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皇上,公公有喜了(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皇上,公公有喜了(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皇上,公公有喜了(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皇上,公公有喜了(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在幸福里长大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6-24

书籍编号:30498437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9706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历史小说

全书内容:

皇上,公公有喜了(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55章 满城风雨


侍卫紧张地舔了舔唇,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回将军的话,小的确实没有见过您画中的人,但是……”


“但是什么?”萧祺快急疯了:“你倒是快说啊。”


守卫有些害怕地低着头:“但是有一辆马车,小的并未查看,便让它过去了……”


“为何不查看?”萧祺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变:“难道说,车上有你惹不起的人?是谁?”


在萧祺的逼问下,他也不敢隐瞒:“是楚家公子楚兼默,他的车夫说,楚公子的夫人染了风寒,要出城医治,不便见风,小的便没有仔细查看……”


“楚兼默根本没有成亲,哪来的夫人!”萧祺气的头脑发晕。


如果事情真的如这个守卫说的一样,那马车里面的人就是贤妃没错了。


没想到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他气的踹了守卫一脚,转身大喝:“追风,你过来。”


正在排查的追风抬头朝这边看了一眼,叮嘱身旁的御林军接替自己的位置,才小跑了过来:“将军有何吩咐?”


“娘娘已经出城了,你立即带着两个小队追上去,我现在回宫禀报皇上此事,晚点就去找你们。”


追风的眉头拧了起来,立刻应下:“是!”


正打算带人出城,萧祺又道:“记住,楚兼默武功深不可测,身边极有可能还跟着暗卫,你找到他们远远跟着就好,千万不要被他们发现,知道吗?”


“将军放心!”


吩咐好这边,萧祺便带着其余的人回了皇宫。


此时夜晟轩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听外面太监来报,萧祺已回,立刻宣萧祺觐见。


踏入御书房,萧祺顾不上行礼,立即说:“皇上,娘娘已经离开长安城了,不过从守卫的表述来看,他们应该还未走远。”


“他们?”聪明如他,瞬间就抓住了整句话中的重点:“她与谁一起离开的?”


“回皇上,是楚兼默。”


“果然是他!”夜晟轩一拳砸在桌子上,眼底透着的满是寒意。


曾经他便怀疑过楚兼默与贤妃的关系,也让人调查过他们,让人意外的是,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他们没有关系,这楚兼默果然不简单。


“皇上,现在怎么办?”萧祺着急地问。


若再不追,可能就追不上了!


夜晟轩托着下巴想了一会:“通知南京的振威将军,让他给楚兼默发召回令。”


“可是……”萧祺有些担心:“如果他不回去怎么办?”


毕竟楚兼默敢光明正大地带走贤妃,说明他已经不在乎被夜晟轩针对了,既然他已经有了这种觉悟,面对镇威将军的召回令,他还会理会吗?


“要的就是他不回去!”夜晟轩几步走到龙椅前面,一甩袖袍,坐了下去:“还有,你另外带人去拦截从长安城去齐国最近的道路,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这次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齐国!”


齐国?


萧祺眉头一皱,内心有千万个疑问,可是看到夜晟轩一脸愁容,只好把多余的想法给憋了回去,道了声是,便匆匆点兵出城。


他前脚刚走,萧贤妃与楚兼默私奔的谣言就传遍了整个皇城。


“诶,你听说了吗?贤妃竟然和振威将军府的小儿子跑了,你说奇不奇怪?”宫女小声对身旁的人说:“我们皇上如此宠幸她,她竟还不知足,勾搭了楚公子,真是不要脸!”


“你懂什么,人家长得好看,有资本啊。”另一个宫女扇着蒲扇:“要不怎么说脸才是女人的第一资产,你们啊,都回去多调理调理皮肤,说不定啊,下次,也有人带着你们私奔呢!”


“哈哈哈……姐姐你真会说笑,咱都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哪会与男人私奔。”


薄荷正巧路过,听到她们这些话,气的咬牙切齿,上前呵斥:“你们在说什么!”


看到她,众人先是一愣,随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哟,这不是私奔妃的大宫女吗?人家都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你以后不会也私奔吧?”


