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春风十里有娇兰(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春风十里有娇兰(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春风十里有娇兰(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春风十里有娇兰(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浅浅烟花渐迷离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2-10

书籍编号:30556467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50163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言情小说

全书内容:

春风十里有娇兰(2)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81章 审问


其实我不止一次深思过自己婆婆与木叔之间的关系,一个是寡妇,一个是鳏夫,加上阿平他爹应该去了不少年了,孤儿寡母受邻居照应日久生情也未尝不可能。只不过这时代的妇人很难摆脱束缚当真再寻第二春的幸福,即使真有心也不敢放到明面上来。


更何况,还有阿平在呢。以刘寡妇对儿子的在意程度,绝然不可能作出一点会伤害到他的事,所以这段关系恐怕是要一辈子都压在台面以下了。


阿平把东西都拿进了屋再来抱我回房,看他满头大汗到连头发都湿了,深知他这一夜也折腾的够累了,便问:“还要洗浴吗?”


黑眼睛直视过来,反问我:“你要洗吗?”


很累,虽然一身的粘腻但也没那心思,于是摇摇头说:“就打点水擦拭一下吧。”


他立即回身走去灶房打水,等两人简单洗漱后窗外天都已经亮了。见他要去倒水我拉住了人,“别去倒了,就搁在桌上吧,躺下来先睡。”


他点点头就解开了外袍,看他热成那样便提议把中衣也脱了,但见他低了头没有应我,反而抱了我倒头而躺。本以为他是累极了,也就不去逼着他脱衣服了,可过了片刻就发觉不对,从后搂住我的手怎么不安分起来?


不仅撩开了我的中衣,并且钻进兜衣底下沿着光裸的肌肤渐渐上移,我摁住他的手蹙起眉轻问:“阿平,你不累吗?”


没有扭回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听着耳后的呼吸很急促,伸在我衣襟里的掌起了异动,试图挣脱开我的桎梏。我手上力道一松,他的掌就覆了上来,并且明显呼吸沉了沉。如此异状我不可能再无动于衷,缓缓回过头去,怔住。


“你怎么了?”听见自己轻问。


而这时阿平并不说话,他的脸很红,眼睛里的黑看似迷蒙透着一层水汽,却又在流转间潋滟生波。这副光景似曾相识,遥远的记忆深处好似某个夜晚他一直喊热,看我的眼神却也是这般。那是……我和他的洞房花烛夜!


他中了迷药?!


可是不可能啊,这一路回来都没见他有异常,假如中了迷药应当早就发作了,怎可能撑到现在?可他现在这情形又与洞房那晚的状态像极了。


随着我翻转过身,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起身压了上来,掌却不离我丰盈处。在他俯身而下要来亲吻时我用手挡住了询问:“阿平,告诉我你在金员外千金那边可是吃了或喝了什么?”


他迷蒙着眼偏头想了想,终于开口:“喝了一杯茶。”


可我一听他的嗓音连自个都禁不住脸臊起来,实在是咕哝软语里含着男性的魅惑,字字都像是有只触手在心口挠着。心神一沉凝就被他有了可乘之机,收了丰盈上的一只掌把我的双手给扣在了头顶,然后俯吻而下,不管不顾地亲起来。


这时我已发现近在咫尺的那双眼里的眸色从黑转褐,想要阻止是不可能的了,也不是问事的时候,只能任由了事态发展。


阿平一察觉我放松唇舌就攻占进来,舔舐过唇内每一寸后就来纠缠我的舌,直到吸得发麻他才转移阵地向下。两人这几日总为一些事烦扰,是有阵子没行房过了,虽然身体很疲乏但被他亲得也有了感觉,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当湿热的唇亲吻到丰盈时我的心跳就像不是自己的,此时的阿平比起往常在一起时要更火热,动作幅度也更大。当他不再满足于现状沿着腰腹向下继续亲吻时我再也经受不住地拽住他的头发,嘴里呢喃着:“别!”


