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和日本女孩“芝麻”の那些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和日本女孩“芝麻”の那些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我和日本女孩“芝麻”の那些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我和日本女孩“芝麻”の那些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开酒不喝车著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152886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4620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言情小说

全书内容:

我和日本女孩“芝麻”の那些事

开酒不喝车

北方文艺出版社

正文

1


我叫Rex,27岁,爱好泡妞或被妞泡。特别是大学期间,曾将爱情的种子洒向祖国大江南北,重庆、武汉、郑州、杭州、北京、长春等等。这些个地方的妹纸哥都品过,为什么要说“品”?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而地域关系和生活环境等种种因素,为这一杯杯水注入了添加剂。有的像茶,绿茶清柔、红茶味浓;有的像酒,高度太烈、低度上头。总之,单看外表,是尝不出味道的。所以要品其味,才能知其类。


说正题,记得是2006年。大学毕业后,我应聘到深圳的一家塑料制品公司。公司规模还算大,人数大概在200左右。我被招进了市场营销部打杂。公司主要做出口贸易,所以营销部特别聘请了几个外国人,韩国人就负责韩国市场、荷兰人负责欧洲市场,而故事的女主角日本女孩麻田枝麻(以下简称“芝麻”)负责日本市场。


就这样我第一次见到了她。


可能是日本“爱情动作片”看得多的关系,一听说是日本女孩,我就有种莫名的冲动,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小小的邪恶,好想好想用一句“牙买蝶”来问候一下她,看看她是否会用“一代一代吆”来回应我。但由于本人较为腼腆,还是决定算了吧,毕竟跑到这里工作的日本女孩未必涉足过影视界,和人家套台词不太礼貌。


在简短的欢迎仪式后,我被安排在芝麻斜对面的位置。翻阅着公司的简介和业务流程,顺便偷偷斜眼瞄一瞄这个让我垂帘的日本小妞。亚麻色的卷发过肩,刘海成“Λ”型分开到眉角,大大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装饰得万般迷人,薄薄的嘴唇被粉色亮唇膏裹得就像冰棍一样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的脸庞嫩得出水,鼻尖上的一颗美人痣为这位天使的面庞点缀出完美的一笔。就在这时,她突然起身,吓得我赶紧埋头装看书。


等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口的饮水机前弯腰接着水。唉……可惜啊,身材不算高挑,但总体比例还算行吧,有1米6左右,瘦瘦的,但该有肉的地方绝对不少,应该属于萝莉型。一身黑色短裙职业装,黑丝袜,黑色高跟鞋,虽然颜色略微单调,但还是很有气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位职场女性。她万般旖旎地靠在饮水机上,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手机,可能是要给什么人打电话或是传简讯,但是她想了想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转身向办公桌走来。就在此时,我俩的视线有了第一次交集。


2


当看到她的眼神时我突然从沉浸中醒来,吓得是扭脸也不是低头也不是,只好装作是巧合,微微地上扬嘴角(这些都出于本能。其实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心里的小鹿乱撞)。芝麻倒是大方得很,看着我完全没有害羞的样子,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我也赶紧像捣蒜似的点着头。


她走到位子上隔着桌子向我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麻田枝麻,请多多关照。”


我晕,说中文!还这么标准!完全没有准备的好不好?又是本能,我迅速起身,双手接过握紧:“你,你好!我,我叫Rex,多多指教。”


我口吃得倒像个外国人,完全毁了哥的绅士形象,跟尼玛村长见市长一样,还双手握,我死去!


芝麻可能第一次这么被握手吧,“扑”的一声差点没喷,赶紧用左手捂住了嘴。其他同事也都低下了头,纷纷地笑。唉,完了,被人当傻X了。以至于到后来芝麻还总学我出糗的样子,然后指着我傻笑……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和芝麻仍是同事关系,让大家失望了啊。但不是哥没本事,主要是进口的我还真没怎么接触过,所以要慢慢来,好饭不怕晚嘛。


终于有一天,部门经理莉莉姐请大家聚餐,我和芝麻都去了,去的是一家东北菜馆。可能是由于工作压力大,大家都借机减压放松,所以喝啊闹啊的不行。没多大工夫好几箱啤酒都一扫而空。芝麻挺能喝的,把我和小胖(同事绰号,还是我老乡)拼酒拼得直摆手,是真喝不过啊,搞市场营销的女人伤不起啊。


酒足饭饱后,看看表已经2350了,明天还要上班啊。莉莉姐简单地讲了几句话,就吩咐大家各自回家休息,不要耽误明天的工作。


小胖凑到我耳朵边偷偷说:“晚上蛇口码头唱K,一起呗?”


