗室成为他欢乐的天地,他从书籍中寻求丰富的营养。在家中、在学校,但丁孜孜以求地学习着。当别的书童还抱着启蒙课本死记硬背的时候,他己攻读完了古罗马作家维吉尔、奥维德和贺拉斯等人的作品,从师于当时著名学者柏吕奈多·拉丁尼(1220-1295),学习当众演说和写拉丁文书信的艺术,这为他后来出任公职和参加政治活动奠定了基础。对于这位导师的多方教诲,但丁十分感激,在后来的《神曲》地狱第六圈神游的时候,他充满深情地告诉老师:“你绝不会给人类所遗弃的:因为在我的脑海之中,刻画着你亲爱的、和善的、父母一般的面貌。”“你在世的时候,屡次训导我怎样做一个不杯的人物,因此我很感谢你。我活着的时候,应当宣扬你的功德。”


人们的年龄是无法任意增长的,但知识可以加速一个人的成熟。发奋攻读,名师栽培,使得但丁远远甩开了同龄人而走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在知识领域,他涉猎广泛,对美术、音乐、诗学、哲学、神学、伦理学、历史、天文、地理和政治都有很深的研究,成为他那个时代多才多艺、知识渊博的学者。甚至在他活着的时候就被某些人称为诗人,被另外一些人称为哲学家,还有人把他称为神学家。


作为一位文学巨匠,但丁的创作生涯可以追溯到他的少年时代。在当时的佛罗伦萨,加佛尔的诗才令人瞩目。加佛尔仅比但丁大S岁,但在诗坛上已久负盛名。少年英才,激发了但丁勇于进取的天性,他岂能甘为人后,默默无闻!在此之前,他也曾身居斗室,写了不少吟咏花雪的即兴之作,现在,他也要实现自己,在诗坛上一崭头角!他邀志凌云、浮想联翩,写了一首咏世德之骏热,诵先人之清芬的诗歌。诗的大意是:他有一位显赫的远祖,已经升入天堂,和战神马德(即希腊人的阿瑞斯)一起,并立在上帝身边。这位名叫卡却基达的祖父,向自己的爱孙讲述了佛罗伦萨纯朴的古风遗习,抒发了他对故乡的思念。最后这位祖父预言,但丁将会成为一位遭受放逐、漂泊四海的诗坛巨匠,永远也回不到自己的故乡了。诗中的内容,在后来的《神曲·天堂》第15篇中得到了再现。且不论这首诗的艺术水平如何,单就其内容来看,足以咄咄逼人了。试看:显赫的远祖—高贵的血统;诗坛巨匠—超群的才华;遭受放逐—卓立干古!好一个气度不凡的诗人!


这首诗是写给基独·加佛尔的,一是作为初次结交的见面礼物,但更重要的是让他觉得后生可畏。但丁憋足勇气把它寄了出去,忐忑不安地等待回音。很快,一封措辞热情的回信落到了他的手中,加佛尔十分欣赏但丁的才华。初出茅庐便受此礼遇,但丁对加佛尔深表感激艺情,从此两位年轻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作为一位伟人,但丁的一生并不都是严肃的,相反,在他整个人生的旅程上,还有着一段较为浪漫的时期。


随着但丁名望的日增,许多青年人慕名而来,其中有不少是佛罗伦萨的世家子弟,他们经常拉着但丁出人酒馆,吃喝玩乐。


怎样看待这种荒唐的行为,这是一种功成名就的堕落?还是一种得意忘形的胡闹?在一时的惊愕和惋惜之后,我们发现:生活,并没有给予但丁享受它的权利。相反,倒是向他提出了种种值得思考的问题:完成了学业,却未能找到步人仕途的秘诀;他缺乏生活,诗才枯竭;渴望爱情而事与愿违,多年思慕的女子(指贝亚德)已身为人妻。此时此刻的但丁,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面临着无法摆脱的危机。他思考着、探索着,希望能在这些问题上打开一个缺口;他仿徨着、徘徊着,他并没有玩物丧志,而是需要作诗的动因;他不能枯守牢笼一般的书斋,需要排遣一下郁闷的胸怀;他不再拒绝这些纹绮子弟的邀请,走出了书房,步人了酒馆,他要睁眼看一看这个芸芸众生的世界!