此时我的理智其实也濒临底线,眯开的眼迷蒙地看着他抬起眸与我对视,看不清也道不明心头荡漾的是什么,就觉得自己很无力,又有些祈求地看着他。等那双黑眸近了,发现里面像是燃了一团熊熊火焰,似恨不得将我焚烧殆尽。


下一瞬他又覆上来吻住了我,同时也感觉到底下有力的进入……


心底深处的那种孤单害怕一点点被抹去,我紧紧环抱着身上的这个男人,跟随着他的节奏呼吸浮沉飘荡。这一夜,不,已经是白天了,可能是药效的作用吧,阿平就像一头食而不饱的兽,将我牢牢压在身下吞噬殆尽。到后来我只觉浑身无力又酸软麻痛,而这场爱似乎做的没有尽头。


什么时候停歇的又什么时候睡着的我都不记得了,浑浑噩噩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昏黑,脑子怔愣了好长一会才反应过来天又黑了。所以是睡了一整个白天?


身体一动那股子酸痛就都涌了上来,我差一点哀嚎出声,而身边粘腻火热的身躯宣誓着某个造成现状的人还在沉睡。没好气地推了推,一分都推不动,也没把人推醒。


我这“解药”当的可真是辛苦啊,怎么会有人发明这种药物的呢?实在是太魔人了。本来阿平就正是血气方刚时,即将成年之际体力最是好,之前过夫妻生活时也都要磨上好一阵,而今早则是往常的翻倍,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受得住啊。


哀怨了一阵后又再试图去推醒他,还有事要问呢。哪料在我几次推搪之下,他是动了,却将缠在我腰间的手臂紧了紧,使我和他之间一点空隙也没有。


燥热难忍,我扭动着身体却在下一瞬僵硬住不敢再动,因为明显感觉到身旁某处特征发生了变化。不是吧,大战了那么多回合这时又能展雄风了?


“阿平?”我试探地喊。


埋在我颈窝里的脸咕哝着应了声:“嗯。”果然是醒了,但却不愿将脸抬起来,只觉温热触在那处,呼吸都是热乎乎的。


“咱们说说话。”


等了一会也不见他有反应,但也知道他没再睡着,于是便问:“阿平,昨晚你被金兰千金叫进去后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就让我喝茶。”


知道他不善表达,只能耐着性子慢慢引导:“那金兰有和你说了些什么吗?”


“没记得。”他咕哝着把脸钻出来,“为什么你不在外面等我?”


虽然不是质问的口吻,但明显带了情绪,我叹了口气只能先说自己这边的事:“我在外头等了你足有半个多时辰也不见你出来,后来那金兰的丫鬟就出来拿了银子给我,又让人把我从屋子里撵出去了。”


“我出来却找不到你。”


没好气地点了点他的额头,“傻啊,你被那金兰小姐叫进去那么久都不出现,我又被撵出来,用脚底板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时我肯定焦急万分想要救你出来啊,可既是半夜三更又人生地不熟的,我除了回程找木叔帮忙还能想什么办法救你?”


他听着便在我额头上亲了亲,又啄了下我的眼皮,眼看着有往下的趋势连忙阻止:“别!那金兰就真的只让你喝茶什么都没说?”


三更半夜纯喝茶,怎么可能?金兰一定对阿平说了些话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然而阿平回我的还是三个字:“不重要。”


轻蹙起眉头,大抵明白他不是不记得,而是金兰所讲恐怕是不中听的,也不追问仔细了。不管曾发生过什么事,他能平安回来就好。


不过,我推了推他,“那早上是怎么回事啊?”


“早上?”阿平的眼睛里透出疑惑。


我将目光从他脸上移转开,微微脸红地问:“昨儿折腾了一整天,早上你怎还有心思想那些?”理智回归后仔细一想,就觉早晨对他中迷药的判断是错误的。


首先金兰怎么说也是个员外千金,她即使因为阿平的这张俊脸而有好感,单独把人叫去说话,也不至于当即下药行那种事。如果是,那就不是员外府,而是青楼了。其次也正是我早上疑惑的,有哪种迷药或迷香是能维持一两个时辰之后再发作的?


