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魔幻玄幻 >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精美原创故事插图,无语言障碍的白话文译本,与《山海经》《聊斋志异》不分伯仲的东方传统志怪录

作者:(清)袁枚,东土大唐译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9-01

书籍编号:30421024

ISBN:978753549578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9727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魔幻玄幻

全书内容: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自序


“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强调不说,恰说明有许多别人都在说。妖精鬼怪稀奇之事,本来就是人好奇心驱使下的一种兴趣。


志异文字在中国历史上并不鲜见,《山海经》《搜神记》《太平广记》……直至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和袁枚的《子不语》,渐渐被过去的知识分子认为不登大雅之堂,却总有文人要拐弯抹角、放下脸面写上一部,究其原因,大约是两条,一是上面说的兴趣使然,二是有些人间欲吐不能吐之言,想写不能写之事,只好寄托在鬼怪身上、嘴里,以期后来的读者中有聪慧者阅之晓之。


所以妖魔鬼怪终究只是画皮,凡人世相才是想给你看的文章内里。


之所以挑《子不语》来译,也有几点考虑。一是相对于《聊斋志异》而言,《子不语》也颇有可看之处,却因为种种原因市面上并不常见,导致在普通读者里普及率不高。二是《子不语》是以笔记体写成,篇幅短小,言简意赅,往往点到为止,却意味深长,便于在我们这个时间非常碎片化的时代阅读,厕上枕边、乘车等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拿起来看个几篇。


我精选其中故事时,往往以有趣、有知识性为原则,并没有刻意对故事的三观有所取舍,这是为了让读者能够全面了解作者身处时代的价值观,以为批判学习之用。可能这无意中成了本书的一个特色,也就是它或许会包含有许多你在其他选本里都看不到的有趣的故事。但这些故事里角色的三观并不代表我完全认同,如有令你愤慨处,还望理解接受。


我常见文言文译白话的作品,语言生硬做作,过于直搬硬套,仿佛在看三岁小孩叙述事情。严复提出的“信达雅”标准,虽然是译外文而用,文译白时倒也可借鉴,只是序列得分先后。如是说明性文字,自然“信”是最高要求。《子不语》这类笔记,自然“语言通顺、流畅”,才是讲故事的首要原则。


通顺流畅,精彩好看正是我翻译此书时最重要的追求,文言文和白话语法并不完全一致,为追求阅读和理解的效果,我在尽可能保持原意的前提下作了我认为必要的细微加工,这也是我认为本书区别于其他译本的一大特色。但限于能力,总会有错失和疏漏之处,或贻笑大方,还望见谅。


东土大唐


2017年6月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卷一


李通判


广西有位姓李的通判,十分富有,家中纳了七位姬妾,珍宝堆积如山。二十七岁时,他突然病故。通判有一位老仆,向来忠心谨慎,因伤怀主人早逝,便与七位姬妾请了僧道来设坛为主人超度。忽然门外来了一位化缘的道士,老仆呵斥道:“我家主早逝,哪有工夫施舍于你。”道士笑道:“你难道不想主人死而复生吗?我可以作法令他还魂。”老仆大惊,飞奔回去告知众位姬妾,一群人讶异地出门来拜见道士时,道士却已不见踪影。众人不禁后悔轻慢了神仙,以致让他离去了,一时纷纷互相埋怨。


不久,老仆在街上又偶遇道士,惊喜万分,忙向他请罪,请他哀怜自己丧主之痛,为家主还魂。道士说:“不是我不肯,只是阴司惯例,死人还阳,需要活人代替,我怕你家中无人愿意代他而死,所以当日才悄然离去。”老仆道:“如此请先和我一起回家细细商量。”