吃三喝四、饮酒胡闹的生活毕竟是无聊的,作为它的点缀和插曲,便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口角争吵和酒后斗殴。在这班酒肉朋友中间,有一个名叫福来斯·多那底的贵族青年,巧言利舌,生性好斗,常写几首骂俏揭短的歪诗戏弄挖苦别人,并且每每大占上风。对于福来斯的嚣张气焰,但丁很是看不惯,和他展开了一场长达六个回合的诗战。


但丁在青年时代所走过的这段路程,相对于他整个伟大的一生来说,只不过是白璧微瑕罢了。因为从本质上讲,他同这些膏梁子弟的思想感情是格格不人的。


结束了福来斯的论战,但丁毅然抛弃了那种无聊乏味的生活,同一部分年轻的抒情诗人在一起,致力于诗歌的创作。他们把女人比作女神,把女性之美喻为一种令人神往的奥秘。早在波伦亚求学期间,但丁就喜欢结交女性,同年轻的姑娘们一起漫步春夜,作诗向她们一表衷肠。现在,他又回过头来,把全部精力倾注在女性身上,足迹遍及佛罗伦萨的大街小巷,对当时所有优美的女性一一评头论足。作为这种审美的结晶,是他的一首题名为《六十》的道德诗(12,13世纪法国普罗旺斯地区行吟诗人所作的一种无韵律诗歌)。诗中一口气列举了60个佛罗伦萨最美的女人,其中不少人有幸成为后来(神曲》中的人物,如位居第二的法郎赛斯加和位居第九的贝亚德。诗中没有具体的描述,没有夸张,没有任何赤裸裸的色相描写。对此,但丁在《新生》中说:“我曾想过要把贝亚德这个芳名给显扬一下,并且要用许多美人的名字去陪衬她……于是我在都会中,搜罗了60个最美人物。我把她们的名字都用来写人我作的一首‘侍奉太岁’(即道德诗)体裁的诗信之中。”后来这首诗不胫而走,在佛罗伦萨的女性中广为流传,以至当时所有的女子,都希望自己在那首诗中占有一个位置。


60个女子是美丽的,然而最令但丁思慕的,萌发了他的创作激情的,却是位居第九的贝亚德。因为在他们中间,曾萌生了一种带有浓厚神秘色彩的纯精神的爱情。


这段不平凡的罗曼史的序幕是这样拉开的:


1274年5月的一天,9岁的小但丁跟着父亲到“个人家去作客,主人名叫波第那利,他的小女儿,年仅8岁的贝亚德,却引起了但丁的特别关注。但丁在后来写的《新生》中回忆当时的情景道:“她出现在我的眼前时,她的芳龄是9岁……那天她是穿着红色的衣裳,合身而且动人。她的带子和裹在她身上的别种装饰都和她那娇小的年龄配了个恰好。”总之,但丁被贝亚德美丽的形象所倾倒,自此,对她的爱便一发而不可收。这种感情究竟有多深,无人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但丁从贝亚德身上发现了生命的光辉,悟出了美,因而很早就成为一个最炽热的爱情的奴仆。关于这一点,请听他在《新生》中的独白:“这个时候,我老实说,藏在心脏最深处的‘生命之精灵’就开始很强热地颤抖了起来,就连很微弱的脉搏里面也有了震动。并且,在颤抖中有这样的声音:“这是一个比我强的上帝,要来支配我了!”,“从这时以后,爱情便做了我灵魂的主人,我的灵魂,也便很快地和它缔结了姻缘。……它命令我去瞻仰青春的天使,所以,我在幼年时期是不止一次地想要去亲她的芳泽。可是她举动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优雅……虽然她那使我追随的倩影使爱情支配着我,但是,却因为她有一个高尚的风范,在必要的时候绝不使爱情诱我越出礼防。”此后过了9年,但丁在街上又见到了贝亚德,她向但丁打了招呼。行了一礼,此时此刻的但丁,已是神魂不能自禁了,“这对于我,可以说是一个天恩。我觉得我是触到天恩的边际了。……我像是饮了醇醛似的心头感到了无上的好受,就如同一个醉人一样,我便从人群中跑了出来。”(《新生》)第三次相会依然是但丁在《新生》中告知我们的,当时,但丁无意间介入了贝亚德的婚宴,养到丽人初嫁,但丁感到简直是到了“人生的末路”,痛苦得“病人膏育”,以至“神魂颤抖”、“脉停息窒”了。可叹的是,但丁的这片痴情始终未能被贝亚德所知。1286年,21岁的贝亚德嫁给了一位名叫西蒙的银行家,1290年,她不幸夭亡,死时才24岁。


