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魔幻玄幻 > 元始玉箓(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元始玉箓(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元始玉箓(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元始玉箓(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一炁化三清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8-01

书籍编号:30652392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2979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魔幻玄幻

全书内容:

元始玉箓(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简介(方便大家了解世界观,最好看看)


一、世界结构和部分介绍:


1、主世界:主世界严格意义上来讲,其实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现实世界,也就是狭义上的主世界;第二部分是阴世,这里的阴世指代各国神话冥土的汇总,或者说是整个现实世界的阴暗面;第三部分是灵界。


2、阴世:各国神话冥土的汇总,或者说是整个现实世界的阴暗面,无论是九州结界还是异世界神国、阴影界什么的衍生物都和阴世有着密切联系,同时阴世也是隔绝灵界和现实世界的最重要屏障。阴世冥土数量不可计算,但越到深沉,受到灵界的影响越重,也越混乱。


3、灵界:来历未知,能级未知,出现时间未知,只知道从三皇五帝之前就存在于世;灵界不可以被凡人直视,其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无序的混乱,哪怕法师境界的修士直面灵界,也会被扭曲根基,成为灵界的眷属。(大华帝国人族先贤以神话作为概念束缚中原的灵界后,逐步在灵界的基础上衍生出中土阴世,并且建立了九州结界。其余的古文明约束灵界的方法也是大同小异,最后都是演化出对应的冥土将灵界压在下方。)


4灵界衍生:灵界的力量极其具有侵蚀性,此方世界的人,因为一代代居住在灵界力量影响的环境下,精神力都是出现了变异,极端的情绪,容易引起念,念积蓄到一定程度后会产生场,场叠加到一定程度后会形成域。


4.1念:恐惧、嫉妒、愤怒、傲慢、厌恶等等极端的情绪,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招来一定量的灵界力量,这些力量在在特殊的环境下,或者在长时间情绪的影响下,会升华为念。念的存在是鬼物、邪物、诡异和怪诞诞生的基础,也是单个正常人能够做到的极致。


4.2 场:数量庞大的念聚集在一起,就会形成念力场,场的存在类似于小型的领域,可以长时间,不间断的影响周围。(场可以多重属性互相叠加,因此最强大的场,不一定比域要弱。)


4.3 域:又被称之为炼界,规模巨大的场,在完成某种仪式之后,或者达成某种需求之后,同被隔绝的灵界产生共鸣,进而形成巨大的领域,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寂静岭。


4.4怪诞:也可称之为怪异,来历有两种,一种是受到灵界气息的影响,从神话传说,民俗散文,甚至都市故事当中诞生,一种是人因为极端情绪引来灵界力量而衍生,分灵、凶、怪三级。


4.4.1灵级:一般阴魂鬼物就是第二种诞生方式的灵级代表产物,但阴魂鬼物不一定是怪异和怪谈,他们也可以是单纯灵体。灵级最大的特点就是虽然拥有各类异能,却还有着种种限制,若是从传说、民俗当中诞生,那么他们天然被故事当中杀死他们的方法克制。


4.4.2凶级:比起灵级要更进一步,也是从这一步开始,鬼物和怪诞的关系开始分割,除去极少部分没有多少灵智的凶煞鬼王依旧属于怪诞外,大多数等同于凶级的鬼物其实已经不属于怪诞。力量对应场,实力从术士境到法师境不等,能够小幅度的影响周围环境,不是专门针对他们的修士,再多人,只要心怀畏惧,不能拧成一股气,也只能被玩死。


4.4.3怪级: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才是真正的怪诞,对应着域,能力千奇百怪,荒诞不羁,有的甚至只需要听到了一个名字,就会遭到诅咒横死,属于灵界在人间的触角,根本没有逻辑可言。


4.5、无主庙观:一般上常年受到供奉的庙观,哪怕没有神祇镇压,其中都有着类似于场的存在。


4.6、洞府/道场:修士开辟的修行之地,或者有神祇坐镇的庙观,类似于小型的场。


4.7、神国:神祇在灵界开辟的独特场地,根基在于神祇的能力,最低的神国只能依附于庙观形成道场,最高的更甚于九洲结界。


二、已经穿越的世界


第一个穿越世界:自创的武道世界


修行体系:内功武道体系和传统仙神体系


传承者:松溪道人(因果:传承道脉)