薄荷气的上前抓住为首的宫女的衣襟:“谁私奔了?我家娘娘是被人掳去的,你们把嘴放干净点!”


知道薄荷没了赫连茶茶做靠山,这些宫女也不怕她,冷笑道:“什么掳去?可真能编,今日早晨都有人看到她擅自出宫了,真被掳去,这也太主动了吧?”


“你!把嘴放干净点!”话音刚落,薄荷已经动手狠狠扯了一下那宫女的头发。


宫女没想到薄荷没了主子还敢跟她们斗,立即团团把她围起来打:“打!狠狠地打!真以为我们怕了她!”


薄荷以前跟着夜晟轩时,也练过些防身术,这些矫揉造作的宫女在她严重,根本不够打。


一顿拳脚相加之下,宫女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薄荷也被打的鼻青脸肿。


可双方谁都不肯松手,死命抓着对方就是一顿乱扯乱锤,恨不得把对方当场打死!


“你们在干什么!住手!”


听到声音,她们下意识地抬头朝声源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身鹅黄色襦裙的夜婷芳正站在不远处,不悦地看着她们。


看到夜婷芳的瞬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公主殿下!”


随后立即从对方的身上下来,恭敬地行礼。


“参见公主殿下!”


“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竟敢公然斗殴,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看着眼前全部挂彩的宫女夜婷芳气的咬牙切齿:“来人啊!”


恰巧路过的巡逻侍卫听到声音,立即赶了过来:“公主有何吩咐?”


看着眼前壮硕的侍卫,宫女们没了刚才嚣张的焰气,连连求饶:“公主殿下饶命,是她!是她先动手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被指的薄荷冷笑了一声:“呸!若不是你们公然侮辱我家娘娘,我才懒得跟你们动手!”


那宫女也不示弱:“什么侮辱,我们说的是实话,贤妃就是私奔了,这是整个皇宫都知道的事!”


“你再说一遍!”


“等等!”夜婷芳缓缓走到薄荷的身前:“你是永和宫的宫女?”


“回公主的话,是。”


夜婷芳淡淡扫了她一眼:“抬起头来。”


薄荷抬头与夜婷芳对视,看到她的容貌,夜婷芳眉头轻挑,没有多余的话,只道:“你随我来,本公主有话问你。”

第56章 多事之秋


说罢,她转身就要走。


薄荷生怕怠慢了她,连忙起身跟上,谁知还未走两步,夜婷芳又停了下来,回头对其他人说:“剩下的人,自己去领罚,若是让本公主知道谁没有受罚,那就等着去天牢吧。”


众人心中虽不服,却也只能低声说了声是。


夜婷芳一路把薄荷带回以及的宫殿,进入房间后,立即谴退所有服侍宫女,只留下薄荷一人。


“你知道本公主为什么找你吗?”她找个位置坐下,才不急不忙地开始问话。


“公主也想知道娘娘的消息?”薄荷有些错愕。


闻言,夜婷芳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摆摆手:“本公主并不关心你家娘娘如何,她到底是被人绑了,还是私奔,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想知道,你娘娘与兼默哥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原来是问楚公子的。


她回想了一下曾经赫连茶茶与楚兼默相处的情景,惊讶的发现。她似乎没有真正见过他们谈话。


薄荷为难地拧起了眉头:“这个……奴婢也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你可以说你知道的。”夜婷芳似乎不着急,打算一点一点地从她嘴里掏出信息。


可是薄荷犹豫了一会,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见她怯生生的模样,夜婷芳急得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不用紧张,本公主又不是吃人的怪兽!说你知道的就好。”


薄荷抿了抿唇,在夜婷芳的注视下,缓缓开口:“娘娘与楚公子似乎是朋友,曾有一次,两人在路上遇到,便谴开奴婢,两人说话去了,奴婢当时想着,他们估计是要说些要事,便没有留下……”


只见夜婷芳脸色一变:“你是说,他们单独相处过?”


