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拐个忠犬当保镖(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拐个忠犬当保镖(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拐个忠犬当保镖(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拐个忠犬当保镖(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一羽霓裳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6-24

书籍编号:30497854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2513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言情小说

全书内容:

拐个忠犬当保镖(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定要争取来!


表演结束后,夏昊泽拉住准备离开的韩白萱,“我们应该主动把他争取过来。”


“啊?为什么,神奇是神奇,争取来有作用吗?”


夏昊泽无奈的又揉了揉韩白萱头发:“你们理工科女生脑袋都这么木吗?你忘了我们今晚要干什么了啊?!”


韩白萱装出生死的样子:“我不是说过,不要揉我的头发,你是很想看到头皮屑撒一地的场景吗?有话好好说啊!”


“那你倒是说说我们为什么要争取他?”夏昊泽挑了挑眉。


“我当然知道了,这个人我们应该努力争取到,今晚如果他可以出席,装扮成永志明的样子,我们的主动性会更强一些。不要小看我们理工科女生好吗?!”


夏昊泽宠溺的说:“好啦我知道啦,以后不揉就是喽”。


“岚微,我们想到后台见一下这个人。”韩白萱对倪岚微说。


“干什么干什么啊,要挖人啊,不是我说你们啊,堂堂丰泽集团董事长,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来挖人,传出去也不怕笑话啊!这可是我们台里的台柱子,这些年都不带表演的诶,知道我求了他多少次才答应的吗?”倪岚微头都不抬,坚决的说了一声“不行。”


韩白萱听到倪岚微这么说,感觉自己脸上都出来了很多黑线。“我说你思想就不能干净利落一些,平时没少搞这种龌龊事吧,一清二楚的。我们只是想见见,并没有要挖人的意思。”


“好啦好啦,给你开玩笑拉,见见见!我带你们去!”倪岚微大气的一挥手,站起来,拉着韩白萱进去后台。


三人一行来到后台,才仔细的看到了那个化妆人的真面目,一米七多的个头,中等身形,年纪挺大了。


这时,倪岚微电话响了。


倪岚微看到来电显示,表情稍有不自然,“你们先进去,那个老头就是,我出去接个电话,一会过去找你们”说要,就拿着电话跑开了。


“怎么感觉微微接个电话怪怪的”倪岚微十分奇怪,为什么平时大大咧咧的倪岚微现在这个电话都这么扭扭捏捏。


这时,夏昊泽拉着韩白萱走到那个老头面前。


“你好,请问你是刚才表演化妆技巧的表演者吧?”夏昊泽十分客气的问。


“是我,但我现在已经不接客人了,不好意思。”那位老者笑了笑,没有理他们。


“你好,我们这次过来就是有事想拜托您的”韩白萱接着说。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有一个很重要得得活动,我们希望您能过去给我们表演,只要您愿意来,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夏昊泽缓缓的说。


“年轻人,我说过了,不想再出去了。”这位老者连头都没抬。


这时,倪岚微跑过来。


“外公!”倪岚微见到他就抱过去。“我给你说,你今天的表演特别棒,用一个词表示就是,完美!两个词就是超级完美!”


那个老者对待倪岚微倒是很和蔼,笑呵呵的说:“你啊你,别给我贫嘴了,我二十年前就说过不再公开表演这个技能了啊,要不是你缠了我这么长时间,说什么你们学校艺术部需要,我这把老骨头早就不登台了。”


看到倪岚微和这位表演者的关系,韩白萱和夏昊泽都大吃一惊,“外公……?”韩白萱吃惊的说。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朋友,韩白萱,这位呢,就是韩白萱的,呃”倪岚微外公怀中抽出身,偷笑着看着韩白萱“萱萱,这位男同胞应该如何介绍啊”


“你好,我是夏昊泽,不知道怎么称呼您呢?”