“都谁啊?”


“你、我、芝麻……”


“够了!我去!我去!”


我真的很感谢小胖,若不是他给我创造的机会,我还不知道要怎么行动呢!


3


大概一共有6个人,打车来到蛇口码头,好像是在“上海明珠”KTV吧(好像是叫这名字),要了个包厢,完事又是一大桌的酒啊,洋酒啤酒水果酒,反正就是各种的酒,看着我都快吐了。芝麻倒是兴奋得不行,一进包厢就直奔点唱机,点了几首日文歌,其中有一首日文版的《很爱很爱你》,就是刘若英的那首,但是是日文版的。芝麻嗷嗷唱起来,说实在的,不是很好听,而且有些走音。但是唱歌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小脑袋晃来晃去,边唱边看着我们,还眯着眼睛笑,好像是知道自己唱得不怎么样,请多多担待哈。


上个洗手间回来后,芝麻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喝着水果酒,我装得像没事人似的厚脸皮地坐在她的旁边。说实话,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和她认真地聊过天。


芝麻中文说得很好,听小胖说她的爷爷是山东人,她从小就跟着爷爷学说中文,后来又成了深圳大学的留学生,所以现在我们交流起来还是比较顺利的,只是有些字眼儿她咬得不太清,比如“是”她说“细”,“饭”她说“放”,“钱”她说“强”,“办”她说“棒”,感觉挺有意思。


喝了太多的酒,我点了一根烟,是白色的Marlboro.


“给我一支。”芝麻伸出两根手指。


“你,你也抽烟?”


“很奇怪吗?”


“不是,平时也没见你抽过烟啊?”


“平时不抽,娱乐的时候才会抽。”说完她自己从桌上把烟拿了过去,抽出一根放在嘴里。


“打火机,谢谢。”


我为她点上香烟,她吸了一口,仰头吐了出去,那一幕真的很妖娆。我是不太喜欢抽烟的女孩,但是芝麻抽烟的样子怎么感觉那么美呢?是酒精的作用吗?


她说日本的女孩子基本都会抽烟的,只是抽得多少而已。我们边喝酒边聊着天。我知道了她是日本大阪人,25岁,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职业太太,还有个弟弟在加拿大留学。我说,你们家挺有钱啊,俩孩子都出国留学啦。她说在日本有钱的人都在本国读大学,没钱的才出国留学呢。我听了当时就汗了!


吵闹的音乐没有影响我俩聊天,我们聊得很尽兴,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然后我出了包厢,是接电话还是去洗手间我记不得了,反正当我回来的时候,芝麻已经歪着头睡着了。太累了,都凌晨200了吧。我坐在她的旁边,想借机好好欣赏欣赏她,可是光线很暗,只有电视荧幕的光亮洒在她的胸前。


啊,我的鼻血!她的衬衫!衬衫的扣子,开啦!


而且是最关键的那一颗!我看到了!


哦,感谢上帝,我看到了!


玫红色蕾丝边,雪白的大馒头被荧光屏照得直泛光,差点闪瞎了我的狗眼!


就这么一瞬间,哥就支起了帐篷!


4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是帮她遮上还是敞得再开点?


当然,哥是个好人,绝不乘人之危。我把沙发靠垫慢慢地放在了她的胸前。


哥很淡定,同时,哥蛋也很疼。


该走了,我把芝麻叫醒。她揉揉眼,看了看手机,又萌萌地看着我,“可以送我回家吗?”


“嗯,当然可以。”你真了解哥啊!


其实芝麻的家离我们公司很近,就隔一条马路,是老板帮她租的。只要是外国员工,我们老板都会帮他们租房子。至于自己人嘛,自生自灭吧,找不到房子,住公司也行。不平等待遇,在国内常见到,好像外国来的都是香宝宝,自己人都是奴才相。记得有一次公司搞足球比赛,我们经理帮荷兰人拿外套,其余的全在地上扔着,真是天生的奴才样!