意中人的天真美丽,激发了诗人青春的热情,而她的不幸夭折,更是引起了诗人深深的哀思。长久的哭泣和深埋心底的痛苦,把诗人折磨成一个瘦骨嶙峋、蓬头垢面的狂夫。诗人清夜们心,痛定思痛,决心写出一部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思念:“自从最美的淑女去世以后,都市也就变得凋零不堪,它所有的光辉也好像是一朝都消失净尽。依然独留在寂寞的城中在流泪吸泣的我,便把这种情景写成文字传达于世间主要的人们。”于是,这生离死别的愁绪,这萦萦不绝的情思,结晶成一部与日月共光辉的《新生》(12921293)。《新生》,这部用意大利语写成的悼念贝亚德的诗集,共42节,用散文连缀31首抒情短诗组成,散文是对诗歌内容的诊释。


《新生》是但丁的除《神曲》之外最重要的文学作品,它的重要性在于,作者在《神曲》中所表现的对世俗生活和爱情的浓厚兴趣,早就在《新生》中得到具体、鲜明的反映。在中世纪的抒情诗里,但丁第一个以深厚的、感人肺腑的衷情,表达了自己独特的思想和感受,把人所具有的、属于人的、而封建教会又竭力加以扼杀的那种细腻复杂的感情,坦率地献给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去欣赏。在但丁看来,爱情是人的正当而高尚的感情,因之,人们不必在爱情问题上隐瞒自己的内心。在《净界》第24篇中,但丁谈到《新生》的写作动因时说道:“我是.个人,当爱情鼓动我的时候沃依照它从我内心发出的命令写下来。”正因为如此,《新生》中所表达的感情才那样的坦率真挚,又是那样的淋漓尽致。例如,表示陶醉于爱情:爱之初起,是“困窘难禁”、“眼泪谨澄”;情深意浓时,则“如醉如痴”、“神魂颤抖”。表示相思的苦恼:轻则“轻轻地哀诉、轻轻地呻吟”;重则“救嘘、嚎陶”、“脉停息窒”。这样一来,使得整部诗集显示出较强的人文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倾向。在此真实的基础上,诗人又运用了丰富的想象,发扬和理想化了自己爱情的情感。


在形式上,《新生》是一本依时间顺序先后串连起来的抒情短诗和散文诗的汇集。各诗前面的散文序言,起介绍事情的经过和联系上下文的作用,这就使得诗集的形式较为平易、简朴、活泼,风格也显得纯真,就像一个爱情深挚的青年人的自述。


当然,《新生》还有不尽完善之处。在表现手法上,它还未能完全摆脱哲理诗派的影响,诗集中有玄谈哲理的隐喻,有神秘虚幻的宗教情绪。在思想上,但丁反对将爱情视作肉体的东西,把自己与贝亚德的关系,描绘成柏拉图式的纯精神之爱。尽管如此,《新生》仍不失为欧洲抒情诗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对后来的意大利文学和欧洲文艺复兴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贝亚德死后,1292年,但丁与一名叫盖玛·多那底的女子结婚。婚姻是他父亲在世时作主定下的(但丁1$岁时父亲去世)。盖玛是后来佛罗伦萨政坛的要人—但丁的死敌科索·多那底的远亲。这是一个贤妻良母,又是一个平素常见的女人。婚后她给但丁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儿子,一个名叫比罗(践tro),作过《神曲》的注释,一个名叫雅各伯(Jacopo),作过《地狱》的注释。女儿名叫安托妮娅(Autoni-a),决心弃俗,当了修女,以“贝亚德”为教名。对于丈夫头脑里想些什么,盖玛一无所知,不想也无暇去探测丈夫内心的奥秘。


小家庭的生活是正常和睦的,然而但丁真正的兴趣却在于哲学和神学的研究中。在不长的时期内,他先后阅读了波依修斯的《论哲学的安慰》,西塞罗的《论友谊》,塞内加的《道德对话》以及亚里斯多德等人的哲学论著。哲学的思辩开阔了他的精神视野,使他把眼光暂时从诗歌的国度转向哲学的天地。对于这一时期在哲学上的获益,但丁欣喜地作了这样的总结:“我在很短的时间,大约30个月内,开始深切体会到它的甜蜜,以至于任何别的思想都被对它的热爱驱除净尽了。”哲学,这门关于人类和自然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使但丁在人生的旅途上迈出了新的一步。假若没有迈出这一步,他充其量不过是一位讴歌爱情的诗人,不可能写出《神曲》这样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宏篇巨著。