看她的表情,薄荷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可话已说出口,只能深深低着头,不敢再出声。


薄荷的反应更是让夜婷芳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破口大骂:“呵,真是没看出来,这个林大狗,倒是有几分勾引男人的能耐,爬上皇兄的龙床还不满足,竟还勾引兼默哥哥!”


“公主息怒!”薄荷吓得跪了下去:“也许……也许娘娘与楚公子只是说了一些家常话,并没有别的交情……”


“住口!”夜婷芳怒瞪着她:“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薄荷立即安静了下去。


夜婷芳骂了好一会,发现薄荷还跪在地上,不由得把怒火迁到了她的身上:“还跪在这里干什么!给本公主滚!”


薄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躬着身退了出去。


打开房门时,几个宫女一脸诧异地扑了进来,看到薄荷,都面露尴尬地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薄荷咬了咬牙,跑了出去。


她刚转身,那些宫女便笑了起来,薄荷远远听着笑声,只觉无比委屈,以前在皇上身边做事,谁敢如此待她。


即便后来被安排到赫连茶茶身边,也没有这种待遇,如今她主子离开皇宫,整个皇宫的人都在看永和宫的笑话。


若是娘娘当真永远不回来,她岂不是没法在这宫中待下去了。


她一边哭一边跑,一时不慎,竟在撞见处撞到了人。


那人哎哟一声,从声音不难分辨,那是个太监的声音。


“你这宫女怎么回事,毛毛躁躁的!”太监破口大骂。


坐在龙撵上的夜晟轩看到前方的人,忍不住道:“薄荷?”


薄荷抬头一看,原来是撞到了夜晟轩的龙撵,她吓得立即跪了下去:“奴婢参见皇上!”


“起来说话。”夜晟轩拧着眉头:“你这是怎么回事?”


被他这么一问,薄荷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委屈,一下子把如今宫中如何谈论赫连茶茶,宫女们如何看轻她,如何欺负她都说了出来。


夜晟轩听的眉头直皱,眼底光芒逐渐冰冷。


“皇上,娘娘她绝对不是私奔,还请皇上为娘娘做主啊!”薄荷早已泣不成声。


“朕知道了。”夜晟轩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你且先回永和宫,贤妃很快就会回来的。”


薄荷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夜晟轩回到养心殿,直接挥笔下了一道圣旨,若再有人谈论赫连茶茶私奔一事,立即以诽谤嫔妃罪名关入大牢。


如此一折腾,皇宫这才消停了些。


然,夜晟轩却没有因此松口气,他隐隐感觉,赫连茶茶此时离开皇宫,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仿佛是为了呼应夜晟轩的想法,赫连茶茶随着楚兼默赶了一天的路,分明还差一个时辰的路便可抵达下一个城池,天空却突然下起暴雨,而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去。


为安全起见,车夫建议先找个地方歇脚。


恰巧当时路边坐落着一座废弃的庙宇,楚兼默询问过赫连茶茶的意见,两人皆觉得先在这里休息比较好,便进了破庙。


轰隆……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他们刚踏进庙宇中,赫连茶茶就被那惊天的雷声吓了一跳,紧接着,白色的闪电一闪而过,照亮了佛堂上已补满蜘蛛丝的佛像。


赫连茶茶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谁知竟撞进楚兼默的怀里。


好温暖……


“你没事吧?”楚兼默疑惑地看着怀里的她。


他的声音立即把赫连茶茶拉回了现实,她不好意思地后退一步:“没……没事……”


她刚退了一步,楚兼默就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


正当她疑惑他想做什么时,他忽然一抬手,把披风披到了她身上,细心地为她把带子系好:“这个你披着,今晚夜里可能会很凉,别生病了。”


“你把披风给我,你怎么办?”她立刻把披风脱了下来:“你还是自己披着吧,若是着凉了可不好。”


楚兼默被她逗笑了,连忙把她的手按住:“我是男人,不惧冷,而且,你方才不是感受到了吗?”