老仆将他拉至家中,把道士的话告诉诸位姬妾,刚开始听说道士来了,她们个个面有喜色,听说要以身相代,顿时露出不悦的神情,面面相觑,默不作声。老仆见状毅然道:“各位娘子都正当青春,老奴我反正风烛残年,死不足惜。”于是出去问道士:“像我这种年老的奴仆,可以代家主死吗?”道士道:“只要你能做到不悔不怕即可。”老仆道:“我能!”道士道:“念你心诚,可以回家与亲友告别,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就能应验。”


老仆于是留道士于主人家中,早晚顶礼膜拜。然后至亲友家中如实相告,一一泪别。亲友有取笑他的,有敬佩他的,有同情他的,还有不信而揶揄他的。老仆返回主人家中时,途经一座平时经常敬奉的关帝庙,于是再次进去跪拜祈祷:“老奴愿代家主而死,求圣帝助道士放还家主的魂魄。”话音刚落,只见有赤脚僧立于案前大声叱喝:“你满面妖气,大祸临头,我是来救你的,你千万不要泄露。”说罢赠给老仆一个纸包,叮嘱他到危急时再打开看。说完赤脚僧就消失不见了。老仆回到家中偷偷打开,见里头有铁爪五只,绳索一根,于是将它们收在怀中。


很快三日期满,道士令老仆把自己的睡床与家主的棺椁相对,以铁锁锁住房门,只留一个小洞通饮食。道士自己则在外面靠近姬妾住处的地方设坛念咒。


过了一阵,毫无动静,老仆不禁有些疑心。心念才一动,忽然听见床下飒然有声。只见两个黑人从地下跃出,身高两尺左右,眼窝深陷,眼睛放出绿光,通身短毛,头大如车轮。两鬼眼光闪烁盯着老仆,边看边走,绕棺而行,然后开始用牙齿咬棺材的缝隙。缝隙被咬开之后,从中传出好似家主的咳嗽声。两鬼打开棺材的前盖,扶家主而出,家主的样子虚弱得仿佛忍受不了病痛一般。两鬼用手抚摸他的腹部,家主口中渐渐有声。老仆定睛看去,虽然貌似家主,但声音却是道士的声音,不禁伤心叹道:“圣帝的话果然应验!”连忙从怀中掏出纸包,五只铁爪飞出,变成数丈长的金龙,把老仆抓至空中,用绳索绑在梁上。老仆头晕脑涨,往下看时,两鬼正扶着家主到他床上找人。见无人,家主大叫道:“法术失败了!”两鬼做狰狞状,绕着屋内搜寻老仆不得,家主越发暴怒,取老仆床帐被褥一一撕碎。忽然一鬼抬头见老仆悬在梁上,大喜,和家主腾起便来抓人。未及屋梁,只听震雷一声,老仆仆倒在地,棺椁重被合上,而两鬼也已不见。


群姬听闻雷声,忙打开门去查看。老仆把瞧见的事悉数告知。然后众人一起去看道士,只见道士已被雷震死在法坛边,尸体上有硫磺写就的“妖道炼法易形,图财贪色,天条决斩。如律令”十七个大字。


李通判·原文


广西李通判者,巨富也。家蓄七姬,珍宝山积。通判年二十七,疾卒。有老仆者,素忠谨,伤其主早亡,与七姬共设斋醮。忽一道人持簿化缘,老仆呵之曰:“吾家主早亡,无暇施汝。”道士笑曰:“尔亦思家主复生乎?吾能作法,令其返魂。”老仆惊奔,语诸姬,群讶然出拜,则道士去矣。老仆与群妾悔轻慢神仙,致令化去,各相归咎。


未几,老仆过市,遇道士于途。老仆惊且喜,强持之,请罪乞哀。道士曰:“非我靳尔主之复生也。陰司例,死人还陽,须得替代,恐尔家无人代死,吾是以去。”老仆曰:“请归商之。”


拉道士至家,以道士语告群妾。群妾初闻道士之来也,甚喜;继闻将代死也,皆恚,各相视噤不发声。老仆毅然曰:“诸娘子青年可惜,老奴残年何足惜!”出见道士曰:“如老奴者代,可乎?”道士曰:“尔能无悔无怖则可。”曰:“能。”道士曰:“念汝诚心,可出外与亲友作别,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法验矣。”