“哦,我老啦,叫我徐老就行了”徐老笑呵呵的说。


“你好,徐老,我是韩白萱。我们这次过来拜访您是真的有事要求您的。”


徐老听到这个消息,瞬间严肃起来,“要是有关于这个化妆术的,就不用再说了,我刚才就给你们说话了,早就不再表演啦。”


韩白萱和夏昊泽对视了一眼。“徐老,刚才是我们不太礼貌,真的是紧急的活动,是真的很需要您的参加表演,酬金不是问题,只要您愿意去,无论多少价格,我们都可以接受”夏昊泽缓缓的说。


徐老摆摆手,依旧拒绝了“我说过了啊,我真的不再表演了啊,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的问题。你们赶紧回去吧,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看样子,徐老真的已经是拿定了主意不再出去表演了,韩白萱叹了一口气,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夏昊泽眼神意思她可以求助于倪岚微。


韩白萱懂得倪岚微的意思,偷偷的给倪岚微发消息:微微,这次的活动对夏昊泽公司真的很重要,你就帮我劝劝你外公吧。感激不尽啊


倪岚微看到了韩白萱发过来的消息,抬头就看韩白萱乞求可怜巴巴的眼神,偷笑了一声,默默的回复:我外公去了你们就结成正果?


看到倪岚微发的消息,韩白萱看着得意洋洋的倪岚微,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突然间想到什么“刚刚,是新男友给你打的电话?”


倪岚微收到短信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韩白萱看着瞪着自己的倪岚微:“作为你的闺中密友,这点都猜不出来,那我不就白活了?


倪岚微快速打上字:“我把你的这么隐深,居然被敌人轻而易举识破,心好痛。”


韩白萱急了,心想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直接打上字: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吧!


倪岚微叹了一口气,打上了几个字:你狠,你厉害,谁让我人好啊!啊,我太爱我自己了!


发完,倪岚微就又跑到徐老旁边:“外公,你就帮帮我同学吧,他们好可怜的,他们的那个活动,可重要可重要了呢,你就为了我再表演一次吧,外公~”


徐老一脸无奈,“你这孩子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啊!我都答应你一次了,不是说好最后一次吗,不去就不去”


“外公,你就帮帮他们吧,帮他们就等于帮我了,外公。”


“不去,说什么都不去!”徐老的态度很坚决。


“外公,你要不去我就回家告诉我外婆,说你欺负我,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我,多大点事啊,非得让我给我外婆说嘛?”倪岚微眨巴眨巴眼睛。


“好啊,微微,又去告状?!就这么点事,你看看,我对你这么好,你还说我不好?”徐老一脸无奈。


“那你就答应了吧,我同学也挺不容易的啊。”


“那好吧,我就帮你同学一次,让他们进来吧。”徐老说完拍了一下倪岚微的头。


倪岚微听到这话赶紧把韩白萱拉进来,“成了!”韩白萱听完,惊喜的抱住夏昊泽“太好了太好了!”


倪岚微看到这俩人这么腻歪,“你们家什么时候好啊,都这样了,都在等什么啊”


听到这话的,韩白萱狠狠地瞪了倪岚微一眼。意思是我不要就让你不要乱说话了吗!


夏昊泽倒是很淡定,“这次真的是特别感谢你,但我们俩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


听到夏昊泽这么说,韩白萱内心一喜,什么也没好意思说。但是倪岚微还大大咧咧的说:“那你们俩倒是赶紧啊,在等下去姑娘可就成老姑娘了啊”


韩白萱又瞪了她一眼,倪岚微点点头“得,我这可不是出力不讨好么,行,我不说话了。赶紧上里面去吧,我外公等着呢。”


“那我回头请你吃饭”韩白萱轻快的说


“不用回头了,就今晚,择日不如撞日啊”倪岚微用胳膊肘捣捣韩白萱。


韩白萱不满的看了倪岚微,“你又不是不知道今晚有重要的事情,你还逗我”


倪岚微哈哈大笑,“好啦好啦,我不说话就是了。”


“你们年轻人就去闹吧,年轻不闹,年老可就闹不懂了”徐老笑呵呵的说。


“外公才不老,外公永远年轻”倪岚微倚靠徐老身上撒娇。


看着和外公打闹的倪岚微,韩白萱不由得十分羡慕。“真好”韩白萱忍不住默默的说。


夏昊泽感受到了韩白萱的异常“怎么了?


