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考古 > 经典史说 > 历代明商谋财故事(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明商谋财故事(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历代明商谋财故事(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历代明商谋财故事(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舒乡著

出版社: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学苑音像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04-01

书籍编号:30046114

ISBN:978780135708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0492

版次:1

所属分类:历史考古-经典史说

全书内容:

中国历史智谋故事总集


历代明商谋财故事(上)


舒乡 主编


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学苑音像出版社

前言


古老而恢弘的华夏神州,是世界所公认的创造谋略和盛产智谋的故乡。


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历史,既是一部智谋故事的传奇史,又是一部智谋人物的活动史。翻开浩瀚如烟、博大精深的史籍,我们犹如置身于巨大而辉煌的舞台上,与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黎民百姓直面交流,这边是“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那边是“血淋淋败者成寇胜者王”。每一次王朝的更替,总有谋略在其中屡建奇功,让人敬佩折服;而每一次时代的变迁,又总有智慧在其中大放异彩,让人叹为观止。当天下大乱、群雄纷争时,总会出现明君慧帝顺天承运,问鼎皇位;而当社会动荡、内外生变时,又总会出现智士谋臣应运而生,力挽狂澜。


走进这一幕幕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大剧中,无数鲜为人知、包容着正邪智谋在内的内幕奇闻,令我们触目惊心,发人深省:我们看到了励精图治、勤政德民的帝王御谋,也看到了文韬武略、安邦定国的重臣权谋;看到了继往开来、德高望重的贤臣运谋,也看到了权倾朝野、为害忠良的奸臣弄谋;看到了命运坎坷、前途凶险的皇子图谋,也看到了专宠一身、遗恨千古的后妃变谋;看到了投机钻营、富甲天下的名商财谋,也看到了金戈铁马、出奇致胜的名将战谋,等等。所有出场的历史风云人物,个个凭着超人的智慧和卓绝的谋略,演出了一幕幕精彩绝伦的历史大片,绘制了一幅幅色彩绚丽的历史长卷。这些凝聚着深邃而精湛智谋的故事,成为了人们至今仍津津乐道的历史绝唱,也成为了全人类共同拥有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启迪着现代人类的智慧思考,也激发着炎黄子孙再铸辉煌的勇气豪情与信心。


历史告诉人们:人类的智谋是不分种族、不论出身的,但运用智谋的人,却要受到社会阶级的限制与历史环境的制约。丰富的知识与过人的智慧,只有与良好的思想修养和政治素质结合,才能做出顺应历史发展规律、顺乎万民大众心意的正义之事,也才能名垂青史,万古传颂。否则,便只能助纣为虐,残害忠良,谋取私利,遗臭万年。


本书内容宠大,史料丰富,情节入胜,叙述传神,引领着读者沿着中华祖先留下的历史足迹畅游浏览,使人在阅读欣赏中,感悟前人的智慧与神奇,引发今天的思考与遐想,从而充分领略中国历史文化的奇妙与伟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个伟大的民族,必然重视历史的借鉴与警示。因为,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割裂历史的传承就是倒退。21世纪的中国人,需要学习和了解包容着无数智慧和经验教训的中国历史。本书的目的即是为了满足读者探寻中国历史奥秘的兴趣和愿望,是为了使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不断地被后人发扬光大。


“继往”是为了“开来”,学习历史是为了未来,让我们继承中华民族的历史智慧,共同创造未来的辉煌。

一、功成身退,中华富商第一人:范蠡


1.范蠡事略:智慧人生


范蠡,字少伯,楚国人。春秋末期政治家和大商人。出身于“衰贱”家庭。初为楚国名士,文种为楚宛令时,二人相交为友。后他们认为楚非贵族不得仕,政治黑暗,乃一同入越,任大夫,与文种同事越王。越王常与范蠡谈论治国之策。勾践即位,与吴作战,击败吴军,箭伤吴王。吴王死时,叮嘱其子夫差报仇。吴王夫差即位,操练军队,日思报复越国。勾践得知后,不听范蠡劝谏,遂先发制人,主动征伐吴国,被吴打败。战败后,勾践听从范蠡之计,派大夫文种赴吴求和,并以美女、珍宝密贿吴国太宰,使吴王赦免越王,勾践夫妻入吴为质。范蠡伴越王赴吴为人质,替君分辱,小心行事,麻痹夫差,使君臣得以回越。回越后,他辅佐越王勾践,刻苦图强,卧薪尝胆。越王听从他的建议,勾践夫妇亲自耕种、织布,礼贤下士,赈济贫苦,吊慰死者,终使越国大治。越国富强后,勾践多次欲攻伐吴,范蠡均以劝阻,待吴王听信谗言杀掉忠臣伍子胥、国力衰败时,范蠡方挥师攻吴,灭吴国,助越王深谋20余年,报会稽之耻,拜上将军。后又助勾践挥兵北进,会盟诸侯,使越王勾践遂成霸业。