“什么?”赫连茶茶被他问的云里雾里。


他对赫连茶茶眨了个眼:“我的身体很暖和的,无需这些外物保暖。”


“……”这男人,也太撩了……


赫连茶茶觉得自己此时就像玛丽苏小说中的女主角,享受着帅哥无尽的殷勤以及爱意。


她正幻想着,楚兼默已经转身四处观察破庙中其他的东西去了。


回过神来,只剩她一人站在庙宇门口。


狂风把雨水带了一些进来,落在赫连茶茶的脸上,冰凉的触觉让她打了个冷颤。


今日怎么如此之凉,难道要入秋了吗……

第57章 雨夜偷听


正看得入神,一只手突然在她眼前晃了一下:“你在看什么?”


回头一看,只见楚兼默正挑眉看着她,那双狭长的桃花眼,竟有一种会把人吸进去的感觉。


愣了一下,她猛的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什么。”


楚兼默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才想起自己出来找赫连茶茶的目的,道:“对了,里面有张石床,今夜你可以在上面歇息,你过来看看。”


说着,不顾赫连茶茶的反应,拉着她往里面走去。


此时,车夫正在给石床铺稻草。


她欣喜地上前摸了一下:“看起来好暖和的样子。”


就是有点扎手。


楚兼默也点点头:“保暖程度虽比不上被褥,但有这些总比没有好,你先委屈一下,明日我们就可以住客栈了。”


为赫连茶茶介绍了她今夜要睡的床,他又拉着赫连茶茶拐到右边,指着角落道:“方才我们在庙里面找了一圈,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些干柴,待会我们可以烤烤火,暖暖身子。”


随后,他又拉着赫连茶茶看了其他地方的一些东西。


如佛像的手断了,纱窗有一扇不见了,地上还有两个蒲团可以给他们两人夜里取暖等等。


本来有些冰冷的破庙中,因他们二人的到来,竟有了一丝生气。


被楚兼默牵着四处走,赫连茶茶只觉心头仿佛有一朵桃花,在一点一点地绽放。


之前她虽喜欢楚兼默,却从未触及心底,现在,她似乎真的被这个男人给迷住了。


即使他不再是将军之子,即使他以后一无所有,即使他门要背负千古骂名,她也想与他在一起,直到白头,直到死去。


她正出神地想着,楚兼默忽然唤了声:“沁苑……”


话音刚落,他顿了一下,深情地看着她:“或者,我可以叫你姒鸾吗?”


姒鸾?


这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让赫连茶茶身体一僵,刚才的感动瞬间转化为警惕。


为什么他会知道这句身体原来的名字,难道说,他与那个神秘组织有什么联系?


她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见她眼底尽显警惕,楚兼默的眼底划过一丝受伤的表情。


他上前一步:“姒鸾,你别害怕。”


赫连茶茶却后退了一步。


见她不愿靠近自己,楚兼默也不再上前,只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在皇宫里,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认出你了,你确实是姒鸾没错,只是……你好像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我怕贸然与你相认,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才一直假装不认识你,暗暗帮助你逃离皇宫……”


他这番话让赫连茶茶陷入了回忆。


确实,第一次在御花园遇见他,他就送了她一瓶珍贵的金疮药,第二次的闲聊,第三次的救命之恩,哪一次,都不像是对一个陌生人能做到的事。


她眼神复杂地看了楚兼默一眼:“我们……以前认识?”


“当然了,以前我们可是很好的朋友。”楚兼默以为她想起了什么,兴奋地上前,却发现她的眼底透着的竟全是陌生。


“你不记得了?”


赫连茶茶怕楚兼默看出她是冒牌货,只好谎称:“我……我忘了……”


楚兼默倒也不意外,毕竟与她相处了这么久,她一直是这个样子。


他笑着拍拍赫连茶茶的肩膀:“没关系,以后会慢慢记起来的,等再走远一点,我们就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然后重新生活。”


她淡笑地点了点头:“那到时候我要工作赚钱,然后开个武馆。”


“为什么要开武馆?”


“我会武术啊。”她在楚兼默的照片比划了一下:“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学会武术,然后保护自己和自己想保护的人。”


“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坐在佛堂中说着,不知不觉,赫连茶茶有了困意,楚兼默见她哈欠连连,便让她到里面睡了。


天气微凉,车夫与楚兼默在外面点燃了木头烤火,赫连茶茶在里面也能隐隐感受到一丝暖意。


雨水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瓦片,外面的狂风吹袭不断,在这嘈杂的环境中,赫连茶茶渐渐地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惊醒。


“你们是谁!”