等了片刻不见他应声,转过眸,撞进黑幽的视线里。忽而他覆唇而来,等察觉到他的掌又在游移时才确认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这小子的火现在是一点就燃,在我奋力抵挡下终于阻止了又一场“战争”发生。而手段是……我反压在了他的身上,并且借用他的方法把他的掌给禁锢在头顶上了。


“老实点!”轻斥出来一点威力都没,反而惹得阿平笑了起来。如此情形也必然问不出所以然来了,拍拍他的额头嗔怪了道:“肚子很饿。”


能不饿吗?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又一整天都没进食。

第81章 审问


其实我不止一次深思过自己婆婆与木叔之间的关系,一个是寡妇,一个是鳏夫,加上阿平他爹应该去了不少年了,孤儿寡母受邻居照应日久生情也未尝不可能。只不过这时代的妇人很难摆脱束缚当真再寻第二春的幸福,即使真有心也不敢放到明面上来。


更何况,还有阿平在呢。以刘寡妇对儿子的在意程度,绝然不可能作出一点会伤害到他的事,所以这段关系恐怕是要一辈子都压在台面以下了。


阿平把东西都拿进了屋再来抱我回房,看他满头大汗到连头发都湿了,深知他这一夜也折腾的够累了,便问:“还要洗浴吗?”


黑眼睛直视过来,反问我:“你要洗吗?”


很累,虽然一身的粘腻但也没那心思,于是摇摇头说:“就打点水擦拭一下吧。”


他立即回身走去灶房打水,等两人简单洗漱后窗外天都已经亮了。见他要去倒水我拉住了人,“别去倒了,就搁在桌上吧,躺下来先睡。”


他点点头就解开了外袍,看他热成那样便提议把中衣也脱了,但见他低了头没有应我,反而抱了我倒头而躺。本以为他是累极了,也就不去逼着他脱衣服了,可过了片刻就发觉不对,从后搂住我的手怎么不安分起来?


不仅撩开了我的中衣,并且钻进兜衣底下沿着光裸的肌肤渐渐上移,我摁住他的手蹙起眉轻问:“阿平,你不累吗?”


没有扭回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听着耳后的呼吸很急促,伸在我衣襟里的掌起了异动,试图挣脱开我的桎梏。我手上力道一松,他的掌就覆了上来,并且明显呼吸沉了沉。如此异状我不可能再无动于衷,缓缓回过头去,怔住。


“你怎么了?”听见自己轻问。


而这时阿平并不说话,他的脸很红,眼睛里的黑看似迷蒙透着一层水汽,却又在流转间潋滟生波。这副光景似曾相识,遥远的记忆深处好似某个夜晚他一直喊热,看我的眼神却也是这般。那是……我和他的洞房花烛夜!


他中了迷药?!


可是不可能啊,这一路回来都没见他有异常,假如中了迷药应当早就发作了,怎可能撑到现在?可他现在这情形又与洞房那晚的状态像极了。


随着我翻转过身,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起身压了上来,掌却不离我丰盈处。在他俯身而下要来亲吻时我用手挡住了询问:“阿平,告诉我你在金员外千金那边可是吃了或喝了什么?”


他迷蒙着眼偏头想了想,终于开口:“喝了一杯茶。”


可我一听他的嗓音连自个都禁不住脸臊起来,实在是咕哝软语里含着男性的魅惑,字字都像是有只触手在心口挠着。心神一沉凝就被他有了可乘之机,收了丰盈上的一只掌把我的双手给扣在了头顶,然后俯吻而下,不管不顾地亲起来。


这时我已发现近在咫尺的那双眼里的眸色从黑转褐,想要阻止是不可能的了,也不是问事的时候,只能任由了事态发展。


阿平一察觉我放松唇舌就攻占进来,舔舐过唇内每一寸后就来纠缠我的舌,直到吸得发麻他才转移阵地向下。两人这几日总为一些事烦扰,是有阵子没行房过了,虽然身体很疲乏但被他亲得也有了感觉,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当湿热的唇亲吻到丰盈时我的心跳就像不是自己的,此时的阿平比起往常在一起时要更火热,动作幅度也更大。当他不再满足于现状沿着腰腹向下继续亲吻时我再也经受不住地拽住他的头发,嘴里呢喃着:“别!”