“没有,就是十分羡慕啊。我妈早就不在了,外公也早就不在了。我妈要是能陪着我多好啊”韩白萱羡慕的说


“那我们岂不是同病相怜?以后我们相依为命了哦”夏昊泽打趣道。


“你……”韩白萱说的有些犹豫“现在能够接受以前的那些历史了?”


夏昊泽自然的说:“就像你说的,这些都过去了,人总不能活在从前啊,往前看才是真理。”


韩白萱笑了,“笑什么”


“没事,我就觉得这样的你特别好,特别帅气,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比以前冷冰冰的方块脸强多了”,说着,韩白萱拉住夏昊泽的脸,拉成笑得模样。


“外公,你看啊,这两个人当众秀恩爱啊”倪岚微大叫一声,“还可怜我单身一人孤苦伶仃”倪岚微边说边给韩白萱使眼色。


韩白萱懂得倪岚微的意思,顺着下去“这些事情也不能急,慢慢来。


听到韩白萱这么说,倪岚微赶紧接下去:“听到了吗,外公,过来人的经验,不能急,要慢慢来,以后别给我介绍对象啦”


徐老听到这,乐了“好好好,就听你的。果然是老了啊,已经跟不上时代变化了。”

第二百三十六章 准备就绪


韩白萱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还要赶回去给夏昊泽做晚餐,之后还要赴宴,正打算告辞的时候,倪岚微手机响了。


倪岚微看到来电显示,立马挂断,随着向韩白萱眼神示意,韩白萱瞬间懂得了什么意思。


“恩,微微,怎么不接电话啊”徐老看到倪岚微挂断电话,不解地问。


“没什么,就是……呃……工作上的事情,不想接”倪岚微边说边给韩白萱递眼神,意识赶紧附和几句。


“哦对”韩白萱立马接上,“微微,是那个校文艺部的那个新干事吧?又有事情找你了?”韩白萱看着倪岚微,意思赶紧找个理由让她脱身。


“啊对,就是她,烦死了,都不想接她电话了。”倪岚微随后转向徐老“外公,我出去一趟,处理一下校学生会的事情。”


徐老点点头,“你先去忙你的工作吧,我再和这两个年轻人聊聊具体内容。”


倪岚微听到许可,向韩白萱和夏昊泽示意了一下,就拿着手机飞快的跑了。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啊”韩白萱悄悄的对夏昊泽说。


夏昊泽眼皮抽了下,然后赶紧对徐老说:“徐老,我们商量一下今天晚上的具体内容吧”


“慢着”徐老严肃的说,看着架势完全不见了刚才的和蔼慈祥,声音听着让人发毛。“我决定取消和你们的合作,你们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们。”


听到这些话,韩白萱感觉内心发毛,赶紧问:“徐老,是我们哪里做的不好吗?一开始我们真的不知道您是倪岚微的外公,真的是多有得罪,很抱歉。可是我们今晚真的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吗。”韩白萱乞求到。


夏昊泽接着说“徐老,您的要求我都答应您,如果刚才我们的做法哪里使你难受,我给您道歉。”


“哼”徐老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背着手走到韩白萱和夏昊泽旁边,“你能骗得过微微但是骗不了我!微微就不应该结识你们这种不诚实不诚信的人!”


韩白萱夏昊泽一时无语。


“就你们的这种小伎俩,还部门聚会?商业会谈?商业活动,我是老了,但我不是傻!我知道你们的身份不简单,但我也告诉你,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就请你们这种诚信,我也不会去,耍我呢是吗?”徐老铿锵有力的声音明确的拒绝了他们。


夏昊泽听到了后,没有急躁,反而缓缓的说:“徐老,对不起是我们骗了你,但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今天晚上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韩白萱点点头“徐老,对不起,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微微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做伤害微微的事情,你相信我。”


“哼,就凭你们这么说,我就相信你?”徐老摆摆手,“你们回去吧,不管你们事情有多紧急,都不要过来找我,也不要再去找微微,你们的事情,和我和微微都没有任何关系。”徐老转身就准备离去。