楚兼默的声音?外面大声什么事了?


她正打算起身,外面又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皇子别激动,我等是太后派来保护您的,您难道不知道,你们的背后跟了个小尾巴吗?”


话音刚落,那人又接着道:“把人带上来。”


皇子?这人在和谁说话?车夫难道是什么国失散多年的皇子?


她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慢慢挪到佛像后面,安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一会,似乎有什么人被拖了进来。


“御林军?”楚兼默的声音异常冰冷:“夜晟轩的人追上来了?”


“让他说话。”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结束,又响起了一道怒喝声:“楚兼默,你是逃不掉的,皇上已经下令全国缉拿你,你即便逃到天涯海角,陛下也会想办法把你揪出来!”


什么?夜晟轩竟然下了通缉令?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一道剑刃出鞘的声音,紧接着噗呲一声,那个人似乎被刺了一剑。


“楚……楚兼默……娘娘……你不该动娘娘……皇上会找到你……”


噗呲——


又是一剑。


赫连茶茶吓得捂住嘴,眼睛里闪烁着惊恐的光芒,那个温润如玉的人,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废话真多。”楚兼默似乎把剑丢在了地上,外面传来兵器掉落在地的声音:“以后遇到这种蚂蚁,直接杀了便好,没必要带来给我看。”


那沙哑的声音笑了几声:“皇子这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暴躁,不过,我们喜欢。”


听到这里,赫连茶茶不敢再往下听,正打算走,只觉后颈一麻,便没了知觉。


外面的人听到声音,立即跑了进来,当他们看到躺倒在地上的赫连茶茶时,所有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


这女人躲在这里偷听这么久,他们竟没有一个人发现。


为首的黑衣人越过一旁的车夫,垂眸打量着地上的赫连茶茶:“这就是那个贤妃?”


“是。”楚兼默上前把她抱起放在石床上,为她用披风盖好身子。


一旁的黑衣人见他如此温柔地照顾着赫连茶茶,眉头不由得拧了起来,立即拔剑:“刚才她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不能留她!”


楚兼默挡在赫连茶茶身前:“她是我带出来的人,你,碰不得。”

第58章 怀疑


没想到楚兼默竟如此护着赫连茶茶,黑衣人眼底闪过一抹诧异,郑重道:“皇子,请以大局为重。”


“我有把握让她忘了今晚的事。”楚兼默丝毫不让步:“还请使者大人权当没看见方才的事。”


两人目光直视,干瞪了一会。


楚兼默的态度完全超出了黑衣人的预判。


他与楚兼默合作多年,从未见过他为那个女子如此执着:“皇子,你不会是不舍的对她下手吧?”


“她是我的人,我还有别的用处,太后所想除掉她,就要做好与我解除盟约的准备。”楚兼默淡然说道。


黑衣人惊地瞪大双眼:“你竟为了一个女人要与太后反目?”


“使者说笑了,楚某并没有这么说,只是做了个假设。”楚兼默转身坐在赫连茶茶身旁,抬手抚摸着她那白皙的脸蛋:“楚某知道太后与她有过节,但是,希望太后能看在楚某的面子上,饶了她这次。”


与楚兼默合作这么多年,黑衣人知道,楚兼默是绝对不会放手赫连茶茶的,无论是什么原因。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楚兼默,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既然如此,那在下没什么好说的,望阁下自重。”说罢,他便带着其他黑衣人跑进了暴雨中,消失在夜色中。


黑衣人一行离开后,车夫忍不住上前问:“殿下,当真要留着她吗?”


毕竟他刚才亲眼看到了赫连茶茶露出那种惊恐又厌恶的神色,那个表情足以说明,他们已经不是一伙的了。


听到车夫的问话,楚兼默只淡淡笑了笑:“她的价值,远比你们想象的还要高,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时间飞逝,眨眼的功夫,已是清晨。


“姒鸾,姒鸾。”


是谁在叫她?