此时我的理智其实也濒临底线,眯开的眼迷蒙地看着他抬起眸与我对视,看不清也道不明心头荡漾的是什么,就觉得自己很无力,又有些祈求地看着他。等那双黑眸近了,发现里面像是燃了一团熊熊火焰,似恨不得将我焚烧殆尽。


下一瞬他又覆上来吻住了我,同时也感觉到底下有力的进入……


心底深处的那种孤单害怕一点点被抹去,我紧紧环抱着身上的这个男人,跟随着他的节奏呼吸浮沉飘荡。这一夜,不,已经是白天了,可能是药效的作用吧,阿平就像一头食而不饱的兽,将我牢牢压在身下吞噬殆尽。到后来我只觉浑身无力又酸软麻痛,而这场爱似乎做的没有尽头。


什么时候停歇的又什么时候睡着的我都不记得了,浑浑噩噩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昏黑,脑子怔愣了好长一会才反应过来天又黑了。所以是睡了一整个白天?


身体一动那股子酸痛就都涌了上来,我差一点哀嚎出声,而身边粘腻火热的身躯宣誓着某个造成现状的人还在沉睡。没好气地推了推,一分都推不动,也没把人推醒。


我这“解药”当的可真是辛苦啊,怎么会有人发明这种药物的呢?实在是太魔人了。本来阿平就正是血气方刚时,即将成年之际体力最是好,之前过夫妻生活时也都要磨上好一阵,而今早则是往常的翻倍,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受得住啊。


哀怨了一阵后又再试图去推醒他,还有事要问呢。哪料在我几次推搪之下,他是动了,却将缠在我腰间的手臂紧了紧,使我和他之间一点空隙也没有。


燥热难忍,我扭动着身体却在下一瞬僵硬住不敢再动,因为明显感觉到身旁某处特征发生了变化。不是吧,大战了那么多回合这时又能展雄风了?


“阿平?”我试探地喊。


埋在我颈窝里的脸咕哝着应了声:“嗯。”果然是醒了,但却不愿将脸抬起来,只觉温热触在那处,呼吸都是热乎乎的。


“咱们说说话。”


等了一会也不见他有反应,但也知道他没再睡着,于是便问:“阿平,昨晚你被金兰千金叫进去后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就让我喝茶。”


知道他不善表达,只能耐着性子慢慢引导:“那金兰有和你说了些什么吗?”


“没记得。”他咕哝着把脸钻出来,“为什么你不在外面等我?”


虽然不是质问的口吻,但明显带了情绪,我叹了口气只能先说自己这边的事:“我在外头等了你足有半个多时辰也不见你出来,后来那金兰的丫鬟就出来拿了银子给我,又让人把我从屋子里撵出去了。”


“我出来却找不到你。”


没好气地点了点他的额头,“傻啊,你被那金兰小姐叫进去那么久都不出现,我又被撵出来,用脚底板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时我肯定焦急万分想要救你出来啊,可既是半夜三更又人生地不熟的,我除了回程找木叔帮忙还能想什么办法救你?”


他听着便在我额头上亲了亲,又啄了下我的眼皮,眼看着有往下的趋势连忙阻止:“别!那金兰就真的只让你喝茶什么都没说?”


三更半夜纯喝茶,怎么可能?金兰一定对阿平说了些话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然而阿平回我的还是三个字:“不重要。”


轻蹙起眉头,大抵明白他不是不记得,而是金兰所讲恐怕是不中听的,也不追问仔细了。不管曾发生过什么事,他能平安回来就好。


不过,我推了推他,“那早上是怎么回事啊?”


“早上?”阿平的眼睛里透出疑惑。


我将目光从他脸上移转开,微微脸红地问:“昨儿折腾了一整天,早上你怎还有心思想那些?”理智回归后仔细一想,就觉早晨对他中迷药的判断是错误的。


首先金兰怎么说也是个员外千金,她即使因为阿平的这张俊脸而有好感,单独把人叫去说话,也不至于当即下药行那种事。如果是,那就不是员外府,而是青楼了。其次也正是我早上疑惑的,有哪种迷药或迷香是能维持一两个时辰之后再发作的?