“徐老!”夏昊泽急忙叫住他。


“徐老,我是夏昊泽,是丰泽集团的董事长。今晚想邀请你去的,是永华集团的宴会。”夏昊泽缓缓的说。


徐老转过身来,意思他继续讲下去。


“徐老,您知道永华集团吧,永志明知道吗?他是我的父亲。”夏昊泽打算放手一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徐老。


“今晚,十多年前,那场大火我失去了母亲,其实我的父亲也死了,只不过一直保密,外界一直以为他在养伤。而今晚抢占我们家财产的秦素昕开宴会,父亲的遗嘱也丢了,永华集团不能落去秦素昕手中。我们现在真的是没办法了,才过来求您的。”夏昊泽语毕,看着徐老。


韩白萱赶紧应附“千真万确,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能想到让您扮成永志明的样子,让我们度过这一关。”


随后,夏昊泽拿出一张十七年前的一张图片,指着照片上的一位男子“徐老,您看。这就是我的父亲,永志明。在我十岁那年,为了度过公司难关,他和我妈离婚,我妈受不了打击离世。后来,因为一些阴谋,我父亲也死于非难。您就帮帮我们吧。”


徐老接过照片,仔细的看着照片上的男子,激动的开始手抖。“永志明,志明哥,二十几年前我们见过最后一面。没想到居然变成了这样。”


“徐老,您认识我的父亲?”夏昊泽问。


“你就是志明哥的儿子永昊泽?”徐老激动的拍打着夏昊泽。


“对,我以前的名字就是永昊泽,后来父母离婚后,我就随了母性。您和我的父亲老相识吗?”


徐老激动的握住夏昊泽的手,“昊泽,没想到这么多年,都长这么大了啊。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徐老十分激动,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徐老平复了一下心情,拍打着夏昊泽的双手,“我和你父亲从小一起长大,总是住在一起,后来你父亲自主创业,而我出去学了一门手艺,一开始还有书信联系。后来,你出生了以后,我也回来过一次,随后跟着我的师父云游四方,很少再和你爸爸联系了。”


徐老想着想着,流下了眼泪。“再后来,我们就彻底失去了联系,大家过的都好好的也好啊。后来,我还是在报纸新闻上得知的消息,你父亲在一场大火后失踪了,你母亲去世了,我试图找过你,可是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没想到我活着还能够见到志明哥的儿子。”


夏昊泽情绪也很激动,“徐老,这么多年你辛苦了。你放心,这些年来我过得很好,看到我们相遇,我父母在天之灵也会很开心的。”


徐老对于找到老朋友的孩子非常激动“你刚才说什么,秦素昕?就是那个什么公司的女总裁?后来和你父亲结婚的那个女人。”


夏昊泽将徐老扶到椅子上,“您先休息一下,我慢慢跟您说。正如我刚才说的,父亲之前就给我留下了一份遗嘱,但丢失了,我怀疑是秦素昕。今晚,秦素昕邀请大家参加宴会,估计是想趁这个机会告诉大家我父亲已经去世,我也没有办法证明我的身份,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永明集团。”


徐老听到后,很激动“绝对不能让志明哥一辈子的心血落入这个女人手里!”


“徐老,所以我们想让您今晚装扮成永志明的样子出现在宴会上,告诉秦素昕永志明还没死,让那些跟随秦素昕的股东回心转意,这样就不会让整个永华集团栽倒秦素昕手里。”


“你放心,这点本领我还是有的。”徐老点点头,看着夏昊泽“孩子,你一定要努力,你父亲为了这个公司付出了很多,你一定要把这个公司夺回来!”


夏昊泽点点头。随后,徐老就拿着化妆工具准备装扮。


不一会,徐老就装扮完成。不得不说,这么多年下来,徐老的化妆技术愈发成熟,就算是近距离看都无法判断出真假。


夏昊泽激动的徐老的手,“您放心,我会有办法的。”


“徐老,今晚宴会,七点,就在永华集团大厅,现在距离宴会开始还有点时间,您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然后我们一起去永华。”韩白萱亲切的说道。


“我老啦,我就不去啦,你们去吧,正好我这里有几个老友,我就在这里等一等,你们吃好了过来接我就行了。”


就在这时,倪岚微的电话打过来。韩白萱害怕徐老看出破绽,出去接了电话。


看到韩白萱出去,徐老问:“昊泽啊,你女朋友?”