老仆奉道士于家,旦夕敬礼。身至某某家,告以故,泣而诀别。其亲友有笑者,有敬者,有怜者,有揶揄不信者。老仆过圣帝庙,素所奉也,入而拜且祷曰:“奴代家主死,求圣帝助道士放回家主魂魄。”语未竟,有赤脚僧立案前叱曰:“汝满面妖气,大祸至矣。吾救汝,慎弗泄。”赠一纸包曰:“临时取看。”言毕不见。老仆归,偷开之,手爪五具,绳索一根,遂置怀中。


俄而三日之期已届,道士命移老仆床,与家主灵柩相对,铁锁扃门,凿穴以通饮食。道士与群姬相近处筑坛诵咒。居亡何,了无他异。老仆疑之,心甫动,闻床下飒然有声。两黑人自地跃出,绿睛深目,通


体短毛,长二尺许,头大如车轮,目睒睒视老仆,且视且走,绕棺而行,以齿啮棺缝。缝开,闻咳嗽声,宛然家主也。二鬼启棺之前和,扶家主出。状奄然,若不胜病者。二鬼手摩其腹,口渐有声。老仆目之,形是家主,音则道士。愀然曰:“圣帝之言,得无验乎?”急揣怀中纸,五爪飞出,变为金龙,长数丈,攫老仆于室中,以绳缚梁上。老仆昏然,注目下视:二鬼扶家主自棺中出,至老仆卧床,无人焉者。家主大呼曰:“法败矣!”二鬼狰狞,绕屋寻觅,卒不得。家主怒甚,取老仆床帐被褥碎裂之。一鬼仰头,见老仆在梁,大喜,与家主腾身取之。未及屋梁,震雷一声,仆坠于地,棺合如故,二鬼亦不复见矣。


群妾闻雷,往启户视之,老仆具道所见。相与急视道士,道士已为雷震死坛所。其尸上有硫磺大书“妖道炼法易形,图财贪色,天条决斩,如律令”十七字。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蔡书生


杭州北关门外有一间屋子,经常闹鬼,没有人敢居住,一直用很牢固的锁锁着。


有个姓蔡的书生打算买下屋子,大家都告诉他很危险,但他就是不听。契约签成后,蔡书生的家人都不肯搬进去,他便自己一个人打开锁进屋,秉烛而坐。


半夜,有个女子缓缓走来,脖子上缠着一条红布。她伏在地上拜见蔡书生后,拿出根绳子在梁上打了一个结,就伸长脖子往里套。蔡书生毫不害怕。女子见状又挂了一根绳子,然后用手招呼蔡书生过去。于是,蔡书生伸过去一只脚。女子道:“相公你弄错了吧?”蔡书生笑道:“是你弄错了部位才把自己搞成今天这样,我没弄错。”女鬼听完大哭起来,伏在地上向蔡书生拜了几拜后走了。


从此这间屋子再也没有任何古怪。蔡书生后来也参加京试考中了一甲前三名,有人说他就是布政使蔡炳侯。


蔡书生·原文


杭州北关门外有一屋,鬼屡见,人不敢居,扃锁甚固。书生蔡姓者将买其宅。人危之,蔡不听。券成,家人不肯入。蔡亲自启屋,秉烛坐。至夜半,有女子冉冉来,颈拖红帛,向蔡侠拜,结绳于梁,伸颈就之。蔡无怖色。女子再挂一绳,招蔡。蔡曳一足就之。女子曰:“君误矣。”蔡笑曰:“汝误才有今日,我勿误也。”鬼大哭,伏地再拜去。自此,怪遂绝,蔡亦登第。或云即蔡炳侯方伯也。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南昌士人