对于真理的渴求,促使但丁阅读了经院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的著作,尤其是这位经院哲学家的《神学大全》给了但丁以极大的影响。《神曲》中有关神学问题都是从此汲取了材料的,都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依据。


此外,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和《伦理学》,同样给了但丁以巨大的影响,《神曲》对于罪恶的分类,就是受了《伦理学》的启发的。


作为一位中古末期的诗人,但丁对于基督教《圣经》的钻研,对《神曲》的创作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甚至可以这样说,没有《圣经》中丰富的宗教传说和善恶报应的思想,就不可能有《神曲》。


此一时期,但丁还继续研读了一些拉丁诗人的作品,为《神曲》的创作找到了艺术的渊源。维吉尔的史诗《伊尼亚斯》,开了后世欧洲“文人史诗”的先河,更是为《神曲》的创作提供了艺术的典范。但丁在《神曲》一开篇就对维吉尔推崇备至,满怀敬意地写道:“从你的嘴里,流出多么美丽而和谐的诗句呀!你是众诗人的火把,一切光荣归于你!我已长久学习过、爱好过、研究过你的著作!你是我的老师,是我的模范,我跟你学得好些诗句,因此使我有了一些声名。”事实确是如此,《神曲》中的许多历史材料,都是从《伊尼亚斯》中引来的,特别是其间对于地狱轮廓的设计,更是借鉴了《伊尼亚斯》卷六对于地狱的描写的。例如:《伊尼亚斯》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当临近地狱洞口时,女先知赫卡特鼓励伊尼亚斯道:“现在是你拿出勇气,显示一颗坚强的心的时候。”这番话同样出现在《神曲》中,在地狱门前,维吉尔鼓励但丁:“到了此地,一切的恐怖和畏怯都要摆在脑后了。”还有,维吉尔在描写地狱时,提到了亚开龙河以及河上的船夫加龙,此番描写,同样出现在《神曲》中。诸如此类的例子,在《神曲》中是很多的。


值得强调的是,通过对维吉尔作品的研究,但丁对这位诗人崇拜得五体投地,认为他是最有智慧的人,在后来的《神曲》中,但丁视他为哲学理性的化身,让他引导自己游历了地狱的净界。


贺拉斯的《讽刺诗集》和《诗艺》,为《神曲》的创作提供了道德和艺术的规范。《讽刺诗集》讽刺了罗马社会恶德,诸如暴发户的炫耀、寄生阶层的追逐遗产和金钱、社会的淫靡、投机讹诈、生活腐化等现象,都在(神曲》中得到了反映,所不同的,它们多是佛罗伦萨社会的产物。《诗艺》中所提倡的重视程式,沿用现成题材、强调判断力和形式的完美等主张,对《神曲》的创作都有一定的影响,《神曲》所表现出来的形式的完美,大段的思辩,以及对于古典题材的运用等,明显地受到了这些理论的影响。


奥维德的《变形记》,是古希腊神话和后世欧洲文学之间的桥梁。其间所收集的250个神话故事,既给了《神曲》以创作的材料,又扩展了但丁想象的翅膀。


此一段紧张的学习生活,在但丁的一生中是十分重要的。如果说,对贝亚德的思念使得但丁萌生了创作《神曲》的动机,那么,艰苦的精神探索和对各门学科的孜孜以求,则使他掌握了中古文化领域里广博的知识,为日后的写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刚直的执政官


1295年是但丁人生旅途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此年起,他挥手告别了青年时代丰富多彩的生活,步人了佛罗伦萨的政坛。


但丁的时代并不是安谧的,佛罗伦萨是一座充满着傲慢、偏见、妒忌和凶杀的城市,但丁称它是“辗转反侧中的病人”。在诸如此类的罪恶中,有党派的纠纷,亦有个人的宿怨,罪恶的根源是各种各样的,主要的一条可追溯到该城的一次家族纠纷。