“姒鸾,快醒醒,我们要准备出发了。”


楚兼默的声音!


她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楚兼默那张永远挂着笑容的脸。她吓得向后缩了一下。


“姒鸾,你怎么了?”楚兼默担忧地问:“可是哪里不舒服?”


奇怪,楚兼默怎么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啊……脖子好疼。


她吃痛地捂住后颈,怎么回事,难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她做了一个噩梦?


“姒鸾。姒鸾?”楚兼默抬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


“啊?”赫连茶茶回过神来:“昨晚我好像听到你在说话,你昨晚没睡觉吗?”


楚兼默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听错了?昨夜你睡下没多久,我们也睡了。”


怎么会这样……


“好了,别想那些梦了,快起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过来吃吧。”说着,楚兼默连拉带抱地把她哄下了床。


随后给她雨水漱口,简单的洗漱一番,才把几个果子递到她面前。


“吃吧,这是我方才在隔壁林子里找到的。”


赫连茶茶拿着果子,却久久不下口。


以为她有别的担忧,楚兼默又道:“你别担心,这些果子我都已经试过了,没毒,吃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赫连茶茶回过神来,敷衍地咬了一口果子,试探性地说:“我就是在想昨晚做的一个噩梦。”


“噩梦?”楚兼默一愣,开玩笑地推了推赫连茶茶:“难道你梦到我啦?”


这话让赫连茶茶一愣,她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道剑刃刺进身体的声音。


那个梦境怎么会如此真实?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真的只是她的一个梦吗?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昨天他们所站的位置,地上没有多余的脚印,没有被踩踏过的痕迹。


难道说,那真的只是一个梦?


见她表情呆住,楚兼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会是真的吧?我是你的噩梦?”


“我开玩笑的,赶紧吃吧,还要赶路呢。”赫连茶茶往他的嘴里塞了一个果子。


楚兼默顺势把果子吃了下去,一脸委屈:“姒鸾,你学坏了,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不许说话啊,赶紧吃。”


两人边吃边调笑,很快就让赫连茶茶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吃饱喝足,车夫也已经喂好了马,等待他们上车。


楚兼默扶着她上马车,随着车夫一声‘驾’响起,马车开始在小路上飞奔,清凉的风让赫连茶茶逐渐冷静了下来,也不再去回想梦里的那些事。


除了这些事情无法考证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在她心里,楚兼默是完美的,而那个梦却破坏了他的完美。


她不想要这种想法存留在她的脑海里。


这边,他们正在全速远离长安城,而另一边,夜晟轩一早就收到了前方探子被楚兼默斩杀的消息。


收到信件时,江玉暖正好在御书房中。


他看完密信,就把信件递给了江玉暖,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事,直接接过信件看了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他便那些信件走到蜡烛旁边,轻轻用纸触碰了一下火焰,随后,整张纸都被火焰吞噬,只剩下一点灰轻轻落在地上。


“看来我们猜的没错,此楚兼默非彼楚兼默。”江玉暖缓缓说道:“在很早以前,我就听民间有传闻,楚兼默在来长安城之前,一直是怯懦的性格,且不通武术,身体羸弱,无法继承振威将军的衣钵才被送到长安城来的。”


“谁知他还未到长安城,就被一伙强盗打劫,所有的侍卫随从都死了,只剩他一人逃了出来,平安地到了这里,从那之后,楚兼默不仅身体好了,性格也从懦弱变得温润,连武术都有所见长,是当时长安城不解之谜之一。”


“朕记得当时让你去调查过他。”夜晟轩眼底透着冰冷的光芒:“为何当时没发现问题?你的天机阁为何会漏掉如此重要的信息?!”


“皇上。”江玉暖苦笑地说道:“您是有所不知,这假的楚兼默为了能够代替真身,做了不少工作,我们调查的时候,确实没发现有任何不对,就连他爹看到他的画像,都承认他是楚兼默,可见他确实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


倒不是他想给自己找借口,而是这就是当时的情况。


如今确定楚兼默身份有假,回想起当初他才十岁出头,竟把事情处理地如此天衣无缝,此等谨慎与计谋,当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那现在,你知道他是假的了?”夜晟轩挑眉。


他愣了一下:“自然。”


“那就带人做掉他。”夜晟轩撑着下巴,眸子半眯:“顺便把贤妃带回来!记住,带回来的人,朕要活的!”