时间流速变化:大概是一比三百


第二个穿越世界:仙神世界


修行体系:传统仙神体系


传承者:度厄道人(因果:引度超脱)


时间流速变化:大概是一比九十


第三个穿越世界:民国世界


修行体系:传统仙神体系


传承者:未知(因果:无)


时间流速变化:大概是一比七十


第四个穿越世界:黄昏世界


修行体系:传统仙神体系,新式仙神体系(灵种一脉)


传承者:无名(因果:弥补自身过错)


时间流速变化:大概是一比六十几


新书《玉宸金章》!


新书《玉宸金章》已经发布,讲述了一个穿越者带着天罡三十六道,地煞七十二法,在诸天之中修行的故事!


推书:洪荒世界的蜘蛛大佬


简而言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推荐,这本书我其实看到很多次,但每次都是因为名字略过,这次简单的看了一下,就现在整体而言,是相当欢快的一本书,境界设定也很不错,有意思地方在于这个主角喜欢叫天道爸爸,大多数时候都是急天道所需,目前的目标是积攒功德,得到准圣位格(设定上等同于天道亲儿子),喜欢洪荒流的读者可以去看一看。


更新推迟


抱歉,今天事情有些多,更新还要继续推迟,九十度鞠躬求原谅。


更新推迟


抱歉,卡文卡的厉害,凌晨更新推迟到晚上,造成不便,还请见谅。


关于造成读者投资失败的致歉


本文其实已经完结了,剩下的部分属于番外,因为作者最近在忙着整理新书资料,结果忘了申请完结,造成投资失败,读者如果有需要可以申请加入作者的QQ群,出示投资失败的截图,作者会给予补偿。九十度鞠躬,抱歉了……


第1章 二月初二


“吼!”一声常人无法听闻的怒吼响起,数个先前奔走的人影急速后退,几个没有站稳的更是踉跄着倒在地上。


“混账!”一声低呵,随即宛如龙鸣虎啸一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人影周围晃过,一拳打在发出怒吼的东西上,将它击飞出去。


没错,是东西上,发出怒吼的存在只能称之为东西,而不能称之为生物。


形象近乎于藏獒,周身却环绕着浓郁黑气,被击倒在地后,形象还出现短暂的溃散,重组之后也是十分的不稳定,时不时还会有一根根宛如触手般的黑气从它身上探出,对着来人打去。


“这是什么东西啊!”身形迅速的避开直面而来,宛如离弦之箭的触手,吴晙另一只手五指平伸张开,一把抓住从侧边打来的触手,而后贴身一靠,肩膀对着应该是对方脑袋的位置撞去。


“啪!”那东西的脑袋直接炸开,同时它的身体也是迅速化作一大团黑气的雾气向着四周散溢。


同一时间,穿在吴晙身上的特战服表面也是有好几道纹路浮现出淡淡的幽光,并且一点点黯淡下去。


‘不好!’吴晙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丝的惊讶,而后立刻对着周围准备上前的队友吼道:“退!”


周边正在准备上前的众人闻言,立刻迅速后退,下一秒吴晙也是从中窜出,不过比起刚开始,她特战服上的纹路已经黯淡了许多。


“混蛋!”吴晙望着逐渐扩散开来的雾气,气愤道:“腐蚀能力这么强,还具有扩散性!距离这里最近的修行之人是哪个?不是说所有修行之人,都有义务防止灵界入侵吗?这里的监查二司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人这么玩忽职守?”


“这位队长倒是好大的气势,你是不是忘了,我和贵方定下的条约之中,是允许你们在湶州狩猎,却没有保护你们义务?怎么,想要吃独食不成,吃不下,还怪我喽?”