江西南昌县有两位书生,寄寓在北兰寺读书,一长一少,交情很深。


年长的那位一次回家得急病去世,而年少者不知,依旧在寺里读书。天晚将睡,忽见长者推门而入,上床拍着他的背说:“我和你分别不到十日,得病暴亡,我现在是鬼,只是和你情深不忍,所以特来诀别。”少者吓得说不出话。长者安慰他说:“我要是想害你,怎么会如此直白地告诉你呢?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之所以来此,是想把身后事相托。”


少者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问他所托何事。长者道:“我家中有老母,七十多岁,还有妻子,未满三十,只需要几斗米就能养活她们,愿兄弟平时周济体恤一下,这是第一件事。我有一些文稿没有问世,希望兄弟帮忙刻板印刷,让我的微名不致泯灭,这是第二件事。我还欠卖笔的人几千文钱没还,愿兄弟帮我偿还,这是第三件事。”少者一一答应下来,长者起身道:“既然兄弟你应承了,我也要去了。”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少者见他言语正常,样貌又与平时一样,渐渐没了害怕之意,于是流着泪挽留他说:“你我将要永别了,为什么不多留一会儿,迟些再走呢?”长者闻言也落下泪来,回到床上坐下,两人细细叙述平生。不多时长者又起身道:“我要去了!”说完却站着不动,两眼瞪大,脸渐渐开始腐烂。少者大惊,忙催促他说:“你话说完了,可以去了!”尸体仍然不走。少者慌忙拍着床大声喊想吓走他,尸体依旧没有反应,站立如故。少者越来越害怕,起身而逃,尸体也跟着他飞奔起来。他跑得越快,尸体追得越急。奔出几里地后,少者翻过一个矮墙摔倒在地,尸体没法越过墙,只把头伸过墙来,口中的唾液滴滴答答不断掉到少者的脸上。


天亮,路人经过此地,给少者服用姜汤,他才渐渐苏醒过来。尸体的家人到处找不到尸体,得到消息也来把尸体抬回了家中埋葬。


有懂的人说:人的魂是善的,魄是恶的;魂是聪明的,魄是愚笨的。长者尸体刚来时,灵魂尚未泯灭,魄随着灵魂而行。要走时,心事已了,魂便散了,而魄还滞留在那里。魂在的时候,人依然是人,一旦魂去了,就不再是原来这个人了。世上所有的行尸走肉,都是被魄驱使着的,只有有道行的人,才能驾驭自己的魄。


南昌士人·原文


江南南昌县有士人某,读书北兰寺,一长一少,甚相友善。长者归家暴卒,少者不知也,在寺读书如故。天晚睡矣,见长者披闼入,登床抚其背曰:“吾别兄不十日,竟以暴疾亡。今我鬼也,朋友之情不能自割,特来诀别。”少者陰喝,不能言。死者慰之曰:“吾欲害兄,岂肯直告?兄慎弗怖。吾之所以来此者,欲以身后相托也。”少者心稍定,问:“托何事?”曰:“吾有老母,年七十馀,妻年未三十,得数斛米,足以养生,愿兄周恤之,此其一也。吾有文稿未梓,愿兄为镌刻,俾微名不泯,此其二也。吾欠卖笔者钱数千,未经偿还,愿兄偿之,此其三也。”少者唯唯。死者起立曰:“既承兄担承,吾亦去矣。”言毕欲走。


少者见其言近人情,貌如平昔,渐无怖意,乃泣留之,曰:“与君长诀,何不稍缓须叟去耶?”死者亦泣,回坐其床,更叙平生。数语复起曰:“吾去矣。”立而不行,两眼瞠视,貌渐丑败。少者惧,促之曰:“君言既毕,可去矣。”尸竟不去。少者拍床大呼,亦不去,屹立如故。少者愈骇,起而奔,尸随之奔。少者奔愈急,尸奔亦急。追逐数里,少者逾墙仆地,尸不能逾墙,而垂首墙外,口中涎沫与少者之面相滴涔涔也。