此后,范蠡认为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勾践为人,可与共患难,难与共安乐,向越王勾践请辞不许,遂留下书信,乘舟出海逃至齐国,改姓名鸱夷子皮,开荒种田,引海水煮盐,治产数千万。齐人闻知其贤,任为相。他则感叹:“居家则至千金,居官则至卿相,这都为世人所得意之事。但久受尊名,不祥啊!”乃弃官,尽散其家财,隐居陶地(今山东定陶西北),自号陶朱公,专事经商,致资累巨万。卒于陶。他生前还曾著有《养鱼经》,是世界上最早的养鱼文献。(《国语》、《史记》均有记载)


在中国的经济思想史上,范蠡是商人心中崇拜的偶像,他的言论成为商人们尊奉的信条,人们把经商事业称为“陶朱事业”,把世代经商为业或买卖公道称为“陶朱遗风”。清代我国三大版画产地之一的天津杨柳青年画中有“文财神陶朱公”,苏州有“陶朱公种竹养鱼致富千倍利”的年画,人们把商代之比干、春秋之范蠡、三国之关羽并称为“三大财神”,乃取比干之忠诚、范蠡之智慧、关羽之仁义,认为这是经商致富的诀窍所在。范蠡的“经济循环论”、“积著之理”、“待乏原则”、“平粜齐物价格理论”,至今仍闪耀着先秦经济学说的熠熠光彩。2400多年前就有如此鞭辟入里的精当理论,范蠡被尊称为“商祖”、“商圣”的确是当之无愧的。


范蠡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人物之一,他的许多观点和实践对于今天仍有积极的借鉴作用和参考价值。在这里,仅就他的外交思想、经济思想及民本思想进行梳理和研究。


范蠡经济思想的出发点就是要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因时制宜,不能墨守成规,固步自封。他认为物价贵贱的变化,是由于供求关系的变化而造成的,因此,他主张粮价低贱时由政府收购,昂贵时由政府以平价售出,以免影响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利益。同时他主张发展商业,主张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认为农业收成的好坏关乎农民利益和商品价格,乃至社会的安定和混乱,甚至影响到国家的强盛衰败。另外,他主张仁义经商,造福社会和人民。2400多年前的奴隶社会里,他具有这样比较进步而成熟的经济头脑和举措,的确是难能可贵的。这和我们今天的“宏观调控”,关心“三农”问题颇有许多相同之处。今天,在经济建设大潮中,学习他的经济思想和创业精神,对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将会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再如他的民本思想。范蠡始终“以民为本”,认为“天地之间,人最为贵”。他多次对越王勾践说:“知保人之身者,可以王天下;不知保人之身,失天下者也。”他始终把自己摆放在平民地位,时刻想到应为人民大众谋求利益。从政时殚精竭虑,为国为民呕心沥血,建立功勋;当平民时自食其力,辛勤劳作;经商时又信守合同,讲究职业道德;致富后又散其资金,帮助解决贫困人民的生活问题,这种民本思想与我们的“为人民服务”和“公仆意识”十分相似,他的民本思想确实值得今天的从政者和经商者乃至一切工作者、劳动者赞扬和学习。


2.结交文种,佐越灭吴


范蠡年轻时颇有才学,狂放不羁。当时在宛邑任宛令的文种,闻听范蠡的名气,派小吏代己登门拜会,范却避而不见,小吏回来后不满地说:“范蠡是国中狂人,向来这等傲慢无礼。”文种笑道:“我听说有杰出才能的士人,都会被人看作佯狂;胸怀独到见解的人,也常会受到他人的毁谤,这是因为你们普通人无法理解他们。”于是文种亲自驱车去看望范蠡。范蠡起初依旧避开,后得知文种是独自驾车来的,深感其意诚,便向兄嫂借了衣冠,穿戴整齐地出来见文种。两人一见如故,谈得十分投机,从此结成至交。