一声轻笑响起,一道人影从边上越出,身着道袍,手持拂尘,漫步走到雾气前,长袖一甩,数十道黄符飞出,悬浮在雾气四方,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封锁周围雾气的扩散。


接着,元清微又是从袖中取出一串鞭炮,点燃后抛入雾气之中。


“噼里啪啦……”


一连串的爆炸声从雾气之中响起,与其相合的是越发虚弱的吼叫,最后周围黄符猛地向内一合,道道流光飞溅,雾气散开,原地只留下一块类似于动物獠牙的东西。


元清微上前将其捡起,转头看向吴晙道:“这位队长对这东西有兴趣吗?”


“这东西是?”吴晙并没有对元清微摆出一副战利品是自己的模样表示厌恶。可她又是不能不捏着鼻子认了,毕竟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可根据修行界的规定,元清微刚才动手帮助他们,那么他们就没有权利收取最后的战利品。


如今,元清微愿意将这东西转让给自己,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年兽留下的獠牙,蕴藏一定的老旧气息,是一些特殊法器必须的材料,按照现在官府给出的划分方式,应该属于戊等中品,或者戊等下品吧!”元清微说着,就是随手将手中獠牙扔到吴晙手中。


“年兽?”吴晙有些好奇的重复了一句,同时从边上队友手中接过一个仪器着手检查,询问道:“这东西是这个时候出来的吗?而且你们这边的年兽都长这样?我记得年兽的称呼和传说是近现代才出现的吧!刚才那家伙,怎么看怎么像那些古老的邪物啊!”


“有什么奇怪的!”元清微笑了笑,反问道:“怪谈这种东西,你我虽不能解释其存在的根源,但基本的特性却是都清楚!而年兽是在近现代诞生,但它被赋予的意义,除去凶兽外,还有着老旧和过去的意思。”


“自从西方列强的入侵之战失败后,他们名为文化交流,实则文化侵蚀的举动一直没有结束,在这个快节奏的现代,各种传统节日和习俗不可避免的走向落寞,比如腊月二十三和二十四的大扫除,除了老一辈,年轻一辈还有几个人记得?二十五接玉皇、赶乱岁又有几个人在做?二十七洗疚疾……不都快被人遗忘了吗?这样的环境下,原本被不断清理的老旧气息自然有所残留,而年兽吸纳那些没有被清理的古老气息,延迟诞生也是正常的事情。甚至,这两年诞生的一些怪谈,向着古老转化的情况,也是越来越严重。”


“当然,今日乃是龙抬头,先民赋予其万物复苏之意,也是一年之中最后一个辞旧迎新的节日,过了今日,老旧的气息又会陷入新的沉淀之中,年兽这种东西也不会再出来了。”


吴晙闻言沉默片刻,将手中仪器放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是指着獠牙道:“初步判定结果是戊等中品,说吧,你想要什么?”


“五金!越多越好!”


“哪种五金?还有你要五金干什么?”


吴晙清楚元清微口中的五金并不单单指代现代所谓的金、银、铜、铁、锡五种金属,或者古书所言的金、银、铜、铅、铁五种。大多数修行之人口中的五金,通常是而是指代五种在五行倾向上有所不同属性的金属,根据自身法力不同,按照不同比例进行调配,最终可以炼制出最适合自身五金精英。


“正常的金、银、铜、铁、锡就好!当然必须带有一丝丝的灵韵,而且数量越多越好!你也知道,这种东西属于禁止大数量交易的东西,你作为他的代表,门路应该有不少,没问题吧。”


“哼!我知道了。不过,东西我要送到哪里去?”吴晙冷哼一声,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盒子,将獠牙放了进去收好。


“你刚来,不清楚也是正常,你回去直接找蔡久功,让他将五金送到太乙观就好!”元清微依旧平淡的笑了笑,而后脚步一错,向着远方飘去,几个起落就是不见了身影。


“哼!”吴晙闻言,有些气愤的又是哼了一句,转头带着自己的队友回到驻扎地,然后独自一人来找蔡久功。


蔡久功,湶州云江市最大的修行材料买卖商,也是某个势力推出来的代表人物。


此时,刚刚结束今天工作的蔡久功才收拾好东西,就是看到吴晙猛地冲进来,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就是听到吴晙对着他问道:“太乙观是什么地方?”


