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国小说 > 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J.大卫·贝瑟尔(J.DavidBethel)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321022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21453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外国小说

全书内容:

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译注:约合1.93米。


译注:美国政府的绰号。


译注:乔特罗斯玛丽中学(Choate Rosemary Hall),美国著名私立中学之一,著名校友包括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等人。


译注:菲利普斯安多佛中学(Phillips Academy Andover),美国历史最悠久的中学之一,著名校友包括美国前总统布什父子。


引子


乔安娜·卡弗里的身材比面前娇小、瘦削而脸色苍白的女人高出一大截。


“我叫莫伊拉·雷诺兹,是布雷门先生的行政助理。”女人像只小鸟般欢快地说,同时伸出了一只柔软的手。“布雷门先生正在开会,时间会有点久。他让我带您到他的办公室去。”


在莫伊拉的带领下,乔安娜离开行政套房的豪华接待区,这里位于30层高的布雷门企业大厦顶楼,俯瞰着弗吉尼亚州的罗斯林商业区。她跟着莫伊拉穿过一条镶着橡木板的走廊,经过几间办公室和一个开放式会议室。到了走廊尽头一扇雕刻华丽的门口,莫伊拉停下脚步站在一旁,推开一扇雕刻华丽的门,示意乔安娜进去。


“您请随意,”莫伊拉不自然地笑着说,试图掩饰自己正在思忖乔安娜那修长优美的身材的目光。她指向房间的另一端,那里有一张硕大的红木书桌,桌前摆放着一把软垫靠背扶手椅。“布雷门先生一会儿就到。”


乔安娜点点头走进房间,房门随即在她身后被带上了。她走到一排窗前,眺望着波多马克河对岸廊柱林立的肯尼迪艺术中心。大理石的外墙在明亮的聚光灯下熠熠生辉,抵挡着周遭渐浓的暮色。她的左侧是林木葱翠的罗斯福岛,此刻正沉浸在秋天的五彩斑斓之中。乔安娜的目光穿过宪法大道,移向林肯纪念堂与国会大厦之间绿草如茵的国家广场。她摇摇头,华盛顿真是个美丽的城市。就为这一点——仅此一点——她也会想念它的。


乔安娜坐在莫伊拉示意的座位上,对面的墙上挂满了诺曼·布雷门与其他人的合照,照片中与他交谈和握手的都是华盛顿最有权势的政客和红人。她从左至右依次看去,默默辨认着同布雷门合影的人:总统拉尔夫·沃伦、参议员威尔·道金斯、白宫发言人内维尔·盖格。照片里还有《华盛顿先驱报》的出版商以及几位乔安娜记不得名字的传媒界名流——都是七点钟新闻节目里的人物,男的仪表堂堂,女的光鲜靓丽。从照片上这些人的肢体语言和热切的笑容看来,他们都很珍视与布雷门的见面机会。


正对窗户的墙体里嵌有一排直达天花板的落地书柜,里面摆放着20世纪美国文学的代表性作家福克纳、海明威和菲茨杰拉德的作品;马克·吐温的全套经典著作占据了几乎一整排空间,光滑的皮质装帧暗示着每一册都是初版。


乔安娜在椅子里挪动了下身子,她对这次会见并不抱什么期望。要转达给布雷门先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当K&B管理咨询公司的主要合伙人理查德·布鲁克斯指派乔安娜负责布雷门项目的汇报时,她惊诧不已。布鲁克斯对此的解释是,身为项目组长,乔安娜是这项工作最合理的人选。这一举动不符合公司的惯例,通常都是由特德·库珀曼和布鲁克斯来给项目收尾的。为了让任务显得更有诱惑力,布鲁克斯抛出了“合伙人”的诱饵,并提及了与客户见面的价值。乔安娜对此满腹狐疑,就算甜头再大,把坏消息告诉一个有价值的客户,也会让她首当其冲承受对方的怒气。