范蠡根据自己平时对天下大势的观察和分析研究,告诉文种,中原文化在南移,继长江中游楚国一带逐步得到发展之后,下一步将是长江下游地区开始进入先进的行列。他约文种一同东下,到长江下游地区这个充满希望的地方寻找机会干一番大事业。文种觉得他的预见很有道理,欣然应允,很快辞去官职,与他一道沿江东下。两人先来到吴国,欲辅佐吴王夫差,但得不到夫差的重视,于是离开吴国继续南行,到达越国都城会稽(今浙江绍兴)。


当时的越国是一个经济、文化都比较落后的小国,到处都是未开垦的荒地。越王勾践很赏识范蠡和文种,很快封他们为大夫。勾践经常找范蠡谈军国大事,要他出谋划策,范蠡则知无不言,尽心谋划。由于他具有丰富的政治、军事、经济、天文、地理等方面的知识,并明察天下大势,所以成了勾践的主要谋臣。君臣相得,同心协力,越国很快在各个方面都有了起色。


勾践继位3年之后,听说吴王夫差正积极练兵,准备报当年吴越之战,吴王阖闾负伤致死之仇。勾践为防越国受攻击,打算先发制人,攻打吴国。范蠡看出勾践有些骄盈自满,认为越国实力不足,发动战争势必失败,于是极力劝阻勾践,说此时兴兵,天时、人事都对越国不利,是“逆于天而不和于人”。勾践不听,范蠡再谏。勾践面露不悦地说,“勿庸再言,吾意已决”,接着兴兵伐吴。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吴、越两军大战于夫椒(太湖一山名),越军果然大败。


勾践带领5000残兵退守会稽,被夫差率领的吴军团团包围。勾践急忙召文种等大臣谋划对策,并对范蠡说:“我没有听从你的忠告,以致于此。现在该怎么办呢?”范蠡回答:“事到如今,只有卑辞尊礼,献上金玉美女向吴王求和了。”勾践这次依从了范蠡的建议,派文种向夫差求和。夫差起初不肯与和,文种便用美女珍玩贿赂吴太宰伯,请他帮助游说夫差。后来夫差同意受降,但条件是勾践要亲自来吴国充当人质。


勾践赴吴国之前,想让范蠡为相留守越国。范蠡推辞说:“治理国家,督率百姓,我不如文种;指挥打仗,当机立断,文种不如我。”勾践接受了范蠡的意见,留下文种守越国,带范蠡同去吴国。


到了吴国,勾践、范蠡被迫干起了仆役的差事,为吴王夫差驾车养马,其余时间就被软禁在石室之中。夫差听说范蠡是个贤才,想招降他,便在召见勾践、范蠡时,劝范蠡说:“寡人听说贞女不嫁破亡之家,仁贤之士不留绝灭之国为官。现在越王无道,越国将亡,你和越王皆在吴为奴仆,被天下人耻笑。我想赦你之罪,你能改过自新、弃越归吴吗?”范蠡回答:“我也听说亡国之臣不敢谈政事,败军之将不敢言勇。我在越国已不忠不信,以至于让越王敢于违抗大王的号令,与大王用兵动武。现在失败了,君臣俱降,蒙大王鸿恩,保我君臣性命,我愿为大王服役奔走,但不做官。”勾践原以为范蠡会顺从夫差离自己而去,正伏地流泪,听了这番话才放下悬起的心。夫差知道范蠡意志甚坚,不可能强迫他为臣,就说:“你既然不移志向,我也只好把你重新送回石室了。”范蠡说:“大王请便。”于是范蠡、勾践重回石室,继续为夫差服役。