天明,路人过之,饮以姜汁,少者苏。尸主家方觅见不得,闻信,舁归成殡。


识者曰:“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其始来也,一灵不泯,魄附魂以行;其既去也,心事既毕,魂一散而魄滞。魂在,则其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也。世之移尸走影,皆魄为之,惟有道之人为能制魄。


唐译子不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钟孝廉


我的同科学友邵又房,幼年师从常熟人钟孝廉。钟先生性情正直严谨,不苟言笑。平时与邵又房一同起卧。有一夜钟先生忽然梦醒,哭道:“我快要死了。”


邵又房问他原因,他答道:“我梦见两位公差从地下钻出,到我床前,拉着我同行。所行道路宽广漫长,只见黄沙白草,了无人烟。走了数里地,引我进了一所官衙,有位戴着乌纱帽的神明朝南而坐。官差拖我跪在堂下。


“神明问:‘你知罪吗?’我答:‘不知。’神明道:‘你好好想想。’”


“我思索良久道:‘我知道了。我不孝,父母死后,停棺二十年,无钱下土安葬。罪该万死。’神明道:‘这是小罪。’”


“我又道:‘我年少时曾奸污过一名奴婢,还玩弄过两名青楼之妓。’神明道:‘这也是小罪。’”


“我又道:‘我有口舌之罪,喜欢讥评别人的文章。’神明道:‘此罪更小。’”


“我道:‘除此之外,我别无他罪了。’”


“神明对左右说:‘让他自己照一下。’”


“左右取来一盘水泼在我脸上,我恍然大彻大悟,记起前生自己姓杨名敝,曾与好友往湖南去经商,因贪图朋友的财物而推他入水溺死。我不禁战栗起来,匍匐在神明案前,口称知罪。神明厉声喝道:‘还不变吗?’举手拍案,只听霹雳一声,天崩地坼,城市、官衙、神鬼、刑具之类,全都不见。只有一片汪洋大海,无边无岸,而我渺小的身体漂浮在菜叶之上。我暗思菜叶这么轻,我这么重,怎么不沉入水中去呢?再看自己形体,已经化为一条蛆虫,耳目口鼻,都只有芥菜籽那么大小。于是不觉哭醒。我既然梦见如此,难道还能久活吗?”


邵又房宽慰钟先生道:“老师不要苦恼,梦境不足为信。”但钟先生仍叫他赶紧帮着准备棺椁殓葬之物,三日后,钟先生忽然吐血暴亡。


钟孝廉·原文


余同年邵又房,幼从钟孝廉某,常熟人也,先生性方正,不苟言笑,与又房同卧起。忽夜半醒,哭曰:“吾死矣。”


又房问故,曰:“吾梦见二隶人从地下耸身起,至榻前,拉吾同行。路泱泱然,黄沙白草,了不见人。行数里,引入一官衙,有神,乌纱冠,南向坐。隶掖我跪堂下。


神曰:‘汝知罪乎?’曰:‘不知。’神曰:‘试思之。’


我思良久,曰:‘某知矣,某不孝。某父母死,停棺二十年,无力卜葬,罪当万死。’神曰:‘罪小。’


曰:‘某少时曾婬一婢,又狎二妓。’神曰:‘罪小。’


曰:‘某有口过,好讥弹人文章。’神曰:‘此更小矣。’


曰:‘然则某无他罪。’


神顾左右曰:‘令渠照来。’


左右取水一盘,沃其面,恍惚悟前生姓杨,名敝,曾偕友贸易湖南,利其财物,推入水中死。不觉战栗,匐伏神前曰:‘知罪。’神厉声曰:‘还不变么?’举手拍案,霹雳一声,天崩地坼,城郭、衙署、神鬼、器械之类,了无所睹,但见汪洋大水,无边无岸,一身渺然,飘浮于菜叶之上。自念叶轻身重,何得不坠?回视己身,已化蛆虫,耳目口鼻,悉如芥子,不觉大哭而醒。吾梦若是,其能久乎?”