在这次会面前,她曾尝试着了解诺曼·布雷门其人。她与布雷门的团队共事数月,却从没见过他本人。布鲁克斯在对方会作何反应的问题上也含糊其辞,而当乔安娜向克莱格问起布雷门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丈夫也从未见过他。她以为在政治圈里,这两人应该会在某种场合打过交道,尤其是在克莱格当选佛罗里达第14选区的议员之后,因为那里毗邻16选区,也是布雷门的家族企业——美国糖业公司的所在地。


“很抱歉让你久等了,卡弗里夫人,”一个低沉的声音自乔安娜身后传来。还没等她转过身,诺曼·布雷门已经来到她身旁,俯下身来向她伸出手。


“不用客气,”乔安娜回应着,手随之被布雷门的双手轻柔地握住。“我在欣赏窗外的景色和您的藏书,正看得起劲儿呢。”


诺曼·布雷门直起身子,绕着书桌一侧边走边审视着书柜。他步履优雅,身高六英尺四英寸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事实上,我的确为这些收藏感到骄傲。你肯定无法相信,我曾在伦敦和东京的拍卖行一坐好几个小时,不停地为它们出价。”他坐下来,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乔安娜说:“我坚信,美国人的财富应该属于美国。”


“真是令人钦佩。”乔安娜礼貌地附和着。她又一次扫视着这些书籍,觉得布雷门的财力足以让他成为国家宝藏的救星。布雷门曾经设计了一套计算机程序,该程序能满足所有政府合同的需求,把复杂的术语转变为用户易懂的语言。他将产品推销给华盛顿的每个联邦部门和机构,由此让其糖业家族的财富扩张了好多倍。


布雷门凝视着乔安娜,唇边浮现出一丝浅笑,突出的下巴和灰色头发更衬托出了他威武的相貌。


“我听说,在审计我们和山姆大叔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的几笔交易时,有些内容令你不太满意,”布雷门一边说,一边斜靠在椅背上。


乔安娜努力想要分辨出布雷门讲话时那种短促音调的来历,同时在心中暗自猜测布鲁克斯到底向对方透露了多少信息。


“我发现了一些违规行为,”她自信地回答道,决定在传达坏消息时不带丝毫犹豫。“布鲁克斯先生……”


“理查德,”布雷门纠正说。


“对,理查德,”乔安娜赶紧改口,暗自思忖这种称呼关系是否暗示了她在权势等级中所处的位置。对她来说是“布鲁克斯先生”,而对布雷门则是“理查德”。


她这时可以认定,与其说布雷门口音很重,倒不如说他故意选择了这种讲话方式。乔安娜猜测,这是多年寄宿学校生活的结果。布雷门可能毕业于乔特罗斯玛丽中学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或者是菲利普斯安多佛中学邪恶之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然后进入了常春藤名牌大学。乔安娜的目光落在布雷门身后那面展示其个人成就的荣誉墙上,果不其然,布朗大学的证书被摆在外圈,裹挟在一堆荣誉学位证和慈善组织颁发的奖章中间。


“理查德让我把有关审计结果的最新情况汇报给您,”她接着说道。“我没想到他已经跟您讨论过这件事了。”


布雷门把手放在书桌中央的黑色活页夹上面:“他给我送来了这个,还打电话说你会向我介绍情况。我已经读过你的执行概要,还浏览了报告中的一些章节,仅此而已。”


乔安娜向前坐了坐,胳膊肘挪向往椅子扶手的前端。“您要求我们对贵公司的政府合同进行审计,并计算出其运营的边际利润率。我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审查了运营中投入的工时数,来确定服务成本和应收账款。布雷门先生,我在调查中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贵公司按合同要求提供了服务,但是你们却有大笔资金入账。”


布雷门用手指尖顶住了下巴。“真奇怪,”他平静地说道,“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们没从客户那里听说这件事呢?”这很明显是巧辩辞令的反诘。


“好吧,这是政府部门的事情——他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假如您的客户是私人企业的话,我猜这种问题会立刻就被察觉到的。”


布雷门会意地笑笑。


“我们来看看你们和商务部签的合同。对方要求布雷门公司为‘先进技术项目’提供专业咨询和建议。”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与众不同的商机。这个项目跟技术和小型企业有关。我说的没错吧?”