这样过了3年,范蠡一直陪伴着勾践在吴国受苦,毫无怨言,并不时为勾践出谋划策,让他千方百计取悦于夫差,从而使夫差确信勾践君臣已彻底臣服,便将他们释放回越国。


回到越国后,范蠡与文种等大臣辅佐勾践励精图治,下决心复兴越国,范蠡主张顺应天时,大力发展农业生产,以使“田野开辟,府仓实,民众殷,藏富于民”。听了他的建议,勾践感叹说:“我的国家就是你的国家,你已为我筹划了一切!”由于君臣亲密合作,越国的经济、文化迅速发展起来,逐步赶上先进的中原地区的水平。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范蠡也全力以赴地练军养士,准备将来征伐吴国,报丧国失地之仇。他从自己的家乡楚国请来熟练的铸剑工人和百发百中的射箭能手,组织起一支兵锋刃利、能攻善守的精锐之师。经过十多年的建设,越国变得富强起来,且上下一心,团结一致,时刻准备伐吴。


周敬王三十八年(公元前482年),吴王夫差带领精兵北上,到宋国黄池(今河南封丘西南)与晋、鲁等国诸候会盟,吴国内仅剩老弱之兵。范蠡认为吴国防守薄弱,伐吴时机已到,建议举兵。勾践依范蠡之计率越军伐吴,果然大获全胜,一举攻入吴国都城姑苏。夫差闻讯大惊,急忙赶回吴国,向越国求和。范蠡自度越国此时灭吴力量尚不足,遂许其求和。


周元王元年(公元前475年),勾践再次率兵伐吴。吴军由于连年征战,精锐尽战死于齐、晋等国,吴国民众也已疲惫不堪,故抵抗能力大大降低。越兵大破吴兵,姑苏也被越兵围困了3年。吴王夫差躲在姑苏山上,派使者向越求和,要求像他当年在会稽时赦勾践一样赦免他。勾践心存恻隐,欲同意吴国求和。范蠡进谏说,“难道大王忘了会稽之耻吗?是谁使我们席不暇暖,寝不安枕,与我们争三江五湖之利呢?不正是吴国吗?经过22年的筹划和艰辛才得到今天的一切,怎么可以一朝放弃呢?”勾践觉得范蠡讲得有理,但又不愿亲自回绝吴使。范蠡于是出面告诉吴使,越不允吴的求和,让吴使快回去,否则就对他不客气了。吴使流泪而去,范蠡督师继续进攻,一直打到吴国王宫前。夫差被迫自杀,吴国从此灭亡。


灭吴之后,勾践任范蠡为上将军,命他率越军过长江、渡淮河北上,与楚、齐、晋等大国较量。越军“横行江淮之上”,各诸侯国自忖实力难敌,遂纷纷请和。勾践乘胜北上,与诸侯会盟于徐州,被推为盟主。在范蠡的谋划下,勾践采取了“抑强扶弱”之策,把宋、鲁等小国以前被大国夺去的土地归还原主。范蠡由此受到人们的普遍敬重。


3.辞官隐居,埋名经商


范蠡帮助越国打败吴国,洗雪了会稽之耻,使越国获得霸主地位后,受到越国人民和越王勾践的空前敬仰和厚爱,威名驰扬列国。然而,范蠡却认为勾践这个人,只能与他共患难,而不能与他共安乐。以后他可能会翻脸无情,杀戮功臣。为越国永久计,功成之后,自己必须离开,他决意弃政从商。于是范蠡让人向越王转递了他的《报越王书》,说明原由志趣,详列并声明将军府的黄金等一切物品、一应财物及原有家臣童仆近百人全部移交充公,不枉取一物,就连自己的家奴也交给了国家,对越国,他两袖清风而来,两袖清风而去。就这样,范蠡在大功告成之后,在盛名之下,在朝野一片赞扬声中,悄悄携带美人西施离开了越国新都——姑苏城。“乘扁舟浮于江湖”,隐没于烟波浩渺的太湖、长江之中。既不完全效法他的师祖老子,也不像孔子那样去处世,而是进入另一种生活。范蠡的这段生涯集中表现了他性格坚毅的一面。


他先泛舟五湖(即太湖),静静地欣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让美丽的自然风光尽量冲走过去的一切,集中精力,仔细认真地思考着未来的去向与打算。经过深思熟虑,他下定决心,更名改姓,经营农商,把用于治国的才能用于治家!然后离开五湖,顺江而下,直入浩瀚的大海,再泛舟北上,来到商业发达的齐国。范蠡化名邸夷子皮,旅途考察了大海沿岸的苴邑日照镇等地市场贸易的商品种类、价格、产地、商道、成交、货币流通情况。根据沿途的考察,最后决定在一片有河、有海、有山林、有草甸的海滨安家置业。