跑题了,我们打车回到公司楼下,跟其他的同事说拜拜,我就扶着芝麻往她的住处去。路上,芝麻还哼着那首《很爱很爱你》。


“嘿嘿,我唱歌难听吧?”


“啊?没,没有啊,我都听陶醉了……”


“哈哈哈哈哈哈,骗子!”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我们的脚步和她的笑声……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我们说着笑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她家楼下。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你上去休息!”


“我还想喝酒。”她沉默一会儿,突然拉着我的手,大大的眼睛望着我,浅浅地笑着。


“我还想喝,酒。”那个“酒”字她拖得很长。


她拉着我的手,我浑身一颤。啊,手真凉!


“不,不要吧。你喝得不少了,别再喝了,赶紧上去休息吧。”


“哎,你没有喝过梅子酒吧?是日本酒,很好喝的,我请你喝吧!”


“这么晚了,去哪儿喝梅子酒啊?”


“我家有…… ”


我懂了,是让我去她家啊,哥要矜持!装下懵懂少年可以不?“啊?去你家?不大好吧?”


心想,再劝哥一次,再劝一次哥今晚就是你的了。


“哎呀,没关系的,走吧,很好喝的。”


哈哈哈哈。yes!哥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5


17楼到了,一出电梯门正对的就是她家。开门进屋换上拖鞋,嗯,房子不算大,一室一厅,但装修得还算不错,再加上芝麻精心的装饰,整体比较温馨。墙上贴的还有滨崎步的海报,她是芝麻的偶像。我说丫整过容,芝麻还跟我吵了一架。


“你先请坐吧。”说着芝麻进了卧室。


我四周打量了一下,电视上面摆的照片是她和弟弟的,阳台上挂的的衣物没有男人的,连我脚上的拖鞋也是女士的,嗯,她应该没有男朋友吧。


芝麻从卧室出来了,换上了白色的连衣裙式睡衣,左手抱着笔记本电脑,右手提着梅子酒,来到我面前。


“不是喝酒吗?你抱电脑干什么?”


“嘿嘿,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看我的照片吧。”说着她把电脑和酒都放在了茶几上,然后把电脑打开,指了指电脑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


“在这里,你看吧,我去取杯子和冰块来。”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我点开了文件夹,里面分了好些个小文件夹,分别用日文标着“小学”、“中学”、“大学”、“加拿大”、“法国”、“美国”、“中国”、“我的同事”、“我的汽车”等等,这些都是后来她为我翻译的。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点开了所有文件夹,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我想要看的那种写真啊什么的。日本女孩子的相册嘛,你懂的……结果我失望地关掉了所有文件夹。


芝麻在厨房叮铃咣啷地忙活了一阵,捧着两个装着冰块的杯子走出来。“来,我把酒倒上。”我客气地接过杯子,将梅子酒倒入杯中,芝麻端起酒杯坐在了我的身旁。


“看照片了吗?”


“啊,还没,我想等你过来一起看。”全是些生活照有什么好看的?


“嗯,来先干一杯吧。”说着她晃晃酒杯,冰块在杯子里叮当作响。


“嗯,感谢你邀请我来你家品尝这梅子酒,干杯!”


“叮”,碰了一下杯,我一饮而尽……


这是什么酒?酸梅汤吗?后味怎么是苦的?完事嘴里还涩涩的,还跟我说特别好喝,好喝你妹啊。再看那边,芝麻正一口一口品着。


“不是说干杯吗?”


“嗯?什么意思?我喝了呀!”


“嗯,好吧,那没事了。”


声明下,我是北方人,在我们家乡,说“干杯”就是要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下,不能剩,剩了就是养鱼,要再填满重新喝完,文化差异害死人啊。


6


“好喝吗?”


“嗯?哦,好,好喝,口感不错。”


“那再来一杯吧!”


“多谢。”说着芝麻又为我斟满了酒。


“听歌吧。” 芝麻说完,就顺势趴到我的腿上,伸手去够鼠标。


啊,我的心肝脾肺肾啊!她没有穿内衣,软绵绵的感觉覆盖了我的整个膝盖……阿拉真主我赞美你!