“太乙观?我不是在你来之前,已经把太乙观的资料一起发给你了吗?你没看?”蔡久功愣了愣,而后皱眉道:“那是我们云江为数不多有着传统修行者坐镇的道观,其中有着不少阵法守护,道场已成,是云江最安全的几个地方之一。并且,现任观主元清微虽然还不到三十岁,却是我们云江出了名的天才人物,是已经摸到术士境门槛的高手。”


“快成为术士了吗?”吴晙点了点头,而后道:“他是不是曾经向你兑换过大量的五金?”


“是!不过,你也知道那东西有着数量限制,官府查的很严,我也没胆子大量的兑换给他,怎么?出了什么事?”听闻蔡久功的回答,吴晙想了想,开口道:“那就给他兑换吧!他不说越多越好吗?他不是说越多越好吗?那我就换穷他!”


“那个……”蔡久功闻言,沉默片刻,迟疑道:“可能不行?”


“为什么?”


“太乙观是有五百多年传承的宗门,所在的云盖山又是我们湶州一代少有的灵地,其中最核心的一片的地契一直在太乙观手中,所以人家真的不缺钱。而且,就我所知,当年他那一脉最鼎盛的时候,单单现在所谓的术士境高手就有五六位,其中还有一位半步法师境的存在,学徒境的也不少,将近四十多人,外门弟子更是多达四五百人。后来,若不是为了抵御西方列强的入侵,太乙观的弟子前仆后继,现在太乙观也不至于没落。”


说到这里,蔡久功上前轻声道:“我还听说,当年那一战,太乙观三大支脉几乎断绝干净,嫡系一脉也只有元清微他师父活下来,外门弟子剩下的也不多,二十多个吧。还各个受伤不轻,他师父一度从术士境跌了下来。以至于太乙观后来差点断了传承。几年前,元清微总算是起来了,他师父心中那口气一松,也就去了。所以,朝廷对于太乙观还是有不少的赏赐,人家手中的家底,不一定比那些中等世家差,最重要的是,人家现在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非要兑换的话,我手中的这点存货可不够他换。”

第2章 超凡之源


云盖山,太乙观。


“清微,听说你昨天去见过了那位北方来的吴大队长,说说吧,第一感觉如何?”


“修为比你强一个档次,到了化劲的程度,不过气息有些不稳,应该才突破不久,并且招式上有些来自于军队的感觉。表现出来的性格,有些过于刚强,很有现代女强人的样子。加上他们北方一直是朝廷掌控力最强大的地方,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行为处事也和我们南方大有不同,不是个好相处的!”


说完,元清微笑着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望着眼前的好友。


黄胜,湶州四大家族黄家老太爷的幼子,是黄老太爷在六十岁的时候和他第三任妻子孕育。作为老来子,又是在黄家老太爷六十大寿的时候出生,因此黄胜深的黄老太爷喜爱,只是黄老太爷年级毕竟大了,精力不足,也就是将其交给现任黄家家主教导。而黄胜和现任黄家家主的年龄差距,导致了黄胜与其说是被黄家家主当弟弟养大,倒不如说是当儿子养大,二人属于同一利益体,关系自然很好。


黄胜既然得到了黄家两代家主的宠爱,难免从小就有点无法无天的感觉,行事作风更是随心所欲,平日表现出来的模样,堪称云江第一纨绔。


不过,元清微可不会被外人的言论误导,论说起来,他和黄胜也算得上是有实无名的同门师兄弟。


当年太乙观作为湶州第一宗门,湶州各大家族自然和太乙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黄家更是太乙观对外的代表。可惜的是,在六七十年前那场对抗西方列强的战斗后,作为太乙观对外代表黄家就是第一个背叛了宗门。