“不错。‘先进技术项目’为小型公司提供种子资金,来推动高科技企业的经济增长。三年前,贵公司应邀参与进来,”乔安娜核对了一下她的记录,“以提供建议,帮助有限的联邦资金寻找那些风险性最合理的公司作为投资对象。”


“我想起来了。商务部想要借助我们的分析成果……得到准确的判断意见,然后据此对某些公司进行取舍。机床、生物技术和光学仪器。”布雷门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说:“但是,你却说我们没有提供任何服务。”


“我找不到任何这方面的证据,但你们却收到了470万美元的费用。”


布雷门张开双手质疑道:“商务部为什么没有向我们提出异议?”


“对于一个花费数十亿的项目而言,470万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乔安娜强调道。“这笔款项又会被其他机构瓜分,它们都参与到了项目的不同方面中,那么这数目就更小了。而这些机构都有各种额度不高的预算,众多账单要透过庞大的官僚机构层层上报,这二者相结合之后,我敢说,他们根本没有复核你的账单就直接付了钱。”


“但你却很尽职地发现了这个问题。”


“被我们发现,总好过被哪个部门的监察长办公室找上门来,而且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你们还有时间解决问题、扭转不利局面并履行合同。”


布雷门用手指咚咚地敲击着活页夹。“我说过,这对我们而言是个新的商机。对于人员严重不足的政府机构来说,我们是个显而易见的信息来源,更何况,他们还极度缺乏最新的技术领域的知识。”


“既然问题已经明确了,我相信您有能力将它解决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报告建议K&B管理咨询公司把审计结果上报给司法部,”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如果K&B公司不这样做,那无异于自找麻烦。当然,我们还需要您的配合,努力弥补过失。那样的话,我相信司法部会与您合作的。”


“当然,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选择。我们可以都保持沉默,继续享受庞大官僚机构的低效率带来的好处。”


乔安娜一怔,想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布雷门的回答。她事先已为各种可能的回答做好了准备——他也许会表现得难以置信,甚至是拒绝接受听到的一切,并要求她提供更多信息。她也想过对方可能会怒气冲天;考虑到她带来的是坏消息,这种反应倒也可以理解。但是,布雷门现在的这种反应,她却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看着一脸惊讶的乔安娜,布雷门笑了。“请听我解释,卡弗里夫人。”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向那排窗户。窗外是天色渐暗的首都,盏盏街灯在夜色中闪烁着,通往弗吉尼亚的大桥被汽车头灯的光芒照得雪亮,人们正纷纷撤离这熙攘了一天的行政之都。


“看看这些从巨大而丑陋的建筑中涌出来的人们,你认为他们从四四方方的狭小办公室里急匆匆跑出来,就是为了听到这个消息吗?”他转身面向乔安娜:“那样的话,他们就得想办法处理问题了。他们安逸的日常生活将会被彻底打乱,更糟糕的是,万一政客们听到了这个消息呢?哦,国会山的某些人或许会从事件的曝光中得到政治利益。但是在今天的政治气候下,这件事也许会得到别样的诠释,进一步证明了纳税人的钱并没有得到负责任的管理。”


布雷门回到书桌前:“而且对于那些反对现任政府的人来说,这是极好的发难机会。你觉得你丈夫会有什么建议?”他边坐下边问道。


乔安娜绷紧了身体:“我丈夫会是率先要求将事情公之于众,并要求贵公司兑现承诺的人。”


“你真这么认为?”布雷门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整理自己的思路。“这样说也许会让你大吃一惊,但是我完全预料到了你会发现这些违规行为。我甚至期待着这一结果的发生。”


“您的意思是……?”