13世纪初,佛罗伦萨云集着大大小小的贵族之家,其中最有势力者,要算乌贝尔蒂和伴鸿德蒙德这两个大豪门,下来要数亚米台依和多那底两个家族了。


当时,在多那底家族中,有一位有钱的寡妇,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这位寡妇看中了伴鸿德蒙德家族的财产,打算把女儿嫁给该族年轻的首领伴鸿德蒙德。但伴鸿德蒙德此时已有婚约,女方是亚米台依家族中的一位小姐。可是这位富婿并不甘心,一直在寻求机会接近他。一天,她在门口截住途经这里的伴鸿德蒙德,对他说道:“听说你已选定了一位妻子,我很高兴,不过我可早就把我的女儿给你留着呢。”说罢,邀请他到家里与女儿相见。伴鸿德蒙德既为美色所吸引,同时又看中了这位寡妇的钱财,当即答道:“既然您为我保留着您的女儿,如果我拒绝了她,那就太无情无义了。因为我现在还可以自由选择。”于是,他毫不迟疑地撕毁了前约,和多那底家族的这位小姐结了婚。


事件发生后,亚米台依和乌贝尔蒂这两个结了盟的家族勃然大怒,当即召开会议,商量对策。参加会议的还有尾随这两大豪门的其他家族。会议一致认为,伴鸿德蒙德此举是对他们的侮辱,如果容忍这种侮辱必将丧失体面,而对这种侮辱的最适当的报复,就是把伴鸿德蒙德干掉。会上曾经有人担心这样做必将招致恶果,引起祸乱。但拉母贝蒂家族的代表莫斯加,则坚决主张以见血的方式进行报复。于是,在1315年复活节的早晨,以莫斯加为首的几个人,在一座老桥附近,将独自前行的伴鸿德蒙德杀掉。


谋杀的结果,使全城截然分成两派。支持伴鸿德蒙德家族的,成为后来的盖尔非派;支持乌贝尔蒂的,成为后来的奇伯林派。除了各派中的贵族之家外,每派还有许多中上层市民参加。自此,便揭开了佛罗伦萨历史上,同时也是意大利历史上党争的序幕。


但丁一生主张民族团结统一,认为这次谋杀给意大利带来了不幸和灾难,因而对莫斯加十分憎恨,在后写的《神曲》中视他为民族的离间者,打人地狱第八层。


盖、奇两党怨艾未解,而刚刚获胜的盖尔非党内部,却出现了可怕的裂痕。


裂痕来自比斯多亚城的一次家族纠纷。在当时的佛罗伦萨,多那底和赛尔希是最显贵的两个豪门,在他们之间经常发生一些磨擦。比多斯亚城的一次家族纠纷,使得这种磨擦达到了敌对的程度。


在比斯多亚,最显赫的家族是坎切里埃利家族,该族祖先名叫坎切利埃雷,此人有两个妻子,一个叫比安卡(白色),凡她的后代都自成一派,自称比安卡派;而另一个妻子的后代,为了更清楚地和前者区分,就定名为“内纳”(黑色)派。后来这两派长期明争暗斗,招致了许多人的死亡和大量财产的破坏。由于他们势均力敌,难分胜负,所以都希望借外来力量帮助自己。黑派因为和佛罗伦萨的多那底家族关系密切,所以得到该族头领科索的支持。黑派的得势,使得白派也急于要找一个强有力的保护者,于是他们更自然投靠了赛尔希家族。


从比斯多亚带来的争吵以及其中的宗派对立,扩大加深了多拉底和赛尔希这两大家族之间的宿怨。在封建社会,家族之间的一切纠纷,都是政治和经济矛盾的集中反映。于是,家族矛盾越来越成为政治矛盾,这两大家族之争逐渐成为佛罗伦萨历史上有名的黑白两党之争。


伴随着这两大家族之争,佛罗伦萨全城也分为两派。一部分资产阶级暴发户和上层市民,他们归附以赛尔希为首的白党,要求佛罗伦萨独立和自由,反对教皇干预政治;另一部分穷愁潦倒的破落贵族,归附以多那底为首的黑党,他们对教皇的予夺表示妥协,企图借教皇的势力东山再起。


以上是但丁时代意大利党争的渊源。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但丁从政时期佛罗伦萨的经济和政治状况。