为此元清微那位原本还有着微弱痊愈可能的师父不得不亲自去了一趟黄家。


当时的具体经过,已经没有人知道,最后结果却是当时的黄家家主更换成了现在的黄老太爷,而元清微的师父也是一直靠着秘术,勉强维持着术士境的修为,直到前一段时间才去世。


现在,黄家和太乙观的关系比起过去更加紧密,甚至元清微当初能够那么顺利的继承太乙观的传承,一直没有人敢来找他的麻烦,除去师父留下的后手外,黄家也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黄胜和元清微的关系,又不得不说起黄胜的身体。


孕育黄胜的时候,黄老太爷已经五十多岁,老太爷早年也曾感受过伤,在子嗣上先天有些不足,除去受伤前,生下的现任家主外,耕耘二三十年,竟然少有成果,可见精元衰弱的程度。所以,哪怕母亲身体健康,怀孕期间也是补药不断。黄胜还是有些先天不足,从小就被十分宠爱他的黄老太爷,托人送上太乙观,求元清微的师父治疗一二。


对此元清微的师父也就是将其安置在灵地之中温养,却不想黄胜在山上待久之后,竟然喜欢上了那些道术武术,死皮赖脸的求元清微的师父教他。


黄胜撒娇的手段,是在黄家两位老爷试验过无数次的产物,对元清微的师父也是颇有成效。


最终元清微的师父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将其收入门下,却传授了一些太乙观的基础武术,并且在黄胜后期的修行过程当中,起到了决定性的指引作用。


“这样吗?”黄胜见到元清微随口说了点,就不言不语的喝茶,笑眯眯的问道:“看来这位新来的队长是条过江龙啊!想来,这鬼公交,也必然是上了他们的名单!这东西清微你可是数次提醒了的,这次是准备袖手旁观,还是……”


“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元清微笑了笑,他知道黄胜是有心提醒他,也是顺着他的话继续道:“那东西也存在五十年了,当年师父的身体不好,只能选择暂时将其封印,并且留给对方一丝念想。所以我原本也没准备插手其中因缘的自然运转,让该去的人去解决就好!不过,现在看来,还是要我插一手才可以啊!”


“哦?”黄胜楞了一下,诧异道:“鬼公交的事情,你早就可以解决吗?”


“不然你以为?”元清微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随意道:“那东西虽然达到了凶级,但存在根基却早就被我探查清除,如今因缘也是运转到了一个极致,只是差了那么临门一脚,我去推一把也就是了!怎么?你有兴趣?要不要一起来?”


“凶级的怪诞啊!这个年代可是不多见,有幸的话,我自然是要去好好看看!不过,我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黄胜说着,又是有些奇怪道:“其实,五金的事情,你已经找我哥他帮忙了,又何苦再去看他们的脸色?”


“己等材料虽然常见,但我要的数量比较大,单纯依靠你们黄家,并不现实。”元清微点到即止,并么有继续多说下去,转而开始和他讲述需要准备的一些东西。


此世和前世相比,虽然有很多地方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人情世故和为人处世之道,相差却不是很大。


太乙观近百年来经历了两次浩劫,虽然需要修生养息,却也不能够毫无动作。所以,当初黄家背叛的时候,元清微的师父,才会托着病体去黄家做个了结,震慑了湶州不少蠢蠢欲动的家伙。


但同样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现在的黄家和六十年前又不一样,过去师父还在,黄家就是真的有点小心思,也绝不敢暴露出来。如今自己继任数年,迟迟未曾突破,哪怕自己心中清楚自家力量不断增强,未必比那些草率突破的术士差,可别人未必清楚,所以适当的和黄家保持一定距离,不要给对方自己必须要依靠他的错觉,是一件必须的事情。


隐约抓到元清微想要表达意思的黄胜并没有继续询问,而是仔细听完元清微要他准备的东西后,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先回去了”


送走黄胜,元清微回到太乙观的仓库内,取出了一个份量的五金,回到自己修行的静室之中。


盘膝坐下,元清微拿着手中的五金运转法力,五金逐渐化作丝丝缕缕散发和玉质光辉的金属丝,随着元清微法力的运转,逐渐在他身上编织成一件类似于道袍似的衣服。


衣服似实似虚,完美和元清微身上的道袍融合在一起,就像是他身上的道袍多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一般。