布雷门傲慢地抬起手打断了乔安娜:“让我把话说完,一切就都能解释得通了。我需要你找出那些违规行为,”他挑起眉毛朝乔安娜点点头。“我特意向理查德和特德提出要求,让你来负责这次审计。”


乔安娜试图回应些什么,却无言以对。


布雷门摆出看手表的架势。“快六点了。道金斯参议员一会儿就会给你丈夫打电话,重申他代表佛罗里达州竞选参议员席位的重要性。”他把袖口拉到手腕上面:“上一次参议员和你丈夫谈话之后,你们俩肯定谈论过此事吧。”


“偶尔谈过,”她谨慎地回答道,而事实上他们俩前一个晚上才刚刚讨论过。


“你太谦虚了。我知道你的丈夫十分倚重于你的建议。因此你要明白,我们需要一个像他这般正直的人走马上任,这很重要——我们又回到了你刚刚的论点上:他会是第一个希望曝光违规行为的人。你丈夫的资历无可挑剔,他和我在很多方面可以合作,保证本州和我们国家都能一直繁荣下去。我只是得确认一下,你和你丈夫都认同我的看法。”布雷门身体前倾,坐到椅子边缘。“我从道金斯参议员那里听说,你对华盛顿有些厌倦。”


乔安娜睁大了双眼。


“啊,看来你已经恍然大悟了,卡弗里夫人。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的建议对你丈夫极具影响力。我要你说服他竞选参议员。”


“我根本没有恍然大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跟我,我们有共同利益。”


“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安娜站起身,“我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我的审计结果将会上报给司法部的有关人员。”


“谁会提交这份报告?你么?”


“由我们公司提交。当然了,我会具体负责这件事。”


“哦,我对此表示怀疑,”布雷蒙说道,示意乔安娜重新坐下,但她仍然站在原地。“理查德和特德很清楚,那样做对他们没什么好处。布雷门公司是K&B管理咨询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户。最重要的客户。”挑眉的动作和轻微的点头再一次出现。“如果布雷门公司出了问题,你们公司也会惹来大麻烦。无论是理查德还是特德都不想失去我的生意,如果K&B做了有损我利益的事情,那我就不得不另寻合作伙伴了。”


“他们俩知道你的这些猫腻吗?”


布雷门耸耸肩。“他们并不清楚具体细节,但是他们明白让客户满意的价值。我们以前就达成过共识。我向他们保证过,你会和我合作的。现在,请允许我再花上5分钟,帮你理清形势。你似乎有些迷惑,这对你很重要。”他蓝灰色的眼中射出冷森森的目光,眼神决然,而当他再次指向椅子时,乔安娜不由自主地坐下了。


“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你们公司能够严格遵守保密准则这一点。”布雷门从桌上拿起活页夹。“目前这报告只有两份。我这里的一份,和你交给理查德的最终报告。”


“我这里还有一份。”


“当然,你手里的一份。对不起,我刚才应当说,除了我手上这份之外,只存在其他两份报告。”


乔安娜能感觉到身体因为愤怒和恐惧而不住地颤抖。她双手紧紧地捏住自己的大腿。


布雷门在桌面上摊开双臂:“如果你决意不肯帮助我们说服你丈夫,我会通知我的律师团,让他们把这份报告带去司法部。这是按照你自己提出的建议执行,只不过有点小小的改动。他们将出具道歉声明主动认罪,并商定相应的罚款。考虑到我自愿认错,处罚不会很严重。而且等我们揭发你隐瞒审计结果,好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意图敲诈我们公司一大笔金钱时,对我的处罚就更轻了。”


乔安娜身体猛倾向前方。“荒唐!你根本没有证据!”


“理查德和特德会为我作证。”布雷门平静地回答道。


“他们绝不会……”话只说到半截,就卡在了她的嗓子眼。


“我说过,我们过去合作得很愉快。”


“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我说服克莱格参加竞选么?”