又房为宽解曰:“先生毋苦,梦不足凭也。”先生命速具棺殓之物。越三日,呕血暴亡。


酆都知县


四川省的酆都县,是传说中人鬼的交界。县里有一口井,每年百姓都要烧纸钱帛镪投入井中,耗费约三千两银子,作为纳给阴曹地府的钱粮。一旦吝惜这笔费用不烧,必生瘟疫。


我朝开国初年,知县刘纲到此上任,听说后决定禁掉这个陋习,百姓哗然,但刘纲一意坚持。众人便说:“刘公如果能和鬼神说明一下,我们就同意。”刘纲问道:“鬼神在哪里?”众人答:“井底便是鬼神居住之地,但无人敢去。”刘纲毅然道:“为民请命,死又何惜?我当然要亲自前去。”命左右取来长绳绑在身上准备下井。众人连忙强拉不住,刘纲的门客李诜,也是豪胆之士,对刘纲说:“我也想知道鬼神的样子,请让我与你同行。”刘纲阻止不得,于是两人一起绑好绳子下到井中。


入井五丈左右,黑漆漆的井中忽然明亮起来,天光灿烂,只见城墙宫殿,和阳间并无两样。只是其中的居民体型渺小,在阳光照耀下也没有影子,足不沾地,凌空而行,自称在这里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地”。见到刘纲,居民纷纷围着下拜说:“大人是阳间的官,来这里做什么呢?”刘纲道:“我为阳间百姓来请求免掉上缴的钱粮。”众鬼听说啧啧称赞他有贤德,都把手放在额上以示尊敬。众鬼告诉刘纲道:“此事必须与包阎罗商量。”刘纲问道:“包公在哪里?”众鬼答:“在殿上。”


于是引他到一处,宫殿巍峨,殿上坐着一位戴冕旒冠的人,七十多岁,容貌端正严肃。众鬼传呼道:“刘县令到此。”包公下台阶相迎,作揖敬礼,请他坐上座,道:“阴阳相隔,刘公来此是为了什么事呢?”刘纲起立拱手道:“酆都连年水灾旱灾,百姓竭尽全力应付。朝廷的税租尚且缴纳不起了,哪能再纳阴间的钱粮,再做地府的租户呢?我冒死而来,正是要为百姓请命。”包公笑道:“世间的妖僧恶道,拿鬼神做借口罢了。他们诱人做法事骗取钱财,为此倾家荡产者不下千万。我们鬼神和阳间阴阳相隔,所以没办法让家家户户知晓他们的把戏,拆穿他们的骗术。刘公为了百姓破除鄙陋的风俗,即使不来这里,又有谁敢违抗呢?今天更亲自前来,真是仁勇兼备。”


话未说完,一道红光从天而降。包公起身说道:“伏魔大帝来了,请刘公稍稍回避一下。”刘纲与李诜退到后堂。一会儿,关公绿袍长须,缓缓落下,与包公行宾主之礼,不过说的话却很多不怎么听得清楚。忽然,关公说道:“这里怎么会有生人的气息呢?”包公把事情原委一一相告。关公道:“如果是这样,真是一位贤德的县令,我想请他一见。”刘纲与李诜惶恐不已,出来拜见。关公给他俩赐座,脸色十分温和,详细地问他们阳间之事,却丝毫不提地府的事情。


李诜平时就比较憨笨,这时直接问道:“玄德公在哪里啊?”关公没有回答,但神情十分不开心,怒发冲冠,当即告辞而去。包公大惊失色,对李诜道:“你就要被雷劈死了,我也救不了你。这种事怎么能问呢?何况在臣子面前,怎么可以直呼他的君主的字号?”刘纲替李诜苦苦哀求,包公道:“我最多只能让他快点死,免遭焚尸。”于是取出匣中一枚一尺见方的玉质印章,解开李诜的袍子,在他背上盖了一印。