夏昊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点头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这是个好孩子,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好好对她,不要再犯你爸爸那样的错误。”徐老语重心长的说。


和徐老约定好时间后,韩白萱和夏昊泽就离开了剧院。


“你看,世界真小,转来转去就能转到熟人。”韩白萱有感而发。“如果徐老不是你父亲旧相识,那我们今天可不悬了。”


夏昊泽拉住韩白萱的手,“遇到事情不要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相信自己一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啊,对了,我刚刚出去后,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看你脸上还有些红光,怎么了嘛?”


夏昊泽不知如何开口,就没有回答


韩白萱也没多在意,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四点五十了,晚宴在七点开始,还有点时间,咱们去你家准备晚餐,吃饱了才有力量上战场!”


夏昊泽笑了笑,“那就辛苦我们总裁保姆啦!”


韩白萱白了夏昊泽一眼“什么保姆,像哪里去找像我一样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总裁助理?贵公司遇到我,真的是有福气”


夏昊泽撇了撇嘴,似有若有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所以!”韩白萱跳出来,“我们今天一定会逢凶化吉!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好戏开演


来到夏昊泽家中,韩白萱抬头看了看时间,“呀,快五点半了,时间已经不早了!”韩白萱急急忙忙回到车库里,拿下来排骨、鸡肉还有相关的一些蔬菜,一路小跑进去厨房。


此时,夏昊泽也跟随韩白萱进入厨房,表示想进来帮帮忙找点事做。


“你……会做饭?”韩白萱不可置信的问道。


夏昊泽挑挑眉,“我是不太会,但我感觉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韩白萱本想把他推出去,但一想时间紧急,要准备三个菜。就把西兰花扔给他,“给你西兰花,把它摘干净,清洗干净,再拿给我。之后把虾仁拿水泡一泡,准备做一个西兰花炒虾仁。”


夏昊泽抱着西兰花,一脸不知所措。“摘干净,是……?”


韩白萱一脸嫌弃:“大少爷,你以前在美国是怎么一个人生活的啊,天天汉堡炸薯条吗?这样,跟着我学。”韩白萱边说边把西兰花清洗干净,摘成一块一块。


夏昊泽看着清洗西兰花的韩白萱,突然有一种家的温暖。这么多年来,夏昊泽虽然住在这栋大房子里,却始终孤身一人,唯独还有个阿姨定时过来打扫卫生。有时候夏昊泽宁愿在公司忙工作,都不愿意回家面对着墙独自生活。


“如果这种生活能一直下去,这该多好啊”夏昊泽默默的想。


这么多年韩白萱在继母的“精心培养”下,学会了不少好菜,今天也算是一个发挥平台。炖排骨,炒蔬菜,处理鸡肉一气呵成,“果然凡事有弊必有利啊,这么多年也不算白活”韩白萱尝了尝味道,咸淡刚好,点点头,把菜端出厨房。


“还有一个小时,晚宴就要开始了,我们抓紧些吃饭,一会还要去接徐老,时间很紧张。”韩白萱把菜放到桌子上,打开手机,定一个提醒闹钟。


“不用着急”夏昊泽按住了正在鼓捣闹钟的韩白萱,“我们就好好吃饭吃饱了再说。”


韩白萱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你这也太淡定了吧,你就不怕等你迟到到达了以后,发现秦素昕已经宣布公司变成她的了么”


夏昊泽将一块虾仁放入口中,淡定的回答道:“既然秦素昕把遗嘱偷走,那肯定知道我就是永志明的儿子,她这场戏不是唱给别人,而是专门针对我的。她想看到我束手无策,同时她也想测试一下我父亲到底还在不在。”


“主人公都不在,那她这出戏自己一个人唱,也没有意思啊”夏昊泽慢悠悠的说。


韩白萱竖起一个大拇指,无奈的说:“别的我不佩服你,你这个淡定的气质我是服了。不管你了,反正我们要快点吃完,赶快到。”