“你甚至不必做得那么明显,卡弗里夫人。目前,你是他前进路上的阻碍。只要你同意继续待在华盛顿,我猜你丈夫将很会乐于参选的。”


乔安娜坐直了身体。“克莱格和我曾经讨论过,不参加竞选的理由有很多。你企图用这些拙劣的敲诈行为逼迫他参选,但是我们……他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上报给司法部。


“那可太不幸了。我多么希望能和你友好地达成共识,不过每个周全的计划都有备用选项,好确保万无一失。我很不想现在就把某些事情摆上台面。实际上,一旦你的丈夫竞选成功,我原本打算用这件事跟他打开沟通桥梁的。但是,去他的,它已经尘封太久了。”布雷门向前伸了伸下巴:“去问问你丈夫,可吕伊是怎么回事。”


“什么?”


“C-o L-u-y,是越南的一个小村庄。越战期间,你丈夫在那里待过一阵。我相信他会记得这个名字。”


乔安娜站起来向外走去,她在门口转过身来,“我还以为你会说得更婉转一些。”


“那样就会对你起作用吗?”


“当然不会,但事实已经证明,你不过是个小偷罢了。”她打开房门迈步出去,又再一次转身,用手指着诺曼·布雷门身后的墙壁说道:“等我了结你之后,你就得向那上面的每个‘好朋友’求助了。”


房门关上后,布雷门迅速离开书桌,走向书柜。他沿着书柜走过去,手也随着脚步在一排书脊上滑动,然后他按下了其中一条搁板。搁板应声翻转,露出了墙上隐藏着的保险柜。他转动组合锁打开柜门,拿出了一只厚牛皮纸信封。布雷门回到书桌旁,按下电话机上的内部通话键:“莫伊拉,请让斯奎尔先生来一下好吗?”


布雷门坐在椅子里,当他旋转座椅面向窗户时,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走进了办公室。后者面带威严,走到刚刚乔安娜坐过的椅子旁停住了脚步。


“斯奎尔先生?”布鲁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自然,他双眼凝视着窗外的黑暗。“我想,你今晚应该去拜访一下克莱格·卡弗里夫人。她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独自一人,不会有人打扰你的。白宫今晚有个延长的会议。”


布雷门转过身子,把那个厚牛皮纸信封递给斯奎尔。“这里有几张照片,让她看一下。”


“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别忘了把照片带回来。”他说完,握着信封的手才松开。


“明白。”


布雷门补充了一句:“她应该有个跟这个一模一样的黑色活页夹。”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夹子,“把那个也带回来。”

第一章


“国会议员先生?您在吗?”内线电话里传来罗莎的声音。


“我在。”克莱格·卡弗里疲倦地应了一句。他斜靠在椅子里,双手梳理着乌黑的头发。


“道金斯参议员打电话找您。”


“见鬼!”克莱格低声抱怨着。他一直希望对方不要打电话来,尤其是前一天晚上,他和乔安娜才刚进行过一场辩论。乔安娜的立场十分明确——她要离开这里,告别华盛顿。而他还没做好这种准备,也不确定自己是否会离开。


“国会议员先生,要不要把电话接进来?”


“好吧,接进来。”


克莱格坐直身子,深吸一口气拿起听筒。“嘿,威尔,”他随意地问候着这位本州的资深参议员,两人多年在国会里并肩进行政治斗争的经历培育出了这份亲密感。“参议院那边情况怎么样?”


“如果你在的话,情况会好得多,头号球手。”道金斯回答道,他那沙哑的大嗓门透过话机听筒传到克莱格耳中。


“头号球手,”克莱格轻笑着重复道,“要知道,只有你还这么称呼我。”这个绰号还是他在佛罗里达大学网球队担任头号选手的时候获得的。长长的胳膊和瘦高身材让他发球的时速高达110英里,这也使他跻身全美最杰出的大学生网球选手之列。


“我的记性很好。”


克莱格脑中浮现出这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高大结实的外形,想象他坐在国会大厦深处那间狭小僻静的办公室里的样子,他每天就在那里给一系列候选人打电话,招兵买马,试图向占参议院多数的共和党发起挑战。


“那么,”道金斯挑明来意,“我们上次谈完以后,你是怎么想的?”