刘李二人拜谢过后,仍用绳子吊出井外。刚走至酆都县南门,李诜突然中风而死。不久,有暴雷怒电绕着李诜的棺椁闪耀,他的衣服焚烧殆尽,只有背上有印的地方完好无损。


酆都知县·原文


四川酆都县,俗传人鬼交界处。县中有井,每岁焚纸钱帛镪投之,约费三千金,名“纳阴司钱粮”。人或吝惜,必生瘟疫。国初,知县刘纲到任,闻而禁之,众论哗然。令持之颇坚。众曰:“公能与鬼神言明乃可。”令曰:“鬼神何在?”曰:“井底即鬼神所居,无人敢往。”令毅然曰:“为民请命,死何惜?吾当自行。”命左右取长绳缚而坠焉。众持留之,令不可。其幕客李诜,豪士也,请令曰:“吾欲知鬼神之情状,请与子俱。”令沮之,客不可,亦缚而坠焉。


入井五丈许,地黑复明,灿然有天光。所见城郭宫室,悉如阳世。其人民藐小,映日无影,蹈空而行,自言在此者不知有地也。见县令,皆罗拜曰:“公陽官,来何为?”令曰:“吾为阳间百姓请免阴司钱粮。”众鬼啧啧称贤,手加额曰:“此事须与包阎罗商之。”令曰:“包公何在?”曰:“在殿上。”引至一处,宫室巍峨,上有冕旒而坐者,年七十,容貌方严。群鬼传呼曰:“某县令至。”公下阶迎,揖以上坐,曰:“阴阳道隔,公来何为?”令起立拱手曰:“酆都水旱频年,民力竭矣。朝廷国课尚苦不输,岂能为阴司纳帛镪,再作租户哉?知县冒死而来,为民请命。”包公笑曰:“世有妖僧恶道,借鬼神为口实,诱人修斋打醮,倾家者不下千万。鬼神幽明道隔,不能家喻户晓,破其诬罔。明公为民除弊,虽不来此,谁敢相违?今更宠临,具征仁勇。”


语未竟,红光自天而下。包公起曰:“伏魔大帝至矣,公少避。”刘退至后堂。少顷,关神绿袍长髯,冉冉而下,与包公行宾主礼,语多不可辨。关神曰:“公处有生人气,何也?”包公具道所以。关曰:“若然,则贤令也,我愿见之。”令与幕客李,惶恐出拜。关赐坐,颜色甚温,


问世事甚悉,惟不及幽冥之事。


李素戆,遽问曰:“玄德公何在?”关不答,色不怿,帽发尽指,即辞去。


包公大惊,谓李曰:“汝必为雷击死,吾不能救汝矣。此事何可问也?况于臣子之前,呼其君之字乎!”令代为乞哀。包公曰:“但令速死,免致焚尸。”取匣中玉印,方尺许,解李袍背印之。令与幕客李拜谢毕,仍缒而出。甫到酆都南门,李竟中风而亡。未几,暴雷震电绕其棺椁,衣服焚烧殆尽,惟背间有印处不坏。


骷髅报仇


常熟人孙君寿,性情凶狠,平时就不敬重鬼神。有一次他和人一起游山,觉得肚子胀,要去上厕所,于是捡了个荒坟的骷髅,蹲在骷髅上,让骷髅吞自己的粪。还问:“好吃吗?”没想到骷髅突然张口说:“好吃。”