“听什么?”


“随便吧!”


真的随便了,最好多选一会儿。结果又是《很爱很爱你》,怎么总是《很爱很爱你》?“阿拉卡莫伊哦”,第一句我都会唱了!


伴着优美的旋律,我们都握着酒杯,没有说话。谢天谢地,芝麻没有起身,仍旧在我腿上趴着。我抬头看了看表,凌晨300了。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今晚是留下呢,是留下呢,还是留下呢?重要的是,我该怎么留下呢?


“今晚你能留下来吗?”芝麻回转身望着我,巧目盼兮,语笑嫣然。


呃,芝麻,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了解哥?


我喝了口酒但没有回答,只是夹了夹腿,因为我怕支帐篷的时候会戳到她的下巴。


她见我不作声,便缓缓地抬起头,还是那种萌萌的眼神:“可以吗?”


我笑了笑(注意是微笑,不是淫笑),轻轻地抚摸她的背,“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其实我知道这句话很多余。


她也笑着点点头(是微笑是微笑)。


“那我睡沙发?”


她生气地嘟嘟嘴,心里一定在想:你丫装什么13啊?


“不会是让我和你一起睡吧?”


“不愿意吗?”她用额头顶着我的额头,嘴里散发着清清的酒香。


愿意愿意,一百个愿意。哥就是为这来的,能不愿意?但是又不能表现得太激进了,故作单纯地说了俩字:“好吧。”


7


当我洗完澡出来后,她早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月光为她的肌肤上了一层霜。她害羞地将双手交错护在胸前,下体用左腿勉强遮掩。那娇小的样子,我都有点不忍心了。但是不行,革命任务重于一切。我在她的身旁躺下,转身面对着她,用食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她调皮地笑了笑,然后将交错在胸前的手臂挪开了。啊,太美了。我们拥抱着彼此,缠绕在一起,我亲吻她的每一寸肌肤,她帮我擦去额头的汗水。就这样我们缠绵到天明……


从那次以后,我和芝麻就成了,怎么说呢,说是情侣吧也不算,就炮友吧,嗯,对。 当然公司的同事们都不知道,我们平日上班各忙各的,午饭也是各吃各的,只是到了晚上我们才会在一起。在一起也不总为了那个,她会帮我洗衣服,我会做饭,就跟过日子一样。到周末了,还会一起去东门逛街或者去欢乐谷、世界之窗之类的地方玩。


芝麻有点奇怪,她不去电影院,说是里面空气不好,暗暗的很吓人,坐在里面不舒服。切,我才不信呢,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记得有一次,我们刚发薪水,当然芝麻的薪水比我的要多,因为人家是外国人嘛。到了晚上,我说:“咱们不在家做了,一起到外面吃,我请你吃好的。”她说:“好啊,吃什么?”“嗯,吃烤鸭吧!”她一听就傻了:“不不不,不要吃烤鸭,很贵的!”“烤鸭贵吗?”老子没吃过烤鸭,深圳再贵能贵哪去?200一只我也能请得起啊!


后来我才知道,她说日本有4道菜最贵:鱼翅、鲍鱼、燕窝、烤鸭,都是中国菜系里的。一般日本人是不会去吃的,就是简单的鱼香肉丝、麻婆豆腐、饺子之类的,吃上那么一桌一个月的工资基本见底了。


真的假的?那鱼翅、燕窝、鲍鱼我知道,在中国也不便宜,但是烤鸭既然能名列其中,你让龙虾情何以堪啊?这让我有点想不通,我就问她:“日本烤鸭多少钱一只?”她掐指算了算:“差不多3万日元吧。”哦,3万日元,我算算,2000RMB!“你确定是烤鸭不是烤天鹅吗?”她说确定,“你给我2000RMB我能给你赶一群鸭子你信不?”她笑了,走,哥今天就请你吃烤鸭,你就放开了吃吧!