为了在荒芜人烟的海滨之地定居下来,范蠡把古代圣贤列入祀典的五项条件——法施于民,以死勤事,以劳定国,能御大灾,能捍大患,作为人生贡献的准则,筚路蓝缕,开启山林,建造家园。他聘请木工、盐工,又买了一些各具专长的童仆。把奴隶仆从分成若干生产组织,女奴负责桑麻纺织,由西施统辖。西施原本是苎萝山中浣纱女,以织绢贩卖为业,现在回归山林,重操旧业,可谓得心应手。男奴负责耕种、渔猎等,由家臣总管统领。他们先后建成了房舍、粮仓,并把草甸开垦成了农田,把山坡开辟成了桑园。还备置了农具、粮种、车马、舟楫、缫织机具、煮盐设备,开挖了沟渠,修建了盐池。人们按照分工协作的方式,分别进行农桑、缫织、酿造、腌渍、海洋捕捞、山林狩猎、海水煮盐等劳动生产。一个集农、工、渔、商为一体的海滨大家园很快就建立起来了。


家园建好后,范蠡便派人到附近的蓬莱及齐鲁以东各地考察年景和商业贸易情况。他自己还亲往齐国详勘商道,每到一处,他都要了解那里的社会现状、历史、地理、风俗、人情、物产、物价、产地及供需量。


平公九年他来到齐国,这一年齐国大旱,三个月滴雨未见,土地崩裂,谷物尽枯。秋天刚到,已是万物萧瑟。范蠡就在这时进入齐国的境内,风尘仆仆,直奔齐国的都城薄姑(今山东临淄)而来。一路上,满目尽是背了破烂的行囊、伸手乞讨的行人,男女都有。到处都是枯萎的树木,到处都是凄凉的土地,歪斜荒朽的竹篱,日益残敝的房舍。


走了数日,路上竟不见一个骑马的达官贵人,也再难看见游山玩水的富家公子,路旁的尸骨成堆,横竖不止百数,有男人、女人、老人,也有孩子。能吃的都吃完了,树皮也早剥光,人们开始吃草根,那草根虽能充饥,却不消化,吃了草根的人也一样倒在了沟畔。饥饿惨状,令人断肠。范蠡带兵打仗许多年,死人是见多了,可现在见了齐国的这种惨状,还是心里发颤。


刚到薄姑城边,范蠡就感觉到了一种败落的气息。城门处冷冷清清,全不见平日里乡下人挑着担子、挎着篮子进进出出的热闹情形,也没有了那些游手好闲、摇头晃脑的富家公子哥儿。


城里面,也没有了往昔繁荣。只见一些面黄肌瘦的人踉跄行走,虽然仍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可那剥落的雕漆早显出了楼阁里面的凄凉。街道两旁铺满茶亭酒店,却大多是关门闭窗,人去楼空,灰尘布满了门框和窗户。范蠡走了二、三十家的店铺,总算寻到一个有人家的馆子。此刻天已近晌午,那小馆子里,却零零散散只有三五个人在吃饭,桌上除了又黑又霉的米饭,连一碟小菜也没有。范蠡四下里一看,只见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看模样像是掌柜的,倚在柜台边,见他进来,连瞅都懒得瞅一下。


范蠡掏出几个金铸板,要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汤。走了这半天路,他累了,也饿了。片刻,见汤上来,全不顾里面的面片儿稀落可数,“滋溜”一口入肚,他差些便要吐出来。怎么?这里面连一个盐粒都没有放?他把老头喊过来询问,那老头却苦笑道:“别说小小一个店,即便这么大的一个薄姑城,又有几家能吃上盐?外面不是流传有‘盐比金贵’的话吗?有一个多月了,这里连盐末儿都没有,盛盐的罐子用水泡涮有十几遍了。”


范蠡听了这话心里一动,他隐约就有了一个念头。要是发动从沿海到都城的众人,有组织地把盐从海边运到都城里来,卖给那些贵富人家,再用得来的钱从邻国购来谷物,不就可以济赈众生了吗?如此形成规模,则齐国之灾荒岂非平安度过了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范蠡边吃,边又唤过老头,向他打听在薄姑城内,有没有家资过万又好客乐施的人物,老头便把太宰田亮子的府第指给他。