这件衣服的名字唤作金缕衣,是太乙观嫡系功法《明玉功》的衍生神通,也称金缕玉衣,乃是以明玉功特有的法力,混同五金金气祭炼而成。介于神通和法宝之间,既有着明玉功诸邪难侵的特性,也有着五金的锋锐,堪称一门攻守兼备的护身之法,可以很有效的保证太乙观的弟子,被人近身战时的战斗力。


论说起来,这个世界很有意思。


作为穿越而来,有金手指加身的异界之人,元清微比所有人都清楚两个世界的区别。


这个世界大体世界线和他前世相差不大,但细节却天差地别,而着一些变化的最初,是直接从三皇五帝之前开始。


就元清微所知,这个世界对于山海经内的记录,大部分都是写实,而不是幻想。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在于——灵界。


灵界,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神秘世界,此方天地一切超凡力量的源头。


古老相传,灵界最初的时候混乱无序,并且和这个世界高度重合,因此在三皇五帝之前,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超凡生命体,它们,他们,或者说祂们的力量无比强大,被当时的人族尊奉为神祇。


直到后来,人族先祖发现信仰和概念可以固定灵界的力量,便开始了长达上万年的修改和稳固。


没错,就是上万年,元清微早在第一次看这个世界的华夏历史时就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的朝代国运,因为灵界的存在,比起前世要稳定许多,朝代的统治时间也是十分漫长。


现今能够找到和三皇五帝时期扯上关系的考古直接是在一万多年前,而后华夏第一个朝代大夏的最早历史遗迹。根据研究,处于的时间段应该是八千年多前,大商的最初痕迹则是在七千多年前,大周的最初痕迹则是在六千多年前。其中大周的历史,更是高度同元清微的前世记忆重合,都有着东西周的划分,以及春秋战国之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很多人事物,因为时间线的拉长,而出现了变化。此三者合在一起,总共经历了将近一千七百多年。


再后面的大秦,这个在前世国运最短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也有着将近百年的气数,后来也不是被人破灭,而是十分神秘的自然灭亡。


大秦之后的大汉建立于四千多年前,又是有着将将近千年的国运,再后面历史就像是撒手的二哈,彻底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去。


大汉的强盛,直接导致三国之争消失,后面要不是五胡入侵,同大汉打的两败俱伤,元清微怀疑根本就没有大唐什么事了。


当然,同元清微记忆中一样的是,大唐和大汉之间,还有一个隋朝,不过这个朝代比元清微前世的记载还要倒霉。因为当时的百姓对于大汉的认同度极高,以至于大隋在建立过程当中阻碍重重,最终打下大半个华夏,勉强立国,却在不到五十年的岁月后,在百姓们反复的反抗和希望汉室再次兴起的人们努力中破灭。


在后面依旧动乱不断,又是足足消耗了将近一甲子的时间,复兴汉室也是没有丝毫进展,才算是勉强抹去民心对汉的期望,才有了大唐的建立。


可哪怕如此大唐也是花费百余年的时间,才算是彻底稳定下来,顶替了大汉的位置。


大唐得获民心之后,国运也是如大汉一般稳固,将近千年的国运直接覆盖了元清微前世记忆中的五代十国,直到两千多年前,大唐才是因为内部矛盾的激化,被大玄顶替。


大玄建立后,又是在一千多年前的时候遭遇了近乎大汉一样的经历,蒙国入侵以至于国运破灭。


华夏也是第一次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外族王朝——大元。


大元朝的气数同其余几个朝代一样,比元清微前世记载中的那个要长了将近一倍,然后才被大耀推翻。


按道理,大耀应该是华夏立国最正的国家,国运不会太短才对,但很可惜的是,五百多年前,灵界不知道发什么事情,隔绝灵界和华夏的九洲结界差点破碎,灵界气息暴动,使得立国才五百多年的大耀快速没落。