孙君寿吓得慌忙逃走。骷髅也跟着他一路翻滚,像车轮一样。直到孙君寿逃到一座桥上,骷髅滚不上去了。他站到高处看,只见那骷髅又咕噜噜滚回了原来的地方。


孙君寿到家,面如死灰,生了一场大病。从此每天拉屎,都要用手拿自己的粪便吃,边吃边说:“好吃吗?”吃完再拉,拉完再吃,这样反复三天之后,终于死了。


骷髅报仇·原文


常熟孙君寿,性狞恶,好慢神虐鬼。与人游山,胀如厕,戏取荒冢骷髅,蹲踞之,令吞其粪,曰:“汝食佳乎?”骷髅张口曰:“佳。”君寿大骇,急走。骷髅随之滚地,如车轮然。君寿至桥,骷髅不得上。君寿登高望之,骷髅仍滚归原处。君寿至家,面如死灰。遂病,日遗矢,辄手取吞之,自呼曰:“汝食佳乎?”食毕更遗,遗毕更食,三日而死。


狐生员劝人修仙


赵良栋大将军的儿子襄敏公,总督保定时曾在西楼读书。关好门后,突然有个人从窗缝里侧身挤了进来,整个人身体都是扁的。进到楼里来以后,用手搓搓自己的头和四肢,依次搓圆了。只见他戴着文士的方巾,穿着贵重的红鞋,向襄敏公长长地作揖后,拱手道:“秀才我是一名狐仙,在这里居住了上百年,承蒙多位大人都允许我住在这里。相公你忽然来读书,秀才我不敢和天子的大臣作对,所以特来请示。如果相公你一定要在这里读,我理应迁走避让,请宽限我三天时间。如果相公你可怜我,允许我继续窝在这里,那请像以前一样把屋子锁好。”


襄敏公一时有些害怕,转而又笑道:“你是狐狸,怎么自称秀才?”狐秀才道:“所有的狐狸每年参加泰山娘娘的考试一次,然后选取文采逻辑精通的作为秀才,差的只能做野狐。秀才可以修仙,而野狐不能。”


于是狐秀才又劝说襄敏公道:“相公这样的贵人,不修仙真是可惜了。像我们狐狸,修仙最难。要先修炼人形,再学人的语言。学人的语言,又要先学鸟语。而学鸟语,又要学遍四海九州所有鸟的语言,没有一样不会了,才能发出人的声音,成为完全的人,这样的话就已经耗费五百年时间了。人如果修仙,和其他物种相比,首先就省略了这五百年的辛苦。如果贵人、文人修仙,又比普通人要少受三百年辛苦。而修仙基本上一千年就能成功,这是定理。”襄敏公很喜欢他说的这些话,于是第二天就锁好西楼让给了他。


这事是镇远太守赵之坛告诉我的,也就是赵良栋大将军的孙子,他还说:“我父亲很后悔没有问问泰山娘娘究竟出的是什么题来考这些狐狸。”


狐生员劝人修仙·原文


赵大将军之子襄敏公,总督保定。夜读书西楼,门户已闭,有自窗缝中侧身入者,形甚扁。至楼中,以手搓头及手足,渐次而圆,方巾朱履,向上长揖拱手曰:“生员狐仙也,居此百年,蒙诸大人俱许在此。公忽来读书,生员不敢抗天子之大臣,故来请示。公必欲在此读书,某宜迁让,须宽宽三日。如公见怜,容其卵息于此,则请扃锁如平时。”


赵公大骇,笑曰:“尔狐矣,安得有生员?”曰:“群狐蒙太山娘娘考试,每岁一次,取其文理精通者为生员,劣者为野狐。生员可以修仙,野狐不许修仙。”因劝赵公曰:“公等贵人,可惜不学仙耳。如某等学仙最难,先学人形,再学人语;学人语者,先学鸟语;学鸟语者,又必须尽学四海九州之鸟语。无所不能,然后能为人声,以成人形,其功已五百年矣。人学仙较异类学仙少五百年功苦,若贵人、文人学仙,较凡人又省三百年功劳。大率学仙者千年而成,此定理也。”公喜其言,即于次日扃西楼让之。


此二事得于镇远太守讳之坛者,即将军之孙,且曰: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