8


吃完饭,我们牵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上了天桥走到中间芝麻突然停住了。“怎么了?”“我要休息休息。”“哦。”说完我俩就站在天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流。“我们算交往了吗?”呃,说实在的,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你说当初找她就是为了那春宵一刻,真没多想啊,再说我的理想对象是那种高挑一点的,对萝莉还真不带感。但是话说回来,相处的这段时间,她洗衣我做饭,没事逛逛街玩一玩,晚上在家OOXX,这跟情侣没什么两样啊,芝麻人也不错,就连刚才吃饭也替我省着,就点了半只烤鸭,其余的她说什么也不肯点,要不是干吃饼噎得很,连那碗汤都没得上,现在在中国这种女生也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从大日本帝国飞过来的大小姐!哎,想通了,这么好的女孩我为何不能收入囊中?于是乎我便十分坚定地答复了她:“嗯,当然算!”


芝麻那个高兴劲哟,“嗖”的一下就蹦我怀里了:“那你会娶我吗?”


“啊?会,会的。”


“哈哈哈哈,阿依西太绿,八嘎。”


“啊?什么意思啊?”


“就是我爱你,笨蛋,嘿嘿。”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在纠结的我,突然从心头涌上一股幸福感,我慢慢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芝麻,只是之前没有发现,于是我将怀里的她抱得更紧了。


“娶我要到日本哦。”


“啊!倒插门啊?”


结果那一夜她被幸福冲昏了,我们没有回家,一起去打电动、去商场买了些护肤品,就直奔洗浴中心,是可以男女一起在房间泡池子的那种哦,对,就是鸳鸯浴,呼呼呼哈哈哈。


到了洗浴中心,开了一个房间,一进屋芝麻就摇起了头。“不行不行,这个房间没有情调。”服务员很客气,“没关系,可以换一间。”到了另一间,“不行不行,没有窗户,不通风。”“呵呵,没关系,去对面的房间,有窗户的。”


我们转身来到对面的房间,“不行不行,这灯有一半都是瞎的,太暗了。”“呵呵,这位小姐,您是来洗澡啊,还是来买房啊?”你看,人服务员都急了。她倒不生气,扑地笑了出来:“哈,靓仔,今晚对我很重要,你就给我找个有情调的吧。”说完从包里掏出了100元钱,递给了服务员。一见到钱,那比见亲爹还亲啊:“行行行,二位来看看这间。”


一推门就看到金色的壁纸,乳白色的地毯。床的正对面就是澡池子,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床的四周围绕的镜子,床的上方还镶着两个扶手,嘿这有意思嘿。芝麻还没说话,我就抢着说:“行!”服务员也挺知趣,轻轻地关上门:“祝两位玩得愉快。”


9


刚关上门,芝麻就一把将我推倒在床,然后咬着嘴唇在我面前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的扣子。哥哪能看着她美美地脱衣服啊,不甘示弱站起身来脱得比她还快,哥是裤子内裤一齐脱的!好啦,两人脱光光,一起跳到浴池里,舒服啊!我展开手臂舒坦地靠在池子边沿上,看着面前和我共浴的女子,害羞地低着头,用毛巾轻轻地擦拭着肩膀和脖子,清澈的温泉水犹如放大镜一般,让她的双峰显得格外夸张。哥不淡定了,“妹子,快洗,哥有鱼雷了!”.


那一夜,芝麻真的放开了,因为她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所以要完全献给对方。我们的汗水洒在浴池的围台上,乳白色的地毯上,和那张四周围绕镜子的床上,什么“牙买碟”、“一代一代哟”,甚至连“啃磨叽”哥都听得清清楚楚。啊!芝麻,哥没白疼你,争气得很哪!


激情背后也存有潜在的危险,当芝麻告诉我她已经好久没有来月月的时候,哥就知道中“六合彩了”.也难怪,前面讲述了那么多,从来都没听我说过有做安全措施吧?到医药商店买了两个测纸,果然不出所料,芝麻怀孕了。


那一晚,芝麻一人躲在卧室里,我就在客厅吧嗒吧嗒地抽烟。这是我被破处以来第一次遇见这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苦恼,芝麻穿着睡衣从卧室拖着脚步出来,拖鞋在地上嚓嚓嚓嚓,我抬起头,看着可怜的芝麻。