就这样在韩白萱的催促下,两人在六点四十五分离开家,去剧院接了徐老,往集团宴会厅开去。


到达目的地,已经迟到了快半个小时,夏昊泽依旧是那个慢慢悠悠十分淡定的态度,而韩白萱则带着徐老找了个隐蔽的地点,等着夏昊泽的指令。


很奇怪,永华集团大厅并没有人,打听了一圈才知道,原来是公司会议室秦素昕举办董事会。


“董事会……董事会?”夏昊泽思忖的秦素昕的目的。


夏昊泽进入公司会议厅,发现里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公司大大小小的股东。当他一进入,所有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


下面的人则是议论纷纷


“哎?这不是丰泽公司的总裁吗?我们可是竞争对手,怎么到这里来开董事会?”


“不知道,难倒我们和丰泽集团有进一步的合作?”


“我听说最近丰泽集团很不好啊,或许是不是我们集团要收购丰泽?”


众说纷纭。


“呦,这姗姗来迟的不是丰泽集团的董事长夏昊泽吗?我们永华集团开董事会,你们丰泽来干什么”秦素昕大声的说道。


夏昊泽淡淡的看了一眼秦素昕,缓缓的说:“那可能我走错了?我收到说今天永华集团要开宴会的消息,丰泽可无意参与你们的董事会。”


秦素昕冷哼一生,“哼,谁不知道你们丰泽最近经营不善,听说……”秦素昕表情极其夸张,“哎呦,快要倒闭了吧!啊呀,想必你今天是来谈收购吧。”秦素昕拿起手机,“我算算你们现在的产值啊,我们永华也不是什么破烂都要的!”


“我想,秦董以前消息这么灵通,如今也有不少虚假信息吧,可能手下人有问题?”夏昊泽不急不躁,慢慢的说,“丰泽最近一切正常,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秦总可不要轻信了这些谣言。”


秦素昕的话并没有起到她想要的效果,十分生气,直接坐到凳子上,一言不发。


夏昊泽也没有或许理会,做到一个靠前的位置,坐等好戏开演。


秦素昕来到最前面,拍了拍桌子,示意安静。“大家也知道,永明集团是由我的丈夫永志明先生一手创立的,而我的丈夫也因为十多年前的一场火灾,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现场一片安静。


“今天把大家叫过来,最主要的就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下下一任董事长的事情。”秦素昕说。


“可是谁也不能确定永董事长还在不在啊?”一个人回复到


“前一段时间永董事长也是发布时令,大家可以看到这一段时间在永董事长的带领下,我们永华集团事业蒸蒸日上,只不过,这几个月没有什么消息了,不能因为这几个月就直接把永董事长撤掉!”周昊董事站起来直接反对。


“那我也反对!”李志永董事直接站起来,“我是看着董事长为了这个公司放弃了多少,一手打拼下来的,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放弃董事长!”


说完,下面一群附和的人。


秦素昕见到这种状况,也没有着急,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那,如果,我能证明,永志明董事长已经去世了呢?”


嘈杂的环境瞬间安静下来。


周昊站起来,铿锵有力的说:“证据!请你拿出证据,没有证据这就是一团空话,毫无作用。”


周昊和李志勇当年和永志明一起打拼失业,创办了永华集团,也是永志明的生死兄弟。夏昊泽默默的想:这真是不一样,这两个人可以拉过来。


而另外一边,好像情况进展的也不顺利。


韩白萱和徐老一起坐在永华公司的大厅隐蔽处,两个人开始唠家常模式。


“萱萱是吧?”徐老问


“恩徐老,我是韩白萱。”韩白萱乖乖的回复。


“我问你啊,倪岚微她最近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听到这话,韩白萱脸抽了一下,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是该承认还是死不承认。


徐老笑呵呵的说:“我现在猜猜啊,你现在肯定在想,我应该承认还是不承认啊,承认岂不是把倪岚微卖了吗?不承认内心又过意不去是吧?”