等了片刻不见他应声,转过眸,撞进黑幽的视线里。忽而他覆唇而来,等察觉到他的掌又在游移时才确认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这小子的火现在是一点就燃,在我奋力抵挡下终于阻止了又一场“战争”发生。而手段是……我反压在了他的身上,并且借用他的方法把他的掌给禁锢在头顶上了。


“老实点!”轻斥出来一点威力都没,反而惹得阿平笑了起来。如此情形也必然问不出所以然来了,拍拍他的额头嗔怪了道:“肚子很饿。”


能不饿吗?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又一整天都没进食。

第82章 遗忘


这场风波似乎雷声大雨点小就这么过去了,就连刘寡·妇也没来干预质问。与这个婆婆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虽然仍然待在一个屋子里,但碰面的机会却不多,她多半时间是待在自个屋中,连吃饭也与我们分开了。感觉就像是虽同在一屋檐下,却已经分家了。


别人的心思我不想多去琢磨,如此过小夫妻的生活也轻松自在。另外娘家阿婶还特意过来说阿牛已经回去了,他家人看到儿子鼻青脸肿地回去自然又上我阿娘那闹了,但农村里闹矛盾也不可能怎么着,几次之后就也没了下文。


对这件事我是有些意外的,木叔那日的态度很强硬,后来也一直没找到机会再去劝说。


有些事不去深究不代表没留意,阿牛被木叔关在屋子里的这件事我只有跟阿平说,而阿平一家与木叔的关系似乎已经很明了了。


关于金阿牛的事总算是解决了,但心里一直有个事萦绕不去,温泉旁山洞里的人……到底怎样了?


一周过去我的脚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也终于来去不用阿平再背着了。这一周里,去镇上买回来的两匹布到底还是发挥了效用。阿平对这件事很执着,一直催着我为他裁衣,可怜我只得拿着他衣袍当样板一针一线笨拙地缝制。


好不容易缝制出一件长袍后,我自个看着针脚都觉得心虚,可阿平却眉飞色舞地高兴极了,并且二话没说穿上了,还连穿了三天不肯脱。


现在可是大热天,一天都要出个几身汗,他却不肯换衣服。不至于说身上发臭,但汗味也不好闻,我不得不又裁制了另外一套,总算他那身衣袍肯脱下来洗了。有了两套衣衫打底练手,我对裁布做衣也有了一些经验,拿余下的布料做了两套短衫。在自家屋子里,这么热的天穿个短衫也没什么吧。


我是如此想的,阿平也没意见,短袖短裤穿得也清凉,可有人不乐意。


这日刘寡·妇刚好从后屋出来,看到阿平这般穿着后面色立即大变,并且沉喝出声:“阿平,你这般衣着成何体统?”我和阿平都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低头扫过自己身上的短衫,抬头时嘴唇刚蠕动,就被他娘给堵住了话:“想想礼义廉耻,想想你父……亲。”


我目睹阿平的眼神一黯,缓缓起了身朝屋内而走。显然刘寡·妇将亡夫搬出来戳中了阿平的痛处,不知是否我的错觉,好似阿平背走的身影都变得无精打采。


在阿平离开后刘寡·妇还站在原处,心知事情还没完,因为不用想也知道能让阿平如此穿的人只有是我。预料中的责骂并没有发生,只听她语气不太好地沉令:“家中柴火快没了,你现在出去捡一筐回来。”


我微微一怔,家里木柴是快没了这事我知道,可家中柴火不都是由隔壁木叔供应的吗?


念转间忽然心中一动,沉默地点了点头就起身去找箩筐。等我出门时院内已经没了人影,深知刘寡·妇此举是为支开我,她定然是有话要与阿平说,我也没必要讨这个嫌去妨碍他们母子交流。这阵子阿平为了我与他娘起了不少纷争,百善孝为先,尽管我受气很多,但也不主张母子两反目成仇。


出了村子后我的脚便自有主张地朝着某一方向而走,没错,我打算去温泉那边看一看。本来还愁没机会,这不,机会来了。


当然该干的活没落下,沿路看到枯枝就往背后的箩筐里放。来到温泉边立觉空气潮湿而燥热,眯起眼特意朝那白雾腾腾处看了又看,才往山洞那边走。


来到山洞外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异常,又侧耳细听了下,缓缓去挑起灌木丛。光线照进山洞,很清晰就可看到里面空无一人,倒是地上残留了一些痕迹。


不由蹙起眉头,眼下的情形意味着他没有死?是我带来的伤药和食物救了他,然后他醒过来就离开了?难抑失落,许多的疑惑都没有解开,人却消失了。


那个问题甚至都不太敢去深思:他到底是不是陆锋?