太宰田亮子,是齐国的三家大富之一。范蠡来到田亮子的府邸前,只见朱红的大门漆已剥落,却闭得很紧,里面飞檐重叠,门前的两个石狮,仍旧是一副威武的模样。


范蠡又往前走,有一个下人上来拦住他问了,竟不管他身世来历,去报了田亮子,一会儿便听田亮子请他去见。范蠡见田亮子。此人已近六十,头发大多落顶,肥面大耳,待人温和。范蠡与他见了礼,两人入席坐好。二人先是一阵人生哲学的高论,其中范蠡的治世之学使田亮子非常佩服,田亮子听了范蠡的这番话,良久无语,愣了半晌方叹道:


“先生所学,我竟不能领略十之一二。起初,我以太宰之职辅治天下,执掌法纪,忧民生死,如今才知,我非但没有实绩,还轻用了我的身体。今夏齐国大旱,不正是因为我的无知造成的吗!”


从范蠡的话中,田亮子猜到此人必是一位隐士高贤,便不再多问。


第二天,范蠡即在薄姑城田亮子的府前开设了一个大大的粥场,广施粥粮。


还在太阳刚刚露脸的时刻,就已经有成百上千人从城内城外闻讯赶来。田亮子府前的一条街上,人头攒动,水泄不通。范蠡在远远的街道一角,眼见前面的人已经挤成一条长龙,而远处还有数不清的人跌跌撞撞往这边而来。施粥的大锅已增加到四十口,还是远远不能满足饥民的需要。一个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女人捧了热气腾腾的粥汤,“咕咚咕咚”大口吞下,又一边挪动脚步,一边仰着脖子,把那粥碗仔细舔了。他们被后面的人挤出人群,却又流连不肯离去,在不远的地方扎成一个堆儿,贪婪地望着几十口大锅。那些还没有领到粥的,即自发排成队,人们瞪大眼睛握紧拳头,随时准备保护他们即将得到的救命食粮。


到下午,一支去海滩贩盐的队伍便出发了,一共是三百个人。田亮子去别的几个大户家联通,一共调出三百高头大马,几百石谷物,省吃俭用,可供这些人往返食用。另让薄姑城的大户出资几千金,派人去附近的鲁、赵、燕等国购来谷粮,散给饥饿的民众。运盐队伍仅七日便到了海边。那儿,盐积如山。范蠡命人装了三十大车的盐,顾不上歇息,又一路直奔薄姑城。十天后,盐进了薄姑城。范蠡大获其利。范蠡便决定在这里经商。


入秋以后,连着下了有四五场雨,把旱了一个夏天的土地滋润透了。人们一颗一颗吃着从薄姑城分发来的谷物稻米,一边在自己荒芜的土地上种菜,又种些青豆,这是收获最快的作物。毕竟,这个秋天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寒冬飘雪的天气马上就要到来,种谷物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拼命地种菜种瓜,为度过漫长的冬天做准备。


好长时间都没出气力的土地,似乎连经几场雨水的滋润格外有劲,种上的菜和瓜还有青豆,都疯了似地生长,不久,瓜熟蒂落,青豆变黄。这个秋天,当楚国、赵国、越国都收获金黄的作物时,齐国大地上却无一例外收回绿油油的瓜果蔬菜。有头脑的商人们纷纷出动,用这些瓜果蔬菜去各个国家卖了,换成沉甸甸的粮食驮回来,冬天便不用愁了。一时间,齐国大批的鲜货源源不断地运向邻近诸国,各个国家的粮食也源源不断地运进齐国。这时的盐仍旧分外珍贵。


范蠡也仍旧用了三十匹马车,从海边装了盐,运向都城薄姑。不少穷人没钱买盐,范蠡便送给他们。往返了三四趟,已经是秋去冬来了。他最后一次把盐贩进薄姑城,卖了盐,在薄姑城外的村庄里买了几间房子,五十亩地,继续经商。西施也亲自到薄姑销售丝织品,了解丝织精品的市场行情。回到海滨后,他们根据在各地掌握的市场信息,把自家生产的各种皮货,熊掌、熊胆、鹿茸、海鲜、珍珠、绢、纱、绸、缎、食盐等用车运出去销售。为了不放空,白花运费,返回时再捎运海滨所需要的工具、金属等物品。由于他们的山珍海货、丝织品质量好,价格便宜,所到之处往往供不应求,很快被抢购一空。客商们为了得到邸夷子皮(范蠡)的货物,总是提前预约,或交定金,或亲来海滨运货。邸夷子皮的货物已畅销齐国及其附庸国。