“嘿嘿嘿,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徐老你可真厉害。”韩白萱笑着说。


“我这过了大半辈子了,这点还看出来?微微这是,还瞒着我,她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吗?”徐老摊了摊手。


“嘿嘿嘿,徐老,佩服您。”韩白萱不好意思的笑。


“哼哼哼,那小妮还想瞒着我,不可能,今天那几个电话男朋友打的吧?哼哼哼,你也别告诉她,她不想让我知道,我就装作不知道。”徐老笑呵呵的说。


韩白萱十分羡慕这种情感,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外公那该多好啊,一家人其乐融融。“真羡慕微微有您这样的外公。”


“那你外公是做什么的啊?”徐老笑眯眯的问。


韩白萱心一凉,“我外公已经不在了,妈妈也不在了,现在有爸爸和继母在身边。”


听到韩白萱这么说,徐老内心也很难过,“没想到你也是个苦命人啊,没妈的孩子像颗草,以后你就跟着微微到我家来,我当你外公,你看怎么样?”


韩白萱大喜,“那我现在岂不是有外公的人啦?没想到过来处理危机事情还有意外收获啊!”


忽然,徐老突然开始大口大口喘气。


感觉到一样的韩白萱赶紧询问:“徐老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在喘粗气啊?身体很难受吗?”


徐老摆摆手,“已经是老毛病了,隔三差五就会有这种现象发生,等会儿就好了”


可是徐老的病状并没有像他说的过一会就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韩白萱被这种情景吓到了,“徐老,您身上有没有带这种紧急的药丸?”


徐老用尽力气摆摆手,已经没有回复的力气,依旧趴在座位上,大喘气。


韩白萱见状,赶紧拨打120,将徐老送往急救中心,同时给倪岚微打电话。


等安顿好徐老,打电好一切,才想起来夏昊泽那边,赶紧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夏昊泽的指令发过来。


“还好,一切正常,没有。”韩白萱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开始担心,徐老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再去了,那夏昊泽那边该怎么办呢?


韩白萱赶紧给夏昊泽发消息,告诉他徐老突发疾病,已经送到医院,不过病情已经得到控制,让他不要担心。


收到韩白萱消息的夏昊泽十分惊讶,但很快镇定下来,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第二百三十八章 局面还是僵持不下?


韩白萱打点好医院的一切后,看到徐老已经安顿好,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夏昊泽那边自己也算是帮不上忙了,现在只能胆战心惊的等着最后的结果。


“外公,外公”医院走廊上传来倪岚微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韩白萱,赶紧跑出去,“嘘~这里是医院,徐老已经休息了,别把他吵醒了。”


倪岚微跑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靠在韩白萱上,喘息的说:“医生怎么说?”


韩白萱看到倪岚微这么担心,安慰道:“你放心吧,医生说送来的及时,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徐老现在正在休息,等醒过来就没事了。”


倪岚微听后,蹑手蹑脚的进入病房,看望外公正在熟睡着,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从病房里出来。


韩白萱看到倪岚微这种姿势,忍不住笑了。“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平时风风火火的,到关键时候安静下来还真不习惯。”


倪岚微从病房里出来,关上门。拉着韩白萱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我也是真是的,明知道最近外公身体状况这么不好,我还缠着他出来帮我表演,撑场面,我真不是个称职的孙女。”说些,倪岚微开始抹起来了眼泪。


韩白萱看到倪岚微都哭了,也十分愧疚,“唉,今天我还拜托徐老事情,没想到徐老身体状况这么不好。”


倪岚微哭的愈发厉害了,“我真是的,谈什么恋爱啊,明明知道最近外公身体不好,早知道就陪着外公到你那里去了,我真的太不孝顺了。”


“行啦,别哭了,这不是没事吗?”韩白萱拍拍倪岚微。


倪岚微抹抹眼泪,“对了,夏昊泽那边不是有重要的事情吗?我外公缺席了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韩白萱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消息,“我也很担心,徐老身体一不好,我就随着徐老来医院了,夏昊泽那里怎么样了我现在不清楚,真的是很担心啊。”


“那你赶紧回去吧,我一个人守在这里就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