放下灌木转身,刚迈出脚就听到身后有人在问:“你是在找我吗?”


惊转回头,目光扫略而过却不见人踪影,但确定刚才那绝不是幻听,循着声音方向而搜索,目光落在了一棵大树上。只过一瞬,就见那大树后迈出了一只脚,然后是一道身影缓缓遁入视线里。


来时的路上其实一直提着心,不知道再见此人该作何反应,而当下与之目光交汇凝视着,心脏如脱缰了的野马似的在飞快跳跃。


“你……”只说出一个字嗓音就卡在了喉咙里,那双看向我的眼神是陌生的,一直纠结的那个问题在此时当下我却不敢问。


而对方在将我仔细打量后率先打破了沉寂:“是你救了我?”等不来我的应答,他又兀自猜测了道:“我醒来就发觉自己伤口有被上过金创药,旁边还留了干粮,这些天一直在等,但方圆之内从没有人来过,直到今日才看见你接近温泉,又有目的性地往这边山洞寻来。所以替我疗伤和留下食物的人,一定是你吧。”


他说他在等我?关于是否我救的他并不想正面回答,只是沉吟了下才开口询问:“既然伤好了,你为什么不走?”


只见那双眼眸微微一闪,转而垂落了视角,淡淡地回应:“走不了。”


“是伤势太重?”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但见他摇了摇头再度抬起眸来,盯着我看了好半响才沉声道:“我忘记自己是谁了。”


彻底怔愣住,忘记自己是谁?他意思是……失忆?这也太离谱了吧。但转念间脑中闪过初见他时的画面,温泉池边像野兽一般的凶猛扑杀,山洞外的殊死搏斗,在我一脚踢蹬下昏死过去,被断箭插入的血肉模糊的伤口。


人的记忆很奇妙,会对事物有归划与判断,当创伤剧烈时往往会选择性地忘记。别说他受过那么重的伤忘了之前所发生的事,就连我不也是对异世的记忆很模糊吗?


暗叹在心底,有些无奈地再度开口:“所以你等在这是想……”


果然他在深凝我片刻后作出要求:“告诉我是谁?”虽然是要求,但语气是专断的,恐怕在这之前是个能掌决定的人。


原本我想道出实情,可当一触及那双黑眸时心念便放不下,脱口而道:“你叫陆锋。”


“陆锋?”黑眸里闪过疑惑,听着他重复那两字后,我就像是走火入魔般咬牙道:“对,你叫陆锋,是你昏迷前告诉我的。其余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在温泉边遇见受伤的你,不知道你可还记得当时你还对我袭击了。”


他偏着头想了片刻,对我摇了下头,看情形是连那段记忆也丢了。


既然开了这个口就缩不回话来了,我的目光一点点刮过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压抑不住内心的空虚。扭转视线落向别处,低声道:“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回去了。”


转身时脚步有些迟疑,听见男人的声音在身后问:“你叫什么?”


星月……心念里默默滚过两字,可这个名字如何能在这个时代生存?闭了闭眼,轻道:“救你只为心安,不想平白无故杀死一个人。男女有别,姓名就不方便留了。”


说完就抬脚而行,可走出两步听见后边脚步随起,忍不住回过头去看,果然见他跟在了后面。黑眸湛然定定看着我,“救命之恩当以泉相报,若连恩公名字都不知也太过糊涂,你若不愿说我便随着你走,总能问到别人的。”


自己是有夫之妇,若一个陌生男人跟着走回村子,还不得被传成什么样呢。我咬了咬牙,只得报出姓名:“许兰。”


顿了顿后又道:“我要回了,你别跟着我。”


他的目光扫过我肩后的箩筐,“你是出来捡木材的吧,筐子还没满呢,需要我帮忙不?”