第59章 凤薛认姐


“是!”


江玉暖应下,正要离开,外面忽然有人来报:“皇上,凤将军求见!”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江玉暖托着下巴寻思:“凤薛?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夜晟轩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寒意尽数敛去:“让他进来。”


不一会的功夫,一身官服的凤薛意气风发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参见皇上。”凤薛对夜晟轩单膝下跪行礼。


夜晟轩抬了抬手:“平身。”


他正要问凤薛来意,凤薛却抢先道:“皇上,请让微臣同江公子一同前去接娘娘回宫!”


这话让夜晟轩哥江玉暖都愣了愣。


“你为何要去?”夜晟轩拧眉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什么不同。


“贤妃她……”凤薛抿了抿唇,犹豫了好一会才说:“她……是微臣的胞姐!”


在赫连茶茶还用着林大狗的身份时,他就认出她来了,在那之后,他回家找了以前他姐姐的画像,越看越确定御花园里遇到的人就是凤姒鸾。


他本想与赫连茶茶相认,但考虑到赫连茶茶当时女扮太监,犯了欺君之罪,便不敢轻易相认。


谁知不等他把赫连茶茶从太监的坑里捞出来,她又跳进了嫔妃的坑。


如今更是被人传言与楚兼默私奔于外。


他在家里急得团团转,冷静一夜,他最终决定来向夜晟轩坦白一切。


“你说什么!”夜晟轩上前抓住他的衣襟:“你说的可是真的?!”


“微臣不敢欺瞒皇上,她确实是微臣的姐姐凤姒鸾没错!”


“哇哦~”江玉暖拍了拍手掌:“若真如此,那可就精彩了,与凤楚两家相识的都知道,楚兼默与凤姒鸾小时候感情便很好,看来这私奔的罪名,是坐实了。”


刚说完,江玉暖便感受到一道灼灼目光盯着自己,抬头望去,发现夜晟轩正淡淡看着他。


他连忙摆摆手:“好吧,当我没说。”


待江玉暖安静下来,夜晟轩才转头看向凤薛:“凤将军,朕不能让你同去。”


“为什么?”凤薛一脸震惊。


难道他的理由还不够充分?


夜晟轩缓缓起身,走到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楚兼默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若她不是你的姐姐,或许朕还会让你去,可现在,朕不能让老将军的一双儿女同时置身于危险之中。”


说罢,他摆摆手:“你退下吧。”


“皇上,您就让微臣去吧!”凤薛跪在地上不愿离去。


闻言,夜晟轩的眉头瞬间拧了起来,眼底透着寒意:“你难道要违抗圣旨吗?”


瞬间,整个养心殿的气氛都冷了下来,就连空气,都好像凝结了一般。


江玉暖看看夜晟轩,再看看凤薛,连忙上前相劝:“凤将军,江某知道你担心你姐姐,但此次的任务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姐姐平安带回来,好吗?”


凤薛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藏在袖袍中的双手紧紧握拳,咬咬牙,对夜晟轩道:“微臣告退!”


看着凤薛的背影,江玉暖叹息摇头:“看不出凤家的人竟然如此重情重义。”


“还不出发?”夜晟轩挑眉:“是等朕给你安排大轿吗?”


“臣就带人追上去。”


说罢,也往外面走了出去。


而另一边,赫连茶茶随着楚兼默一路往东,很快就到了江南。


初秋的江南仍是一片绿意,许是换季的关系,天空灰蒙蒙的,天下着烟雨,街上的男男女女撑着油纸伞,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马车进入集市,她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世界。


吆喝的小贩,讨价还价的妇人,随处乱跑的孩童,戴着斗笠的渔翁,撑着纸伞的姑娘。


这就是她一直期待的,普通人的生活。


“兼默。”她兴奋地回头看向身旁的温润公子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