然后又是十分漫长的动乱,才有了大华立国,神奇的是,大华同样是在立国将五百年的时候,遇到了很严重的灵界问题。


大概是百年前,灵界的力量突然衰退,除去那些能够建立洞天福地的顶级修士,其余的修士力量都是随之降低,当时对超凡力量颇为依赖的大华差点因为资源跟不上消耗,导致国运破灭,直接解体。


却不想,这个时候西方列强突然入侵,在亡天下的威胁下,原本动乱的修行势力和王朝体系迅速重新整合,开启了长达十年的争斗,最后大华成功驱逐列强,重新收拢民心,维持住了王朝的延续。


只是最后的结局,有些奇怪,在武帝成功守住江山社稷后的第二个十年,突然神秘驾崩,而后继之人也是很奇怪的失去了皇帝唯我独尊的特权,整个国家的最高权利落入了内阁手中。

第3章 清微神宫


“呼~”元清微吐了口浊气,掌心一个分量的五金变得黯淡无光。


随手将五金的残骸扔到边上专门放置的盒子里,元清微闭目养神片刻,心神沉入识海之中。


人之识海,也就是所谓的意识之海,通常是由人类后天意识、念头、记忆聚集而成。


理论上来讲,常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记忆、五感、思想都不会遗忘,存于识海之中,只是有的沉于海底,无法追寻,有的浮于表面,轻易便可以回想。以至于常常出现一些总觉得这东西在哪里见过,或者是将一个东西和另外一个东西记错,以至于出现张冠李戴的情况。


而常人不能掌控住自己所有的意识,那些被遗忘沉淀的记忆,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受到其余记忆影响,出现错乱的情况,以至于常常出现一些总觉得这东西在哪里见过,或者是将一个东西和另外一个东西记错,出现张冠李戴的情况。同时,一些过去的悲伤、愤怒、痛苦的记忆也同样会影响有关联的记忆,让人很容易依旧某些事情陷入某种极端的情绪之中。


因此,常人的识海深处常常显得非常晦暗危险。


相比较而言,修行之人因为常常坐忘冥想,心思放空,对识海的掌控要厉害一些,识海深处的晦暗也会轻微一些,若是意识能够化作神魂阴神在识海具象而出,那又等同于一盏明灯,一缕光明浮于识海之上,照亮方寸之地,守护自身心神。


可这种情况只适合于普通人,元清微的识海同常人不同,他的识海波澜不兴,上方更是悬浮着一座大放光明的宫殿,将他的识海映照的无比通透。


神魂凝聚成型,沐浴在光明之中,来到大殿前方,抬头望去,就见到古朴大殿正上方有匾额竖立,写着元清微认不得的奇异玄奥文字。


可哪怕元清微不识的上面的文字,每次只要见到了匾额,那几个字的意思就是自然浮现在心中——清微宫。


走入其中,看到一个长宽约莫十丈有余的空旷所在,明明宫殿内十分明亮,可四周却显得灰蒙蒙的,好似有雾气在其中环绕,看不清晰。


抬头,同样混沌一片的上方悬浮着一盏灯火,那是整个宫殿的光辉源头,幽幽的清辉洒落,照耀大殿内部,映的脚下石板反射出莹莹光辉。


除此之外,光洁的地板上,还有数百个圆形黄色蒲团错落有致地放在地上,每一个蒲团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纹路,这些纹路千奇百怪,颜色也是各有不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些纹路表面有都有着一些红色的斑点。


元清微并没有过多注意这些蒲团,目光直直的望向大殿的中央,哪里伫立着一座玉台,玉台上摆放着一个熠熠生辉的蒲团,表面的花纹繁琐而又神秘,并且不见丝毫的红色斑点。


先前走了两步,同玉台的距离根本没有变短,甚至边上的蒲团还散发出一股股诡异的拉扯力,元清微皱了皱眉:“还是不行吗?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说着,元清微不得不盯着自己脚边的蒲团。


话说回来,那几百个蒲团虽然位置各异,但仔细数一数,又会发现蒲团分成三层。


最里有十二个,围绕着玉台。中间有八十一个,虽然距离玉台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