“不用。”想也没想就拒绝。


却见他走至树下抬起手就折断一根满满树枝的枝桠,三两下就都给折成一段一段的了,然后捧成一堆朝我走来。虽知他举动是何意,但在走到近前时还是不由往后退了一步,他顿住身形面无表情地道:“举手之劳。”


还确实就是举手之劳,他的身高比我高出要一个头,估摸着比阿平还要高上些许,只不过抬抬手臂就够到树桠了。我默不作声地背转过身,感觉到箩筐沉重后才低声道谢,然后丢下一句“我走了”便大步而迈。


一直走到温泉池旁,确定他没有再跟来后才放缓脚步。今日之事是我绝然没有预想到的,这阵子脑中反反复复想的不外乎是山洞里的人有没有死?如果没死有没有走掉?他到底是不是陆锋?可跑过来一察看,前两个问题是有了答案,这第三个却成了解不开的谜团了。

第83章 家中来人


想过各种可能,唯独没想过这个人醒来后却忘记自己是谁了。他是不是陆锋我无从得知,如果是也没法去问他是怎么来到这时代的,其实心里隐隐是有答案的,在我替他上药后就有了,这也是我能按捺住一周之久才寻找机会再过来进一步确认的原因。


可当得知他忘记一切时,鬼使神差般的将“陆锋”的名字脱口而出了,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态,是潜意识里希望这个人就是陆锋?还是自欺欺人地想要在这个时代寻找一丝自己熟悉的气息?无从辩知。


背着一箩筐木柴回到村时远远就看见阿平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看见我回来眼睛顿时一亮,起身就朝我大步走来。他已经换下那身短衫又换回了深色长袍,走起路来多了一分儒雅。


不过等他来到跟前时我便不那么觉着了,那眉宇紧蹙,满脸不高兴的样子,眼睛还在瞪我的模样,与儒雅没一点联系。


“你为什么不在院子里等我?”听见他不乐意地问后,把背上的箩筐给他看,“喏,婆婆说家中柴火不多了,让我出去捡一点回来。”


他见状伸手将箩筐从我背上解了下来,背在了自己身后,“下次等我。”


我笑着点头。


以为再单独出门的机会不会有了,却没想半个月后的某个下午刘寡·妇又让我出门去捡木材。家中的柴火确实是都用光了,包括之前的存量和我上次捡回来的一箩筐,可是我想不通的是为何不问木叔买呢?难道是家中拮据了?


刘寡·妇的眼神狠利,看穿了我心思,面无表情地道:“老木最近出门未归,是故柴火无处供应,你再去拣上一箩筐回来。”


原来如此,确实这阵子见木叔的屋门每日都关着的。无奈只得背上箩筐再度走出门,一边走着一边想我这婆婆心思真的很灵活,故意乘着阿平在午睡时差遣我。


本不想走得太远,可近处想要拣到干柴实在是难,只得往远了寻。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温泉池,令我意外的是本该离开的人却仍然还在,而且还是光裸着上半身。


他也看到我了,即使我反应及时地调头就走,也听到他扬声而唤:“等一等,许……兰!”


我僵站住,脚步声近时连忙说:“你先把衣服穿上。”


静了一瞬听见悉悉索索声传来,过了片刻才听到对方低沉的嗓音道:“好了。”我这才回转头,果然见他已经将外衣穿上了,不过那件衣裳破破烂烂的,那脸上因为长时间不刮胡子而显得有些沧桑。


“你怎么还没走?”在盯看了一阵后就别扭地移开目光,心中暗道这个样子的他是越来越不像陆锋了,印象中的那人永远都是齐整干净的,哪会像现在这般落魄潦倒。


“我说过我没地方去。”


所以他就一直留在这里?那……“你吃什么?”民以食为天,留在此处也得有食物才能过得去,还有那温泉水应该是不能饮用的。之前我留下的那点食物该是早就吃完了,不可能撑到今天。


却见他嘴角扬了扬道:“山野里多的是能食之物。”


见我惊愕地睁大了眼他又抿唇笑道:“闲来猎个动物烤了吃,猎不到就找些野菜也行,总不至于饿死。刚才在你来之前就刚好猎到了一只野兔,正准备起火烤呢,你要不要吃一点。”


闻言我扭过头看温泉池子旁,果真见到有个架子支在那,火也蹿了出来。


耳边忽然声音近了:“你又出来拣柴?我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