意大利地处东西方交通之要道,自十字军东征以后,东西方的贸易更为活跃,意大利的工商业因此而日益繁荣,成为资本主义因素最早出现的地方。马克思曾明确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最初萌芽,在14世纪巧世纪,已经稀疏地可以在地中海沿岸的若干城市看到。”这里所说的“若干城市”,主要是指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威尼斯等城,其中以佛罗伦萨最为著名。


佛罗伦萨位于意大利中部内陆,是意大利南北交通的要津,同时依靠西面的比萨等港口进行海外贸易。其纺织业、印染业、银行业都居欧洲之冠。它不仅在西欧,而且在土耳其、埃及等地,都设有主要经营丝织品的商号。佛罗伦萨的银行和商业也有大的发展,其钱庄、银行已遍及西欧各大城市,罗马教廷在西欧各地所征收的税款、贡赋等,都要经由佛罗伦萨人办理。因此,佛罗伦萨成为教皇与皇帝的必争之地。


在政治体制方面,佛罗伦萨实行的是希腊城邦式的民主政治。早在n巧年,佛罗伦萨就成立了城市共和国(城市公社),实质上是封建国家内部的一种自治权,政权仍由封建贵族掌握。到了13世纪中叶,随着资本主义因素的日益增长,那些挥金如土的封建贵族在经济上已被迫处于次要的地位。为了支撑门面,维持表面的繁华盛世,他们不得不求助于那些商人、高利贷者。金钱成为社会的杠杆,那个一度受到封建贵族极端鄙视的“中层阶级”,即那些商人、作坊主、银行家、工业家和手工匠,已不知不觉跨进市政厅的大门,身居交椅,开始执政了。


当时,佛罗伦萨行会林立,主要的有羊毛商、丝绸商、呢绒场主、银钱商、律师以及医生和药剂师等七大行会。早在1293年,佛罗伦萨就成立了行会民主政权,行政机关由六名执政官组成,任期两个月,期满改选。行会民主政权不许贵族担任行政官职.因为冈巴地一役,贵族立有大功,开始居功自傲、飞扬跋息起来。为了严格限制贵族的政治权利,1293年,佛罗伦萨市民在民主党派领袖吉阿罗·戴拉·贝拉律师的领导下,制定了名为“正义法规”的新宪法。“法规”一方面加强了行会对政府的控制,并增设了一名执政官,由他统率1000名市民武装,专门对付犯法作乱的贵族分子。另一方面,“法规”规定:凡非实际从事一种行业者,一律不得提任公职。1295年,行会民主政权又对“正义法则”进行了修改,规定:非豪门的贵族,只要加人一种行会,便可担任公职。所以,任何一个小贵族要想取得市民权,参加行会是必须的途径。但丁出身于破落贵族,为了取得政治资格,他加人了医药行会(该行会并不限于医师和药剂师,同时吸收许多知识分子)。1296年,他成了带有市议会性质的百人团会议的成员。


但丁就是在上述背景下走上舞台的。


但丁以一位博大精深的学者的身份步人政界,但丝毫没有学究的架子,他发表政见不是用咬文嚼字的拉丁语,而是使用让人民一听就懂的俗语,因为他知道只有使用这种语言,才能充分地表达出平民百姓的感情。事实确是如此,平民百姓只要听到但丁用俗语在表达思想,叙述事例,都感到十分亲切易懂。但丁不仅谙熟俗语,而且具有演说家、鼓动家的才能,他的演说常常能激起百姓们心中的热情,鼓舞他们的斗志,完美地表达了他们的思想、感情、要求和愿望。人民需要这样的执政者。


1300年9月,但丁当选为当时佛罗伦萨政权机关六大执政官之一。任期从6月巧日到8月15日,当选的执政官全是白党成员。


但丁的政治热情燃烧起来了。他下决心要在自己的家乡革故鼎新,除恶务尽干它一番事业。回忆往事,对他来说,法利那、莫斯加、戴奇侯等人的名字并不陌生。围绕这些风云人物所发生的一系列党派纠纷,在佛罗伦萨已是家喻户晓,广为流传。现在,他目睹佛罗伦萨动荡不安的政局和野蛮落后的社会习俗,深感有两件事急待解决:一、消除党派之争。所有家族宿怨,宗派对立,个人仇隙,敌对情绪,都应彻底结束。二、消除社会公害,维护社会治安。市政厅应严惩肇事头目,不论他属何党派,哪一宗族。


尽管但丁的抱负很大,但客观形势却时时与他作对。在当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