正文

1


我叫Rex,27岁,爱好泡妞或被妞泡。特别是大学期间,曾将爱情的种子洒向祖国大江南北,重庆、武汉、郑州、杭州、北京、长春等等。这些个地方的妹纸哥都品过,为什么要说“品”?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而地域关系和生活环境等种种因素,为这一杯杯水注入了添加剂。有的像茶,绿茶清柔、红茶味浓;有的像酒,高度太烈、低度上头。总之,单看外表,是尝不出味道的。所以要品其味,才能知其类。


说正题,记得是2006年。大学毕业后,我应聘到深圳的一家塑料制品公司。公司规模还算大,人数大概在200左右。我被招进了市场营销部打杂。公司主要做出口贸易,所以营销部特别聘请了几个外国人,韩国人就负责韩国市场、荷兰人负责欧洲市场,而故事的女主角日本女孩麻田枝麻(以下简称“芝麻”)负责日本市场。


就这样我第一次见到了她。


可能是日本“爱情动作片”看得多的关系,一听说是日本女孩,我就有种莫名的冲动,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小小的邪恶,好想好想用一句“牙买蝶”来问候一下她,看看她是否会用“一代一代吆”来回应我。但由于本人较为腼腆,还是决定算了吧,毕竟跑到这里工作的日本女孩未必涉足过影视界,和人家套台词不太礼貌。


在简短的欢迎仪式后,我被安排在芝麻斜对面的位置。翻阅着公司的简介和业务流程,顺便偷偷斜眼瞄一瞄这个让我垂帘的日本小妞。亚麻色的卷发过肩,刘海成“Λ”型分开到眉角,大大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装饰得万般迷人,薄薄的嘴唇被粉色亮唇膏裹得就像冰棍一样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的脸庞嫩得出水,鼻尖上的一颗美人痣为这位天使的面庞点缀出完美的一笔。就在这时,她突然起身,吓得我赶紧埋头装看书。


等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口的饮水机前弯腰接着水。唉……可惜啊,身材不算高挑,但总体比例还算行吧,有1米6左右,瘦瘦的,但该有肉的地方绝对不少,应该属于萝莉型。一身黑色短裙职业装,黑丝袜,黑色高跟鞋,虽然颜色略微单调,但还是很有气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位职场女性。她万般旖旎地靠在饮水机上,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手机,可能是要给什么人打电话或是传简讯,但是她想了想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转身向办公桌走来。就在此时,我俩的视线有了第一次交集。


2


当看到她的眼神时我突然从沉浸中醒来,吓得是扭脸也不是低头也不是,只好装作是巧合,微微地上扬嘴角(这些都出于本能。其实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心里的小鹿乱撞)。芝麻倒是大方得很,看着我完全没有害羞的样子,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我也赶紧像捣蒜似的点着头。


她走到位子上隔着桌子向我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麻田枝麻,请多多关照。”


我晕,说中文!还这么标准!完全没有准备的好不好?又是本能,我迅速起身,双手接过握紧:“你,你好!我,我叫Rex,多多指教。”


我口吃得倒像个外国人,完全毁了哥的绅士形象,跟尼玛村长见市长一样,还双手握,我死去!


芝麻可能第一次这么被握手吧,“扑”的一声差点没喷,赶紧用左手捂住了嘴。其他同事也都低下了头,纷纷地笑。唉,完了,被人当傻X了。以至于到后来芝麻还总学我出糗的样子,然后指着我傻笑……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和芝麻仍是同事关系,让大家失望了啊。但不是哥没本事,主要是进口的我还真没怎么接触过,所以要慢慢来,好饭不怕晚嘛。


终于有一天,部门经理莉莉姐请大家聚餐,我和芝麻都去了,去的是一家东北菜馆。可能是由于工作压力大,大家都借机减压放松,所以喝啊闹啊的不行。没多大工夫好几箱啤酒都一扫而空。芝麻挺能喝的,把我和小胖(同事绰号,还是我老乡)拼酒拼得直摆手,是真喝不过啊,搞市场营销的女人伤不起啊。


酒足饭饱后,看看表已经2350了,明天还要上班啊。莉莉姐简单地讲了几句话,就吩咐大家各自回家休息,不要耽误明天的工作。


小胖凑到我耳朵边偷偷说:“晚上蛇口码头唱K,一起呗?”


“都谁啊?”


“你、我、芝麻……”


“够了!我去!我去!”