除了贩卖山货、海物、食盐、丝织品外,范蠡鉴于胶河以东各国的大司农、农正(官名)都不理解平籴的重要性,也做一些粮食生意。即遇到农业丰收之年,粮价跌落时,他则以高于当时市场价的价格大量收购贮存。遇到农业受灾之年,他再把收购贮存的粮食,以平价卖给这些胶东小国。这样做既平抑了物价、打击了奸商、化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也提高了自己的声誉,并获得了利润。


置业奇才——邸夷子皮的美名已传遍胶东、齐国大地,他的事迹不仅被一些艺人编《邸夷》十篇来歌颂,而且惊动了齐国王庭。田亮子等人向齐王推荐说:“我们以国家之财力,施仁德于百姓,止于临淄;而邸夷子皮以一家之财力,施仁德于百姓,地域辽阔。”齐王听说其贤能,派使臣亲授相印。这次拜相使范蠡再次面临着人生大抉择!


4.选定陶邑,号称朱公


范蠡被授相印后,他又为治理齐国立下了功劳,但范蠡还是决定第二次弃官,完成他开创的经商事业。他再走他乡,寻找新的经商宝地。


范蠡举家来到鲁国曲阜郊外的一个村庄安家居住下来。他购买了一处三重院落,稍加扩建,自名曲庐。曲庐坐落在泗水之滨,十分宽敞、幽静。又购置了桑园,仅桑蚕收入,除了供家常开支外,还有数十金的剩余。


吃住安排好后,范蠡即开始到宋国、楚国、郑国、洛邑、晋国,其中还包括邹、滕、单、曹、许、杞、卫等小国考察商业贸易。通过游历考察,他把齐、鲁、吴、越、晋、宋等国的首都做一比较,觉得商丘比起薄姑、曲阜、姑苏、晋阳这些国都来,货物更全,处处都使人感到宋人不愧为善于经商的人,宋国不愧是商人之宗。但仔细观察,发现当地各种货物的来源,大多数竟不是从各国直接运来的,而是从陶邑(今山东定陶)转运而来的。难道陶邑会是一个货物集散地吗?这就勾起了他对陶邑考察的念头。经过亲自考察分析,范蠡发现,陶邑不仅是宋国最大的商业都市,也是天下的商业中心。它地处“天下之中,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来自远近各国的富商巨贾,小商小贩,均能够找到自己所需要购买的货物,是天下最理想的经商之地。遂决定在陶邑西门外的陶庄定居,因陶丘上有丹朱陵,为表示对丹朱的敬慕,范蠡打算在此隐居后,把邸夷之姓改为朱,自称“朱公”,时人则称他为“陶朱公”。他还把新宅命名为“朱公宅”。朱公宅建在陶丘脚下风景秀丽、避风向阳处,巍峨、轩敞。门前道路直通陶邑西门。精心选定的朱公宅,位置环境,极便利于经商。


不久,朱公宅建成,范蠡举家迁往宋国的陶邑。从此便在这个当时处于交通中心的商业城市永久定居下来。在这里朱公和西施再次重操旧业,在陶丘山下,置买了几片桑园。农商结合,开始重新积累财富。


鲁国泗水之滨的曲庐,派几个家人留守那里,作为在鲁国经商的一个货栈。以后又相继建立了商丘、兖州、单国、曹国货栈。以货栈为联系纽带,把朱公家与各诸侯国工商业户联系起来,这就铺通了商道,结成了稳固的进货网。其中,曲庐、商丘两处货栈最大,分别向鲁、宋两国国都供应着大量货物。曲庐货栈是对齐、鲁等国经商的货物总栈;商丘货栈,不仅商丘百姓从这里可以买到天下各国的如意物品,而且,南方各国的商贾还可以从这里贩运北方的货物,北方各国的商贾则可以从这里贩运南方的货物。后来生意又从齐、鲁、宋一带,扩大到晋、燕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