“承蒙抬爱……”


“接下来你就要说‘不过’了吧?是这样,我能保证你的竞选资金。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参议院委员会和支持你的诺曼·布雷门之间——我几个月前告诉过你,他是咱们的朋友——你可以建立起雄厚的竞选基金。这种实力足以吓跑任何一个挑战者。


“这绝对是个有利因素,不过——你预料中的字眼出现了,威尔,——我几乎不认识布雷门。”


“我说过的,他认识你。他比上帝还富有,而且愿意花钱资助你竞选参议员。”


“在成为他的入幕之宾前,我想我起码应该坐下来和布雷门聊一聊。”克莱格这样回答完,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我可没说我要参加竞选。”


“那是一定……,”道金斯刚说到这里,背景中有个声音打断了他。“把他加入电话会议。”道金斯把注意力转回到克莱格这边,他压低了声音,变得正经起来。“我邀请了一个人加入通话,他要和你谈谈。”


“你好,国会议员先生。”


克莱格一下就认出了总统拉尔夫·沃伦的声音,他那慢吞吞的西部口音很与众不同。


“您好,总统先生。”


“我是来向你施压的。既然我们要摆脱罗斯韦恩那个讨厌鬼,我希望能找个信得过的人来代替他在佛罗里达州的位置。”


“我也肯定想要一个立场坚定的同盟,”道金斯补充道。“罗斯韦恩也许会倾向我们这一边,但是我一直搞不清楚他会真正支持哪一方。他把时间都花在了指点江山上,我会送他个风向袋作为退休礼物的。”


“你觉得如何,克莱格?”总统问道,“至少,我的提议可以让你认真考虑一下吗?”


克莱格抓住这个机会,闪烁其词起来:“我当然会考虑的,总统先生。”他知道,道金斯很想听到他更明确的意向,但是他想利用总统提供的这个机遇,暂缓这件事的推进速度。这样等会儿回到家后,他就能跟乔安娜保证,自己并没有应承任何事。“占用您宝贵时间与我通话,我实在是受宠若惊。”


“不必客气。我们需要你,但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希望你心中有数。威尔,你还在吗?”


“我在,总统先生。”


“继续在他身上下功夫,好吧?”


“我会的。”


“克莱格,你的竞选筹资和四方游说活动可以算我一个,不管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告诉我。我也会让肯听你差遣。他一直渴望能有个机会施展一下口才,募集到大笔资金。你猜怎么着,当初我选定他作为竞选搭档后才1个小时,他就开始投入工作了。”


“我们会记住您的承诺的,感谢您致电,总统先生,”道金斯说道。


“你说服克莱格参与竞选,威尔,我会确保佛罗里达成为我脑海中的一颗明星。明白吗,克莱格?”


“是的,总统先生。再次感谢您。”


“他坚持要亲自和你谈谈,克莱格,”在线路咔嗒一声挂断后,道金斯说道,他的声音又变得粗哑起来。“如果你决定采纳我的建议,我们可以不用理睬他,他没什么提携能力。见鬼,他一点能耐也没有。眼下,沃伦是个孤家寡人,根本什么也选不上。要帮他处理好这个烂摊子,我们还有好些苦力活要做。入主白宫三年以来,他从未制订过一份统一的政治规划。这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没有政治核心理念,脑子里除了连任之外一无所知。”


“他期望参议员候选人同他保持多密切的关系?”


“正如我说的,我们要保持一定距离。但是,不论他获胜与否,我们都需要在参议院占有一定比例的席位。如果他连任,我们也拿下参议院,那就能让白宫里的那些外行唯我们是从。说不定我们还能重启一些我们自己的政治规划。”


“你真的认为我们能掌控参议院么?”