我真的很感谢小胖,若不是他给我创造的机会,我还不知道要怎么行动呢!


3


大概一共有6个人,打车来到蛇口码头,好像是在“上海明珠”KTV吧(好像是叫这名字),要了个包厢,完事又是一大桌的酒啊,洋酒啤酒水果酒,反正就是各种的酒,看着我都快吐了。芝麻倒是兴奋得不行,一进包厢就直奔点唱机,点了几首日文歌,其中有一首日文版的《很爱很爱你》,就是刘若英的那首,但是是日文版的。芝麻嗷嗷唱起来,说实在的,不是很好听,而且有些走音。但是唱歌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小脑袋晃来晃去,边唱边看着我们,还眯着眼睛笑,好像是知道自己唱得不怎么样,请多多担待哈。


上个洗手间回来后,芝麻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喝着水果酒,我装得像没事人似的厚脸皮地坐在她的旁边。说实话,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和她认真地聊过天。


芝麻中文说得很好,听小胖说她的爷爷是山东人,她从小就跟着爷爷学说中文,后来又成了深圳大学的留学生,所以现在我们交流起来还是比较顺利的,只是有些字眼儿她咬得不太清,比如“是”她说“细”,“饭”她说“放”,“钱”她说“强”,“办”她说“棒”,感觉挺有意思。


喝了太多的酒,我点了一根烟,是白色的Marlboro.


“给我一支。”芝麻伸出两根手指。


“你,你也抽烟?”


“很奇怪吗?”


“不是,平时也没见你抽过烟啊?”


“平时不抽,娱乐的时候才会抽。”说完她自己从桌上把烟拿了过去,抽出一根放在嘴里。


“打火机,谢谢。”


我为她点上香烟,她吸了一口,仰头吐了出去,那一幕真的很妖娆。我是不太喜欢抽烟的女孩,但是芝麻抽烟的样子怎么感觉那么美呢?是酒精的作用吗?


她说日本的女孩子基本都会抽烟的,只是抽得多少而已。我们边喝酒边聊着天。我知道了她是日本大阪人,25岁,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职业太太,还有个弟弟在加拿大留学。我说,你们家挺有钱啊,俩孩子都出国留学啦。她说在日本有钱的人都在本国读大学,没钱的才出国留学呢。我听了当时就汗了!


吵闹的音乐没有影响我俩聊天,我们聊得很尽兴,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然后我出了包厢,是接电话还是去洗手间我记不得了,反正当我回来的时候,芝麻已经歪着头睡着了。太累了,都凌晨200了吧。我坐在她的旁边,想借机好好欣赏欣赏她,可是光线很暗,只有电视荧幕的光亮洒在她的胸前。


啊,我的鼻血!她的衬衫!衬衫的扣子,开啦!


而且是最关键的那一颗!我看到了!


哦,感谢上帝,我看到了!


玫红色蕾丝边,雪白的大馒头被荧光屏照得直泛光,差点闪瞎了我的狗眼!


就这么一瞬间,哥就支起了帐篷!


4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是帮她遮上还是敞得再开点?


当然,哥是个好人,绝不乘人之危。我把沙发靠垫慢慢地放在了她的胸前。


哥很淡定,同时,哥蛋也很疼。


该走了,我把芝麻叫醒。她揉揉眼,看了看手机,又萌萌地看着我,“可以送我回家吗?”


“嗯,当然可以。”你真了解哥啊!


其实芝麻的家离我们公司很近,就隔一条马路,是老板帮她租的。只要是外国员工,我们老板都会帮他们租房子。至于自己人嘛,自生自灭吧,找不到房子,住公司也行。不平等待遇,在国内常见到,好像外国来的都是香宝宝,自己人都是奴才相。记得有一次公司搞足球比赛,我们经理帮荷兰人拿外套,其余的全在地上扔着,真是天生的奴才样!


跑题了,我们打车回到公司楼下,跟其他的同事说拜拜,我就扶着芝麻往她的住处去。路上,芝麻还哼着那首《很爱很爱你》。


“嘿嘿,我唱歌难听吧?”


“啊?没,没有啊,我都听陶醉了……”


“哈哈哈哈哈哈,骗子!”


四周很安静,安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