“现在的席位是52比48。要是有你的加入,再算上另外几个人,我们还有希望背水一战。我们不能只靠祈祷在白宫立足,如果共和党拿下了白宫,而我们这边又无力掌控的话,我们就彻底完蛋了。我们以后的所有提案都不会获得通过。那些杂种会把我们踩在脚下,我们将退出舞台,成为永远的少数党。趁现在还有机会,我们最好竭尽全力。”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在参议院占多数席位,那样我们就有能力与白宫抗衡,不管总统是沃伦还是其他什么人。这个观点倒是很特别。”


“眼下正是特别时期。我们从上届政府手中接过了中东的消耗战,现在正苦苦支撑着那些毫无治理能力的政府。经济也深陷泥潭,而我们的海外“友人”——称他们为‘友人’并不怎么严谨——则认为我们脑子都进水了。”


“或许是吧,”克莱格一边回应着,一边想到了乔安娜对此并不一致的看法。“在华盛顿是没有对错之分的,”她争辩道,“竞选靠的是自以为是和民意调查,而不是价值观。”前一天晚上她的最后宣言依然在他耳边回响:“这是个令人作呕的地方,我们再不离开,都会被传染的!”


“除非你参加竞选,否则我们很可能轻易丢掉罗斯韦恩的席位,”道金斯继续说道,重又把克莱格的注意力带回到电话里。“民意调查里你的支持率遥遥领先。如果把你排除在外,调查结果显示奥康纳名列前茅。他是个糟糕的总检察长,但他知道如何经营竞选活动。该死的,我听起来就像在给一帮选区工作人员开动员会一样。这些东西你全都懂的。”


“你要知道,现在统计票数还为时尚早,离正式选举还有一年呢。选民有大把时间改变心意。”


“要是你尽早宣布参选,我们就能巩固你的领先优势。给其他候选人一个下马威,特别是等你开始募集资金之后。要我说,赶紧加入进来,锁定你的支持率!”


“让我再想想……我会认真考虑的。”克莱格感觉到一股兴奋劲儿从心底涌起。他很向往参与一场艰难的政治角逐。竞选活动让他肾上腺素激增,身体仿佛通电般紧张刺激,他当运动员的时候就很享受这种感觉。那种短兵相接的对抗感挑逗着克莱格的神经,让他难以开口拒绝道金斯。


“乔安娜仍然不同意吗?”


克莱格权衡着答道:“我们讨论过几次。”他想就此打住,但是知道道金斯会对此穷追不舍,所以就把话题岔开:“当年我竞选国会议员时,曾经承诺过任职期不会超过五届。现在是我第五个任期,我保证过不会在这里呆超过10年,如果宣布参选参议员,看起来就好像我要逃避当年的誓言一样。我很不想那么做。”


“哦,天哪!老兄,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很简单!我可以发表一个声明,就说是我要求你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参选。我们还可以让其他人也这么干,民间人士、本地官员,谁都可以。这不成问题。”


克莱格没想到他的困境一下子被轻描淡写地化解掉,不免有些懊恼:“这对我来说是个问题,做出承诺的是我本人。”


“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想解决它,总会有很多办法。但是,乔安娜愿意留下来吗?”


克莱格看清楚了,道金斯会对这件事一直纠缠下去。“坦白讲,她更想回家去。”


“我还以为她在K&B公司干得不错呢?也许她有希望升为合伙人,她不会为此留下来么?”


“她不会的。”


“好吧,”道金斯嘟哝了一声,然后立刻接着说道,“我不打算摆出‘你这么做是为了国家’这样的套话。我可能都板不下脸来说那种话,但是站在公共服务的角度,我仍然相信你会发挥重要作用。考虑考虑吧,克莱格。”


“我发誓,我会的。再次谢谢你。”


“不用客气。”


克莱格挂上电话,猛地倒在椅子里,将两条长腿伸到桌下。他伸出手按下了内部通话键:“罗莎?”


“什么事,先生?”


“我估计你还没走。回家吧,我们还要一会儿才能走。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行。”


“您确定?”


“对。打开电话答录机,然后下班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